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詹羽芷的大道级家臣仰天倒下,眉心溢血,眼中的生命之光快速暗淡,只留下一具躯壳,瞬间令的四周所有修士齐齐变色,甚至有人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

    “一指杀了个大道强者?!”

    “怎么可能?!”

    “不是传言这四人一妖最强都才半步大道级吗,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战力?!”

    这些修士心悸。

    一指斩杀一个老辈大道强者,这是何等战力?这些修士一时间心都在发颤。

    林天扫了四周这些修士一眼,没有在意。

    如今,他连续渡过两次天劫,跨入大道第二重天,杀普通的大道级强者真的不会费一丝力,一个大道初期的修士,在他的战力面前比蝼蚁还要弱小无数倍。

    “走。”

    他对着白子祁等人道。

    一行人腾空,速度不快不慢,朝着远处划去。

    詹羽芷派出叫嚣的家臣不止一批,不久后,一行人接连寻到所有叫嚣的人,毫不留情的全部斩杀,令他们连信号符都没有机会放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林天也以神念扫视了其中一人的神识海,寻到了詹羽芷在这片天域的立居之所。

    “居于两百里外的一座山巅。”

    他说道。

    “杀过去!”

    五行鳄道。

    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当下,林天在前领路,一行人朝着远处跨去。因为他们修为都不弱,两百里的距离便是很快被甩在身后,来到一座很是雄伟的大山前。

    这座大山极为高耸,周边灵气浓郁,宛若是山中之皇,可以称之为是一座仙山。远远的放眼望去,仙山之巅坐落有一座殿宇,殿宇不大,所用材质皆很不凡。

    “这小娘皮倒是还挺会享受,下来这片天域,居然还建起这么一座殿宇。”

    五行鳄冷笑。

    看的出来,这座殿宇矗立在这里绝没有超过五年,显然是詹羽芷来到这片天域后,命追随而来的家臣所建,作为修行寝宫用。

    林天望着那里,没什么多余的话,一边逼近,一边抬手斩出一道金色剑芒。

    “铿!”

    剑鸣铮铮,瞬息间而至,喀的一声将仙山巅部的殿宇正门庭劈的四分五裂。

    一时间,整座殿宇大颤。

    “谁!”

    有修士冲了出来,发出怒吼,血气皆很强横,最差也是通仙初期级别的修为。

    林天一行人没有说什么,迈步而上,登临仙山之顶。

    顿时间,冲出来的修为全部变色,同时又目露寒光冷意。这段时间,詹羽芷命人叫嚣,逼林天一行人现身,这里的家臣自然也就知道了林天一行人的容貌。

    “快通知公主和两位战将大人!”

    有人低喝。

    当即,这群修士全部后退。他们盯着林天一行人,眼中蕴有杀意寒芒,脸上带着毫不遮掩的冷笑,但是却也知道,自己这些人不可能是林天等人的对手,唯有通知詹羽芷和安澜靖的两大战将方可,毕竟,传言林天等人可是掌控有神兵。

    林天表情淡漠,缓步而行,抬手间数十金色剑芒横斩而过。

    “噗!”

    “噗!”

    “噗!”

    血水迸溅,冲出来的一群修士才后退不到三丈远,便是全部被斩的四分五裂。

    他望着前方的殿宇,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一道丈许的金色剑罡再次划出,落在殿宇的正前方,直接将这座殿宇一分为二,令的这座仙山都不由得震了下。

    顿时,更多的修士冲了出来,个个都修为不俗。同一时间,殿宇深处,三道身影冲起,为首的是一女子,容颜倾城,堪称惊艳绝美,赫然正是那个詹羽芷。

    “是你们!”一瞬间而已,詹羽芷发现了林天一行人,双目当即变得清冷,有杀念环绕其间:“胆子很好,敢闯到这里来。”她没有问林天等人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因为,她居于这里也并非是什么大秘密,第五天域不少修士都知道这等事。

    “是我们小娘皮,收拾你来了。”

    五行鳄道。

    白秋附和:“就是,丑女人!我们收拾你来了!”她对詹羽芷的怨念可不小。

    詹羽芷的眼神变得更清冷,寒芒交织,盯着五行鳄和白秋,这一行人中,她最想杀的不是林天,而是五行鳄和白秋,因为五行鳄和白秋数次以“小娘皮”和“丑女人”这等言语辱她,这对于她这个第七天域的第一骄女而言,难以忍受。

    “大胆!敢辱骂我族公主!”

    “不知死活!”

    “找死!”

    詹羽芷的一群家臣喝道,皆怒视五行鳄和白秋。

    林天看都没看这些人一眼,直接抬手斩出剑光。

    “噗!”

    “噗!”

    “噗!”

    血雾炸开,开口的这些修士全部被斩碎,包括几个半步大道强者都不曾逃过。

    顿时,侥幸还活着的詹家家臣皆露出惊恐之色,不少人都是忍不住往后退去。

    詹羽芷的脸色更清冷了,她命人叫嚣,逼林天等人现身,却不想,这群人敢这么大胆,直接找到了这里来,毁了她的临时宫殿,且这般张狂的斩杀她的家臣。

    “辛虹,子卫,斩了他们!”

    她寒声道。

    两个男子自她身后走出,体型为中等,体表缭绕着淡淡神芒,分别为安澜靖的第七战将薛辛虹和第八战将桌子卫,都是处在大道第六重天,实力强的惊人。

    这两人神色淡漠,其中,第八战将桌子卫直接迈步来到林天身前,一掌拍下,同时冷道:“取出你们的神兵,九口一起,否则,你在我手中,如同蝼蚁爬虫。”

    作为安澜靖的第八战将,桌子卫实力极强,远远超过贺戎亘,可与大道七重天的强者一战,根本不将林天放在眼中。

    林天不言不语,平静的望着桌子卫,直接抬手,一拳挥出。

    “咚!”

    这片虚空都在摇颤,金色的拳头压盖天地万物,似乎要将永恒都给轰穿掉。

    顿时间,桌子卫直接变色,为这一拳的声势所惊:“你”

    “噗!”

    血水迸溅而出,金色拳头压落,当场将桌子卫的大手崩碎,同时金色拳头趋势不减,落在桌子卫的胸膛上,直接将其震的粉碎,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保留下来。

    随即,林天化拳为爪,一把将桌子卫的神魂自满天血雾中抓出,禁锢在手中。

    “谁是蝼蚁爬虫?”

    他表情淡漠。

    桌子卫的神魂体露出惊恐之色:“你,你”这一刻,他的神魂被林天抓在手中,想重聚肉身都不行,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压制在四周,他没有丝毫反抗力。

    林天没有再说什么,右手微震,直接将桌子卫的神魂碾碎,化作满天星光。

    顿时间,这个地方,所有修士皆变色。

    “桌子卫大人,竟然,竟然被”

    “一拳就,这”

    “怎么可能?!”

    詹羽芷的一众家臣个个骇然。他们可是知道桌子卫有多强,作为安澜靖的第八战将,处在大道六重天,同阶无敌,可现在,却在瞬间便被杀了,毫无反抗力。

    “不是说他们四人一妖,最强才半步大道级吗?不是依靠九口神兵才能杀死贺戎亘大人和逼退安澜大人的神识化身吗?这”有人望着林天,躯体不住的发颤:“他他现在没有使用任何兵器啊!就就一拳,一拳就将,将”

    “这不可能啊!”

    “是梦境吗?!”

    这些修士几乎吓懵了,个个脸色变得雪白。

    而不仅是这些人,就算是白子祁三人和五行鳄都不由得震撼,被这一幕所惊。他们知道林天连续渡过两次天劫,达到了大道第二重天,实力强横至极,但是却也没想到强到了这等地步,居然那般简单就将一个大道六重天的强者给屠掉了。

    不过,三人一鳄毕竟都不是常人,很快便是从惊讶中恢复过来。

    五行鳄忍不住狂笑:“爽快!”说着,它又望向詹羽芷:“詹小娘皮,惊讶不?”

    “小娘皮,惊讶不?”

    白秋学着道。

    詹羽芷的脸色可谓是在瞬间变得很难看,眼中的杀意也变得更加浓,更骇人。

    “轰!”

    她前方,一股强横神力冲起,第七战将薛辛虹动了,全力而动,直接施展出大神通,浩荡满天杀光压向林天。同一时间,他体内冲出一盏铜灯,铜灯一出,第一时间散发出惊人的神威,赫然是一宗下品神兵,直接压塌虚空,镇封林天。

    “死!”

    这人寒声道。林天先是以九口神兵杀死第九战将贺戎亘,如今又杀死第八战将桌子卫,同为九大战将之一,他自然愤怒,眼上杀意无穷,出手更是狠辣无情。

    一时间,这片空间轰隆隆而鸣,神光骇然。

    詹羽芷的家臣中,有人眼中露出精芒,道:“薛辛虹大人处在大道六重天巅峰,比桌子卫大人更强,如今又有神兵加持,就算那人也有神兵,一定也挡不”

    “铿!”

    惊人的剑啸响彻天上地下,一口神剑自林天体内冲出,金色剑芒碾碎所有。

    噗的一声,薛辛虹祭出的神通秘术被斩碎,神兵铜灯被震开,整个人直接被一劈为二,血水遍洒长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