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五行鳄的话,林天一惊,五行鳄曾经踹飞过这口石棺?!

    他顿了顿,随后又是动容,想起来当初在第四天域时,五行鳄确实说过这等事,称当初挖到过一口石棺,打开后里面是第二口棺材,打开第二口棺材后,里面是第三口棺材,打开第三口棺材后,里面是第四口棺材,而后直接给它踹飞了。

    “你当初踹飞的石棺,是这个?!”

    他难得的瞪眼。

    “就是它!绝对是它!鳄大爷怎么会记错?!它怎么怎么嗷呜!”

    五行鳄嚎叫。

    旁边,白秋,白子祁和杨奇自然都是听到的五行的话,不由得个个露出惊色当初五行鳄寻到过这口棺材,最后,竟然生生将之给踹飞了?!

    白秋瞪着它:“小鳄鱼,这口石棺百分之百可以轻易的砸死帝皇级强者,你当初居然把它给踹飞了?!你以前是那么的视逆天神宝为粪土的吗?!”

    五行鳄气的不行:“死丫头,不拿你鳄大爷开涮你不自在是吧?!”说着,它又是忍不住哀嚎,盯着前方那口石棺,一脸悔恨肉痛的表情。看上去,这口棺材简直像是一个活着的天尊,或许比天尊更可怕,那种威势简直骇人听闻,轻轻一动便仿佛是可以破灭掉永恒,这样一口逆天神棺,它当初居然当作废品给踹飞了。

    “轰!”

    前方,石棺中溢出更可怕的力量,光雾如山洪翻滚,将生死薄完全覆盖在其中,显然是想将之毁掉,那等恐怖的力量像是可以颠倒时空,直接粉碎了所有。

    盯着这个画面,五行鳄更加肉痛了:“我@嗷呜!时间之神啊,赐予鳄大爷力量吧,让鳄大爷返过去,鳄大爷保证一定将这神棺好好的收起来!”

    林天,白秋,白子祁,杨奇:“”

    “轰!”

    惊雷滚滚,浩荡长空,那片战场真的破碎了,空间碎掉后再也没有恢复,那口石棺溢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将生死薄完全笼罩,使得四周完全化作了混沌之所。

    又是一阵“吱呀”声,石棺最外面的缝隙裂开更大,滚滚光雾再次狂涌而出。

    生死薄剧烈抖动,忽而间,其上的古纹不仅亮起,刻印在其上的密密麻麻的小篆也亮了起来,化作一个个古老的符文飞出,生生将石棺中溢出的光雾撑散。

    “铿!”

    从生死薄上飞出的小篆如同是一柄柄绝杀神剑般,光芒耀眼,冲向那口石棺。

    嗤嗤嗤的声响荡,那片已经化作混沌地带的空间再次崩碎,朝着浑浊转化。

    这一幕恐怖到极点,令的远处的四人一鳄再次心颤。

    “帝皇间的征战,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白秋缩了缩脖子。

    “铿!”

    “铿!”

    “铿!”

    小篆铮铮而啸,如密集剑雨,镇封了永恒,炼化了万古,将石棺包裹其中,疯狂落下,似乎想要将之贯穿,令的石棺不停的震颤。

    不过,石棺的坚固超出想象的强大,受到密集小篆的猛烈击杀,根本没有破损的迹象,甚至有着一缕缕星火之光显出,嗤嗤的响。

    白子祁瞳仁闪烁,沉声道:“那口石棺,看上去,棺体只是普通的石头打造而已,可是”

    “确实是普通石头!”

    林天也点头,眼中有精芒,脸上则是有震撼。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一行人都被前方的石棺与生死薄的争斗给吸引住了,他们看了许久,那口石棺的材质真的很普通,但是如今却是坚固的难以想象,似乎大天地破碎了,它也能亘古长存。

    “咚!”

    一声惊响,石棺被震开,再次撞进永恒虚无中。

    随后,密密麻麻的小篆追了上去,无情的碾杀。

    轰的一声,磅礴神威自永恒虚无中荡开,震惊无垠大天地,石棺再次冲出,裂开的一角缝隙中,第二口棺材移开了一角,露出其中的第三口石棺,一模一样。

    一时间,更恐怖的气息荡出,震的这片死亡天宫疯狂摇曳,大地不断崩裂。

    五行鳄当场跳脚:“就是它!就是它!第三口石棺!”它拽着林天的头发,又悔又气又怒,嗷嗷的哀嚎叫道:“可是它姥爷的,鳄大爷当初打开时,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简简单单的石棺材!我@这是故意在耍鳄大爷吗?!”

    林天被它扯着头发,头皮一阵疼痛,不由得呲牙,一把将它从头上抓下来。

    “行了,嚎什么嚎!你还真想让它当初有点什么?当初你打开时要是真有现在这样的场景,你早被碾碎成灰了,还能活到现在?”

    他气道。

    五行鳄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又嚎叫起来:“那也比鳄大爷现在肉疼来的好!”

    林天:“”

    “小鳄鱼你真可怜。”白秋道,随即张了张口,又小声嘀咕:“我突然想到,你当初踹了它一脚,这会它飞出来,好像是有点意识的样子,会不会报复你?”

    五行鳄差点没气晕过去:“我@”

    “轰!”

    前方,石棺中的第二口石棺的棺盖打开一角,汹涌大力涌动而上,随后,内里的第三口石棺打开,露出第四口石棺,更恐怖的力量浩荡而出,震碎大天地。

    “喀!”

    “喀!”

    “喀!”

    脆响声一道道,这片死亡天空的虚空出现一道道大裂缝,随后,死亡天宫的大地也跟着崩开,有滔天的阴雾自裂开的缝隙中涌出来。

    林天一行人个个脊背都发寒,再次朝着远处遁去,一连又是退出去万丈多远。

    也是这时,一股惊悚万灵的恐怖气息溢出,石棺内,第四口石棺的棺盖移开了,里面竟也是一口石棺,唯一的不同是,这口石棺表面有巴掌大小的一滩血迹。

    这滩血似乎是才刚刚才流下的,在微微晃动,交织着一点点的灵光和神性。

    “这”

    “这口石棺保守估计也存在了十万年以上,里面的一滩血,竟没有凝固?!”

    “谁的血能在时间长河中保持这么久不凝固干枯?!”

    四人一鳄骇然。

    眼前的这一幕幕太过于让他们震撼了,匪夷所思!

    “轰!”

    前方,石棺轻轻震颤,其中,那滩血水不过婴儿巴掌把大小的一滩,合起来的血液估计也就十数滴左右,但是这一刻,这一滩血却是径直飞出,忽而间化作一方遮天蔽日的血海,浩浩荡荡的朝着生死薄笼罩而下,直接将之淹没在其中。

    四人一鳄被这一幕吓的心境胆寒,神魂都差点跳了出来。

    “嗤!”

    “嗤!”

    “嗤!”

    血海淹没天地,空间寸寸被湮灭,生死薄开始疯狂颤抖起来,剧烈震动。

    只是,血海的力量太过于可怕,汹涌间磨灭所有。

    “轰!”

    石棺再次震动,似乎是铁了心要将生死薄摧毁,溢出更恐怖的力量,疯狂的朝着生死薄击去。

    那个地方,空间碎掉后的混沌都被打没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变得一片浑浊。

    林天等人心寒,再次后退。

    “这石棺到底是什么?!”

    “那个生死薄真的是传说中的生死薄?真的是地狱里掌管万灵生死的东西?这”

    “生死薄,居于传说中。现在,一口石棺想毁掉生死薄?!”

    四人一鳄在又跨出两万丈远后停下,个个眼神剧跳。

    这个时候,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于惊人了,太过于令人震撼了,一口石棺与生死薄在碰撞,打的天崩地裂,都想摧毁对方,这等事,说出去有谁会相信?!

    “嗡!”

    混沌战场中,生死薄被茫茫血海笼罩,此时发出万丈幽光。

    它看上去就是一部古,这个时候,自行翻了一页,显化出更多更密集的古老篆文,那种篆文太过于神秘和晦涩了,纵然是五行鳄这样的老妖怪都看不懂。

    “这是什么时代的文字?!”

    一行人震撼。

    “铿!”

    翻过一页的生死薄变得更恐怖了,密密麻麻的古老篆文飞了出来,如同一头头真龙般震动长空,撑开将之淹没的茫茫血海,逆空而上冲着那口石棺碾压过去。

    石棺抖动,棺盖裂开的缝隙更大了,各种光芒从其中落出,压向冲来的篆文。

    且,在这同一时间,被生死薄撑开的血海自行炸开,化作密密麻麻的血雨,朝着深处那片大峡落下,血雨表面似乎有一缕缕道纹闪烁了出来。

    “噗!”

    “噗!”

    “噗!”

    这是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大峡内,密集的甲胄兵成片成片的炸开,只是转眼间而已便被湮灭了大半,那九具无头鬼尸和那冲出的涅槃级鬼圣自然也都遭了难,在这等血雨下全部被毁。且,深处大峡对面的那座巨大道台更是在第一时间坍塌,被落下的血雨贯穿成马蜂窝,随即喀的一声崩碎成灰,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顿时,深处空间所汹涌翻滚着的死亡气息直接衰弱下去,这座死亡天宫的阴寒之气都瞬间为之大降。

    “轰!”

    苍穹上,生死薄一颤,幽光大盛,隐约间,一道若有若无的怒吼传了出来。

    林天等人再一次往后退,盯着天宫深处和苍穹之上,个个都不由得神魂颤抖。

    “我怎么觉得,那石棺溢出的血海本就是冲着天宫深处的密集甲胄兵去的,更是冲着承载生死薄的那座道台去的?”

    白秋缩了缩脖子道。

    PS:唔,今天第二更大概下午18点左右哈,第三更大概晚上22点左右。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