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段子渊受了不轻的伤,但速度却也是不慢,引着六个甲胄兵士一起扑向林天一行人,眼中带着森然之色:“你们也来试试这些甲胄兵的手段,滋味很不错!”

    嗖的一声,他转眼间又是十数丈远,靠向林天等人。

    林天冷笑,迎着段子渊冲来,丝毫也不在意,脚步一晃便是出现在对方身前。

    “已经试过了,滋味确实不错。”

    说着,他直接一拳挥出。

    “咚!”

    金色的拳头压盖虚空,像是要将所有都给击碎,那等磅礴的力量令的段子渊当场变色,分明感觉到林天比上次一战时更加可怕了。

    “你”

    “噗!”

    血水溅射,这一拳,林天没有半点留情,拳芒间交织淡淡的大道法则,一拳将段子渊打爆,连同对方的神魂体也一并给粉碎成光。

    如今,他的修为跨上大道三重天,各方面实力都有了巨大的提升,再加上段子渊受了不轻的伤,如此,自然是一拳便轰杀了对方。

    “啧啧,这小子,越来越变态了!“

    后方,五行鳄说道。

    “就是!”

    白秋深有同感。

    这时,铿锵之音荡而起,六个甲胄兵士杀到了近前,长矛皆是死气森然。

    林天跨步而上,没有任何取巧,不展轮图,直接以一只金色拳头迎击而上。

    “咚!”

    随着他一拳轰下,虚空震动,生生将一个甲胄兵手中的长矛震脱出手,随后他一把抓住长矛尾端,直接将长矛刺入这个甲胄兵的眉心,使其嗤的一声炸开。

    这个甲胄兵碎开,他手中的长矛也是一并崩裂,只是,这对于他而言却是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右腿直接横扫,将其余五个甲胄兵荡飞,一一将其长矛夺了过来,随后一抖手丢出,先后贯穿进五个甲胄兵的眉心间,令的它们转眼间消散。

    顿时间,这里变得安静了下来。

    他握了握拳,对于如今的战力很满意,要知道,之前处在大道第二重天时,他对付这等甲胄兵几乎是要耗费全力才行,可是如今对付起来,却是轻松多了。

    “不错不错!”

    五行鳄啧啧道。

    林天一笑,望向前方:“走吧。”

    斩杀段子渊和六个甲胄兵,这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一行人再次朝深处去。

    转眼间,一个多时辰悄然流逝。

    “出路到底在哪里啊。”

    白秋嘀咕。他们一路走来,都散开了神识,林天甚至将葬龙经施展到了巅峰状态,但却始终不曾找到出去的路。

    “难道,只有那座正殿门才能通往外面?”

    五行鳄质疑。

    林天想了想,又不由得摇头:“不管是不是,我们现在都到不了那里,那九具无头鬼尸不是我们目前可以对付的了,强行碰撞,估计涅槃境强者都要饮恨。”

    如今这个时候,他们没有其它太多选择,要么待在原地,要么继续往深处去,待在原地或许安全一些,但会一无所得,往深处有可能很危险,但多少还有希望。

    这片天宫内静悄悄的,一行人朝着深处迈步,转眼间又是迈过了极远距离。

    这时,空气中的阴风变得越加的强了一些,有水浪翻滚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四人一鳄略有动容,谨慎小心,将速度放的稍稍快了些,转眼跨过数百丈。

    放眼望去,前方出现一座巨大的悬桥,桥面完全由青石铺砌而成,有一种沧桑气息,也不知存在了多久。稍稍低头,青石桥下雾霭缭绕,一条大川汹涌奔腾,水源呈现血黄色,时不时溅起一道道大浪,令的虚空都微微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一行人皆是微微变色,青石桥大约千丈长,桥下的血黄色水浪更是令人心悸,感觉像是可以将一切都给消融掉似的。

    “传言极阴殿是地狱里飘出来的东西,这个,这个鳄大爷突然间想到了奈何桥和忘川河。”

    五行鳄咽了口唾液。

    白秋接过话来,小声说道:“我也想到这个了,正在找孟婆呢。”

    林天,白子祁,杨奇:“”

    “脑路太会转了吧?民间传言,地狱有鬼门关,过鬼门关后得先走黄泉路,这条黄泉路上终年盛开着一种奇花,名唤彼岸花,再之后,将这条生有彼岸花的黄泉路走到尽头,可以见到忘川,在忘川之上有奈何桥,桥之对岸有望乡台你看看这里,怎么看都不相符,路上可没见到有花,对面也没有什么望乡台。”

    林天无奈。

    五行鳄道:“你没听过民间的一些其它琐碎传言吗,称地狱分有诸殿,某些大殿内会演化小地狱,虽然不完全,会少些东西,但大体上会很相似。我们进入天宫正门,正门像不像鬼门关?我们一路走来,路是否可称作黄泉路?现在,这里的青石桥和下面的血黄色大川,和传言中的奈何桥与忘川河也很相似。”说着,五行鳄指向青石桥对面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地方,小声道:“那里有个青石台,你看,那个像不像是望乡台?”

    林天抬头望去,石桥对面的角落处还真有着一座石台,很不起眼,但却也是散发着一种亘古长存的岁月气息。

    “这”

    盯着那青石台,望着青石桥和下方的血黄色大川,他突然还真有点犯嘀咕。

    白子祁和杨奇也是微微皱眉,眼中有诧异之色。

    一行人盯着青石桥,一时间都没有了任何动作。

    很快,十数呼吸过去,林天微微咬了咬牙,道:“管它什么传言,我们过去!”

    “过去?!”五行鳄瞪眼,多少显得有些忌惮:“小子,不好吧?这个,虽然这里或许真的不是那什么奈何桥和忘川河,但是对面却绝对不是什么善地!”

    “那怎么办?一直待在这边?”

    林天道。

    五行鳄张了张口,一时还真不知该说什么,如今这等情况,返不可能,待在这边没意义,过去又太危险,真的是件很头疼的事。

    “算了,过去就过去!鳄大爷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还怕一座青石桥不成?”

    它最终咬牙道。

    当即,一行人小心的走向青石桥边。

    很快,他们真正靠近青石桥,顿时间,一股狂猛的阴风忽而卷起,带着一股恶心的腐朽气味,差点将四人一鳄全部给掀翻出去。

    “出师不利,晦气!”

    五行鳄咒骂。

    这时候,近距离打量青石桥,四人一鳄更是心惊,这石桥上交织的岁月气息太吓人了,像是有一条时间长河在上面流淌而过般,令的一行人不由得哆嗦了下。

    他们定了定神,这才是踏上青石桥,朝着桥对面走去。

    行在这青石桥上,铺桥的青石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却非常坚硬,因为五行鳄试着以爪子狠狠的敲了下,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小鳄鱼别乱敲,要是这真是奈何桥,你这样会遭天谴的。”

    白秋小声道。

    “少来,就这也会遭天谴?天真。”五行鳄翻白眼,接着道:“真要说到天谴,你家未来相公才是遭天谴的,跨入大道境都能引来天劫,而且,还是连着两场。”

    白秋张了张口想反驳,不过看了眼林天后,忽而变得有些心虚起来。

    “大道境界,连续两次天劫”

    她小声嘀咕,又偷瞄了林天一眼。

    林天额头上顿时冒起三条黑线,这什么意思?!

    石桥两边雾霭朦胧,一行人继续前行,转眼便是将这座青石桥走过了一半。

    就在这时,轰隆之声响起,桥下的血黄色大川沸腾起来,卷起一道道惊天大浪,带着刺鼻的腐朽味。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随着一道道大浪卷起,浪潮着竟是有着一个个怨灵,有人有兽,皆是面目狰狞,死亡气息滚滚滔天。

    一行人皆是大惊,齐齐祭出神通秘术。

    “轰!”

    “轰!”

    “轰!”

    石桥下卷起更强的大浪,更多怨灵冲起,戾声嘶吼,扑向一行人。随后,在这满天的怨灵浪潮中,忽然有只鬼爪伸出,一把抓住五行鳄的尾巴,直接拖出石桥的范围,随即,满天的怨灵齐齐朝着五行鳄扑去,一个个狰狞疯狂,恐怖骇人。

    林天变色,第一时间撑起大道轮图,王域之光与大道法则交织,横击向前。

    白子祁三人也都祭出大术,粉碎一头头怨灵,同时卷向抓住五行鳄那只鬼爪。

    五行鳄更是浑身鳞甲倒竖,嚎叫一声,直接震断尾巴,一溜烟冲了上来,心有余悸的以爪子拍了拍胸口。

    白秋撑起王域拦截下大批怨灵,瞟向冲上来的五行鳄,不由得小声道:“古有壮士断腕保命,今有大鳄舍尾逃生真遭天谴了?”

    五行鳄听到这颇有些工整的话,顿时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我@”

    它周身妖芒闪烁,断掉的尾巴瞬间重生,直接撑起大五行术,泄愤一般的挥向从大川中冲起的密集怨灵,瞬间碾碎掉一大片。

    “轰隆!”

    大川沸腾,更多的怨灵恶鬼冲出,阴气骇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