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太阳挂在天空上,无情地往地上泼洒着热量,这样的天气只要走上十来步衣衫就会湿透。

    罗定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落在街边的小卖部的冰箱里上的视线依依不舍地收了回来,右手伸进口袋里捏了一下,那里是五十多块钱,这已经是他最后的财产了,得省着花,买一瓶矿泉水对于罗定来说太奢侈了。

    深宁市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在三十年前的那一轮改革开放的大潮之中这座城市成为了世界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寻找梦想、实现梦想的城市。

    罗定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他不甘于在那个偏僻的小村庄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度过自己的一生,所以他带着200块钱满怀希望地来到了深宁市。

    但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读完了高中的罗定在家乡方圆数百里内都是一个人才,但是到了深宁市他发现自己连一只小蚂蚁都不是。

    仰起头,眯起双眼看着那在自己头顶仿佛是直插云霄的一幢幢高楼大厦,罗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找到工作的。

    罗定想起晚上自己路过的那个城中村,城中村里有很多的小商店,他希望自己能在那些地方找到一份工作,不管怎么样说先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再说。

    几个小时之后,天已经快黑。

    罗定站在一条小街边,心里满是沮丧,他满以为以自己一米七八的个头再加上强壮的身体,找一份打杂的工作并不难,但是事实证明自己还是太傻太天真了。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罗定走进了不下二十家各类的小店,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他。

    捂了捂肚子,犹豫了一下,罗定最后还是向十几米外的一个大排档走去。因为身上的钱已经不多,所以昨天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什么东西,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再不吃点东西,恐怕就真的会饿晕过去了。

    “老板,吃什么?”罗定刚一坐下,一个大婶就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问。

    “这个……来一碟青菜。”罗定瞄了一下那摆着一盆一盆煮好的熟菜的摊子,犹豫了一下说。

    “还有呢?”

    “没有了。”罗定低下头,小声地说。

    “哼!”大婶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在罗定的身上扫了几下,不耐烦地转身而去。

    罗定知道这位大婶此时肯定是想把自己给杀了,这种情形已经发生过很多回了。他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大排档吃饭,只是因为这种大排档都挂着一个牌子:米饭不要钱!

    为了省钱,每一次罗定都是点一份一块钱的青菜,然后就拼命地吃米饭,罗定这样也迫于无奈,谁叫他没钱呢?狂吃了五碗米饭的罗定最后是“逃”着离开那个大排档的。

    夜色慢慢地降临,路灯开始亮起来,罗定慢慢地沿着小街走着,暂时解决了饥饿之后,罗定的心又开始焦虑起来。

    剩下来的钱已经不多,就算是再省着花,也撑不了几天——当剩下的钱花光之后,他还找不到工作的话,那就只能是流落街头,最后成为一个乞丐。甚至,此时剩下来的钱已经不够买张车票回家,罗定就算是后悔也没有用。

    “我一定能找到工作的!”罗定紧紧地握了一下自己的右手,给自己打气说。他决定趁着还不太晚,再沿街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

    王韵坐在柜台后,呆呆地发着愣,脸上一片愁苦。自己经营着一个小店,虽然辛苦但小日子过得还算舒心,但是这一切自从父亲病倒之后就全变了。

    这半年来,王韵带着父亲东奔西跑,全国的各大医院都跑遍了,但就是查不出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这半年里,钱如流水一般花出去,原来的那一点积蓄一下子就花个精光。刚开始的时候亲戚朋友那里还能借点钱,但后来就一分也借不到了。但是病还得照样看,看病就得花钱,已经没有办法可想的王韵只得动了借高利贷的念头。

    王韵并不是不知道高利贷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只要人还在,就有希望在,更何况那是自己的父亲?王韵实在是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等死。

    “看来只能借了。”王韵狠狠地咬了一下牙,下定了决心。

    抬起头来看了看这间十来平米的小店,王韵叹了一口气。为了父亲的病,王韵也想过把店转让掉。但这间叫善缘居的小店是父亲一手一脚打拼下来的,也是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善缘居卖的是香烛火纸等祭祀用品,在深宁市这样的店铺不多,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独门生意。只要经营,一个月都有不少的收入,如果卖掉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王韵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看来得找一个人来帮忙看店,要不这店也开不下去。”王韵心里想。之前半年,王韵为了要带父亲去看病,店里很多时候都是关门的,以至于这半年店里的生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再这样下去那可不行。接下来自己还要带父亲到别的医院去检查,所以找一个人帮忙看店是势在必行。

    想到这里,王韵没有再犹豫,找了一张红纸,简单地写了一个招聘信息,贴到了店门外。

    “看来得找一个地方过夜,明天再接着找了。”大街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走了一天的罗定觉得大脚酸疼无比。

    为了省钱,罗定是不可能去找一个旅店住下的,就算是再便宜的他也舍不得,现在还是夏天,只要找一个能躺的地方如石凳木椅之类的就行了,来到深宁市之后他都是这样打发。

    “咦!这里招人?”

    正想去找地方过夜的罗定突然看到不远处亮着灯的一间小店前贴着一张红纸,心中一动,马上就走了过去。

    “本店招聘员工一名,年满十八岁,有意者入店面谈。”

    站在红纸前,罗定仔细地看完上面的字,抬起头来往店里看去的时候,不由得就是一愣。

    黑底的一块招牌上写着三个金色大字:

    “善缘居。”

    铺面不大,看样子也不过是十来平方米,与周围别的店都是灯火通明不一样的是这一间店里的灯光昏黄,正对着街的那一面墙下还供着一个财神,财神的两侧点着香烛。仔细地打量一下店里,发现这店里卖的也不是一般的物品,而是香烛纸钱和各种佛像等等的东西。

    “原来是一个香烛店。”罗定有一点犹豫,但是考虑了一会之后他就牙一咬,往店里走去。现在连饭都吃不上了,再考虑做什么样的工作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您好,请问这里是不是要招工?”走进店里,罗定看清柜台后坐着的人时,心里愣了好大一会。在他的想象中,这样的店的主人应该是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头,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却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俏丽少妇。

    王韵也愣了一下,红纸不过是刚刚贴出去不到十分钟,竟然就有人来应聘了。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定,王韵就不由得轻轻地点了点头。

    罗定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大,但是却给人很沉稳的感觉,浓眉大眼和高大强壮的身体给王韵的第一印象相当好。

    “你是哪里人?”王韵问。

    “我是浙罗省天华市的。”罗定不由得有一点忐忑不安,他知道很多人都希望招聘自己的老乡,之前他一直找不到工作也与这个原因有很大的关系,毕竟对于很多小店来说,找个可靠的人是最重要的,而同乡老乡无疑首选。罗定可不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俏丽的女人哪里人,万一不是自己的同乡,那恐怕这份工作就又黄了。

    王韵想了一下,说:“带身份证了没有?”

    “带了。”罗定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递给了王韵。

    王韵接过罗定的身份证,一看眼睛不由得一亮,发现上面的地址一栏写的是浙罗省天华市湛川县田头镇杨水村。

    “你是田头镇的?知道北坡镇么?”

    罗定一听,心中大喜,知道很可能是碰上老乡了,连忙说:“知道,和我们镇子隔着一座山,有好几十里的路呢。”

    “现在哪里情况怎么样?我是北坡镇的,不过从我父亲那一辈就出来了,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回去了。”王韵很小的时候回过去几次,后来一直没有回去,现在看到老乡,自然是分外亲切。

    罗定摇了摇头,说:“没怎么样,千年不变,甚至这两年还更差了,年轻人都跑出来打工了,剩下来的都是老人和小孩了。”

    罗定说的是实话,这些年很多地方的壮年劳力都出外打工赚钱,只有老人和小孩才会留在村子里,形成了很多所谓的留守村。这都是因为留在当地根本就养活不了自己,离乡别井虽然痛苦,但是毕竟还有希望,说不定还能混出个人样来。不要说别人,罗定不也是这样想的么?要不他又怎么会来深宁市?

    王韵也是一阵黯然,摇了摇头,她现在也是一身苦恼,这种事情她更是无能为力,说:“罗定,我叫王韵,你可以叫我韵姐。接下来我有别的事情要忙,没有太多时间顾店,所以要请一个人。咱们是老乡,我也就跟你直说了。我这店比较小,工资不可能给你开太高,一个月800块。不过这店的二楼有个架空层,是店里的仓库,但是可以摆一张床,你可以住那里,这样可以省下不少钱。我想你来深宁市也是抱着打拼的心思的,我这里虽然地方是小,但是至少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日后你找到别的路子,就再离开……”

    罗定一听大喜,这样太好了,这几天的遭遇让他明白要想在深宁市这样的一个地方找一份工作是多么的难,现在王韵给自己一个落脚的机会,解决了基本的生活问题之后,日后再看看怎么样发展就是了。

    “韵姐,谢谢了,我一定会努力认真工作的。”

    王韵点了点头,说:“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能帮就帮一下,有你之后我也轻松很多,咱们这是各取所需。”

    “但是这对于我来说却是意义重大。”罗定认真地说。

    王韵对罗定的印象又好上了几分,能说出这样的话,也足见罗定并不像一般这个年纪的人年轻人那般心浮气燥。她此前也请过几个人,但是都是干了几天就觉得工资太低,干活又偷懒,所以到了后来她干脆就自己一个人经营算了。

    “行,那你明天就开始来上班吧。对了,我明天刚好要去进货,我们一起去。”王韵说。

    “好的,那明天见。”

    ……

    深宁市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而深中大道则是一条贯穿整个城市东西的大道,单向十车道,路的中央是一条宽足有五米的绿化带,上面种满绿如毛毯一般的草皮和开得姹紫嫣红的花,两边则各有宽超过十米的绿化带,种满高大的树木。绿化带的后面就是一幢幢数十层高的写字楼,这让整条大道看起来雄伟无比。老实说,初来深宁市看到这一条大道时,罗定震惊得无以复加——看惯了家乡的羊肠小道的罗定什么时候看到过这样的大马路?

    罗定坐在深中大道的一个公车站的边上的铁制长椅上,举起手里的可乐狠狠地喝了一口。冰凉的暗红色液体迅速灌进肚子里,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在如火的夏季是最好不过的享受了。找到工作之后,罗定给自己买了一罐可乐,当作是给自己的奖励——没有找到工作之前,他可不敢这样的奢侈要知道这可是几顿饭钱!

    明天开始工作后才能在善缘居的架空层上睡觉,所以今天晚上罗定今天晚上还像前几天晚上一样流落街头,在长椅上度过一个晚上。

    “呼!”

    吐出一口浊气,罗定靠着椅背,慢慢地放松自己的身体,一阵抑制不住的疲惫猛地涌了上来。这些天来一直找不到工作,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现在工作找到了,罗定的心就松了大大的一口气。

    抬头往前望去,夜虽然已经深了,但是整条深中大道上依然车来车往,一片繁华,罗定知道这一切与自己无关,在这个城市里,目前自己不过是一个还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小人物。但是,谁又能说自己日后不能大富大贵呢?

    “我一定能出人头地的!”

    罗定心里想着,而他那只拿着可乐瓶的右手也不自觉地用力,捏扁,直至里面的水流出来他也没有注意到……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