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密密麻麻的古尸爬出,甚至有生着翅膀的老尸腾上了空中,从空中扑杀过来,且每一头古尸都是极为可怕,使得林天真正动容,这个场景,当真是有些悚人。

    “妈的!这可真是玩大了!”

    五行鳄咒骂。

    “别嚎!”

    林天道。

    他神色凝重,但是却并无畏惧之色,直接将王域轮图撑起,至神至圣的气息当即浩荡,使得朝前而来的一具具古尸都是不由得一滞。不过,这也就是一瞬间而已,下一刻,一具具古尸再次扑来,死亡气息如汪洋大浪一般压向一人一鳄。

    林天意念一动,轮图顷刻间放大,浩浩荡荡的盘旋,且,在这同一时间,他不敢大意,将大道法则也一起撑起,与头顶的轮图融合,形成大道轮图。

    “轰!”

    顿时,一股极为强横的神威涌现,似能开天辟地一般,生生将大片古尸崩飞。

    五行鳄看的双目圆睁:“小子,这张图到底是什么?这么彪悍?!”林天的轮图,它是看一次惊讶一次,尤其是在林天融入大道法则后,就更令它吃惊了。

    “别多话,走了!”

    林天低沉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用了全力,以大道轮图开路,生生于尸群中打出一条通路,一把拽着五行鳄的尾巴,踩着第五重的两仪歩瞬息百丈,直接跨了出去。

    “吼!”

    尸群大吼,死亡雾霭翻滚,震动长空。

    放眼望去,高空完全被黑色的阴雾给遮蔽了,像是一片死亡的银河要压了下来,天空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令的林天和五行鳄皆是升起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不敢迟疑,林天以大道轮图撑在身后,将扑杀过来的几头生有翅膀的古尸震开,自己则是和五行鳄飞快朝前冲,直到过去数十个呼吸才是勉强甩掉了尸群。

    “妈的,真是遭罪啊!鳄大爷一世英名,差点被一群老尸给分尸吞掉了!”

    五行鳄咒骂。

    林天斜了它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他已经是离开了刚才那个地方很远,进入了荒神陵更深处些的地方。

    朝着四周望去,四周依旧是有着一座座的石碑,散乱的分布着,且,地表上有了一些枯木,空气则是显得更加冰冷。

    这个时候,再次盯着这些石碑,林天倒是不由得头皮凉了下,实在是刚才那些自石碑下爬出来的古尸太过于可怕了。

    他脚底龙纹蔓延,交织在四周,朝前行进的步伐变得更放缓了些,神色谨慎。

    荒神陵内空气冰凉,空间也很昏暗,林天行在前方,龙纹一缕缕蔓延向四周。

    转眼,他和五行鳄又是跨出了极远。

    四周,枯木变得更多了,枝干呈现赤红色,像是被血水染过的一般,看上去有些渗人。在这些枯木旁边,几乎都是有着几座石碑,且比外面的那些更高大些。

    林天小心翼翼的往前行,又过去不久后,前方忽然间竟是出现了九口血木棺椁,靠着九株干枯的老木,难以说的清已经存在了多久,其中一口棺椁的棺盖甚至都已经破损了一些,里面有着浓郁的黑色阴雾在翻滚,以神识都难以看穿进去。

    “小子,小心些,这九口棺椁里面绝对有大家伙!”

    五行鳄小声道。

    林天自然是明白这一点,暗自点头,步伐变得更缓,落脚无声,往前方行去。

    很快,他便是要走过九口棺椁所在的范围。

    不过,也是这时,他忽而神色动容,偏头朝着其中一口棺椁的位置望去。在那棺椁之后的老木下,黑色阴雾交织,其中有着一缕缕特殊幽光在闪烁,竟是一柄石剑,其剑身上交织有密密麻麻的符文道印,散发着一种极为强盛的杀伐气息。

    望着这口石剑,林天顿时间止住往前跨去的脚步,眼中闪出一缕湛湛精芒。

    “小子,怎么不走了?”五行鳄低声问道,见着林天在盯着什么,也偏头望过去,随即亦是脸色一变,眼中露出激动:“天生的神兵!绝对是上品神兵层次!”

    天地自然最为神奇,没有什么可以压过天地,能孕育出诸如灵脉,神药,宝株,兵器等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个时候,枯木下的石剑便是自然孕育所生,其上的纹络极为非凡,是自然道痕,远远超过一般的普通道痕,拥有极为惊人的神能。

    “小子,取过来!”

    五行鳄双眼放光道。

    林天点头,这个自然不需五行鳄多说,这可是一柄自然孕育的上品级的神兵石剑,其价值难以想象。

    他盯着石剑,小心翼翼的靠近,很快便是来到这口神兵级石剑的丈许范围内。

    “铿!”

    突然,石剑自行震动,一道道乌黑色的剑芒自行浩荡而出。

    林天顿时一惊,感觉到了大威胁,连忙闪避,踩着两仪歩躲过这些乌黑剑芒。

    “喀!”

    他身后,乌黑剑芒所过,空间一寸寸崩碎,有空间乱流倾洒而出,极为骇人。

    这使得他当即心头一惊,这只是石剑随意自行震动出的剑芒而已,却竟然就有这样的威势,真正的威能那该是得有多强?圣兵之下,怕是足以称王了吧!

    这个时候,他盯着老木下的石剑,眼中精芒更甚,将轮图撑起,同时运转起控兵术,更加小心的朝着石剑跨去。

    “铿!”

    石剑再次震动,更多的剑芒冲出。

    林天以轮图抵挡,运转控兵术干扰石剑,半响后终于是靠到了石剑的近前,右手间金色神光璀璨至极,一把握住了石剑的剑柄。

    石剑剧颤,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般摇动,反抗林天,有更为惊人的剑意荡出。

    一时间,林天只感觉自己握着剑柄的手都刺痛起来,像是下一刻就要被震碎。

    他微微咬牙,将太阳心经运转的更快,右手中的金色神光变得更加璀璨,将整柄石剑一起笼罩。随即,他将控兵术也运转到极致,在过去足足二十多个呼吸后,终于是使得这柄石剑变得安静下来,不在反抗颤动,被他一寸寸从地底拔出。

    转眼,他将石剑整个拔出,剑身长五寸,其上遍布各种繁奥的自然道痕,有一种无比惊人的杀伐气息,像是斩杀过万灵一样。

    林天眼中精芒交织,这个时候握着这柄石剑,自然是清晰感觉到了它的强大,圣兵之下,绝对是没有几宗兵器可以与之相比,这多少使得他有一些激动。

    他微微深吸一口气,没有敢在这个地方试剑,小心翼翼的朝后退去,毕竟,这个地方可是有着九口渗人的血色棺椁。

    他脚步平缓,落地时没有半点声音。

    “喀!”

    就在这时,一道脆响传出,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极为刺耳。

    林天和五行鳄都是一惊,循着声音的发源处望去,只见着拔出石剑的那株老木旁的那口血色棺椁,其棺盖碎掉了一角,有一股悚人的死亡气息涌出,转眼交织在这片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使得一人一鳄第一时间升起一股浑身冰凉的感觉。

    “喀!”

    “喀!”

    “喀!”

    脆响不停传出,这口血色棺椁的棺盖不断出现裂痕,像是蜘蛛书包网.bookbao2般蔓延开去。

    下一刻,轰的一声,这口血色棺椁的棺盖直接炸开,其内黑色雾霭翻滚,像是一口黑洞般,两只血色的鬼瞳自其中浮现,像是可以吞没一切,血腥而骇人。

    迎着这双血色鬼瞳,林天和五行鳄都是一颤,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

    “活脱脱的像是因为石剑被拔走而醒了过来!”

    五行鳄骂道。

    林天更是快速后退,踩着两仪歩,一瞬间便是来到五行鳄近前。

    “轰!”

    破开的血色棺椁内,死亡气息如同是火山爆发般,一具足有丈许高的古尸从其中迈出,身上的衣衫比之前遇到的那些古尸还要古老,真正像是死去的古神般。

    古尸自血棺中迈出,第一时间便是盯住了林天和五行鳄,一双鬼瞳更加血红。

    它发出一声低吼,如同野兽一般,浩荡着滔天的死亡雾霭,直接扑杀过去。

    一时间,它所过之处,空间都被震的扭曲了。

    “妈的,这死货当真有些可怕啊!”

    五行鳄骂道。

    林天也是动容,不过却也没有畏惧,直接挥动刚刚取到的石剑,以凌天剑经施展,斩出一道通天的剑光。

    “铿!”

    刺耳剑啸响起,剑芒浩荡,斩碎长空,眨眼间便是逼到这具高大古尸身前,稳稳的落在其身上。

    砰的一声,古尸被斩的横飞十数丈远,腹部处裂开,有黑色的血迹飘在空中。

    五行鳄顿时双眼大亮,直勾勾的盯着林天手中的石剑:“不愧是天地孕育出的神兵,竟然一剑将那样一具古尸都给斩飞了,果然可怕!”

    林天盯着手中的石剑,也是眼中生精芒,这柄天生神剑,比他预想中的更强。

    “吼!”

    远处,被扫飞的古尸站了起来,张口嘶吼,死亡气息滚滚而动。随即,其腹部处被斩出的剑痕竟是在自行愈合,转眼间便是恢复如初。

    这一幕令的林天和五行鳄都是动容,齐齐露出惊色。

    “一具尸体都能自主修复躯体?!”

    五行鳄瞪圆了双眼。

    ps:第二更晚上9点左右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