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残缺仙岳和破损殿宇一起浮现,交织着一缕缕茫茫的混沌光雾,一股可怕而压抑的波动扩散的满天都是,使得这片天地都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暗淡了不少。

    “那是?!”

    “这感觉不比逆仙万重神术差!”

    “很可怕!”

    这个地方,不少修士心悸。

    林天躯体大震,顿时间又咳出一口血来,肉身上浮现出更多的裂痕,撑起的轮图等术也被压的一阵阵的晃动,似乎下一刻就要崩碎。这使得他动容,这等残缺仙岳和破损殿宇一出,他直接感觉到了近乎死亡的威胁。

    不过,他并不畏惧,纵然浑身染血,可眸子依旧冰冷,直接唤出四象封印。

    “嗡!”

    一时间,两重银色道图显化,浩荡着丝丝缕缕的银色光芒,似要镇压天地。

    “封!”

    他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嗡的一声,两重四象道图震动,快速放大,将他自己和安澜靖一起覆盖在其中。顿时间,安澜靖所撑起的残缺仙岳和破损殿宇等瞬间剧颤,力量削弱了十数倍,连同混沌仙河和识海异象融合的力量也是暗淡了,逆仙杀光也在快速崩裂。

    “这,这两张银图”

    “不像是攻杀神通,没有强大的杀伐力,但是感觉却像是可镇压一切!”

    “我也有这种感觉!”

    诸多修士又是一惊。

    安澜靖这个时候也是动容,只感觉身畔的力量在不断消散,甚至连己身神力的流动都变得有些不顺畅了,无法很好的控制己身施展出的神通和王域,被林天的轮图等狠狠一冲击,王体当即猛的一颤,口中涌血,差点被碾碎半边身子。

    “铿!”

    刺耳剑鸣荡,林天在这个时候再次动了,以四象封印和轮图压制,以凌天剑经和混沌帝群攻杀,如同山洪暴发了般,第一时间震碎了四周的所有虚空。

    安澜靖一颤,躯体上的裂痕更多,双眼中的冷芒也变得更浓。他一声低吼,满头黑发乱舞,浩荡着所有大术,混沌光遮蔽了高天,如同一尊神灵杀向林天。

    “杀!”

    “杀!”

    两人同时大吼,声震长空。

    一时间,各种大术杀光正面碰撞,直接将方圆数十丈内的一切都给毁掉了。

    “轰!”

    毁灭神光如瀚海动荡,惊的许多修士战战兢兢。

    这一刻,许多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怕!

    恐怖!

    这是诸多修士此刻能够想到用来形容两人的仅有的两个词语。

    林天黑发飞扬,如帝尊迈步,右手挥动帝拳,左手挥洒剑经,神图镇封十方。

    安澜靖眸子冷冽,若神灵出世,神术与王域都是变得更强,似要毁灭所有。

    两者激烈对撞,震裂一寸寸空间,直到过去数十个呼吸后,所有神通术法齐齐崩碎,两人同时崩碎肉身,各自在苍穹上炸开。

    不过,只是刹那而已,两人再次重聚出肉身,浩荡满天杀光,再次杀向对方。

    一时间,各种神通秘术再次展现,打的大地不停的坍塌,一缕缕的电弧交织而出,朝着四周蔓延,沿途所过,什么都被毁了。

    “噗!”

    “噗!”

    又一次,两人同时被对方轰碎,血水满天。

    林天运转太阳涅盘术,血色火焰跳跃,转眼重聚出肉身,再次杀向安澜靖。

    安澜靖的碎肉中,混元神符跳跃,亦是第一时间凝聚出肉身,挥杀光而上。

    “轰!”

    “轰!”

    “轰!”

    这片苍穹因为两人的对战不停崩碎,四周,一众修士则是被逼的不断后退,已经是一连退出去了数千丈远。

    “这两人”

    “他们,这真的只是大道级别的战斗?这”

    “与这两人处在同一代,当真是算悲哀了!”

    一些强大的年轻修士落寞摇头。

    战场中,林天和安澜靖皆是浑身染血,脸色都是变得苍白了很多,不过,眼神却皆是冷冽无比,各自神光缭绕,宛若天神下凡,打的苍穹摇颤,大地崩裂。

    “噗!”

    林天挥动帝拳和轮图,击碎所有,将安澜靖崩碎在高天之上,血洒长空。

    然而在这同一时间,安澜靖撑起的数十仙岳和千百殿宇亦是轰隆一声将他笼罩,生生将之震碎在苍穹上。

    “轰!”

    “轰!”

    两股神能浩荡,安澜靖以混元神符加持,林天催动太阳涅盘术,破碎的肉身皆是快速朝着中间聚合,开始重组,不过重组的速度却明显比最开始时慢了很多。

    这使得不少修士动容,都是露出异色。

    “他们的神力都要消耗干净了,已经不足巅峰状态时的两成,都受了极严重的伤。这一战,很快就要结束了!”

    有老辈强者道。

    前方,林天和安澜靖重新聚好肉身,脸色变得更苍白了些,微微有些喘息。

    天地灵气在四周交织,将两人环绕,各自的眼神皆是很冷。

    林天衣衫染血,眸光冷漠,右手一震,仙凰真龙再现,混沌帝拳之威再起。

    “轰!”

    突然,苍穹剧颤,一股恐怖的杀威显化而出,自不远处压来,令所有人皆惊。

    战场外,一个修长男子迈步而来,身畔的虚空中交织着密密麻麻的阵纹,皆是很强横。他乌发披肩,脸上带着漠视一切的冷傲,像是盯着猎物般盯住了林天。

    “这是?!”

    “中部地域的年轻王,控阵王冷刑罗!”

    “他体外那是,杀阵!好像是完整的七阶杀阵,而且好,好多!”

    “这,这么多杀阵,普通的悟真初期强者也挡不住吧?!”

    “他这是要做什么?!”

    诸多修士都是一惊。

    冷刑罗步入战场,推动数十座大杀阵而过,仿佛是阵皇重生一般,气势慑人。他盯着林天,如同俯视臣子,右手挥动间,一道璀璨杀光直接朝着林天袭杀而去。

    顿时,人群又是一惊:“他朝着那人来的?!”

    同一时间,远处,白子祁三人和五行鳄个个变色。

    “干你姥爷的,小王八蛋你做什么!”

    五行鳄吼道。

    “轰!”

    冷刑罗挥出的杀光无比强横,一刹那间便是逼到林天近前。

    林天不敢大意,以此时的全力催动凌天三式,不过却还是被震退了数步远。

    “什么意思!”

    他盯着冷刑罗,眼神很冷。

    他的敌人不少,但有哪些敌人却都记得,其中绝对不包括这个人。

    冷刑罗盯着林天,一步步跨向前去:“把永恒交给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闻言,林天眼中顿时射出两道冰冷杀光。

    “荒古神殿!”

    他寒声道。

    听他提到这四个字,这个地方大部分修士都不解,并不知道荒古神殿是什么,不过却也有极少数人知道这四个字,其中就包裹安澜靖,此刻顿时间眼神一凝。

    远处,五行鳄也是变色。

    “荒古神殿?!这小王八蛋是荒古神殿的人?!”

    它盯着冷刑罗,有些吃惊。

    “荒古神殿是什么?”

    白秋问道,白子祁和杨奇也都是望向它,显然对于这荒古神殿都是不清楚。

    五行鳄传音:“九重天上的顶级大势力,传承的岁月至少超过十万年,底蕴深厚的吓人,是如今可以真正俯视十万天域的庞然大物之一!其中至少有十数个半步帝皇,且有混元天宝级的宝兵存在,非常可怕!甚至传言有真正的帝皇坐镇!”

    “什么?!”

    闻言,白子祁三人都是一惊。九重天上的顶级大势力,传承超过十万年,有数十个半步帝皇,有混元天宝级宝兵,甚至有可能存在着真正的帝皇级强者?!

    五行鳄神色略有凝重:“这是一个以控阵术为主的巨擘级势力,实力很可怕,且似乎一直在图谋着什么。”说着,它望着林天,不由得呲牙:“这混小子,这才冲到第五重天域而已,怎么把第九重天上的荒古神殿都给得罪了?他姥爷的!”

    苍穹上,林天衣衫染血,眸子却是比之前更冷了几分,盯着冷刑罗时,眼中的杀意一点也不掩饰。当初他还在第三天域时,荒古神殿这一脉就曾派人下界追杀过他,那时候差点就让他死掉,不想如今在第五天域,这一脉又有人对他动手!

    “迟早将你们这一脉连根拔起!”

    他声音冰寒。

    冷刑罗冷笑,身畔杀纹交织,气势非常可怕:“就凭你也敢说这样的话,可笑。”他盯着林天,道:“不怕告诉你,我下界至此,就是为你而来!我知道,你一定会进入这片天域,从你身上取到永恒,我将从神子候选人直接成为神子。”

    “神子候选人!”

    林天眼中杀意更浓,倒是不曾想到,这个冷刑罗在荒古神殿内还有这等身份。

    冷刑罗如帝皇般孤高,俯视林天:“还是那句话,将永恒交给我,我可以考虑不杀你。如果你不给,那么,我亲自来取!不过真到了那时,你将会死的很惨。”

    “你觉得,你能杀我?”

    林天冷道。

    冷刑罗冷哼:“若是你处在巅峰状态,我或许奈何不了你,不过,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战力还剩下多少?”他盯着林天,眼神冷漠:“二十四座完整大杀阵已成,交织于我身畔,形成一宗完美杀局,如今,纵是悟真初期的人来了,我也照杀不误!凭你现在的状态,能和悟真初期的人相比?”随着他话语落下,轰隆一声,其身畔杀纹震动,杀力狂涌,顷刻间崩碎一片片虚空,场景无比骇人。

    PS:感谢“鬼儛”道友5000纵横币捧场,谢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