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黑衣中年的话,白子祁等人皆是沉下了脸,这个人的思想当真有些歹毒!

    不过,其它十几个大道级强者却是微微动容,盯着白子祁三人和五行鳄,不少人都是微微眯起了眼,更有几人眼中浮现出了一缕缕冰寒之光,显然有些意动。

    黑衣中年自然是将这些修士的表情尽收于眼底,这个时候再次开口:“既然建议是我提出来的,那么,就由我来带个头!”说着,他盯着白子祁三人和五行鳄,朝前跨出一步,眼神阴森:“本座修炼到大道境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就凭你们,也敢让本座止步,不知死活!”这人处在大道五重天,看上去为中年人磨样,实则已经存活了足有超过六百年的岁月,一身修为无比扎实。

    “哎哟,小王八蛋,芝麻绿豆点大小,也敢在你鳄大爷面前卖弄修行资历!”

    五行鳄冷笑。

    它至少存活了千年以上的岁月,修行了超过千年的光景,这黑衣中年居然敢在它面前称“本座修到大道境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实在是可笑。

    黑衣中年人的脸色沉了几分,双瞳中的阴毒之色更浓:“死到临头了还敢顶嘴!”他跨步而上,右手握成了龙爪,有丝丝缕缕的幽光交织而出,带着一种腐毒,而且是很可怕的毒,直接将周畔的虚空给腐蚀了不少,有一股森寒气息溢出。

    白子祁盯着这人,神色始终很冷漠,雷神王体微不可觉的晃了一下,像是一缕光从他身上闪过了般。

    几乎是同一瞬间,黑衣中年人也是微不可觉的晃了一下,脸上的阴毒表情顿时滞住了,望向白子祁。

    “你”

    “噗!”

    血光炸开,这个黑衣中年直接粉碎,连神魂也一并消散在了其中,形神俱灭。

    一时间,十数修士齐齐变色。

    “怎么事,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震撼,方才,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可是黑衣中年便就炸开了,且连神魂都没有能够遁出,这有些可怕,要知道,黑衣中年人可是处在大道五重天啊!

    唯有白秋,五行鳄和杨奇知道这是怎么一事,知道中年人是白子祁所杀。

    “白小子,干的漂亮!”

    五行鳄呲牙。

    “就是!”

    白秋附和。她哥哥曾在某古迹中得到一宗无上秘术,名为神行九变,强大无比,攻杀起来速度快极,超脱人体极限,一般人根本看不清这等神术的攻杀轨迹。

    当即,十数修士再次动容,就五行鳄和白秋的话而言,似乎,大道五重天的黑衣中年是被白子祁所斩杀。

    “他是他做的?!”

    “怎么可能?!”

    “刚才他只是站在原地而已,根本就没有动,怎么可能有机会去杀人?!”

    这些修士都不相信。

    下一刻,十数人中,有人忽而微颤了下:“刚才,他的身体好像,晃了一下”

    这等声音一出,十数修士皆是躯体一抖,认真想黑衣中年炸开前的场景。

    “晃,晃了一下”

    “好像,确实是”

    “他,难道当时是”

    这些修士忽而间脊背一寒。

    这个时候,这些人想了起来,黑衣中年炸开前的一瞬间,白子祁的身体好像确实是晃了一下,之前他们只以为那是有光线自白子祁身上闪过,并没有在意,可现在,他们突然觉得五脏六腑都有些发凉了。当时,那竟然不是光线自白子祁身上闪过,而是白子祁在发动攻击,是以极速攻杀完黑衣中年又重新到原来的位置上时所生出的肉身抖动?!大道五重天的黑衣中年,真的是白子祁所杀?!

    “这”

    想到这等事,这些修士齐齐一颤,望向白子祁的眼神全部变了,就连其中的几个大道七重天强者都不例外。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相信了黑衣中年人就是白子祁所杀,不由得都是一阵惊悚,脊背发寒。他们惊悚的不是白子祁杀了大道五重天的黑衣中年这一点,而是,白子祁斩杀黑衣中年的过程,他们竟是谁都没看见!

    一个大道五重天的强大修士,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杀死,可他们却是连杀人者的移动轨迹和攻杀轨迹都不曾看到,一直认为杀人者是站在原地动不曾动,这该是何等的可怕?!要知道,他们十数人中可是有大道七重天的存在,想要在无声无息间闪过这等级数的强者的视野而杀人,就算大道九重天强者也做不到啊!

    “你”

    这些人盯着白子祁,这人,竟是和石壁前那斩杀了安澜靖数个战将且杀死中部几个年轻王的男人一样可怕吗?而后,他们的目光扫向白秋,五行鳄和杨奇,心中不由得又是一悸,难道,这两人一妖也并不比白子祁差,也一样的强横?!

    想着这些,突兀间,一股寒意齐齐袭上这群人的头颅,有人不由得狠狠一颤。

    “还是那句话,想近距离观摩石壁,可以。但是,等一会!”

    白子祁扫视十数人,在这时候开口。

    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此刻听在十数修士耳中,却是如同神剑之音在铿锵而鸣。

    当即,走到这里的这些修士皆是不敢再随意往前靠近石壁了,实在是白子祁刚才斩杀黑衣中年的那种手段太过于悚人,他们竟是连攻击轨迹都看不到,这要是白子祁使用相同的手段来对付他们,他们这十数人中,有谁能逃得过厄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可是看不见的毁灭性攻伐!至少,以他们的实力是看不见的。

    白秋望着这些人,轻哼了声,刚才,这些人中可是有不少对他们动了杀心。

    她扫了这些人一眼,又才是移动目光,落在林天身上。

    这个时候,林天微闭着双眼,如同是一株万年老松般站在石壁前方,一动也不动,体外没有丝毫神芒,如同是化作了一个普通凡人般。可纵然是如此,他站在那个地方,却是依旧能让人感觉到一股大压力,像是一头沉睡着的荒古凶兽。

    这是两种不一样的气质,但这时候却同时显化在一个人身上,矛盾,却协和。

    “应该是在做最后的大术淬炼,还差一点,应当只差一点就能初步贯通了。”

    五行鳄道。

    白秋拽着双手,认认真真的望着林天,小声轻语,在心中为林天鼓舞鼓劲。

    白子祁和杨奇望着林天,同时也在戒备的盯着四周,以防止有外人靠过来。

    林天静静立身石壁前,宛如一块老石,神魂仿佛离体了一般。他站在那里,散发出的气息时而静如平镜,时而强如银河。

    转眼,又是三个时辰过去,林天体外渐渐有了神辉交织而出,大道光芒环绕。

    “马上就好了!”

    五行鳄眼中闪过一缕精芒。

    白子祁三人也是点头,自然能够感觉的出来,同时也更加的戒备起四周来。

    这时候,林天体外,一丝丝金色神光散开,一缕缕大道仙芒涌现,将他环绕其中,且隐约间有凰鸣龙吟之声自其体内传出,令其身畔的虚空变得微微有些扭曲。随即,各种符文道印也于下一刻跳跃而出,如同一个个精灵战将飘在他旁边。

    “这”

    这等气势有些惊人,使得对面的十数修士不由得皆一颤,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也是这时候,一道仙光自不远处划过,两道身影跨入这个地方,为首的一人黑发披肩,脸如刀削,通体被淡淡的混沌光芒环绕,宛若是混沌天神转世一般。

    “安澜靖!”

    顿时间,这里所有人都变色。

    安澜靖走来,神色淡漠,眸子深邃的像是两口混沌源泉,令人神魂都仿佛要陷入到其中。他身后跟着另一个男子,身着一袭黑甲,气息也是强绝,非常惊人。

    “这是真身!安澜靖的真身!”

    “他他已经出关了?”

    “他身后,是九大战将中的第二战将厉元化!好像达到大道九重天了!”

    最先进入这个地方的十数修士个个一颤,见着安澜靖迈入这里,脸上都是流露出忌惮和敬畏的表情,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些,甚至有人脊背都凉了一下。

    这实在是因为安澜境太过于可怕,不仅是混沌王体,且资质和修为也都是强绝天下,早在数年前就斩杀过老辈的悟真强者,威名远扬,一般人哪里会不畏惧。

    白子祁等人这个时候也都动容,目光落在走来的安澜靖身上,脸色都变了下。

    “很可怕!”

    杨奇难得的开口,神色沉重。望着安澜境,他感觉到了一股如山般的压力。

    连五行鳄这个老妖怪都变得郑重了起来:“有些麻烦了!这个混沌王八蛋果真是很不简单,普通的悟真修士应该也挡不住!”

    安澜靖周身神辉环绕,如同天神降世一般,目光扫过白子祁等人,扫过那方石壁,最终落在静立于石壁前的林天身上,淡漠的眸子中当即有混沌光翻腾涌现。

    其身后,厉元化目光森寒,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强横的杀念直接将白子祁一行人覆盖在其中,祭出一口神兵压下:“你们这群当诛万遍的东西!”

    这人朝前迈步而上,不过杀念却只是笼罩着白秋,白子祁,杨奇和五行鳄,将林天舍在了外面,因为他很清楚,林天,其主安澜靖要亲手诛杀!

    “轰!”

    突然,这方洞府大震动,林天如同是一座活火山爆发了般,于这一刻睁开了双眼,眸光璀璨宛若仙灯,各种神光道芒一起涌现,符文道印如同海浪一般翻滚。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