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要我下来么?这是上坡呢?”

    王韵坐在三轮车的后座上,三轮车正被罗定蹬得飞快,为了怕掉下去,她只好一手扶着罗定的腰。由于是夏天,罗定只是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王韵的手扶上去和直接贴着罗定的肌肤没有什么两样。她的手上感觉到罗定腰上那强壮的肌肉正在不停地来回拉动着,传来的阵阵热力和随风吹过来的淡淡的汗味更是让王韵的俏脸有一点发烧。

    王韵虽然有过一段婚姻,但那是双方父母作主定下来的婚事,王韵甚至还没有见过那个男的,不过,王韵还没有嫁过去的时候那个男的就已经出车祸死掉,王韵也就成了“望门寡”的寡妇,所以虽然看起来王韵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少妇,但是在男女方面反而是没有任何的经验。此时与罗定这样近距离接触之下,自然有一点心神摇晃。

    “韵姐,不用,就这点小坡,没事,再加个几百斤的货物我都能踩上去。”

    罗定坐在三轮车上,双手紧紧地握住车把,脚用力地蹬着,车轮就在他的脚下飞快地旋转着。罗定从小就长着一幅强壮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小豹子一般,这二三十度的小坡对他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

    太阳刚刚升起,微热的空气吹在身上感觉相当的舒服,拼命蹬着三轮车的罗定此时相当的痛快。这是他在善缘居的第一天工作,他感觉到自己全身充满了力气,不尽力发泄出来太难受了。

    “有个男人真好。”王韵从后看了看罗定的,脑子里冒出这样的一个念头,脸也越发地热了起来。进货的地方离善缘居并不远,但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有什么力气?所以每次都是叫一辆拉货的车,罗定来了之后,一听说进货,到隔壁的店借了一辆三轮车,这样把叫车的钱都省下来了。

    二十来分钟之后,罗定在王韵的指引下在一幢五层高的旧楼前停了下来。找了一个地方把三辆车锁好之后,罗定就跟在王韵的身后往旧楼走去。此时旧楼前已经是车水马龙,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大大小小的拖车、推车上也都叠满了各种各样的货物。

    “这么多人啊!”罗定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走在罗定身边的王韵听到这话,笑着说:“这一幢旧楼正式的名字叫‘祭祀物品批发市场’,因为这里是深宁市最大的祭祀物品集散地,所以啊,这里热闹着呢。我们店里的货都是从这里批发的。”

    因为家中父亲的病的原因,王韵接下来并没有多少时间来照顾店里的生意,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进货等东西都教给罗定,所以她今天才会在罗定来店里第一天把罗定带来这里。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一行也相当有发展的空间啊。”罗定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着。今天是他来善缘居工作的第一天,罗定对于这一行的情况还不太了解,原本他以为卖香烛这类的物品没有太大的前途,但现在看来自己猜想的可不正确。

    “那当然。特别是最近几年,各类的祭礼活动大为增加,一些寺庙的香火很兴盛,比如说我们深宁市的广宏寺,香火之盛那是闻名海内外,所以这一行的生意也就红火起来。再加上很多人都以为这个行业没有多少钱赚,经营的人少,竞争也少,其实利润的空间还不错。日后你接触得多了,也就明白了。”王韵笑着说。

    “咦,那一条小街是什么地方?”走进旧楼之前,罗定突然停下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街问。

    站在楼梯上,罗定发现那条小街人头涌动,似乎比这幢批发市场的大楼还热闹几分。

    毕竟是夏天,虽然是早上,但是还是慢慢地热了起来,王韵身体丰盈,这一段路走下来额头上就冒出了层细密的汗珠,俏脸也红扑扑的。

    停下脚步,顺着罗定指的方向看过去,小小地喘了一口气,轻笑着说:“那是一条小街,不长,也就几百米吧,我们都把这条小街叫做风水街。”

    “这条街是卖什么的?”

    罗定好奇地问。他就站在王韵的身边,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甜腻的体香,心不由得一抖,下意识地避开了半步。虽然与王韵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近距离面对这样一个俏丽的少妇,血气方刚的罗定发现自己的心中多了一点什么,这一点让他很是苦恼。

    王韵注意到了罗定的这个小动作,她比罗定大了七八岁,对男孩的心理明白得很,心中不由得就是一笑,说:“那条小街都是些地摊,卖的主要是法器什么的。”

    “这和批发市场里的有什么不一样?”罗定更加好奇了,一边随着王韵继续往楼里走去,一边问。

    王韵指了指大楼里那一个一个的格子一般的铺位说:“你看这些铺位,他们主要是做批发的,铺位里的东西只是用来展示的。外面的那条风水街,摆的是地摊,主要做的却是零售。”

    罗定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

    “不过,除了这一点之外,这两个地方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王韵说。

    “还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罗定不由得好奇地问。在这一行,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正所谓不耻下问,罗定现在就是这样。

    “风水街的地摊上很多都是一般的法器,但是里面却是不时有些好东西,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眼力捡漏了。”

    “啊?”这一下罗定更加好奇了。

    想了一下,王韵说:“古董你知道吧?”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这些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古董收藏越发地火热,罗定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这个我知道一点。”

    王韵点了点头,说:“人们都知道在古董这一行有所谓的捡漏,但是在我们法器界也有捡漏的说法。好的法器和好的古董一样,都是值大钱的东西。和不是人人都能分辨得出来真古董和假古董一样,真法器和假法器、值大钱的法器和不值钱的法器,也不是人人都能分辨得出来的。有眼力的人往往能以很低的价钱买到法器转手以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的价钱卖出去,这就是捡漏了。其实与收藏的捡漏的意思是差不多的,只是对象不一样罢了——收藏界的捡漏针对的是古董,而我们这一行针对的则是法器。”

    罗定马上就明白了王韵的意思,说:“韵姐你是说这个风水街里卖的东西十有**是假的或者是一般的法器,但是其中也可能出现值大钱的法器?”

    “没错,正是如此,所以那些玩法器收藏的人往往就喜欢去风水街逛,看看能不能捡到漏、淘到好东西。”

    罗定一听,不由得一愣,他不由得说:“收藏法器?那岂不是和古董一样了?”

    王韵笑了一下,说:“是的,确实是差不多的。”

    “韵姐,如果今天不是你和我说这些,我还真的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呢。”王韵的话让罗定大开眼界,在此这前他从来也没有想到在法器界还有这样的一股收藏的风气。

    “不过,罗定,我可得警告你,你可别想着去风水街捡漏。有捡漏就有打眼,而且打眼的人远比捡漏的人要多得多。在这风水街上,因为捡漏而一夜暴富的人是有,但是更多的却是打眼后一夜倾家荡产的人。水深着呢,你可千万不能去!”

    王韵一脸严肃地对罗定说。

    罗定不由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刚才心中确实闪过找时间去风水街捡漏的念头,不过他也明白王韵这是为了自己好。漏哪有这么容易捡到的?如果真这么容易那就不叫捡漏了。既然有人抱着捡漏的心思,那就有人造假出来骗人,所以说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倾家荡产。自己什么也不懂,就想着捡漏,那最终吃亏的可能性基本上百分之百的。

    “韵姐,我知道了,我不会去风水街的。”罗定说。

    王韵摇了摇头,笑着说:“那又不必这样,我只是提醒你一下罢了。有空的时候去那里逛一下也是可以的,长长见识,毕竟你现在也算是在这一行打滚了,多了解一点没有坏处。甚至有时候小玩一下也没有问题,控制好就行了。”

    谁不想捡漏一个绝世法器而一夜暴富?王韵知道硬是不给罗定去风水街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正所谓堵不如疏,所以她才会这样说。

    罗定马上就明白了王韵的良苦用心,感谢地说:“嗯,好的,韵姐,我明白了。”

    王韵带着罗定上了二楼之后就往最边上走去。罗定一边跟着王韵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店铺,他发现这里的店铺都不大,也不过就七八平米左右,每一个店铺都是密密麻麻地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祭祀用品,来这些店铺的人都不太多,如果有都是几个推车这样把大堆的货物拉走。

    “这些人都是来进货的,我们善缘居也在这里进货。”王韵笑着对罗定解释说。

    “嗯,我明白了。”

    二楼往东一直走,到了最后的一个店铺前,王韵停了下脚步。罗定知道这应该是王韵相熟的批发商了。果然,王韵一到,里面就迎出一个人,笑着大声说:“王老板,有段时间没有见你了,今天来进货?”

    “李老板,是有些日子没见了,我看你红光满面,看来最近生意是不错啊。”王韵也笑着说。

    “托福托福,都是你们看得起我,都从我这里进货我才能混口饭吃。”

    王韵转过头来对罗定说:“罗定,这是李成功李老板,我们的货都是从李老板这里进的,日后你多和李老板联系。”

    罗定马上上前两步,笑着对李成功说:“李老板,你叫我小罗就行了。”

    李成功是一个年纪在五十上下的老头,干干瘦瘦,个子不高,但是长得一脸精明,嘴角总是挂着一丝笑意,给人的第一印象很舒服。

    “呵,第一次见面,不过一回生两回熟,打过几次交道我们就熟了。改天我请你喝酒,咱爷俩好好唠叨唠叨。”李成功说。

    “行!那改天我请李老板喝两杯。”

    看到罗定应付自如的样子,王韵心里也松了口气。她原来还担心罗定是从小地方来的,与人交流会有一点不适应,但是现在看来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也不差。李成功一说请他喝酒,他马上就回说改天他请李成功喝酒。

    谁都知道这“改天”真的就是不知道改到哪一天,但这却是一门沟通的艺术,可以迅速地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李成功聊了两句之后,对王韵说:“王老板,今天还是老规矩?”

    “是的,老规矩,你照单子给我准备就行了。”王韵点了点头。

    “好的,王老板,你稍等。”李成功马上就转身招呼店里的几个伙计准备货物。

    像王韵这种的老客户,进什么货、进多少货,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所以基本上每一个月来都是“照方抓药”,半个小时后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货物准备好之后,罗定就和李成功的两个伙计搬上小推车往大楼外拉去。

    “你新请的人?小伙子看起来不错。”李成功看着罗定的背影,笑着对王韵说。

    “小伙子是不错,我家乡人,这样也放心。”

    王韵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接着说:“李老板,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可能留在深宁市的时间不多,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店我就交给罗定来照顾,进货什么的日后就让他和你直接联系了,这些事情我回头会和他说清楚的。”

    父亲的病没有任何起色,王韵心急如焚,只想着赶紧把店里的东西教给罗定,好抽出身来带父亲去别的医院检查身体。

    “行,没有问题,你让他来找我就行了。”李成功点头说,善缘居从王韵的父亲那一辈就已经从自己这里进货,大家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王韵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李成功的店铺,走出大楼的时候,她发现罗定已经把所有的货物都装到了三辆车上。

    看着仿佛有如小山一般高的货物,王韵不由得愣了一下,说:“这么多?踩得了么?”

    罗定拍了拍那扎得结结实实货物,笑着说:“别看着高,但是其实没有多重,没有问题。”

    “那你先走吧,我自己回去。”王韵说。

    “没事,我位置都给你留好了,你坐上去就是了。我在家乡的时候,比这个更重的我都一个人踩着上坡呢,这一点只是小意思。”

    “真的?”

    “当然是真的!”

    ……

    王韵刚坐上去的时候还有一点犹豫,不过很快她就发现罗定说的是真的,装满了货物的三轮车在他的脚下依然被蹬得飞快,王韵只能伸手紧紧地从后抱住了罗定的腰……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