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炽烈的剑芒交织在黎古煌四周,令的林天动容,分明感觉到了和太阳心经十分相似的气息,使得让心头一凛。

    他盯着黎古煌,目光显得冷沉,稍稍一动,凌天剑芒一斩便是数十道之多。

    黎古煌眸子冷冽,伤势恢复,身畔炽烈仙剑一震,顿时间齐刷刷的迎击而上。

    “轰!”

    这些炽烈仙剑神威可怕,毁灭力惊人,灼热之能更是比熔炎还要恐怖,仿佛是自炎阳之上演化而来,似乎是可以融化掉天地间的万物般,足以令万灵心悸。

    林天斩出的凌天剑芒与这等炽烈剑芒碰撞在一起,很快便是暗淡了下去,似乎被抽掉了所有力量,又像是被融化了,很快便是全部消散,如火苗熄灭了般。

    “嗖!”

    “嗖!”

    “嗖!”

    黎古煌的炽烈剑芒横冲而过,消融了空间,趋势不减,继续朝着林天斩去。

    林天再次祭出凌天剑芒,与之对碰,然后,黎古煌的这种炽烈剑芒着实有些可怕,像是可以消融一切般,他的凌天剑芒不断被削弱,撑起其它神通也一样。

    轰的一声,黎古煌跨了过来,携带满天炽烈剑芒而上,同时施展神灵手攻杀。

    林天挥动白家无神掌,以之对碰,同时以神剑劈斩,闪避那一道道炽烈剑芒。

    他目光冷淡,一边迎击黎古煌本人,一边应对黎古煌击来的炽烈剑芒,越来越感觉到了和太阳心经相似的气息,冷淡的眸子中,精芒变得越加的浓烈起来。

    轰的一声,他撑起白家大仙王奥术,斩出凌天剑芒,从炽烈剑芒中横移退出。

    “你得了太阳天尊的一些传承?”

    他冷冷的盯着黎古煌。

    黎古煌眼中闪过一缕精芒,身畔的那种炽烈剑芒变得更加强盛,似要焚毁万物,斩碎天地,只轻轻一动便是消融了所有,碾碎了一切,浩浩荡荡的斩向林天。

    林天撑起的大仙王奥术瞬息变得暗淡下来,被震的后退,他施展天演神术祭出三叶草海等天演神象迎上,然而结局也是一样,原本强大的神术在遇上黎古煌斩出的那等炽烈剑芒后,竟是很快便是暗淡了下来,像是被削掉了内里的力量般。

    “嗤!”

    一道炽烈的剑芒擦着他的肩膀而过,瞬间血水横溢,传出一股灼热的痛感。

    黎古煌迈步而来,周身炎阳光交织,身畔炽烈剑芒横呈,将其衬托的真正宛若太阳至神,高不可攀:“太阳仙剑,能消融神力,你的一切术都会被大幅度削弱,直到,死。”他的声音很冰冷,右手一震,又是大片的炽烈剑芒朝林天压去。

    林天眸子冷漠,抽身后退,斩出大片凌天剑芒。

    “果然是太阳天尊的术!”

    他冷冷的道。之前感应着这等炽烈剑芒,他就觉得其气息和太阳心经的气息非常相似,猜测黎古煌是得到了一部分太阳天尊的传承,得了些太阳天尊的神术,事实上,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黎古煌眸子冷漠至极,一步跨出,浩荡着满天的太阳仙剑,使得那等剑威变得更恐怖了些,融化了一片大虚空,如同一片剑雨般朝着林天无情的斩杀过去。

    “铿!”

    “铿!”

    “铿!”

    他浑身炎阳光交织,那等炽烈剑芒更是灼热可怖,横劈竖斩,如同是被他所驱动着的一群炎剑战将,所过之处,当真是一切都被压制了,空气都被消融掉了。

    林天以天演神术演化诸多神通秘术横击而上,不过,在遇到这等太阳仙剑后,术的威力都是大幅度削弱,很快便是被太阳仙剑给斩碎,绝杀仙剑再次朝他逼来。

    噗的一声,有剑芒穿过他的左肩,顿时间带起一大片血液,显得有些刺目。

    他闪身后退,右手一震,以天演神术将血色裂缝展出,朝着前方吞噬而去。同时,他施展出白家的其它几种大神通,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迎击而上。

    不过,这些术合在一起也是没有能够支撑太久,转眼便是被击碎。

    “太阳仙剑能斩神力,削弱神力,你的所有神通秘术都是以神力为基础显化而出,在太阳仙剑下一弱再弱,挡不住我!”

    黎古煌声音冷漠。他迈步而上,大片的太阳仙剑划动,如瀑布般斩向林天。

    轰隆隆的,在这等太阳仙剑之下,虚空不停的崩裂破碎,同时又仿佛是清水被煮沸了般,场景显得十分可怖,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林天后退三丈远,神色丝毫不变。

    “挡不住你?我就没想过要挡住你,今天,是要杀你!”

    他冷冷的道。

    轰的一声,磅礴气势透体而出,他将太阳心经运转起来,金色神光盈野,随即,他再次挥剑,金色的凌天剑芒汹涌而上,顷刻间和密集的太阳仙剑撞在一起。

    两种强大剑芒碰撞,发出一阵阵星火之光,转眼间斩碎掉大半的太阳仙剑。

    黎古煌顿时动容,盯着林天体外的金色神光,第一时间变色:“你这是”

    “很不巧,太阳天尊的术,我也会一点。更不巧,我掌控的是心法母经,你的太阳剑能削弱神力,不过,削弱不了我运转起太阳心经后所祭出的神力神通。”

    林天冷冷的道。

    话落,铿的一声,他将太阳心经运转的更快,再次斩出密密麻麻的凌天剑芒。

    嗤嗤嗤的声音不停的传出,转眼间,黎古煌体外的太阳仙剑被斩碎了个彻底。

    “噗!”

    “噗!”

    “噗!”

    三道凌天剑芒横空而过,直接将黎古煌贯穿,在其身上击出三个刺目的血洞。

    林天体外神光如虹,右手中的神剑一震,顷刻间剑啸再响,金色剑芒满天。

    “铿!”

    强横的一剑,快若惊鸿,又一次将黎古煌的王体贯穿,震退出去数十丈之远。

    黎古煌低喝,密密麻麻的太阳仙剑转眼间再次凝聚而出,变得更强了些,其中一半剑芒如同是神兵战将般守护在他身畔,另一半则是无情的朝着林天斩去。

    林天眸子淡漠,踩着两仪歩闪避,随即以金色的凌天剑芒开路。

    “铿!”

    金色的凌天剑芒不再是太阳仙剑可以削弱,凌厉之威摧枯拉朽,斩碎掉一切。

    噗的一声,黎古煌又一次被贯穿,血水横撒虚空,整个人横飞出去数十丈远。

    林天眼神冷冽,自然不会给黎古煌喘息的时间,一步一残影,飞快逼了上去。

    他右手持血色神剑挥斩凌天剑芒,金色的凌天剑芒斩灭一切。同一时间,他左手徒手结印,丹道化炎印,炼火印和焚心印先后祭出,无情的朝着黎古煌压下。

    轰的一声,这片空间剧烈震动,直接便是坍塌了,根本承受不住这等神威。

    黎古煌被笼罩在这等毁灭神能下,口中溢血,眼神却是比之前更加冷冽了些。

    “太阳扶桑!”

    他沉声喝道,体外太阳光闪烁,一株巨大的老木显化而出,将之笼罩在起来。

    这株老树完全由神力凝聚而出,枝干招展,隐约间有一种沧桑古朴的气息涌现,将林天的所有攻杀之术全部挡了下来。

    “扶桑树?”

    林天动容。黎古煌此刻撑起的树影,他知道是一种防御类神通,应该也是太阳天尊的术,这老树枝叶繁茂苍劲,纵然是以神力显化,可却也是栩栩如生,有一种磅礴大气,和传说中所描绘的扶桑树一模一样。他依稀间还记得,那等传说之中,扶桑树是金乌一族的圣木,拥有莫大的威能。

    “太阳天尊演化这等树影作为防御神术,难道,这传说中的神树真的存在?”

    他微微凝眉。

    不过下一刻,他不再多想,再次一步跨出,逼向黎古煌。

    铿的一声,这一次,他挥洒绝强剑招,凌天一剑如彗星斩月般劈杀向黎古煌。

    这道剑式为凌天剑经中的杀伐之剑,相当于是神通秘术,几乎可以斩灭一切,转眼便是出现在黎古煌身前,狠狠斩了下去,爆发出满天的神光。然而,当这等光芒消散后,林天动容,这绝强的一剑竟依旧被黎古煌体外的那老树挡了下来。

    “比之前的那种宝鼎防御术强多了,天地之别!”

    他心中微惊。

    他挥动手中神剑,同时以控兵术隔空催动另一口血色神剑,不停攻杀黎古煌。

    一时间,金色的凌天剑芒封闭了这片空间,遮掩一切。

    然而,黎古煌体外的扶桑树影太过于坚固了,将他的凌天剑芒完全挡了下来。

    他双目一凝,再斩凌天一剑杀术,同时祭出其它的攻杀秘术,但却都无用,皆是被黎古煌体外的那等扶桑树影完完全全的挡下。

    也是这时候,他突然间道躯一震,没来由的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识海中的神魂剧烈摇颤起来,脊背瞬息间冒出一股森森寒气。

    “碎落神冢!”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自黎古煌口中传出。

    刹那间,林天再次狠震,一股可怕的力量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他身畔,直接逼入了他神识海中,顿时间让他头颅剧痛,使得他的脑袋仿佛要炸碎开来了一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