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血水溅射在空气中,四人一鳄显得无比狼狈,横飞出去很远才是勉强稳住身形,快运转古经妖诀修复身躯。

    “轰!”

    这时,空间剧震,那道干枯身影靠的更近了,像是一尊真正的死神压了过来,体外的死亡雾霭生生遮蔽了高天。

    一时间,四人一鳄齐齐心颤,鳄上冷汗直流,强健的体魄不由自主的抖。

    “林小子,快!让你体内的那小家伙点光,或许只有小家伙能帮我们了!”

    五行鳄叫道。

    林天没敢犹豫,直接震动神识,呼唤生命本源旁边的小家伙。

    小家伙平日间都是在深层次的沉睡中,林天以神识呼唤了两个呼吸后,小家伙终于是醒了过来,当即出一道“咿呀”声,神蛋表面的纹络全部亮了起来。

    “嗡!”

    一时间,神纹之光透过林天的躯体扩散而出,顷刻间交织在他体外丈许内。

    顿时,迎面而来的那涅槃鬼圣级的干枯身影狠狠一颤,像是见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般,直接从空中栽落下来。同一时间,围杀四人一鳄的甲胄兵和那九具无头鬼尸亦是瑟瑟颤抖,齐齐后退,其中一具鬼尸更是连手中的铜戟都脱落了。

    五行鳄瞪眼,尽管觉得神蛋里的小家伙很不一般,或许能够帮到他们,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如此可怕:“这么夸张?!”

    白子祁和白秋也惊讶,杨奇则最是诧异,因为之前并不知道有小家伙的存在。

    林天自然也是震惊,不过这个时候显然没有太多让他震惊的时间,他在一瞬间强行收起惊讶之心,低喝道:“快走!”

    神蛋里的小家伙很不简单,散出的气息能让很多强大生灵恐惧忌惮,但说到底却仅仅只是畏惧那种气息而已,此时那鬼圣若不顾一切的冲来,绝对能轻易撕碎他们,因为小家伙还没有真正出世,还在蛋里,不可能展现出真实的战力来。

    白秋等人显然是从林天的神情中看出了这等东西,跟在林天身后快退走。

    他们的度很快,一转眼便是甩掉干枯身影和九具鬼尸等,行出了数百丈远。

    就在这时,天宫深处突然大震,一股绝世恐怖的气息冲起,如同一座活火山爆了般,使得这整个死亡天宫都颤抖起来。在那深处,大峡对面的道台上,那刻印着“生死薄”三个古老篆体的石书震动起来,有一股股悚人的阴雾冲天而起。

    “仙”

    隐约间,一道无比朦胧的声音从生死薄中传出,令的苍穹都为为摇颤起来。

    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石书生死薄生生拔地而起,刹那迄立苍穹之上,引得那干枯身影,九具古尸和一众甲胄兵们颤抖,如同跪伏主人般朝苍穹顶礼膜拜。

    “这”

    “冲起来了?!”

    “跑!”

    四人一鳄全部脸色大变,万万没有想到,那生死薄居然从道台上冲了起来。

    苍穹上,生死薄石书出现裂痕,外面的石皮眨眼脱落,露出一本乌光闪烁的古书,其上满是先天道纹,烙印着一个个细小的古老篆体,皆是交织着森森幽光。

    轰隆一声,生死薄乌光耀眼,如冥尊出世,浩浩荡荡从苍穹而下。

    “喀!”

    顷刻而已,大空间碎裂,混沌光四溢,森森乌光似要毁灭掉一切。

    只是一瞬间,林天体内的神蛋微震,小家伙散出的光亮更是直接熄灭了。

    “冲着小家伙来的!”

    林天变色。

    他传音白子祁等人加退离,不过下一刻便是狠狠一颤,四周的空间完全被禁锢了,使得他连手指都难以动弹一下,而白子祁等人的情形也如同他一般无二。

    这一刻,他通体寒的望着苍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生死薄朝他们镇压而来。

    “该死!”

    他心中惊怒交加,可是却无可奈何,生死薄散出的气息直接封禁住了一切。

    “轰!”

    就在这时,突然间,这片死亡天宫再次剧烈的震颤,又一股恐怖气息出现。

    喀的一声,天宫的一角虚空直接碎掉了,一口石棺冲了出来,似乎是从外界杀入,散出的气息丝毫也不比生死薄差,狠狠撞在生死薄之上。

    砰的一声,生死薄横飞,撞进不远处的一座大山里,当场毁掉了整座大山。

    林天等人心惊震撼,这一刻又能动了,快后退,直到退出去万丈远后方才是停下身来,回头朝着深处望去。

    “这又是什么?!一口棺材?!”

    白秋心悸。

    放眼望去,石棺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很平常,但是这一刻却是包裹着满天的朦胧光雾。它悬浮高天之上,四周的虚空出现一个个巨大的黑洞,仿佛是通往宇宙的终点,吞噬空间,吞噬空气,甚至连光线都给吞掉了,恐怖到了极点。

    “这”

    林天表情震撼,被这口石棺的凶势生生惊住了,这简直像是能葬送掉一切。

    白子祁,杨奇和五行鳄自然也是心悸,个个骇然。

    五行鳄已经是趴到了林天头顶,死死的拽着林天的一撮头,不过下一刻,它又是忽而有些动容,盯着苍穹上的那口石棺:“这个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石棺横呈苍穹,如万世之王,吞天纳地。

    “轰!”

    天宫深处,被撞飞的生死薄重新冲起,其上古纹闪烁,交织的幽光更浓了。

    “第一神”

    又一道声音从其中传出,并不清晰,如同是在梦呓。

    随即,轰的一声,它出无比耀眼的幽光,直接朝着石棺冲去。

    石棺震动,周畔黑洞遍布,吞纳所有,狂猛霸道的冲向生死薄。

    刹那间,两者狠狠撞击在一起。

    “喀!”

    只是瞬息,天宫的苍穹寸寸坍塌,混沌光,阴阳光,浑浊光,各种光芒全部被打了出来,那片空间直接碎成了渣。

    两者齐齐震开,生死薄幽光暴涨,石棺乌光跳动,再一次朝着而对方冲上。

    “咚!”

    “咚!”

    “咚!”

    两者不停碰撞,天崩地灭,万物皆毁。

    四人一鳄齐齐震颤,纵然隔着很远,也感觉身体像是要裂开了般,个个都升起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毫不犹豫的再次朝着远处后退,转眼间又冲出万丈远。

    “那口石棺是什么啊!在在和生死薄碰撞对轰?!”

    “它们都有意识?!”

    “虚空被打碎掉后,通常很快就能恢复至原状,但是现在难以恢复了,而且在朝着原始混沌转化,这”

    一行人愣骇然,都被眼前这一幕完全惊住了。

    “轰!”

    前方,石棺对生死薄,两者仿佛是天生的宿敌,不停碰撞,引得苍穹破碎,令的大地崩裂,毁灭的波动充斥在苍穹上的每一个角落。

    砰的一声,石棺被击飞,撞碎不远处的一座乌山,陷入到了永恒的虚无中。

    只是,这不过是瞬间而已,下一刻,石棺破碎永恒虚无,径直冲了出来,如无上神帝压落,砰的将生死薄打入了地底。

    “喀!”

    大地裂开,生死薄冲起,幽光狂暴,古纹震颤,如同活过来了般,轰隆而鸣。

    石棺简单直接,浩荡满天光雾撞上,轰击出一个个黑洞和一条条黑色裂缝。

    “这简直是”

    “传说中的天宝也不过如此吧?!”

    “这究竟是何等程度的力量?轻轻一动就能破碎大天地了!”

    四人一鳄惊骇。

    这个时候,他们不得不再次后退,实在是那口石棺和生死薄的碰撞太过于恐怖了,造成的后果可怕到极点,这个时候,那片虚空几乎完全被毁掉了,没有恢复过来,看上去,整个一片混沌包裹了那里,空气,空间,什么都被湮灭掉了。

    “嗡!”

    生死薄再次光,其上的古纹似乎复活了般,从其上伸展了出来,如同是锁链一般出哗啦啦的碰撞声,贯穿虚空,洞穿永恒,径直将石棺给缠绕了起来。

    “轰!”

    滚滚黑雾自锁链般的古纹内冲出,遮蔽了高天,将石棺完全淹没在了其中。

    四人一鳄皆是一惊:“它想炼化石棺?!”

    “咚!”

    苍穹剧烈摇颤,一股令万灵颤栗的气息自满天黑雾中涌起,骇人听闻。

    随即,刹那间而已,淹没着石棺的黑雾全部被震散,捆缚缠绕在石棺上的锁链古纹也是节节崩碎,转眼消散。

    “吱呀!”

    一道脆音响起,石棺震动,棺盖移开了一角,其中光雾交织,像是葬个一个大世界般,一股破碎天宇洪荒的力量涌现出来,直接将生死簿笼罩,压碎大虚空。

    生死簿疯狂震动,古纹再次如锁链冲出,击向石棺,差点将石棺给整个掀翻。

    “吱呀!”

    石棺微抖,又一次出脆音,棺盖再次朝着旁边移动了一点,有更可怕的力量汹涌而出,如同毁灭源流一般淹没向生死薄。

    隐约间,透过那棺盖移开后的一角缝隙,一行人看到其内里混沌光和阴阳光翻滚,有着另一口石棺横于其中,一动也不动。

    “这”

    林天心惊,石棺里面竟然还有着一口石棺?!

    “它姥爷的!我说怎么有些眼熟!”他头顶,五行鳄突然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这他妈不就是鳄大爷十几年前踹飞的那口破石棺材吗?!我”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