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安澜靖的双眼变得无比可怕,像是有两口混沌汪洋在其间翻涌,杀意浩荡。

    轰的一声,其头顶的神兵铜灯变得更强,杀念浩荡长空,一方巨大的混沌漩涡凝聚成形,仿佛有一头混沌凶兽居于那漩涡之中,要将整个天地都给吞噬进去。

    “这个混沌王八蛋,当真可怕啊,这哪里像是神识化身能散发出的威势?!”

    五行鳄再次心惊。

    旁边,白子祁三人也都是动容,再次体会到了安澜靖的可怕。

    “喀!”

    一声嗤响,地面成片成片的崩裂,密集的裂痕快速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整座仙山都在摇晃,被林天斩的残破的詹羽芷的宫殿,在这一刻轰然间彻底坍塌。

    安澜靖身旁,混沌漩涡成形,混沌光浩荡,径直压向林天,杀威可压碎一切。

    林天偏头望向安澜靖,神色间非常平静,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省省吧安澜靖,凭你区区一具神识化身,也想与现在的我一战?”

    他声音淡漠,身畔神剑轻轻一震,刺目的剑芒顿时崩碎所有,一剑斩开混沌漩涡,随即砰的一声将安澜靖的神识化身击飞,使其神识化身顷刻间遍布裂痕。

    “安澜大人!”

    “这”

    “安澜大人如今虽然只是一具神识化身,但但是,那是混沌体安澜大人啊!加上一宗神兵,这,这,怎怎么会”

    詹羽芷的一众家臣惊恐。

    “铿!”

    剑鸣铮铮,林天身畔,神剑再动,十数道剑芒横空而过,笔直斩向安澜靖。

    这等剑芒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可怕,内蕴的剑威极为惊人。

    安澜靖撑起混沌光,却是再一次被崩飞,小半边身子直接碎掉了,眼神越发的显得可怕,不过神色却是变得冷静了下来,冰冷无情的望着林天:“必杀你!”

    “我等着斩你真身。”

    林天平静应。

    他抬手,神剑出现在他手中,当空斩下。

    这一剑,更加可怕,无物可挡,嗤的一声便将安澜靖的神识化身碾碎成光。

    “啧啧,虽说混沌王八蛋这只是具神识化身,但却是足以睥睨同代了,这小子现在果真也是可怕到了极点,真正动手,居然一剑便斩了对方的神识化身。”

    五行鳄道。

    “很厉害!”

    白秋眨眼道。

    远处,詹羽芷的一众家臣则是惊恐的瑟瑟发抖,个个脸色死白。

    林天望着安澜靖神识化身崩碎的地方,一口铜灯和一枚神符漂浮着,他抬手,一把将两者抓了过来。

    “嗤!”

    一声轻响,混元神符崩碎,化作满天的星光,唯有那口铜灯还保存了下来。

    “在被我斩碎前,毁掉了混元神符,没来得及毁掉铜灯?”

    他自语,在心里暗道了声可惜,毕竟,混元神符可是一宗非常有价值的宝物。

    当然,毁都毁了,他倒是并不在意,好歹也算是得了一宗神兵。他抬手,抹除掉铜灯上的神识烙印后将之收起来,随即偏头望向詹羽芷还活着的一众家臣。

    顿时间,詹羽芷的这一众家臣个个惶恐,迎着林天的眼神,颤抖的更厉害了。

    “大大人,饶命!饶命啊!”

    有人颤声求饶。

    林天一力斩杀安澜靖第七战将和第八战将,甚至斩了有神兵加持的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可怕到极点,他们这些人,哪里能挡得了?现在只能求饶,希望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林天望向这些人,眼神平淡,身畔神剑震动,金色剑芒毫不留情的斩向前方。

    “噗!”

    “噗!”

    “噗!”

    血雾炸开,瞬息而已,詹羽芷的一众家臣全部消亡。

    这些人,他来这里时,一个个都是眼带杀光,戏谑不已,称他们是找死,一个个如同看尸体一般看着他们,如今这个时候又求饶,他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

    顿时间,这个地方彻底安静了下来。

    “不错不错,非常不错!”

    五行鳄望着林天赞赏道。

    “自然,连续两次毁灭天劫,可不是白渡的。”

    林天笑道。

    “的确,连续渡过两次毁灭雷罚,就算是头蠢猪都能冲上云霄,更何况是你。”

    五行鳄深以为然。

    林天当即就想揍它,妈的,又是这样的比喻,会不会聊天?!

    “行了,走吧。”

    他懒得搭理这货。

    一行人没有在这个地方逗留,直接御空而起,朝着远处跨去。

    “小子,状态调整好,葬龙经全开,为咱们挖源脉挖灵地挖仙灵晶矿,咱们也要迈入大道境!”

    五行鳄嚎叫。

    很快,一行人消失在这个地方,进入一座非凡的大山间。

    林天脚底龙纹蔓延,开始行走大山,寻觅完整源脉等。如今,他迈入了大道境层次,白秋等人则是只差一丝便可办到,他自是得尽快让一行人都达到大道境。

    一晃眼,三日间过去。

    这一天,中部地域大震动,安澜靖的第二战将到第六战将齐齐迈出,各个凶威滔天,杀意骇人,令的诸多修士皆颤栗,那等恐怖杀念几乎要将苍穹都给震碎。

    “这,这五人,怎怎么”

    “他们好像在寻人!”

    “寻人?是要杀人吧?!”

    不少人心悸。

    随即,很快,一些事浮现出水面。

    “詹羽芷的那片仙山殿宇被毁了,安澜靖的第七战将和第八战将战死,那个詹羽芷也被杀了。”

    这样一道声音传到诸多修士耳中。

    一时间,整个中部地域瞬息大震。

    “安澜靖的第七战将和第八战将,死了?还有那个詹羽芷竟也被”

    “天啊!谁敢这么大胆?又有谁有那样的实力,可以连杀安澜靖的第七战将和第八站将?那两人据说在第七天域都是天才啊!而且最主要的是,詹羽芷不是有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护佑吗?这那个混沌体的神识化身也被斩了?!”

    “好像是之前在那座古城出现过的四人一妖。詹羽芷之前派出家臣叫嚣激那四人一妖出现,有人见到那四人一妖出现了,将詹羽芷派遣出的那些家臣全部斩掉了,而且,据说那之后,那四人一妖好像就是去找詹羽芷去了”

    “这”

    “难难以置信!”

    中部地域,一个个修士皆是心惊。詹羽芷,第七天域的第一骄女,一个超级大家族的掌上明珠,和混沌体安澜靖自幼一起长大,胜似亲兄妹,如今却竟然被人斩杀在第五天域,连同安澜靖的第七站将和第八战将一起斩杀,连同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一起屠灭,这可真的是出大事了,许多修士皆是不由得倒吸冷气。

    “要大乱了啊。”

    有修士喃喃道。

    林天一行人迈步于一座座大山间,各自神识散开,扫视四周,寻找宝物和前人悟道痕迹等,同一时间,林天脚底龙纹蔓延,寻觅灵地源脉和仙灵晶矿动东西。

    转眼间,又是数日过去。

    这数日间,一行人没有什么大的收获,唯有林天以葬龙经寻到了百余斤的普通灵晶和数斤的仙灵晶。

    “小子,努力啊。”

    五行鳄道。

    林天斜了它一眼,懒得搭理它。

    迈步大山间,他脚底的龙纹更强盛了些,以他为中心延伸出去了足足数十丈。

    如此,又是几日过去,一行人连续走过三座大山,依旧是没有什么大收获。

    这一天,前方出现一片连绵的山脉群,其间灵气不算太浓郁,很平常,但山体却非常多,而且都是高耸入云。

    “这里”

    来到这里,望着前方的连绵山脉群,林天顿时间动容,眼中划过一抹异光。

    如今,他跨入大道第二重天,连续渡过两次天劫,实力大进,对葬龙经的领悟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强了不少,此刻靠近这片山脉群,生出了一种非凡的感觉。

    见他露出异样的表情,五行鳄顿时间眼前一亮:“小子,发现好东西了?”

    “可能是。”

    林天点头,定定的望着前方的山脉群。

    这等山脉群在这中部地域很常见,随处都是,不过,这个地方却让他明显感觉不一样,在以葬龙经观看了下基础的地势走向后,发现这里似乎有种大道仙蕴。

    听着林天的的话,五行鳄双眼更亮了:“赶紧的,进去!”

    对于山川大势,修有葬龙经的林天可是绝对权威,既然林天对这片山脉群生出了非凡的感应,那么,它相信这片山脉群里便就极有可能内蕴有惊人的重宝。

    白秋也是双眼发亮,催促林天入山。

    林天点头,一行人跨入大山,以林天为首,不久后来到山内的一方谷地前。

    放眼望去,谷内植株平平,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林天在前带路,脚底龙纹交织,不久后深入谷中,转眼便是跨过数百丈距离。

    这时,前方有淡淡黑雾飘来,一方巨大的湖泊出现在一行人视野中,湖水完全呈现黑色,整个湖面平静无比,纵有强风卷过,湖面却也是不曾生出半点涟漪。

    “这有些古怪啊。”

    五行鳄瞪眼。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