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等人皆吃惊,一头悟真级妖神,战力不用多说什么,绝对可以威压一方,可却竟是甘愿在这里默默守护这座洞府。

    “不愧是与古代天尊有关的地方!”

    一行人只能这么感叹。

    “死去的时间太过久远,难以追溯,且周边没有战斗过的痕迹,应该是在之前的那个墓主发现这里前就已经死去,当是寿元干枯至死。”

    五行鳄说道。

    林天四人对这个倒是不在意,稍稍顿了顿,继续朝着这片洞府的深处走去。

    一行人往前走,空气中的灵光渐渐变得更加浓郁了,隐约间像是有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花蝶在空中振翅,又仿佛有一个个小精灵在飞舞,奇异朦胧,亦幻亦真。

    “像是在通往传说中的仙界的路上一样!”

    白秋嘀咕。

    四人一鳄多少显得有些小心,步子不慢,但也不快,算是比较平缓,很谨慎。

    这洞府的通道非常宽阔,至少也有数丈左右,高度也是很惊人,一行人前行了大概百余个呼吸后,前方忽而闪现出一点点光亮,竟皆是各种符文和各种光印。

    “有道的气息,而且很浓。”

    “这应该就是那墓主所谓的大道演化成的禁制了。”

    “并不太强。”

    一行人眼中浮现丝丝精芒。

    眼前的符文烙印光芒淡淡,交织有道的波动,非同一般,不过气息却并非很浓,仿佛是一场烈火燃烧到了末尾,将要熄灭。

    “按照那墓主所留字句,这些符文道印如今应该是已经削弱了许多的结果。”

    白子祁道。

    林天点头,撑起太阳心经,于这等密集的符文道印中前行,倒也是非常简单。

    其它三人一鳄也各自撑起古经心法,淡淡光辉交织在体外,缓缓朝前跨步。

    “嗡!”

    四人一鳄体外光芒交织,空中各种符文道印也在跳跃,如同是在光海中前行。

    随着前行,通往洞府内里的路上生出许多草株,表面皆是有淡淡光芒流转,甚至有一缕缕芳香交织而出。

    “这些草株原本只是普通的草植种类,但是因为空气中的这些符文道印,个个都多出了一种仙株气蕴。”

    五行鳄道。

    一行人撑起各自的古经在满天的符文道印中穿行,不久后,林天稍稍顿足,右手中交织龙纹,破开一角地面,从下方抓出一块晶莹的仙灵晶,足有五斤重。

    “那边,养神蕊!”

    白秋望向前方,抬手抓过一朵四叶紫花,为一种宝药,有壮大神识之效。而事实上,普通养神蕊能够壮大神识的效果其实并不惊人,但这里的这株养神蕊却是并不普通,因为它所生长的年限实在太久了,至少超过了三千年,如此一来,它内蕴的蕴神奇力便就远远超过了普通养神蕊,对大道巅峰强者而言都是奇珍。

    洞府内符光缭绕,道纹闪烁,一行人谨慎小心的朝内里而去,不久后又是有所收获,普通灵晶,仙灵晶,宝药,宝玉等都寻到了不少,且,价值都是不菲。

    渐渐的,随着一行人越来越深处去,空中的符文烙印变得越来越强横了,也是这时候,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一行字迹,稍稍显得有些苍劲,有妖威流转周畔。

    “涂日妖圣惜歩于此。”林天下意识念出来,道:“这字迹,看起来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上面的气息和之前的那墓主气息一致,应该是那墓主当初所留。那个时候,它走到这里,被大道演化出的符文禁制所阻,无法再朝洞府更深处迈步。”

    “那墓主是叫涂日妖圣?涂抹的涂?”白秋嘀咕:“为什么不是屠杀的屠?”

    林天颇有些无言的扫了她一眼,这姑娘的潜意识还真是够暴力,这都能联想到“屠杀”这两个字上去。

    “那个涂日妖圣还活着时,就算在涅槃境内应该也是很强大的存在,当年那时,它走到这里后无法再力抗空中的符文禁制,如今,我们走到这里却没有感到半点压力。”五行鳄开口,倒是颇有一些感慨,道:“当真是时间削弱了一切。”

    林天斜了它一眼:“你别这样感慨,和你的痞子风格不般配,我很不习惯。”

    “你姥爷的,滚蛋!”

    五行鳄骂道。

    林天翻了翻白眼,这才是迈开步子,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洞府中的符文印烙当真多的惊人,每一寸虚空上都有符印交织,越是靠近洞府深处,空中的符文道印便就越强,当又走过一段距离后,一行人渐渐有了压力。

    林天以金色神芒护体,一步步往深处跨,这个时候像是走在泥泞之中,迈步起来比之前略有些费力了。

    转眼,又是半刻钟过去。

    此时,前方的符文烙印变得无比密集,光芒更是非常耀眼,有惊人气息传出。

    “感觉像是顶着一座大山在前行了。”

    白秋咕哝道。

    到了这时,一行人有了真正的大压力,前方的符文烙印太过于可怕了,纵然强大如林天,行走起来也如同是在逆水行舟。

    “以术法开路。”

    林天道。

    他一边支撑着太阳心经,一边运转起凌天剑诀,以金色的凌天剑芒斩开一道道符文烙印,如此,行走起来多少要轻松了些。

    很快,一行人又走出了极远,压力变得更加大。也是这个时候,前方有一块大石忽而动了起来,抖动下一地的沙尘,竟是生生化作一个接近丈许的石巨人。

    “这道的气息太浓,居然让一块普通大石修成了道果?!”

    五行鳄瞪眼。

    石人躯体魁拔,盯着林天一行人,直接挥出硕大的石拳,狠狠一拳轰了下去。

    林天走在最前方,此时握拳,迎了上去。

    两者碰撞,发出“砰”的一声轰鸣,各自都是后退了一步。

    “很强,堪比半步悟真级强者了!”林天开口,接着道:“它智慧有缺,我们一起攻击,不要耽搁时间。”

    话语落下,他直接将轮图支撑起来。

    “轰!”

    “嗡!”

    白子祁撑起神鸣殿,白秋撑起星空明月,另一边,杨奇和五行鳄也都祭出各自的大神通,化作一股毁灭洪流朝着石人压去。

    砰的一声,石人被震开,倒退出去数丈远。

    “再上。”

    林天道。

    他迈步向前,凌天剑芒挥洒,轮图再次压上。

    这个石人虽然没有智慧,但终究能堪比半步悟真级修士,没有那么好杀死。

    一行人各自撑起强横的手段,术与法浩浩荡荡的朝前落下。

    “砰!”

    又一次,石人被震退,魁拔的石躯出现一道道裂痕。

    林天在这时施展出两仪歩,一步一残影,瞬息间逼到石人近前,举拳就砸。

    “咚!”

    这一拳,他祭出了全部的体魄力,一只拳头近乎化作了一轮金色的炎阳,狠狠的落在石人的躯体上。

    喀的一声,石人剧颤,直接被轰的四分五裂,化作一地石渣,没有了动静。

    “一拳将一个半步悟真级生灵轰成了渣,肉身真变态!”

    白秋嘀咕。

    林天将神剑收起,继续朝着前方而行,凌天剑芒不断挥洒,斩开一道道符文。

    转眼,两个多时辰过去。

    这个时候,一行人已经无限接近洞府深处,忽而都是齐齐一震,震骇的望着前方。在前方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面石壁横呈,壁前有两道人影相对盘坐着,其中一人太阴光交织,四周道光沉浮,世界仿佛都在围着这人旋转,气势骇人。其对面,另一人混沌光环体,有一缕缕大道仙芒自天穹垂落而而下,神秘强横。

    这两道身影,容貌都是难以看清,但却宛若是两尊神灵,令的一行人脊背皆发麻,生出一股心悸感。

    “天尊!这等气势绝对是两个天尊!和和棺盖里记载的一模一样!”

    五行鳄哆嗦。

    “太阴天尊和混沌天尊?!”白秋震撼:“那棺盖里记载着的是数千年前的事,数千年前,这两天尊就在这里,数千年过去后,竟然,竟然还在这个地方?!”

    “这”

    五行鳄也是对此疑惑。

    前方,两道身影盘膝而坐,时不时在说些什么,可惜,一行人都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有惊人的道光环绕在两人身畔,像是可以轻易崩碎掉一片浩瀚大世界。

    “他们,好像在推演印证各自的道与法!”

    白子祁道,这时候没有在意白秋的问题。

    “是这样!”

    杨奇点头,眼中满是神光,直直盯着前方。

    石壁前,两道身影一片朦胧,但四周却是有各种宝光飞舞,隐约间,一行人感觉到了有一条条大道在那里显化而过,竟像是童子一般环绕在两道身影周边。

    “无尽岁月前的九大天尊中的两人,居然在这里相互推演探讨各自的法和道?!”

    白秋心惊。

    放眼望去,石壁周围生有一株株宝药,最少都是生长了数千年,更有一些难得的仙玉,价值惊人,连悟真强者见到都要激动。但是这个时候,一行人的目光却是完全被石壁前的两道身影给吸引住了,视野中再也容不下其它。

    那个地方,两尊身影似乎确实是在推演各自的道与法,周边有着一道道神光交织,一缕缕道芒缭绕,各种异象一一横呈而出,或是深邃繁奥,或是气势惊天。

    林天眼中精芒很浓,直直的盯着前方,随即,他渐渐看出了些端倪:“不对!这不是实体,似乎只是两道虚影!”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