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秋,白子祁,五行鳄,杨奇,三人一鳄先后跨入大道境,林天自是很高兴,如今,他们一行人都达到了这个高度,合在一起的战力难以想象。

    “看看以后还有谁敢惹咱们,敢跳过来,咱直接合力碾过去!”

    五行鳄狂笑。

    它如今第二次重修达到大道境,战力非同一般,很强!而白子祁和白秋为王体,战力之恐怖根本不用说。杨奇虽非王体,没有王体那等先天优势,但惊人的天赋足以弥补这之间的差距。且,除却这些外,他们三人一鳄或是以生命结晶淬炼过己身,或是炼化过锻道仙根,如今又熔炼了先天道源,资本可是浑厚的很。

    林天扫了它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差不多了,走吧。”

    他说道,一挥手将布下的三座封禁阵纹全部散了去。

    三人一鳄炼化的是先天道源,无需在突破后再去巩固境界,所以这个时候自然不需要再在这个地方停留什么。

    白秋等人都点头,各自腾空,迈步跨出这座青山。

    中部地域非常广袤,远不是荒区可以相比,一行人迈出青山,很快行出极远。

    行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他们遇上一群的修士,这些修士见到一行人后,先是一愣,随后大惊,跟见了鬼一样。

    “这这这是那个男人!”

    有人盯着林天,躯体不由得哆嗦了下。

    不久前,林天在那片灵域里与佐道幽,赤炼真和段子渊一战,活生生斩掉了佐道幽和赤炼真,且逼的段子渊逃遁,这等事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中部地域,引起了一阵阵轩然大波。毕竟,佐道幽,赤炼真和段子渊,可都是中部地域的年轻王,这样三个年轻王,一战间被人斩掉两个,逼逃一个,这样的事哪能不引起关注?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的一群修士见到林天,都是不由得生出一股心悸和畏惧,因为林天可不止是杀了两个年轻王,前段时间还杀了詹羽芷和安澜靖的几个战将,甚至斩了安澜靖一具神识化身,这些事串联起来,哪能不令普通的修士害怕。

    “他们看着你,眼中就写着四个字变态,恶魔。”

    白秋说道。

    林天抬手就要敲她,不过这姑娘显然是学聪明了,这次唰的一下就跳开了。

    “行了,不搭理他们。”

    林天道。

    他们一行人朝远处走去,因为这个时候不急着去做什么,便是走的比较随意。

    不久后,他们走到一处平原,附近已经没有了其它修士的影子,只有一些青草。也是这时,空气忽而变得冰凉起来,有一股肃杀的气息交织而出,极为慑人。

    一行人皆驻足,不再往前迈步。

    “有杀阵。”

    林天道。

    几乎是他话语落下的一瞬间,四周,虚空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阵纹,一张残缺阵图无声无息的显化而出,飘在苍穹上,正是它交织出了密密麻麻的杀伐阵纹。

    草原之上,四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个个血气旺盛,如渊似海,尤其是最中间那人,散发出的气息最是强横,如同是一头行走在大地上的赤色凶兽般可怕。

    这人走来,行在最前方,神色淡漠,目光冰冷,不由得便令人心惊。

    “比赤炼真那三个年轻王还要强大一丝。”

    望着这人,林天微微眯起双眼。

    旁边,杨奇也在望着这人,开口道:“安澜靖第一战将,牧伯侯。”说着,他扫向牧伯侯旁边三人:“第四战将陆斩裂,第五战将巫马浩,第六战将徐烈尧。”

    “轰!”

    四周,杀伐阵纹交织,杀光涌动,这片空间仿佛化作了一方绝杀的海洋般。

    牧伯侯四人走来,丝毫也不掩饰杀意。

    “摘下头颅。”

    牧伯侯道,体内冲出一口神刀,直接跨入杀阵中,朝着林天迈步而去。随着他迈步而上,苍穹上的残缺阵图一震,顿时间杀光如海,浩浩荡荡的压向林天。

    这等杀光有些可怕,且,全部都是朝着林天而去,第一时间震碎茫茫空间。

    林天神色如常,体内冲出一口血色神剑,轻轻一震,将满天杀光全部挡下。

    “说起来,之前不是有传言称,是那个安澜靖的第二战将,第三战将,第四战将,第五战将和第六战将跳出来追杀我们吗,怎么现在变了?第一战将牧伯侯和第四第五第六三个战将追到这里,第二战将和第三战将倒是没有看到踪影。”

    白秋好奇。

    “多简单个事,你没发现吗,那牧伯侯的神念是直接锁定在林小子身上的,而他们弄出的杀阵图,杀光也是全部朝林小子淹没而去。”五行鳄撇嘴,道:“很显然,之前林小子在那片灵域里以一己之力宰了两个年轻王,这等事传出去后,使得原本杀出的那几个战将有了忌惮,随后,第一战将牧伯侯亲自走了出来,而那第二战将和第三战将,应该是被牧伯侯遣去为那正在闭关的安澜靖护法了。”

    说着,五行鳄斜了陆斩裂,巫马浩和徐烈尧这三人一眼,道:“他们打的注意很简单,强过赤炼真那等年轻王的第一战将牧伯侯杀林天,另外三人杀我们。”

    白秋微愣,随即点头:“好像是有些道理。”

    “聒噪!”

    一道冰冷声音响起。

    安澜靖第六战将徐烈尧跨入杀阵,体内冲出一口神兵,直接朝前逼杀过来。

    同一时间,第四战将陆斩裂和第五战将巫马浩也迈步而上,皆有神兵显化。

    顿时间,随着三人的神能冲起和神兵显化,这个地方的肃杀气息变得更强了。

    “喀!”

    一声脆响,虚空直接破碎一大片。

    林天微眯着眼,这时跨出而上,盯住以神念锁定着他的牧伯侯:“这个人交给我,其它三人你们解决。”

    铿的一声,他身畔的神剑轻轻一震,金色的凌天剑芒一道道斩出,直逼牧伯侯而去,且,在这同一时间,他双手划动,魂光交织双手间,凝聚出一口魂剑。这口魂剑是以天一魂诀配合神魂凝聚而出,随着铿的一声剑鸣,直接斩向苍穹上。

    这一剑快到极点,无可阻拦。

    “嗤!”

    随着一声轻响,苍穹上的残缺阵图被斩的粉碎,四周的杀伐阵纹瞬间溃散,那等凌厉的杀光杀念转眼消失的一干二净。

    牧伯侯眸子微凝,苍穹上的杀阵图虽是残缺的,但也足以堪比完整的七阶大杀阵,却是没有想到,竟这么轻易就林天斩碎了。他盯着林天,目光更得更冷了几分:“没什么大不了,本也没有想过能靠它来杀你,不过是想以之干扰下而已。”

    随着话语落下,轰的一声,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从他体内冲出,其头顶的神兵铮铮而鸣,且,大道法则也在第一时间扩散而出,汹涌磅礴,如同怒海狂澜。

    林天嘴角微扬:“直接显化出大道法则,是想要速战速决?”说着这话,他迈步而上:“那就速战速决好了。”

    话落,嗡的一声,轮图直接从他身后冲起,随后,他双手结印,茫茫道光涌现,快速和轮图融合在一起,使得轮图上的繁复纹络瞬息明亮了十数倍。

    顷刻间,一股悚人之威浮出,牧伯侯体外的大道法则不由自主的摇颤了起来。

    这使得牧伯侯当场动容,眼中流露出惊色。

    “铿!”

    林天身畔,第二口神剑冲出,随后,铜灯出现,自段子渊三人那里夺来的三口神兵也一起显化而出,被他以控兵术催动,第一时间浩荡出惊人的杀伐之威。

    顿时间,这片空间被无穷毁灭力笼罩,随着林天迈步而上,直接震飞牧伯侯。

    牧伯侯咳血,怒声大吼,神通之光齐齐涌现,大道法则如同一方瀑布冲起。

    “更!”

    林天冷笑,六宗神兵压下,大道轮图冲击,一番交锋,再次将牧伯侯击飞。

    如此一幕,使得另一边压向白子祁等人的陆斩裂三人齐齐变色。

    “这怎么可能?!”

    这三人震惊,他们九大战将中,牧伯侯无疑最是强横,战力无双,可现在却连续两次被林天击伤震飞,居然处在了下方!

    “轰!”

    也是这时,三股强横神能和一股绝世妖威一起涌现,使得三人齐齐间一颤。

    白秋三人和五行鳄同时祭出神兵,随后如同林天般直接开启绝强战力,神鸣殿,星空明月,杀伐刀芒,五行大道,四种不一样的毁灭大力狂涌,声威骇人。

    “你你们”

    三人神色惊变。五行鳄和杨奇的强大让他们心惊,而更让他们震撼的是白子祁和白秋,神鸣殿和星空明月太耀眼了,强如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两种王域。

    纵然是远处正和林天交锋的牧伯侯也是脸色大变:“雷神体?!太阴体?!”

    “你有功夫惊讶别的地方吗?”

    林天淡漠道。

    他运转控兵术,六口神兵铿锵而鸣,以封禁六合八荒之势镇向牧伯侯,同一时间,他右手持大道轮图,浩浩荡荡的压下。

    这是他的最强手段,此时直接催动到极致。

    “你”

    “噗!”

    血水溅开,强大如牧伯侯,第一时间被震碎。

    “该死!”

    他的神魂传出怒吼,大道法则狂涌,比段子渊还要强大,挣扎着朝外逃离。

    只是,林天显然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既然来了,就别想逃。”

    他淡漠道。

    他以六宗神兵镇住十方空间,大道轮图无情压下,更是在同一时间将阴阳莲海和四象封印也一起展现,真正全力施为,不给牧伯侯一丝可以逃脱的希望。

    “啊!”

    惨叫刺耳,牧伯侯的神魂直接被碾碎,形神俱灭。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