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出店门,罗定就看到已经围了一小圈的人,在人群最中央的正是王韵,而在王韵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足有近两百斤的大汉。让罗定大皱眉头的是这个人长得五大三粗,上身只穿着一件无袖的t恤,露出的粗壮的手臂上左边纹着一条青龙,右边则纹着一只白虎,再加上那剃得精光的脑袋和那铜铃般大的双眼和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

    一看大事不妙,罗定马上就往人群之中挤了进去。

    “哼!王韵,我告诉你,三天,三天之后你如果不还钱,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马爷,你大人有大量,这钱我一定还,可是我现在实在是没钱啊!你看再给点时间行不行?”

    王韵此时已经俏脸通红,双眼含泪,但是她知道这个大汉绝对是说得到做得到,除了乞求之外,她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没得说,我们放债的也是要吃饭的,我今天把这话搁在这里了,就只有三天的时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如果到时见不到钱,我先砸你的店,如果还不还钱,那……!”

    马腾上下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韵,不由得就是咽了一口口水。

    王韵身上穿一件白色衬衣,里面隐见黑色的内衣,这紧紧地把她坚挺的胸部突现出来,腰很细,然后就是丰满挺翘的臀部,下身是一件西装裤,更显得双腿笔直无比。再加上洁白如玉的肌肤,清澈明亮的双眼和挺直的鼻子配在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上,那红润的双唇更是引诱得人想在上面啃一口。

    “嘿嘿,二十六七的少妇,正是最肥美多汁的时候。这下我看你怎么样逃出我的手掌心,哼,你以为高利贷是这么容易还的么?”

    马腾心里想。他当初把钱借给王韵,就存了等王韵还不上钱的时候逼她陪自己上床的。而现在看来离这一步已经不远了。想到这里,马腾的心里就不由得大为得意!

    王韵不由得浑身一颤,她早就不是青涩丫头了,男人这样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她清楚得很。其实这几年自己为了养家抛头露脸出来做生意,这样的目光也见过不少,但是此时让马腾这样一打量,却仿佛是被毒蛇盯住一般。

    高利贷是不容易还,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不过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又会去干这种事情呢?为了父亲的病,她早就花光了积蓄,银行贷款审批严格,急需用钱的王韵也只好借了高利贷了。

    “马爷,你再多给我几天时间,十天,十天之内我一定还。”王韵的声音颤抖着,看向马腾的眼光里满是祈求。

    王韵为人不错,围观的人之中就有不少是周围的店家,此时也有人开口求情说:“马爷,你就再多给点时间吧,王老板也不是故意不还钱,她的店就在这里,跑也跑不掉啊!”

    马腾大眼一瞪,说:“她跑了我找你要是不是啊?”

    说话的人一听,马上脖子一缩,不敢说什么了,而别的本来还想帮忙说两句的人看到这种情形也都把话吞了回去了,替王韵说两句好话可以,但是如果因此而给自己惹上麻烦,那就不值得了。

    “嘿嘿,王老板,三天后你如果不还钱,那可就得按照我的办法来了。”看着面前的有若梨花带雨一般的王韵,马腾色心生起,不由得就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向着王韵的脸捏去。

    “啊!”王韵惊叫一声,忙往后退去。

    “啪!”

    马腾突然觉得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是被钳子钳住一般,满腔的欲火顿时消去,一声大叫:“哪个王八羔子多管闲事!”

    “马爷,你这手,伸得太长了吧。”罗定站在马腾的面前,把王韵挡在了身后,而他的手,则紧紧地钳住了马腾的手腕。

    “哼!”

    马腾冷哼一声,手上用力一挣,但是罗定的手却是纹丝不动。一阵暗红涌了上来,马腾的脸马上就变成了猪肝色。

    “君子动口不动手,日后还是小心一下自己的爪子。”

    罗定说完之后手一松,一直拼命用力想挣脱罗定的手的马腾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蹬蹬蹬”地猛退了几步才站住了。

    放高利贷的都不是善类,马腾当然也不是,此时他眯起了双眼,眼缝之中露出一丝寒光,打量着罗定。罗定看起来很年轻,也就20出头,比自己略矮,但却精壮得就像是一头小豹子,此时虽然脸色平静,但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自己,仿佛只要自己一有动作,就会扑上来一般。

    “哼,你是什么人?”如果是别人,马腾恐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但是从罗定的身上他却是闻到一股危险的味道。别的先不说,刚才两个人比拼手劲马腾可是输得一塌糊涂。马腾自己有多大的力气自己清楚,所以对罗定下意识地就生出一丝忌惮来。

    “罗定,这事情与你无关,你先回店里吧。”王韵一看马上就对罗定叫道,她可不想罗定牵扯到这件事情之中。

    “说吧,有什么事情。”罗定仿佛没有听到王韵的话,依然面对着马腾说。现在这局面一看就知道王韵碰上麻烦了,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王韵收留了自己,此时罗定又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王韵一看就急了,走前两步,对马腾说:“马爷,这是我店里的伙计,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

    “哟,我还以为是哪根葱?原来是你店里的伙计啊,怎么,难道你能替你老板还钱?”

    五爷一听只不过是店里的伙计,胆气顿时壮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讥讽。他在江湖上走跳多年,伙计帮老板出头的情况也碰过无数回,通常只要一通恐吓,伙计就退缩了,毕竟再怎么样说伙计也不可能真的和老板共进退的。

    “少他妈废话,欠你多少钱,你报个数上来。今天这事情我管定了。”罗定一把拍开王韵想把自己往后拉的手,不退反进,往前一步,大手一张,反而把王韵拨到了身后。

    被罗定拍开自己的手再挡到身后,王韵就是一愣,但是心中却是一软,一股奇异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那个名义上的丈夫死了之后,成了寡妇王韵回到娘家独力撑起家,其中有多少心酸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此时罗定的动作虽然是很粗野,也不顾自己的意愿,但这种被男人保护的感觉王韵从来也没有遇到过,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王韵竟然也就不再出声,就像是一个小女子一样站在罗定的身后,看罗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

    马腾根本没有想到罗定会如此地强硬,一愣之下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有一点拿不准罗定到底是一个愣头青还是真有路子,马腾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江湖的了,正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早就过了敢打敢拼的岁数,最近几年的锦衣玉食已经让他心头的那股彪悍的血气散得差不多了,所以尽管心中怒火万丈,但是最后还是强压下火气,冷笑着说:

    “行,出门在外不过是求财,60万,你还得上,我拍拍屁股走人。”

    听出马腾的语气软了下来,罗定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一定不能软,得强硬起来。像马腾这样的人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刚才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是“口出狂言”,看来是把对方的气焰压住了。

    罗定盯着马腾,慢慢地说:“三天之后到期是吧?那就请马爷三天后再来吧,请吧,我不送了。”

    马腾阴恻恻盯着罗定的双眼,想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丝慌乱来,但是几十秒之后,他失望地发现罗定的眼神比自己的还要锋利,有如小刀一般,甚至他最后都不由得稍稍移开视线,不敢和罗定对视。

    “好!那我三天之后再来,到时还不出钱来,可别怪我不客气!”马腾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死死地压住了心中的怒气,转身大步钻上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车,油门猛地往下一踩,轮胎与地面剧烈磨擦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然后喷出一股黑烟之后离开了。

    “散了吧散了吧。”看到马腾已经走了,罗定大手一挥,大声地对围着的人群大声地说。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罗定可不想让别人像看把戏一样地看自己和王韵。

    “罗定,你刚才不应该说话的。”

    看着软软地坐在椅子上的王韵,罗定心里也不由得暗叹一声,这担子对于王韵来说太重了,摇了摇头,说:“姐,刚才那种情况如果我不出面,我还是一个人么?”

    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定,王韵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暖流,似乎心底的某一根弦被弹了一下一般。好一会,压下心头的这种感觉,王韵叹了一口气,说:“罗定,你收拾一下东西,明天走吧,马腾那种人,咱们惹不起。”

    罗定没有接王韵的话,而是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去借高利贷?”

    罗定知道善缘馆的生意其实还行,如果不是发生什么大事,王韵是不可能去借高利贷的。

    “我爸他病了,到现在还查不出病因,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迫不得已才借的高利贷。”

    想起父亲的病,王韵不由得又是神伤,两行珠泪刹那之间从眼中滑落,不管是父亲的病又或者是所欠的高利贷,她现在都已经束手无策了。

    罗定早就想到大概是这个原因了,于是点了点头说:“姐,你放宽心,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王韵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她日夜都在想办法,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店给转了,但是这事情她一直在犹豫,不过此时似乎也是要下决心的时候了,牙一咬,王韵说:

    “罗定,我得把店转了,要不三天后没有钱还了。”

    罗定考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姐,我觉得这样不行。第一,只要这店在,一个月再怎么样也能赚上不少钱,如果把店转了,那日后就完全没有收入了;更为重要的是,就算是这店转了也填不上那笔高利贷,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

    这个道理王韵又如何不知?如果还有办法,她也不想转这个店的,罗定说得没有错,只要这店在,那就还有收入,一家人还能吃上饭,这也就是此前她宁愿去借高利贷也不愿意转让店铺的原因。

    “可是……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什么办法了。”王韵一脸的疲惫,父亲那至今还没有确诊的病,再加上这个高利贷,已经快要把她压垮。

    “这个我来想办法吧。”罗定想了一下说。

    “你能有什么办法?”王韵苦笑了一下问。

    “咱们这一行不是有法器么,如果能淘到好东西,也能像古董的捡漏一样发大财。咱们深宁市不是有风水街么?那里就全是各式法器,那里可是出了不少东西,我去那里转转,说不定能淘到好东西。”罗定说。

    王韵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罗定会打这个主意。只是,她也在这一行打滚了几年了,深深知道这法器的漏哪有这样好捡的?前些年古董大热的时候,到处都是捡漏与打眼的故事,其实在法器界同样如此:有人一夜暴富,有人一夜倾家荡产。这里面的水相当的深,岂又是罗定这样一个在这一行混了几个月、甚至连行都还没有入的人能折腾得了的?

    “罗定,这是不可能的。”王韵说摇了摇头。捡漏需要的不仅仅眼力,更需要运气,再说现在时间又短,哪有这么简单?

    “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做得到的!就凭我这只手,我一定能淘到好东西的!”罗定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信心。

    “好吧,那你就试试吧。”王韵点了点头,轻声说。虽然心里并不认为罗定能在三天里淘到好东西,但是这毕竟是罗定的心意。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听到这话,王韵仿佛就像是吃了一粒定心丸一般,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只是忧心如焚的她并没有发现,罗定在说这话的时候右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而只有罗定才感觉到在自己握紧的手心处,一团浑沌的气团慢慢地形成……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