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也在望着前方的荒原,听着五行鳄的话,不由得重复了下:“荒神陵。”

    他望着荒原内,黑色的雾霭一缕缕的飘着,连天空都被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这是第六天域的一处魔地,传言是神的陵园,也不知具体存在了多久,妖邪的很,悟真境的强者在里面死了一批又一批,甚至有涅槃强者葬送在其中过。”

    五行鳄说道。

    林天微微动容,连涅槃强者都葬送过?这么听来,这个地方倒确实是很危险。

    “神的陵园。”

    他轻声自语,微眯着眼盯着荒神陵内,远远的看去,内里的一块块大石陷入到土壤内,倒真的像是一座座墓碑,使得这荒原看上去也就颇为像是一片陵园。

    见着林天这个表情,五行鳄当即开口,瞪着眼道:“小子,鳄大爷可把话说在前面,别往这里面跑,危险的很!”

    林天斜了它一眼:“我又没说要进”

    “嗡!”

    突然,他识海中的神剑微微一动,一缕缕七彩神芒交织而出,于其识海中荡开,直指荒神陵内。

    林天顿时间道躯微震,眼中当即有精芒交织而出,直直的盯向荒神陵深处。

    这个时候,识海中的神剑抖动,荡出七彩神芒指向荒神陵内,这等情形实在是太熟悉了这荒神陵内,有剑魂碎片!

    “随意走到这里,还真是缘分,这下,不想进去都不行了。”

    他自语道。

    说着,他望向五行鳄,就见着五行鳄眼睛瞪的更大了,直直的盯着他。

    “小子别作死,打死你鳄大爷也不进去遭罪!”

    五行鳄直接开口。

    林天:“”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魔地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连极阴殿都闯过了,还怕这区区一个荒神陵?”

    他说道。

    “我呸!”五行鳄骂道:“什么叫连极阴殿都闯过了,那是闯过的?要不是那口诡异的石棺突然飞进来,将死亡天宫碎开一个窟窿,你现在估计连渣都没了!”

    林天:“”

    他斜了五行鳄一眼,望向前方的荒神陵,说道:“总之,我要进去,里面有我需要的东西。”

    慌神陵内一定有着剑魂碎片无疑,既然发现了,他自然要进去将之取出来。

    说完,他直接朝着荒神陵内跨去。

    “你要害怕,就在这外面等我。”

    他对五行鳄道。

    话落,他一步便是百丈远,直接跨入了荒神陵内。

    五行鳄见着这一幕,当即破口大骂:“我我怕个毛!”它骂骂咧咧的,终究还是拍打着五色羽翼,跟着林天行了进去。

    林天这时候已经走入了荒神陵百丈多远,见着五行鳄跟了过来,不由得一笑。

    “笑你姥爷!”

    五行鳄咒骂。

    林天翻白眼:“进都进来了,骂个什么。”他说道:“自古以来,祸福相依,这片地域很危险,但在这危险的同时,必定也伴随着诸多机遇,你要往好的地方想,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从里面挖出一条完整的神脉来,或则是寻到一株无缺的神药。”

    五行鳄自然知道林天这是在故意给它画大饼,当即便是没好气的道:“滚蛋!”

    林天翻了翻白眼,也没说什么,沿着满是灌木的荒原,朝着慌神陵深处走去。

    走在这荒神陵内,土地呈现乌黑色,空气有些潮湿,地面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砂砾很快,他很快便是深入了数百丈远,顿时感觉空气中的温度变得冰冷了许多。

    “呼!”

    一道乌风龙卷浮现,自荒神陵更前方的位置卷来,夹带着一缕缕黑色雾霭,令的这片空间里忽而卷起一片黑沙,使得空气变得更加冰冷了些,隐约间有着一道道呜咽声在乌风龙卷中荡,很是悚人。

    “妈的,才刚进来就遇到脏东西了!”

    五行鳄盯着乌风龙卷骂道。

    “几只小怪,你怕什么。”

    林天无语。

    说着,他屈指轻弹,几道金色神光飞出,没入前方的乌风龙卷内,顿时间将这乌风龙卷击碎,同时有刺耳的惨叫声从其中传出,几只生满了青色兽毛的邪物滚落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是没了动静,显然已经是彻底死掉了,不可能再动。

    林天随意扫了一眼,步伐不变,踩着乌黑的地面,继续朝着荒神陵深处走去。

    “小子,我们走来时的路,不见了!”

    五行鳄突然开口,死死的盯着身后。

    林天头,他们才走进来数百丈远而已,可此刻朝后望去,入目所见却是茫茫的一片赤色大地,一眼看不到尽头。

    他盯着看了十数呼吸,脚底龙纹蔓延,轻轻一震,顿时间,赤色大地消失,重新出现他们走来时的路的场景,能够清晰看到荒神陵外的一座大山,植被葱郁。

    “地脉波动交织出的一种场域,形成视觉误差或则幻觉,没什么大不了。”

    他说道。

    随着修为变强,他对葬龙经的掌控越加纯熟,这等地脉场域轻松就能破开。

    五行鳄瞅着这一幕,撇了撇嘴:“真是好用的古经。”

    林天一笑,过头继续朝深处走去。他将速度放的不急不缓,因为这里毕竟是一片禁区,在往深处去的过程中,不得太大意。

    转眼,一刻钟过去。

    这个时候,他和五行鳄走出了更远,周边多了一座座如同是墓碑般的大石。

    “小子,鳄大爷先和你说一声,别觉得这些大石只是长得像墓碑而已,这其中,不少大石下可是都有着真正的恶尸,不腐不朽,要是冲出来,那可有得玩!”

    五行鳄说道。

    林天微微动容:“这些大石下,有尸体?”

    五行鳄斜视他:“这里可是叫作荒神陵,既然带有一个陵字,那就自然会有尸体。”说着,它盯着四周如同墓碑般的一块块大石,道:“当初鳄大爷刚刚跨入悟真境时来过这里,亲眼看到有几具尸体从大石下跨出,一个个跟涅槃鬼圣一样,生生将一个悟真境三重天的老头儿给撕碎后生吞了,连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

    林天张了张嘴,再次望着周边的如墓碑般的大石时,忽而间觉得有些古怪。

    “你所谓的那些尸体,是当年有人刻意埋在这里?而这些如墓碑般的大石,难道,原本就是墓碑,只是没有刻印碑文?”

    他有些诧异。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早就有前人也这么认为过,但这终究都只是猜测,具体的情况真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因为,这个地方存在的岁月太久远了。”

    五行鳄说道。

    林天皱了皱眉,不过却也是没有多想,自顾自摇了摇头,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这个时候,他比之前更小心谨慎了些,将葬龙经运转起来,每一步落下,脚底都会有龙纹蔓延而出,飞快的没入地底,探寻四周的地势脉络。

    很快,半刻钟过去,他和五行鳄又走出去了很远,四周的石碑变得更多了,空气也变得更加冰凉,连同空中飘着的黑色雾霭也是变多了许多。

    “喀!”

    突然,一道脆响传出,在这寂静的荒神陵内显得很有些刺耳。

    林天直接停下脚步,眼中划过一缕缕金芒,朝着四周的一座座石碑望去。

    五行鳄自然也听到了这道脆响,如同林天般朝着四周的一座座石碑望去。

    随后,下一刻,一座座石碑忽而晃动起来,地面亦是跟着摇颤,如同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般,有一股股黑色的阴气从地底冒出,转眼间使得这片空间变得更冷。

    “妈的,不会这么衰吧?石碑下的老尸们,这个时候要全部跳出来?”

    五行鳄心里当即便是一个咯噔。

    林天眼中金色神光更浓:“很显然的事。”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地面摇颤的更厉害,一座座石碑东倒西歪,有更多的死亡阴气自地底冲出,随即,一座座石碑相继坍塌,一具具尸骸先后自碑下站起。

    “呜!”

    一时间,这个地方乌风怒嚎,一人一妖转眼便是被密密麻麻的尸骸围住了。

    这些尸骸身上的服饰没有完全腐朽,都很古老,散发出的死亡气息非常恐怖,像是要淹没一切般,直接朝着林天和五行鳄扑了过去,数量至少也有百具以上。

    “怎么一次性冒出这么多,他姥爷的!”

    五行鳄破口大骂,一点也没有藏拙,直接将大五行术撑起,扫向一众古尸。

    它的大五行术非常强大,以如今的修为施展出来后,足以轻易斩杀大道九重天强者,可落在这些古尸上,却是溅射出一道道星火之光,看的林天都有些心惊。

    当然,他虽然心惊,但是却也没有干看着,这个时候也出手,以天演神术演化诸多神通,如同是毁灭性的洪流朝着古尸群淹去,同时斩下密集的凌天剑罡。

    然而,结局让他再次惊讶,他以天演神术催动出的一道道神通和凌天剑罡非常可怕,可却是如同五行鳄的大五行术般,难以对这些古尸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

    “呜!”

    死亡气息翻涌,更多的石碑倒下,更多的古尸冲起,转眼汇聚成一股尸潮,甚至有生着翅膀的异尸飞上苍穹,从空中扑向一人一鳄。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