太阳越升越高,风水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喧闹之余却也生机勃勃。置身在这种环境之中,人会感觉到一种强大的渴望,这是一种渴望捡漏一夜暴富的**。

    不过,这个时候罗定并没有闲情来体会这些——他正与狡猾的赵大军扯着皮呢。

    “没什么好东西?不可能啊,你看这一枚,品相完全,花纹清晰,是少见的康熙大铜钱;还有这一枚,是真正的乾隆古钱……这些都是做五帝钱的好东西啊……”

    赵大军鼓起口舌,推销起自己的铜钱来。多年地摊生活早就磨练出赵大军舌头莲花的本事,这话一说起来就是一串接一串,半个小时都不会重复。

    “我说老板,你这也说得太过火了一点吧,就你这铜钱,还是什么康熙大铜钱和乾隆古钱呢,如果是真的,这一袋子,你不就发了?”罗定知道对方肯定是把自己当菜鸟了,所以忽悠起来就是没边没际,所以毫不客气地就打断了赵大军的话。

    正说得高兴的赵大军让罗定这一说,不由得一顿,他自己也知道如果这一堆铜钱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个个都是真正的古钱,那可就是发了。不过,摆摊多年早就让赵大军练出来的城墙那样厚的脸皮,他笑了一下说:

    “得,你是高手,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算是我这里的铜钱不是什么真货,但却还是好东西,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法器中的铜钱并不要求用古铜钱,就算是仿的也有功用,甚至作用更大。这是因为决定一枚铜钱吸取气场的力量大小的是含铜量,现代铸的仿古铜钱含铜量往往比真正的古钱要高。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赵大军的话倒也没有错。

    罗定当然不会让赵大军这番话给唬到,因为含铜量也不过是众多标准上的一个罢了,摇了摇头,罗定说:“用作法器的铜钱确实用不着是真的,只要吸聚气场的能力够强就行,不过你这里的铜钱都是大路货,做工太粗糙,没什么特别的,一两块钱甚至是几毛钱的货,这样的铜钱哪里都有,我用不着在你这里淘。”

    一般来说有三个因素会影响法器的气场的形成以及它的强度。第一种就是做工,只有那些用料纯正做工精确的法器才有可能形成强大的气场;第二种是由僧人等开光的,这类的法器由于开过光加持,气场就会比一般的法水法器要强大,开光加持的人道行越深,法器的气场就越足;第三种类似古董,这类的法器由于存在时间比较长,吸取了天地之气息,往往能形成强大的气场。

    所以说也不是随便一枚铜钱都能吸聚气场或者是说能形成足以当作是法器来用的气场的。

    赵大军这一袋子铜钱虽然多,但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罗定看得上眼的。

    “怎么可能?这么多铜钱总有几枚是好东西,你再仔细挑挑。”赵大军听出并不像自己原来所想的那样是一个菜鸟,就换了一种策略,故作惊讶地说。

    摇了摇头,罗定正想说什么,一枚铜钱落到了手中,然后就是突然一阵强烈无比的气场排斥的力量在手心处产生,随着这股强烈的排斥力量而来的是一道有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气息冲进自己的右手右心,仿佛是无形的铜针刺进手心一般,让罗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就是狠狠一抖,就像是打摆子一样!

    “丝!”

    罗定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狠狠地咬紧牙关,才不至于叫出声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和他那天晚上获得混沌气团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绝对是大宝贝,一定得买下来!”罗定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

    “这枚铜钱我要了,多少钱?”慢慢地平静下来的罗定毫不犹豫地拿起这枚铜钱直接问赵大军。

    罗定知道赵大军肯定是打醒十二分精神盯着自己,地摊的摊主都是人精,想偷偷摸摸地从他们这里捡漏那是不可能的了,干脆就大大方方地和对方讨价还价,赌的就是对方看不出这一枚铜钱的价值。

    “我看看。”

    正如罗定所猜测的那样,从一开始他蹲下来挑铜钱赵大军就在仔细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赵大军在整个风水街是赚得最多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这一套“观人之术”。罗定刚才的异样并没有逃过他的双眼,他对卖出罗定拿起的这枚铜钱充满了信心。

    赵大军接过罗定看中的铜钱一看心里就是一阵鄙视,这分明是一枚三才残缺的铜钱,千挑万挑挑出这样的一枚铜钱来只能说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一个不懂装懂的菜鸟,这样的人不狠狠地宰一刀那就真的是对不住老天爷了。

    “这枚铜钱可是好东西啊,如果不是你,我还真的不愿意卖呢……”

    罗定一听,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这个……别走啊!”赵大军不由得就是一阵尴尬,他是想着先来一个小的忽悠,然后再开出价钱来,谁知道罗定竟然一听自己这样说马上就要走人。

    罗定心里暗笑,他很想买这一枚铜钱,当然不会真的离开,但是与赵大军这样的老油条打交道,你不能太老实地一招一式地来,得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停下脚步,罗定看了看赵大军,然后说:“赵老板,这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你开个价吧,不过我话可说在前面,都是明眼人,你可不要开出一个天价来。”

    赵大军也是跑惯江湖的人,对于罗定这种带着“威胁”的语气的话一点也不在意,所有讨价还价的人都是这样说的,赵大军都听了无数遍了,早就免疫了。虽然刚才让罗定将了一军,但是他却是不在意:“哼,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看你今天怎么样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看了一下罗定,赵大军笑了一下,说:“行,反正这枚铜钱是好东西,1万块你拿走吧。”

    罗定就是一愣,虽然说这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但是赵大军这样的开价也真的是太离谱了一点。很快回过神来,罗定看着赵大军,一言不发。

    刚开始的时候,赵大军还是相当的悠闲,脸上甚至还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僵硬起来,然后就是再也笑不说,不由得举起手来抓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说:

    “呵呵,你还个价?”

    赵大军觉得自己在罗定的眼神之下变得不自然起来,连话也说得不是太有信心,这一点让他有一点恼火,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他慢慢地意识到今天自己可能在罗定的身上占不到便宜了。

    罗定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从心理上再次把赵大军压了一头。这讨价还价看起来是小事,但却也与一场战争无异,得斗智斗勇,多花一百两百是小事,如果让对方觉察出来这是一个宝贝而不想卖了,这才是麻烦事。

    罗定稍稍地侧了一下脑袋,故意斜眼看着赵大军,冷笑了一下,说:“我说赵老板,你还真把我当傻子啊,这破铜钱你开出1万的价钱来?”

    “嘿,如果是破铜钱,你也不会买吧。”

    赵大军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也笑着说。不得不说,赵大军的这一句话也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这铜钱是一枚破东西,那又有谁愿意掏钱去买?所以这一句话击中了罗定的弱点。

    罗定心里一阵犹豫,刚才虽然是用手握住铜钱,但是却是感觉到这铜钱一不小心就会从手心“弹”出去一般,可见这里面的气面场是有多强了。所以说罗定对这一枚铜钱真的是志在必得,但是赵大军开出的价钱实在是太高了。

    “得想个办法把价钱压下来。”罗定心里想。他知道面对赵大军这样的老油条,光是逞口舌之利,那是拼不过对方的。可是,那得找想一个什么办法呢?

    看着罗定这个样子,赵大军的心里更加有把握了。他此时已经确定罗定是想买这一枚的铜钱了,只要对方想买,那一切就好办了。

    “我还以为真的是一个难纠缠的对手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赵大军暗自对自己说,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阵得意。

    但是,赵大军这得意很快就消失不见,因为他看到了罗定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脸不由得一沉,赵大军下意识地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定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这下麻烦了。”赵大军心里暗想。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