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夏天的早晨总是来得比较早,才早上五六点的时候天边就已经露出一丝鱼肚白,紧接着太阳就升起来,万道金光洒向大地,很快整个深宁市就热闹起来,每一条街道似乎一下子涌现了大量的人,都行色匆匆地往公车站赶去。

    “刷”的一声拉开善缘馆的卷帘大门,罗定站在店前深深地伸了几个懒腰,然后就开始洒水扫地忙碌起来。

    虽然这段时间王韵都不在,但罗定已经养成了早起开店的习惯。把店前的卫生打扫干净之后,罗定才松了一口气,在柜台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后拉过一个大的纸箱,里面是昨天他从李成功那里进的一些法器,他想趁现在还没有人来的时候都贴上价格标签,然后就摆到货架上。

    “咦,这是怎么回事?”

    罗定刚一拿起一只铜龙,就不由得吓了一跳,他感觉到右手与铜龙接触的地方有一股无形的排斥力,似乎要把他的手推开一般。

    “这不会是幻觉吧?

    罗定不相信地拿起别的法器测试起来。十几分钟之后,罗定看着地上分成两批的法器,左边多数的那一堆是他没有感觉到有排斥力的,而右边少数的那一堆则是他感觉到有排斥力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如果说这是幻觉,那为什么会有些法器感觉到有排斥力而另外一些则没有呢?”

    罗定不由得摊开自己的右手,看着手心处出起神来。

    “这……这是雾?”

    突然之间,罗定吓了一大跳,原来他的手心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起一团淡淡的雾气,只是他一分神这雾气就散掉不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定大惊地把自己的右手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发现到底有什么异样。

    “难道只要集中精神的时候,那团雾气就会出现?”罗定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刚才自己是盯着手心发愣来着,可能无意之中集中了精神,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想到这里,罗定不再犹豫,马上盯着自己右手手心,排除杂念,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到手心上。果然不出所料,当罗定集中精神的时候,他的手心处就会出现一团淡淡的雾气,这团雾气看不出颜色,仿佛所是把所有的颜色都混到一起,混沌一片。

    一连试了十几次,罗定终于确定自己是获得了一只“怪手”。可是,这只怪手是怎么来的呢?

    罗定马上就想起昨天晚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件事情,他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在擦那一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法器的时候手心一痛,然后似乎就昏迷过去,自己原来以为是幻觉,现在看来绝对不是那么一回事。

    “看来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既然这气团是混沌一片,那就叫你混沌气团得了。”

    罗定不由得苦笑一下,低声嘀咕道。他此时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在找到那几件墙角处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法器前看到的那一团雾气,这两者是何等的相像,罗定马上想到肯定是自己最后拿起的那一只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法器“咬”了自己一口,所以自己才拥有了混沌气团。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手心已经出现了混沌气团,他也没有办法把它弄走,他也就不再为止而烦恼。罗定现在最想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这气团到底有什么用处。

    苦思了半天,罗定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算了,既然想不到就先不想了,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搞清楚这个问题。”

    罗定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他决定暂时放下这个问题,先把箱子里的法器标好价。

    “这只成本价是30,应该标价150。”

    “这只成本价是60,应该标价400。”

    ……

    罗定一边念叨着,一边“啪啪”地飞快地往法器上打着价格标签。突然,罗定停下手里的动作,愣了几秒钟之后一阵狂喜从心中生起。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哈哈哈!这下发了!这下发了!大发了!”

    本来坐着的罗定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边大声地狂笑着一边大声叫道。幸亏这个时候还是清晨,像他这样早开店的人不多,店里也还没有客人,如果不是的话肯定会让罗定这种疯狂的表现吓坏的。

    兴奋的罗定足足大笑大叫好几分钟才平静下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罗定又团团转了十几圈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再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刚才在打价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凡是他感觉到有排斥力的法器,进货的价钱就比没有排斥力的高,如果都有排斥力的,排斥力越强价钱就越高!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罗定的右手就是一只人肉法器鉴定仪!

    此时的罗定早就不是几个月前的那种菜鸟了,这段时间他就像是一块海绵一般吸收着各种与风水和法器有关的知识——每次去进货的时候,他都会拉着那些老手们问各种各样的问题。除此之外,善缘居还收藏着大量的书籍,这些都让罗定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说,罗定知道在风水学之中,其理论基础就是气场。风水中认为气场无处不在,但是气场有好坏、强弱之分。气场好、气场强的地方就是风水好的地方;反之,气场坏、气场弱的地方风水就不好。所以,看风水不外乎就是寻找气场好以及气场强的地方罢了。

    但是,好风水的地方很少,相反,日常人们居住的地方往往气场不好,比如说有尖角煞等等,此时就要化煞,化煞就是改变气场,用得最多的化煞物品自然就是法器。

    如果把已经存在的气场比喻成湖面的话,那么法器就像是投入湖面、打破湖面的宁静的石块,它产生的振动改变了整个湖面,从而起到用法器来影响气场、改变气场的作用。

    但不是所有的法器都有这种作用,只有本身拥有气场、而且是气场的能量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法器才能起到改变气场的作用。气场是一种无形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法器的鉴定相当困难,只有极少数的人都能掌握这种秘诀,但是就算是这些掌握了秘诀的人也常常“打眼”,因为世界上法器千奇百怪、种类繁多,谁又能尽知?

    拥有了混沌气团后的罗定却一点也不用为此担心,因为他只要拿起一件法器用手感应一下,就能分辨得出来这件法器有没有气场、气场强不强,就马上可以知道它的价值的大小。

    “呵,这会是真的发了。”

    虽然还没有想好怎么样去利用这种能力,但是罗定却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从此肯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罗定,在傻笑什么呢?”

    罗定吓了一跳,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韵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韵姐,你回来了啊。”罗定马上站起来笑着说。

    “还没有吃早餐吧?我给你买了几只包子和豆桨,你趁热吃了吧。”王韵说。

    “好的。”

    罗定接过王韵递过来的早餐,却是发现多日不见,王韵似乎变得更加的憔悴了,虽然是嘴角带笑,但是却眉头紧锁,看得出来是在强作欢颜。

    “韵姐,没事吧?”罗定不由得担心地问。

    “哦,没事,你快吃早餐吧,要不一会就凉了。”王韵摇了摇头,说。

    听到王韵这样说,罗定也不好再问下去,不过看这样子他也猜得出来王韵的父亲的病恐怕是不太乐观。

    三两口把包子和豆桨塞到肚子里之后,罗定就开始忙活起来,刚才突然发现自己右手的混沌气团的异能之后兴奋不已,那一箱刚进的法器还没有标完价,他得抓紧时间干完这件事情,要不一会店里来了客人的话就没有这么多时间了。

    罗定一边继续往法器上打着价钱标签,一边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看坐在柜台后的王韵。他坐在货架的后面,位于王韵的斜侧后方,从这个角度罗定甚至看得出来王韵往日那白里透红、吹弹得破的皮肤都变得粗糙起来。

    罗定知道王韵的问题肯定没有解决,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上王韵什么忙,只能心里替她干着急。

    “唉,家里没有男人,遇到事情也没有人分担一下,真的是不容易啊。”罗定看着坐在椅子上脸露悲伤的王韵,心里不由得暗叹道。

    对于王韵的情况,罗定也是略知一二。几年前,王韵迫于父母的压力和男人也挺老实的,也就注册登记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没有过门,那个男人就发生车祸死了。所以,王韵还没有过门就成了寡妇。不过本来她就与那个男的没有感情,再加上家里又只有她一个女儿,也就继续在家里住了下来,然后就是接手经营这家善缘馆。

    “王老板,你回来了啊。”

    突然,善缘居的外面传来一把阴恻恻的声音。

    罗定心中一愣,不由得首先抬头往王韵看去,因为这一声王老板显然是叫王韵的。

    正在发愣中的王韵听到这一把声音,身体不由得一抖,脸色猛地变得惨白。

    “王老板,你在哪呢?不会是躲起来了吧?”

    王韵的脸上阴沉不定,不过一会之后牙一咬站了起来往店外走去。

    罗定一看这种情形,哪里还坐得住?他马上就扔下手里的标价器和法器,也向店外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