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杨奇的话,林天等人都是一惊。

    “锻道仙根?!空间风暴?!”五行鳄瞪眼:“锻道仙根,那东西和生命结晶一样珍贵,你居然得到并炼化了一株锻道仙根?!空间风暴,那玩意更是可怕,悟真级别的强者被卷入进去也是有死无生,你竟然活下来了?这么没天理?!”

    它瞪着杨奇,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林天虽然也惊讶,不过却还是忍不住给了这货一巴掌,最后一句话是怎么说的?会不会说话?觉得别人就该死似的。

    “恭喜。”

    他笑着对杨奇道。

    一株完整的锻道仙根,价值可是逆天的很,他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与生命结晶一样是神物。可以想到,杨奇炼化了锻道仙根后,生命本源等应该也都强大了许多,或许比他们更多,毕竟,杨奇是炼化了一株完整的锻道仙根。而他也是没有想到,杨奇居然是被空间风暴卷入而来到这第五天域,实在是令他有些心惊。

    “铿!”

    这时,可怕的剑鸣再次响起,刺耳非常,响彻在天际。

    四人一鳄都被惊了一下,这时齐齐偏头,朝着前方望去。那里,九柄神剑悬挂于高天之上,威势强的有些悚人,斩下一道道粗壮的剑芒,劈向那具高大腐尸。

    喀的一声,剑芒所过之处,虚空直接碎掉了,根本难以承受住这样的威势。

    “当初九剑君王将一半神识和一半神魂献祭给九神剑,如今感知到当年的大敌金蛇妖圣的气息,内蕴的神魂执念苏醒,誓要将之斩杀,使得这九口神剑自主散发出了巅峰威势。”五行鳄眼中有精芒,道:“老实说,这很惊人!要知道,这只是神兵,就算以一半神识和一半神魂献祭过,也不可能使神剑在无主情况下自主攻杀且发挥出巅峰威势,只能说,当年的九剑君王想杀金蛇妖圣的心太烈了。”

    林天四人皆点头,确实是如此,兵器自主攻伐且发挥出巅峰威势,这是混元天宝级的兵器才有的特性,因为混元天宝内有兵魂存在,有着自己的一丝意志。

    “铿!”

    剑鸣铮铮,震动十方,也不知斩碎了多少虚空,悚人的剑气横贯百余丈范围。

    高大腐尸咆哮,一对蛇瞳充满狠戾气息,口中吞吐死亡阴雾,一样可怕至极。

    “嗖嗖嗖!”

    四周,密密麻麻的死灵阴蛇汇聚在一起,纵然死去了化作了死灵,却似乎依旧知道自己等人的王是谁,如守护灵般护在高大腐尸身边,疯狂的冲向九神剑。

    这是飞蛾扑火,不过,却没有一头死灵阴蛇退却。

    “噗!”

    “噗!”

    “噗!”

    以林天等人的视野望去,那里,一片片阴蛇被碾碎,黑色灰烬不断坠落在地。

    “林小子,咱们怎么弄?”

    五行鳄盯着前方。

    “是呀,怎么办?”

    白秋嘀咕,愁眉苦脸。

    前方的争斗实在太悚人了,九口神剑自主散发出了最巅峰的威势,那头高大腐尸为金蛇妖圣死后所化,也是恐怖的吓人,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冲上去夺剑。

    林天眼中有丝丝精芒交织,道:“不急,我先来给那具腐尸增加一些压力。”

    “给那腐尸增加一些压力?什么意思?”

    白子祁等人不解。

    林天说道:“九口神剑如今之所以能自主发挥出这么可怕的神威,是因为内蕴的九剑君王的神魂执念想要绝杀金蛇妖圣化作的腐尸,只要那腐尸死去,九口神剑内的九剑君王的神魂执念估计便会在一瞬间散去,那时候就是夺剑的良机。”

    听着他这话,白秋,白子祁,五行鳄和杨奇皆是微微动容。

    “你是想说,我们先合力,相助九口神剑干掉那头腐尸?”

    五行鳄盯着他。

    “对。”

    林天点头。

    五行鳄摇头道:“小子,别乱来,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你看看那头腐尸,凶狂的吓人,就算是普通的悟真强者来了,估计都会被一巴掌拍死,我们的力量对它造不成什么威胁,就算有准神兵也没用,对这玩意起不到任何作用,估计用准神兵攻杀,也只是给它挠挠痒罢了,而若是我们反被它盯上,那可就瞬间惨了。”

    闻言,白子祁也是点头,前方的那高大腐尸真的很可怕,如果它们激怒对方攻向他们,估计一个也别想活下去。

    “不用我们直接攻击。”林天望着前方,道:“你们忘了吗,我还是控阵师,掌控有杀阵。我在这里刻下几角杀阵,再融合以震山钟催动,远距离掌控攻杀那腐尸。”他眼中交织精芒,说道:“当然,单纯以那样,还是杀不死它,不过,干扰它和分散它的一部分力量却是没问题,那时候,九口神剑应当可以将它击杀。”

    听着他的话,顿时间,五行鳄和白子祁三人又是动容,个个眼中都露出惊色。

    “我去!林小子,你真是太奸诈了!这方法都想的出来!鳄大爷真佩服你!”

    五行鳄双眼发亮。

    林天当即就想揍它,什么叫太奸诈了?会不会用形容词!

    “赶紧的,我们为你护法,赶紧刻阵!”

    五行鳄催促。

    听着林天的话,它实在是很惊喜,林天的方法确实很不错,应该会有奇效。

    林天这时点头,神色显得认真,以震山钟护体,环绕着九口神剑和那高大腐尸的交锋战场边缘开始刻印永恒杀阵。

    “嗡!”

    淡淡银芒交织在他五指之间,他施展五龙神闪刻阵手法,一条条晶莹的阵纹飞快的跳跃而出,随后隐入到虚空内。

    他显得无比谨慎,毕竟如今是在围绕着九口神剑和那可怕腐尸的战场在刻阵,要是引起双方的注意,那就惨了。

    白秋,白子祁,五行鳄和杨奇小心翼翼的守在一边,皆是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同时也盯着九口神剑和高大腐尸的争锋,一旦有什么异动,他们可以随时出手。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整整一天时间过去。

    “好了!”

    这时候,林天停了下来。

    他如今的修为比以前更强,刻印起永恒杀阵来,自然是要简单了些,不过纵然是如此,耗费一天的时间,他也只是刻画了四角永恒杀阵而已。毕竟,他是在围绕着九神剑和高大腐尸的战场边缘刻画杀阵,因为很谨慎,速度自然大受影响。

    不过,四角永恒杀阵,也差不多足够了,因为,经过一天的争锋,高大腐尸的气息已经弱了不少,远没有最开始那般强横了。

    “铿!”

    “吼!”

    前方,九神剑光芒依旧璀璨,高大腐尸发出戾啸,一力撼动九口神剑,直打的那片空间不停的坍塌,烟尘冲霄。

    到了这个时候,那片战场中,普通的阴蛇已经完全消失了,全部被神剑的气息碾碎了,只剩了那高大腐尸自己。

    林天刻好四角永恒杀阵,稍做了下休息调整精气神,随即才是盯着前方,将震山钟祭出,融入到永恒杀阵之中。

    “开始!”

    他低语。

    他结出一个阵印,顿时间,四角永恒杀阵齐齐显化。

    “轰!”

    一瞬间而已,浩瀚的杀念覆盖了这片空间,密密麻麻的永恒杀纹浮现在虚空上,将四周的空间完全给禁锢住了,恐怖的杀念似乎要将一切都给吞噬和崩碎。而这,还并非是最强,在那四角永恒杀阵中,准神兵级的震山钟轻轻一荡,顿时间,四角永恒杀阵变得更可怕,有更悚人的杀光冲起,似乎要将苍穹都给贯穿。

    白秋和白子祁等人见着这一幕,都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他刻印出的这等杀阵越来越可怕了。”

    白子祁低声道。

    这个时候,四角永恒杀阵神威大放,那等杀念当真是有些悚人,令人心颤。

    林天眼中精芒涌动,以意念掌控四角永恒杀阵和震山钟,催动密密麻麻的永恒杀阵,直接横贯而过,劈向那具高大的腐尸。

    “轰!”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永恒杀光落在腐尸身上,直接打的对方狠狠一颤,竟是生生载了个大跟头,有一缕漆黑色的血迹飞出。

    五行鳄瞪眼:“伤到它了!”

    前方,高大腐尸被击伤,怒声咆哮,浩荡出的死亡气息顿时又恐怖了些,一双鬼眼扫视四周,森森阴毒,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般,想寻出伤它的是谁。只是,最终它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林天等人早已经退出很远,只有杀阵和大钟环在那里。

    “轰!”

    杀光浩荡,密密麻麻,如瀚海汹涌,疯狂的朝着高大腐尸压去。

    这一幕有些可怕,悚人听闻,不过,那高大腐尸更加可怕,一声咆哮,竟是生生吼碎掉大半的永恒杀光,空间都被震的有些坍塌了,很是吓人。

    “这玩意儿,生前强大,死后化作邪灵,一样很可怕。”

    五行鳄道。

    “这是强者的特性。”

    林天点头。

    他此刻距离那片战场很远,以意念掌控杀阵和准神兵,配合在一起攻杀腐尸。

    “铿!”

    剑鸣刺耳,苍穹上,九口神剑于这一刻剧烈震颤,剑威变得更强了些,径直斩下九道不朽的剑罡。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