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七彩光芒交织四周,林天重新凝聚出肉身,体表一缕缕雷电闪烁,宛若雷神重生一般,散发出的神力波动和道则波动皆是无比惊人,血气强盛的宛若圣火炉。

    他置身七彩祥光中,低头望着冲来这片残破土地的三人一鳄,露出一抹笑。

    “好小子!”

    五行鳄忍不住道了声。这样的毁灭天难,不仅没有劈死林天,反而让他在天劫中再次突破,从大道第一重达到大道第二重,各方面实力攀升,实在令它震撼。

    白子祁和杨奇望着苍穹上,眼中都有惊色,同时也带着精芒。

    很快,一刻钟过去。

    七彩光芒渐渐散开,林天周身电芒交织,从空中落下,出现在三人一鳄旁边。

    白秋跑过去,上下打量林天,见着林天体表电弧环绕,忍不住伸手戳了下。

    “好厉害!”

    她是太阴王体,且林天也不曾对她做什么防备,所以,她只是这般碰一下便就感觉到了林天如今的这具身体有多强,堪称是一具不灭的战体!

    “连续渡过两次毁灭天劫,就算是头猪也能冲上天了,怎么可能会不厉害。”

    五行鳄说道。

    林天忍不住翻白眼,把自己和猪放在一起做比喻,真的好?

    “咿呀。”

    五行鳄旁边,神蛋表面光芒闪烁,自行而动,化作一道光出现在林天旁边。

    林天微微一笑,这个时候真正不用再担心什么了,体内冲出柔和的金色神光,将小家伙神蛋收入体内,置放在更加强大的生命本源旁边。

    “这下不会再有天劫了吧?”

    五行鳄问他。

    “不会了。”

    林天摇头道。

    这个时候,他是真正松了一口气,真正感觉不到那种毁灭性的雷霆意念了。

    老实说,这样的雷罚,他是真不想承受,太痛苦了,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

    五行鳄也是放下心来,随即盯着林天,如同打量怪物一般:“你这小子,鳄大爷实在想不明白!跨入大道境,引来本不该存在的大道劫,之后又引来天劫,连续两场天劫啊,这资质真有那么逆世?真的让冥冥中的老天都感觉嫉妒了?”

    迈入大道境,居然连续引来两场天劫,这等事,当真足以震动整个修道史了。

    “没办法,事实摆在那里。”

    林天摊摊手。

    “嘚瑟个屁,没被劈死算你运气好。”五行鳄骂撇嘴,随即又指着四周的土地:“看看,因为你的天劫,这个地方被毁成什么样了?一片大山脉坍塌,方圆千余丈的土壤焦黑,下沉近百丈。鳄大爷可以肯定,万年内,这里必将寸草难生。”

    这个地方居于中部地域最边缘,虽然灵气不算浓郁,但植株却原本有很多,不过,因为林天的两场天劫,如今这个地方是什么也没有了,只有焦土和黄沙。

    “怪我?”

    林天无语。

    “难道还怪你鳄大爷?”五行鳄翻白眼,道:“你小子上辈子指定是缺德事干尽了,要不然,冥冥中的大道怎么会这么针对你,摆明了就是要把你给弄死。”

    林天脸色一黑,很想抽它一巴掌:“你才缺德事干尽了!”

    说着这话,他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神念一动,顿时间,极远处有两道光冲来,为两口神剑,是他三口神兵中的两口。之前其中一柄被天劫劈碎,另外两口被震飞,他一直没有收来,此刻突然察觉到它们的气息,方才是将它们给召到身边。

    “九口神剑啊,合在一起可以凝聚出剑链,使威势大增,可如今却只剩下八口,无法再凝聚出那等剑链了。”

    五行鳄惋惜,之前见到另一口神兵毁在了天劫之下。

    “只被毁掉了一口,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林天道。

    他意念一动,将两口神剑收入体内。

    天劫已经彻底过去,这个地方变得破败一片,到处都是焦黑色。四人一鳄没有在这个地方停留,直接腾空,很快便是远离了这个地方,朝灵气浓郁的地方去。

    他们走在中部地域,大山尽收眼底,皆是无比雄伟,比荒区地域要高耸很多,很是惊人。随后,他们再次听到了詹羽芷的家臣的叫嚣声,变得比以前更难听了。

    五行鳄狠狠的呲牙:“她奶奶的,都快两个月了,还骂!小子,走,弄死她!”

    “丑女人!”

    白秋在一边道。

    林天面带冷笑,如今他跨入大道境界,第一个自然就是要收拾了这詹羽芷!

    “走!”

    他道了声,一行人提升了些速度。

    不久后,他们循着声音找到一群正在叫嚣的修士,都是詹羽芷的家臣,撑着四人一鳄的神识刻画边走边骂,足有十数人,由一个大道初期的老者带领着。当然,这个大道初期的老者没有开口,只是负手跟在一边,神色间显得有些冷漠。

    这个地方是一处非常宽阔的地方,类似平原,四周还有着其它不少修士,都是被这十数人的叫嚣声引来,许多人都在冲着神识刻画中的四人一鳄指指点点。

    “我听其它人说,那四人和那只妖,在那座城池里杀了那个詹羽芷的一群家臣,斩了安澜靖的第九战将贺戎亘,且,最后更是逼退了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

    “什么?!在那城池里杀人?斩了贺戎亘?逼退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这怎么可能!难道那四人一妖中有超过大道七重的人?可他们看上去都很年轻啊!”

    “没有!据说最强的才半步大道级而已。但是,那一行人,却有着九口神兵!”

    “九口神兵?!”

    “这什么人啊?!竟然有九口神兵?!”

    诸多修士惊讶。

    在那座城池里杀人,且是杀詹羽芷的家臣,杀安澜靖第九战将,将同代无敌的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逼退,掌有九口神兵,这些事,无论哪一则都足以骇人。

    “我听说那个安澜靖可怕的很,一具神识化身也可力压同代,既然那几人有九口神兵,能将安澜靖的一具神识化身都逼退,那这些人怎么还敢这么叫嚣?”有人小声道:“这不是自寻死路吗?一旦那几人出现,这些人可就”

    对此,也有其它修士不解:“是啊,这些人怎么”

    “这等事你们居然都想不明白,那个詹羽芷可是出自第七天域的超级大家族,有着一定距离的空间传送阵,这些修士这般叫嚣,自是为了激怒那四人一妖,以恶毒的话语逼那四人一妖现身,而只要那四人一妖出现,他们这群人便就一定会打出某种特殊信号,詹羽芷则就通过那等空间传送台直接出现在这个地方。要知道,如今,詹羽芷唤来了安澜靖的第七战将和第八战将,且带有一宗神兵!”

    有人这么道。

    “什么?安澜靖的第七战将和第八战将,这两人可不是那个贺戎亘可比,都要强大不少,再加上一宗神兵,这”

    “别忘了,还有安澜靖留下的那具保护詹羽芷的神识化身,实力更是恐怖!而且,听人说,安澜靖的那具神识化身里还有混元神符这等宝物,力量永不枯竭!”

    “那这么说来,只要那四人一妖出现,岂不是就百分之百会死?”

    “废话,要不然这些修士怎么敢在明知道那四人一妖有神兵,且可杀大道强者的情况下这般叫嚣?”

    “这”

    四周,不少修士都是脊背微凉。

    “就看那四人一妖能否隐忍了。”有人道,随即又叹息:“不过,这詹羽芷的家臣辱骂的实在有些恶毒,竟将那行人的家人亲朋称作野狗粪渣等,实在是”

    “铿!”

    就在这时,刺耳的剑鸣响起,极远处,一道金色剑芒划过长空,瞬息而至。

    詹羽芷的十数家臣正在肆意辱骂,言语皆恶毒无比,然而下一刻便是被金色剑芒划至,连闪避的动作都难以做出便是瞬息间齐齐炸开,唯有那个大道级的老者因为离的稍远而躲过了这场灾难。

    顿时间,这里所有修士皆变色。

    远处,几道身影走来,踩着虚空而行,一时间令的这里的修士再次脸色惊变。

    “是他们!那四人一妖!”

    “居然真出来了?!”

    “不过,刚才那一剑好快!好强!竟然一瞬间就将詹羽芷的十数家臣给杀光了,那里面,可是有通仙七重天的强者啊!”

    这些修士心悸。

    远处,四人一鳄走来,林天居于最前方,皆是带着冷笑。

    而刚才那道金色剑芒,自然是林天斩出,他在极远处便听到詹羽芷的十数家臣的恶毒叫嚣,直接抬手斩出死亡一剑。

    “还真敢跳出来!”

    随同那十数个年轻修士一起的大道级老者瞳孔冰寒,面带冷笑,右手中出现一枚神芒信号符,抬手就要打出。

    然而,就在下一瞬息,一片血芒忽而溅开,他的右手直接被斩了下来,林天的身影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他身前,一脚将其断落在地表上的右手臂踩碎,连同其手心间的神芒信号符也一并磨灭。

    “不用多此一举,我们自会亲自去找她。”

    林天话语冷淡,屈指弹出一道淡淡金芒。

    噗的一声,这个大道级强者连反应都未能做出便是被贯穿眉心,识海和神魂一起崩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