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三人一鳄心惊的望着林天,都被林天提起的那种宝丹的神效给惊住了,瞬间让各方面实力提升十倍且无任何一丝的副作用,这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和诱人了。

    “赶紧修到七品炼药师巅峰层次,炼出那种宝丹,分给鳄大爷十枚八枚!”

    五行鳄双眼放光,这样的神丹,在一些关键时候简直就是绝对的大杀器!

    林天斜了它一眼:“你怎么不说给你来个百八十枚?”他说道:“只有一株腐魂草而已,要经过特殊处理炼药,最后最多能炼出三枚那种宝丹,你还十枚八枚”

    “这么少?”

    五行瞪眼。

    “你以为那是什么东西,辟谷丹吗?还能量产?”

    林天无语。

    五行鳄张了张口,随即哑然,最后翻了翻白眼。想一想,林天提起的宝丹神效那么惊人,又没有任何一丝的副作用,难以炼制还真的是很正常。

    “呼!”

    这片乌山群中,阴风一道道的卷来,时而猛烈,时而轻微,带起一缕缕沙尘。

    一行人离开绕开这片小池子,小心打量四周,继续往深处去。

    没过多久,他们再次见到了尸体,被钉死在地面上,而且数量不少,足足有着数十具之多,死状皆是很凄惨。

    “能够挣脱那等钟鸣束缚的,当都是不凡之人,可惜,却这般死在了这里。”

    五行鳄叹道。

    林天四人都是有同感,不过却不曾说什么,只是暗自点了点头。

    地面上染着不少血水,四人一鳄继续朝着前方行走,空气中的阴气变得更加浓了些,有黑漆漆的阴雾从前方飘来,内蕴的寒气使得四人一鳄不由得身体一僵。

    当又走出千余丈后,前方出现一条大峡,大峡并不深,大概十丈左右,黑色的死亡雾霭如同海浪一般在其间翻滚,汹涌滂湃。往下放眼望去,大峡内站着密密麻麻的身影,皆是覆盖着甲胄,和之前的那些甲胄兵一般无二,数量多的吓人。

    顿时间,四人一鳄齐齐变色。

    “这东西有这么多?!”

    一行人被震住了,大峡里的甲胄兵有人形,也有兽形,数量至少在百万以上!

    这么多的甲胄兵,要是合在一起冲出,简直可以颠覆世界了!因为,在这大峡中,他们分明感觉到了有诸多透发着极为恐怖气息的甲胄兵,堪比涅槃级强者!

    同一时间,他们在大峡里看到了人类修士,正在被一缕缕黑雾缠绕而上,随即,身体表面渐渐生出甲胄来,缓缓将其整个身躯覆盖,化作一具新生的甲胄兵。

    “妈的,这个修士鳄大爷之前在天宫外看到过,这现在被牵制到这里来,竟被强行化作了甲胄兵。这这些甲胄兵,难道都是极阴殿吸纳而来的生灵幻化而成?!以前被吸纳到极阴殿里的生灵,全部在这里化作了这些甲胄兵?!”

    五行鳄心悸。

    林天也是变色,五行鳄的猜测显然没有半点错,这片天宫里的甲胄兵,都是曾经被吸纳到极阴殿里的那些修士化成。

    这时,白秋拉了拉他的衣袖,指向大峡对面上空些的地方:“那那里”

    林天顺着白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间身体都抖了一下。在那大峡对面有一座巨大的道台,上面纹络交织,竖立着一部石,交织着浑厚到极点的岁月气息,亘古苍苍,难以说得清有多么悠久深远,其上刻印着三个古老篆文生死薄!

    林天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敲了下,忽而嗡嗡的响,张了张口后,只吐出两个久违的字眼:“我靠”

    生死薄这里立着一部石,上面居然刻着“生死薄”这三个大字!这三个字,对于任何人而言都不会陌生,传言里,那可是地狱中掌管万灵生死的东西!

    白子祁,杨奇和五行鳄也都怔住了,齐齐一颤,像是丢了魂一样。

    “这这这这这这”

    五行鳄张口结舌,“这”了好半天后,愣是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个时候,一行人只感觉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刺骨冷水,从头凉到了脚,感觉这里的空气都变得妖邪了起来。

    “林林林林林林小子,不不不不妙啊!鳄大爷觉得,这这里不能待!哪怕出不了这片天宫,也也绝不能在这片大峡附近待!”

    五行鳄狠狠的咽了口唾液。

    事实上,林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这个时候,心脏不由自主的在剧烈跳动。

    这之前,他们迈过青石桥,五行鳄称那里是奈何桥和忘川河时,他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只是相似而已,但是这个时候,在这样一个死气汹涌的地方,一部石立在一方道台上,上面清晰的刻着“生死薄”三个字,是真正让他头皮发麻了。

    “走!”

    他开口道,小心翼翼的后退,这时候敏锐的感觉到了浓浓的不详。

    五行鳄小心的拍打着翅膀跟在他旁边,白秋三人也是一脸戒备的往后移动。

    就在这时,大峡之内,死气翻滚,汹涌而上。

    嗖嗖嗖的破空声响起,大峡内有甲胄兵苏醒了过来,浩荡着滔天的死亡气息冲出,持长矛压向四人一鳄。

    “妈呀!”

    五行鳄不由得一哆嗦,缩了缩脖子,因为从大峡中冲出的甲胄兵可不止一个两个,而是足有过百,如同是一股真正的死亡洪流般压了过来,要摧毁掉一切。

    林天握拳,挥出一道璀璨的拳芒,摧枯拉朽,将冲过来最前的几个甲胄兵击退,飞一般的朝来时的路冲去。

    “到我们之前来时的那片乌山群,找个隐蔽地方收敛全身气息躲起来!”

    他说道。

    “铿!”

    这时,前方传来兵鸣,整片空间都在震颤,九具无头鬼尸拦在了前方,其中一具鬼尸挥动铜戟,立劈天地。

    四人一鳄齐齐心悸,快速闪避后退。

    “妈的,这九个王八蛋怎么总是出来捣乱!之前阻拦我们走向正殿门,现在又跳到了这个地方来!”

    五行鳄气极。

    哐哐哐的声响不停荡,身后,一群甲胄兵追杀了上来,转眼间便是将四人一鳄围在了最中间,死亡气息滚滚而动,差点将四人一鳄齐齐给掀翻了出去。

    它们追杀而来,挥动手中的长矛,动作简单而直接,无情的贯向四人一鳄。

    林天咬牙,一声低喝,挥动金色铁拳,全力一拳压下。

    “咚!”

    随着一声轰鸣,冲在最前方的一群甲胄兵生生被砸击的横飞,滚落数十丈远。

    白秋撑起星空明月,同时祭出大道法则,将十数甲胄兵笼罩,齐齐震翻在地。

    白子祁和杨奇亦是不曾藏拙,个个祭起强横手段,迎击围杀而来的甲胄兵。

    “大五行术!”

    五行鳄一边咒骂一边祭出五行道则,撑开十数甲胄兵。

    随即,一行人全部将神兵撑起,神威浩荡,刀光剑影在这片空间里纵横加错。

    这时候冲来的甲胄兵太多了,个个能杀大道强者,他们哪里能有什么保留?

    “铿!”

    刺耳戟啸响起,九具无头鬼尸一起压上,九杆铜戟像是灭世的兵器般劈落,尽管表面无华,甚至锈迹斑驳,但却皆是恐怖到了极点。

    四人一鳄齐齐心悸,不敢硬砰,只能仰仗着速度闪避,堪堪避开这等攻杀。

    九具鬼尸动作呆滞,攻杀落空后,手中铜戟再次扬起,无情落下。

    一行人各自撑起不凡身法,又一次闪开。

    “还好它们动作呆滞迟缓,要不然,片刻间就能击杀我们全部!”

    五行鳄抖了一下。

    这是实话,九具鬼尸的力量非常可怕,超乎想象,如果不是因为动作太过呆滞且攻杀杂乱无章,就算来个涅槃强者,估计也抗不了多久。

    林天自然知道这一点,这一刻将轮图撑了起来,扫开临近身前的几个甲胄兵后,又一次避开一具无头鬼尸的一戟。只是,他尽管避开了,却也是感觉浑身发寒,心凉了半截,他觉得那一戟若是正面劈中了他,他不死也得丢掉大半条命。

    “吼!”

    就在这时,咆哮响起,大峡中的死亡雾霭更汹涌了,一道干枯身影迈了出来。

    这身影不曾覆有甲胄,头发呈现灰褐色,如同枯草一般,双目更是深深凹陷,像是绝世凶灵出世,还没有靠近便是震的四人一鳄齐齐一颤,各自咳出一口血来。

    “涅槃鬼圣!”

    五行鳄一颤,神色大变。

    林天四人也都是大惊,脊背更加冰凉了。

    涅槃鬼圣,那可是传说中的鬼物,堪比涅槃境强者,而且,远比一般的涅槃强者强大,以他们如今的修为面对这样一尊涅槃鬼圣,基本上就是必死无疑,就算林天将石戒中的那个魔化中年放出来,也是不可能挡的住,对方实在太恐怖了。

    干枯身影头上枯发极少,凹陷的双目中没有半点神采,如同是傀儡一般,一步跨出,死亡雾霭如星河翻滚,骇人听闻。

    四人一鳄后退,撑起所有神力妖力护体,但却依旧没有用,再一次被震的横飞,个个大口咳血,躯体上瞬间遍布裂痕。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