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来到小松鼠旁边,小东西躺在地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不过索性还不曾真正死去,使得林天松了一口气。他撑着重伤的身体,强行运转太阳涅盘术,丝丝缕缕的血色火焰跳跃,交织出一缕缕神光,护住小东西最后一缕生命之火。

    “死不了,不过想要完全恢复,至少也还得再耗费个三五天的时间才行。”

    五行鳄道。

    林天微微点头,看了出来小松鼠伤的非常重。

    “寻个隐蔽些的地方吧。”

    他说道。

    “行。”

    白子祁三人都是点头。

    林天这个时候伤的很重,又要救治小松鼠,继续留在这里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当即,一行人站起,扫了眼四周,朝着远处而去。

    因为林天重伤,他们的速度并不快,不过倒是也没有太慢,很快便是离开这片破损的一塌糊涂的大山脉,消失在这个地方的一众修士眼中。

    “这”

    “那人,竟然真的打败了混沌王体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这算是,第五天域内真正的第一年轻王了吧?!”

    “安澜靖在第七天域也是同代第一,这么算的话,那人,如今已然不止是第五天域的第一年轻王,就算是去到了第七天域,也是绝对的同代无敌!”

    “可怕!”

    见着林天随着白子祁等人离开的身影,这些修士个个心颤。

    同时,也有人摇头:“安澜靖这次可真的是栽的太狠了,詹家的掌上明珠随着他而来,被斩杀在这第五天域,手下的九个强大战将,似乎也全部战死,而自己也被打败,依靠空间传送台狼狈遁逃,这真是”

    “算是有些丢人了吧?”

    “是有些丢人,至少,颜面尽失。毕竟,前一刻还是一身光环,号称同代第一,又是混沌王体,可如今却是败的这么惨。”

    “有些悲哀。”

    不少修士皆摇头。

    许多人望着林天远去的方向,此时早已经是看不到林天的身影,可眼中却依旧带着震撼。

    这时,林天等人已经远远离开了那片大山脉战场,在另外一座大山里的一个隐蔽洞府内呆了下来。

    林天运转太阳涅盘术默默疗伤,同时也以太阳涅盘术的光芒将小松鼠笼罩。

    “嗡!”

    一时间,他体表血色火焰跳跃,有些炙热,有些光明,气息一点点的攀升,也使得小松鼠的伤势快速好转。

    白子祁三人在一边默默为他护法,此时近距离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真正心惊。

    “绝对是一宗了不得的疗伤圣法!”

    五行鳄道。

    它这样的老妖怪,眼力是绝对不会差的。

    “这家伙,会的术法可真多!”

    白秋在一边嘀咕。

    林天微闭着双眼默默运转太阳涅盘术,体表的光芒越来越浓,气息越来越强。

    一晃眼,九个时辰过去,林天身上的气息完全达到饱满状态。

    这一刻,他睁开双眼,眼中有两道精芒一闪而逝,近乎将整个洞府都照亮了。且,同一时间,他身旁的小松鼠也是完全恢复,稍稍动了下,也睁开了双眼。

    “这小子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九个时辰就完全恢复了,连带着这小东西也只花费九个时辰就彻底治愈,这那疗伤圣术有那么强吗?!”

    五行鳄惊讶。

    白子祁三人也吃惊,不过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此时都望向睁开眼的林天。

    林天对着三人一鳄笑着点头,此刻见到小松鼠也恢复睁开了眼,便是真正放下心来,又打出一缕光辉进入小家伙体内。

    顿时间,小松鼠不仅伤势痊愈,皮毛也变得更柔顺更有光泽了,有丝丝缕缕晶莹之光闪烁,朝着林天发出“咕咕”的声音,一副非常欢喜的模样,以爪子拉扯着林天的一截衣袖。

    “这,它认识你?”

    三人一鳄都是微愣。

    林天点头,摸了摸小松鼠柔顺的皮毛,笑道:“几个月前,我来这片仙府世界找你们,这小东西受了伤,好像是从鹰爪下逃脱,可怜兮兮的蜷缩在一石块边,我帮它治好了伤,然后就走了。倒是没有想到,小东西竟然追着到了那片大山脉。”

    这使得三人一鳄更是动容,五行鳄道:“可能是一路上循着你的气味追到了那里,又或则是巧合间跑到那片山脉内,正巧遇到了你,毕竟都是在这仙府世界里。”说着,它又开口,望着皮毛柔亮的小松鼠,啧啧道:“不过,这小家伙还真是勇敢,跑到那个地方,见到你和那混沌王八蛋对战,竟是直接扑过去就咬。”

    “真可爱,这么一个小家伙,竟就懂得知恩图报。”

    白秋眨着眼,抚摸小东西的皮毛。

    “很不错。”

    白子祁道。他这等稳重的男人,对一个小动物给出这等评价,当真很难得了。

    林天点头:“怎么说呢,有时候,人真的不如些小动物。”他揉了揉小松鼠的脑袋,道:“当初,我在第三天域相助一个大势力寻救他们被困许久的老祖宗,途中数次将这一脉随行的人从死境中拉,最后将他们的老祖宗从困境中救出,但想不到的是,对方却直接出手夺我肉身,我一次次从死境中拉的请求我救人的几人则是相助那老东西压制我,我侥幸逃脱后,又遭到那大势力的整个追杀。”

    闻言,三人一鳄都是动容。

    “有这等事?!”

    白秋瞪眼。

    五行鳄更是呲牙:“妈的,够可以,这还真的是将恩将仇报玩的挺漂亮。”说着,它继续开口,道:“第三天域的大实力貌似都不会太强,以我们如今的实力,足以压制第三天域任何大势力了,怎么样,要不要去掀翻了他们,出口恶气?”

    “不用,我在离开第三天域前往第四天域时,那个大势力就已经覆灭了。”

    林天笑道。

    他这么一说,三人一鳄倒是不由得都有些诧异。

    “你在前往第四天域时,那个大势力就覆灭了?”五行鳄有些怪异的望着林天:“你灭的?不可能才对,那个时候的你应该没有那样的力量。”它上下打量林天,又道:“不过,鳄大爷看你的样子,能够猜到,对方的覆灭肯定和你有关。”

    白子祁三人都望向林天,也是和五行鳄有着一些的感觉,都显得有些好奇。

    “确实是和我有关。”林天点头,道:“怎么说呢,算的上是我师傅灭的吧。”

    “你师傅?”

    三人一鳄微愣。

    “你还有师傅?”白秋诧异,说着,她忽而想了起来,道:“对了,你以前说过,你一直在深山老林里修炼,那时候是在跟着你师傅修行?”

    听着这话,林天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当初初遇白秋,他只是拿这话搪塞下这姑娘而已,不曾想,这姑娘竟然一直记得。

    “算是这样吧。”

    他略有尴尬。

    他有师傅这等事,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更何况如今是白子祁等人在问他。

    听他这么说,一行人倒是更好奇起来,林天竟还真有一个师傅。

    五行鳄打量着林天,啧啧道:“能够教出你这样的弟子,你师傅怎么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吧?具体是什么修为?”

    白秋眨眼看着他,一副求知的样子,白子祁和杨奇的目光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具体的修为境界,老实说,我也不清楚。”林天摇头,道:“不过,老家伙当初杀过大成王体。”

    “什么?!”

    三人一鳄齐齐大惊,顿时间皆震撼不已。

    “大成王体!那等级数的存在,普通的半步帝皇级强者也挡不过数十招,称的上是真正的帝皇之下无敌,甚至于,有些极强大的的大成王体是可以斩杀混沌境第一重天的普通帝皇的,你师傅居然杀过大成王体?!”

    五行鳄瞪眼,整个不淡定了。

    林天点头,又道:“唔,好像,还并没有怎么费力。”

    “啥?还并没有怎么费力?!”

    三人一鳄再次惊讶,杀一个大成王体,竟然还并没有怎么费力?!

    “好像是这样。”

    林天道。

    三人一鳄都不由得瞪起眼。

    “可以啊小子,后援力量挺充足嘛,有个妹妹是盖世妖皇,有个师傅能杀大成王体,你怎么不上天呢。”五行鳄磨牙,道:“说起来,你师傅是哪个老家伙,说来听听,能不怎么费力就杀掉大成王体,怎么说也当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

    林天斜了它一眼,道:“什么数千年的老怪物,我师傅才出生一百多年而已。”

    “才出生一百多年?!”

    三人一鳄再次震惊。

    “小子,吹牛皮有些过头了啊!”五行鳄瞪着他:“修行区区一百多年就能杀大成王体,且还不怎么费力,鳄大爷还没听说过修行史上有过这样的逆天人物!”

    不仅是它,就连白子祁和杨奇都是满目惊色,修行百余年就能杀半步帝皇都挡不了数十招的大成王体,而且还不怎么费力,这怎么可能?除非有神迹降临!

    “那老家伙,知道他的人,都这么形容他绝世天骄!”

    林天笑道。

    有个这样的师傅,老实说,他是真的很骄傲。

    三人一鳄看着他,是真的惊住了,一脸震撼。

    “这可真是”五行鳄呲牙:“确实配的上绝世天骄这个头衔了,够逆天!”

    “有个这样的天骄师傅,又有个妖皇妹妹,要是被天下人知道了,谁还敢招惹你?”

    白秋嘀咕。

    PS:第五更到!唔,龙继续拼一下,去写第六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