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血水飘在空中,触目惊心,令的陆斩裂三人齐齐变了颜色,满脸震惊和骇然。

    “这不可能!”

    三人又惊又怒,牧伯侯是他们九大战将中的第一人,战力无比强横,可如今,居然这么一瞬间就被杀了!

    林天收起六口神兵,又将牧伯侯的神刀抓到手中,随即才偏头望向杨奇等人。

    “送他们上路。”

    他说道。

    牧伯侯确实很强大,比赤炼真那三个年轻王都要厉害一丝,平常一战,他要杀死对方肯定得费不少时间,但是这一次显然和平常的战斗不一样,牧伯侯始一上来就展现出大道法则,直接将这场大战拉到最顶峰,而他也是第一时间展出最强手段,王域轮图撑起,大道法则加持,随后更是同时祭出六宗神兵,四象封印神通和阴阳莲海异象,一起压制对方,如此,胜负转眼便分,他胜,牧伯侯亡。

    三人一鳄望自是已经见到牧伯侯被斩杀,此时微微点头,体外神力妖芒更盛。

    “真雷神剑。”

    白子祁低语。

    轰隆一声,神鸣殿中站起一尊雷影,缓缓拔出一口雷剑,随即,他体内冲出浩瀚的雷霆道则,与这一剑交织在一起,震碎苍穹,荡裂大地,化作绝杀一剑。

    “重临大道境领域,三个小王八蛋,拿你们来祭一祭鳄大爷的大五行术!”

    五行鳄嘿笑。

    它身后,五色羽翼轻轻一荡,顿时间,金木水火土,五种不一样的大道之力交织在一起,如同是五口毁灭磨盘般旋转,甚至有阴阳之光被生生牵引了出来。

    白秋撑起星空明月,祭出太阴法则,两相交融,令的这片空间都变得黑暗了。

    “铿!”

    刀吟惊世,杨奇挥动神兵,一道璀璨刀光升起,与其大道法则交融,幻化为霸道绝世的一刀,令的林天都为之动容,那等杀伐之威似乎要将大世界都给斩断。

    三人一鳄个个目蕴精芒,个个以大道修为催动最强手段,无情的压向前方。

    “嗤!”

    一声轻响,虚空直接湮灭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如此攻击,对于陆斩裂三人而言,根本就是绝杀,三人惊恐大吼,撑起所有手段,可却又如何抵抗的了,第一时间便是被压的粉碎,连神魂也一并崩碎掉了。

    “不长眼的东西,鳄大爷等人刚登临大道境便冲过来,真是赶着躺来送死。”

    五行鳄冷笑。

    这时,白秋,白子祁和杨奇一起动手,将陆斩裂三人的神兵抓,一人一件。

    五行鳄顿时瞪眼:“我你们三个小崽子这么黑,全部抓过去了?!”

    白秋翻白眼,说道:“你都至少活了上千年岁月了,好意思和我们抢东西么。”

    五行鳄被这么一将,眼睛瞪的更圆了几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林天有些想笑,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走了过来。

    白秋将神兵收起,眨了眨眼,问道:“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去?”

    杀死陆斩裂等人,这一战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毕竟,陆斩裂等人虽然不凡和强大,可她们更加不凡更加强大。

    “听说那混沌小王八在某个遗迹里闭关,咱们找找,趁着他闭关去干掉他!”

    五行鳄发狠道。

    林天斜了它一眼:“哪有那么好找,你以为安澜靖的闭关地是普通地方?必定是隐秘中的隐秘,想要寻出来,难度不亚于找出中部地域的那什么仙府世界。”

    五行鳄撇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去找那片仙府世界!那里”

    “轰!”

    苍穹忽而摇颤,大地跟着震动,直接打断了五行鳄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这一刻,这片世界忽而变得变得昏暗下来,狂风席卷,空气间的温度以几何形势降低。放眼望去,天空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了滚滚的乌云,一股无比压抑的气息瞬间扩散在这片天地每一个角落,仿佛是有一场天劫将要降临了般。

    “轰隆!”

    苍穹再震,忽而间裂开,无尽阴云翻滚,如同海浪一般浩荡。随即,在这满天阴云中,一座广袤无垠的殿宇浮现而出,阴森森的,仿佛那里是死亡的国度。

    “这是空间,不!感觉像是时空被破碎了!那座殿宇”

    林天心颤,强大如他,这一刻都升起一股冰寒感,那座殿宇仿佛能吞噬一切。

    旁边,白秋,白子祁和杨奇也都动容,脸色皆是大变。

    五行鳄最是惊悚,浑身鳞甲都倒竖了起来,唰的跳到林天头顶,死死的拽着林天的一撮头发,连声音都有些哆嗦了:“这是极极极极极极极极极阴殿!”盯着苍穹上无尽阴云中的那座森森殿宇,瞳孔瞪的滚圆,使劲的缩着脖子。

    一时间,林天四人齐齐望向它,看上去,五行鳄显然对这座大殿有所了解。

    “你知道它?!”林天开口,随即自己一惊:“等等!极阴殿?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认真想,随后微微动容,想了起来,这三个字是在老酒鬼口中听到的,当初老酒鬼告诉过他,在极阴殿深处的死亡天宫寻到了其挚爱女子的残魂。

    “极阴殿是它?!”

    他望着苍穹上的森森殿宇,眼中满是惊讶。

    五行鳄拽着林天的头发,道:“极阴殿,交错在混乱时空中,偶尔会出现一次,每次出现都会死一大批人,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葬在其中。”说着,它忍不住抖了一下:“据据说,这玩意儿是地狱里飘出来的一座大殿。”

    “什么?!”

    听它这么一说,林天又是一惊,白秋三人则都是紧盯着它。

    “地狱?!那不是虚幻杜撰出来的吗,难道还真的存在?”

    白秋瞪眼。

    地狱这两个字,就算在凡俗世界也都是家喻户晓,但是,那等所在一直都被认为是虚幻,是野史中杜撰出来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现在五行鳄居然称苍穹上那座殿宇是地狱里飘出来的一座大殿,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令几人皆震骇。

    “那狗屁地狱到底存不存在,鳄大爷上哪知道去?都是听来的传说!鳄大爷就知道,这玩意儿不是什么好东西!”五行鳄瞪着一双眼盯着苍穹上被滚滚阴云笼罩的极阴殿,如同里面有着一尊死神般:“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啊!别被拉上”

    “轰!”

    苍穹震动,一股无形而又可怕的力量自极阴殿内投射而出,如同下雨般坠落向大地,顷刻间使得整个第五天域风尘席卷,有着一缕缕的黑色电弧交织而出,使得空间混乱,如同水纹般荡漾,浮现出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痕,吞噬四周一切。

    林天等人尽皆悚然,这一刻仿佛陷入了泥沼中一般难以动弹,且,他们四周的空间遍布裂痕,其中仿佛有着一双双无形大手探了出来,在将他们往其中拉。

    “嗷呜!逃啊逃啊逃啊!千万不要被吸进去!会掉到那座极阴殿中去的!”

    五行鳄嚎叫。

    林天等人自然不想被吸进四周的空间裂缝中,各自间都在挣扎,但是,这却根本没有什么用,这个时候,他们连动一动手指都变得很艰难了,什么都做不了。

    “嗡!”

    四周,一条条空间裂缝密集的交织着,每一条空间裂缝中都有黑漆漆的阴雾涌动而出,仿佛都是通往地狱的门户般,森冷而吓人。

    林天等人奋力挣扎抗衡,但是依旧无用,始终还是在一点点被拖向四周的空间裂缝。最终,十数呼吸后,一行人齐齐被吞入其中。

    而在这个时候,第五天域内,各个所在皆是有着一样的空间裂缝浮现,将附近的一切生灵齐齐拉入其中,没有什么可以抵挡得了。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

    “开!给我开!”

    “不!”

    有修士惨嚎,神通难以施展开,秘术难以祭现出,被一一吞入空间裂缝内。

    这一刻,整个第五天域昏暗无光,一座阴森森的殿宇飘在空中,坐落于无尽阴云内,真如同地狱神殿飘出,垂落满世界的无形大力,吸纳走一个个修士生灵。

    无垠的黑暗中,林天感觉浑身酸痛,什么也看不见,祭出神识也不管用,使得他皱眉。而这也并未持续太久,几乎只是刹那而已,有一缕缕乌光浮现在前方。

    砰的一声,一股无形大力自身畔卷开,像是空间在震动,直接将他甩了出去。

    他躯体晃了三晃,终于才是站稳,踩在了厚实的土地上。放眼望去,这片土地一片赤红,如同被血水侵染过的一般,地面上到处都是散乱的尸骸,有一缕缕黑漆漆的阴雾飘在空气中。

    “这里就是极阴殿内?”

    他瞳孔一凝,只感觉浑身都变得冰冷了起来,像是有人朝他泼了一盆寒冰水。

    随即,他又过神来,快速扫视四周,却发现,白秋,白子祁和杨奇都不见了,只有五行鳄还死死拽着的头发,趴在他头上。

    “其它人呢?!”

    他将五行鳄抓下来。

    “鳄大爷怎么知道,肯定也是被吸到了这片空间里,只不过如今和我们不在同一个位置。”五行鳄道,随即直接哀嚎起来:“到底还是被拉进来了,它姥爷的!这这破地方,一些帝皇都敬而远之,是鳄能来的么?!我嗷呜!”

    ps:感谢“小紫女神”5000纵横币捧场,谢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