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刚刚升起,温暖的阳光照在大地上,微风轻轻吹过,这样的早上相当舒服,正是逛街的好时候。

    罗定好不容易才从公共汽车上挤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早上上班的时候,车上满满地像是装满了沙丁鱼的罐头一样。不过他可没有心思慢慢地闲逛,他是抱有目的而来,所以下车之后马上就直接向风水街而去。

    罗定今天来这里是想淘一件好的法器,然后卖掉替王韵还钱,所以并没有往旧楼里走,而是拐了几个弯之后扎进了旧楼后面的一条小街里。

    小街长约三四百米,宽不过五米,除了沿街两边是一个个的小店铺之外,路边还摆着一个个的小地摊,最中间留出来可供人行走的路不过就两米宽,而此时这里正人头涌动,热闹非凡。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但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做生意的人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所以一大早风水街就已经人来人往,拉货的、讨价还价的,热闹非凡。

    罗定沿着风水街慢慢地走着,他一手拿着一个馒头往嘴里塞,而另外一只手则拿着一杯豆桨不时往嘴里凑。刚才他已经在几个摊子看过了,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罗定也不心急,这一条小街都是卖法器的,鱼龙混杂之下也是高手遍地,如果随随便便就能淘好东西,那才真的是见鬼了。

    “哟,这不是前些天在我这里捡了漏的小子嘛,怎么不来我这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赵大军看着离自己不远的罗定,心中一动,大声地招呼起来。能在这竞争激烈的风水街生存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火眼金睛?在赵大军的眼里,罗定这种一摇三晃,左看看右看看似乎还不时露出故作高手的表情的人正是风水街中他们这些地摊最喜欢的“猎物”,用广东话来说就是“水鱼”了,如果放过这样的人那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听到赵大军的招呼声,罗定不由得愣了一下,看了赵大军一眼,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所谓的捡漏更是无从说起了。不过,当罗定的视线落到了赵大军脚边的小摊上的时候,心里顿时明白对方不过是信口开河在揽生意罢了,罗定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知道对方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菜鸟了。

    “哼!如果你这摊子里真有好东西,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罗定一边想一边往赵大军的摊子走去。

    如果没有右手的异能,罗定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个信心,有了异能后这一切可都不一样了。地摊上的东西顶天了也就几百块钱,如果罗定在这里捡个漏,赵大军真的是会哭死。

    罗定在赵大军的摊子前蹲了下来,一边翻着摊子上的东西,一边说:“哟,你这里有漏捡?”

    “嘿,这就得看您的眼力了。”赵大军狡猾地说。看到自己的一句无中生有的话就把罗定“骗”过来,赵大军心里也是一阵得意。又看了一眼罗定,他百分百地确定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一只菜鸟。在这一行打滚久了之后,拿捏东西的手法姿势都与众不同,在赵大军眼里罗定可是手指僵硬,眼斜脖子歪的,不是菜鸟是什么?

    “嘿,想从我赵大军的摊子上捡漏?怎么样可能?看来今天是要开张了,怎么着也得弄到今天晚上的酒肉钱不是。”赵大军对自己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一会要怎么样去忽悠罗定了。

    所谓的捡漏说的就是凭眼力发现别人看不出来的好东西,然后以极低的价钱买下来。与捡漏相对的就是打眼了,这两种情况不仅仅存在于古玩界,在法器界也同样存在。

    “我看你这摊子上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啊。”

    自从发现自己右手的异能之后,罗定就把自己的精力放在研究法器之上,虽然实践经验不丰富,但是基本的东西还是了解的,赵大军这个摊子上的东西虽然不少,但是质量就真的不怎么样了。大部分就算是不使用右手的异能,罗定也能看得出来不过是一些骗钱的货色。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自己是抱着捡漏的心态来的,捡漏捡漏,那就是沙子里淘金子,于是罗定就一边和赵大军天南地北地哈啦着一边慢慢地翻着摊子上的东西。

    “看得上眼,就是好东西,看不上眼,那就不是好东西了。”赵大军笑着说。

    罗定翻了好一会,发现这里一件好东西也没有。虽然说这也很正常,但是心里还是一阵失望,如果不是因为王韵的事情,他也不会急着想淘到好东西,但是现在时间确实是很紧迫,可禁不起这样慢慢“挖掘”。

    就在罗定想站起来离开的时候,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地摊别看摊子都是假货或者不值钱货,但说不定手里会捂着一到两件好东西,但轻易不会拿出来,当下计上心头,马上就站起来,拍了拍手上沾的灰尘,脸上故意出来一幅失望的表情说:

    “得了,您就别吹了,你这里连个看得上眼的东西都没有。我是想淘件好东西的,可惜没有啊。”

    “别啊,我这摊子上可是有不少好东西,你再挑挑。”赵大军一看罗定要拍屁股走人,马上就叫道。

    罗定摇了摇头,说:“如果你还有别的东西,就拿出来,如果没有,那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看到赵大军还在装模作样,罗定也就不再多说,转过身去就装作要离开。罗定知道这些摆地摊的人都是这样,明知自己摆出来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都尽力地想卖出去,他绝对是不会上这样的当的。

    “铜钱要不要?”

    赵大军大声叫道。他手上确实是有一件好东西,不过现在却不在手上,昨天晚上他刚收了一袋铜钱回来,现在看到罗定要走,不得已之下也只得拿出来充一下数了。

    “哦,好,那给我看看吧。”

    铜钱是法器的一种,五行属金,其形成的气场能挡煞,如飞刃煞、枪煞、反弓煞、开口煞等等,还有避邪的作用,运用很广。如果能找到五枚铜钱做成一串五帝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类的铜钱除非有高僧开光加持过,要不值不了多少钱。所以当罗定听到赵大军说拿出来的东西是铜钱,不由得很失望,不过既然都已经到这了,那就看看再说,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咣咣咣!”

    铜钱被赵大军倒了出来,铜钱用布袋子装着,倒出来的时候铺在摊子上,看样子也有一百几十枚。

    “没什么好东西啊。”罗定一边挑一边摇着头说。

    这买与卖,从来都是一对喜欢冤家,罗定虽然年青,但也是经验丰富,一开口就说东西不好。赵大军当然不会认同罗定的看法,认为罗定这绝对是故意贬低自己的宝物,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你来我往地斗起嘴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