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感觉到体内的生命精气和神力妖力等皆是不再流逝,且还在飞快的恢复,白家兄妹和五行鳄都有些惊讶。

    “小子,你做了什么?”

    五行鳄瞪眼望向林天,眼中满是诧异。

    “没什么,隔断这里的夺阳地后,再借助夺阳地大势,将我们被夺走的阳气等抢来而已。”

    林天道。

    他这么一说,不仅是五行鳄惊讶,纵然是白家兄妹也都是动容。

    白秋望着他:“这也行?居然还能重新给夺来?”

    “可以。”

    林天点头。

    之前他以为他们的阳气只是被夺阳地吞掉了,只是想着离开这里,却不想这个地方居然还刻有一座七阶级的噬阳大阵,为邪尸生前所刻,以之借助夺阳地来掠夺别人的精气为其所用,手段可以说是很强。不过呢,在这个地方,在这一点上,他明显比邪尸更强,因为他掌控有葬龙经,且掌控有阵道至高古经天一魂诀!

    这个时候,他以葬龙经布下无尽龙纹,直接将夺阳地划到他的掌控之中,再配以天一魂诀阻断噬阳大阵,强行将噬阳大阵掠夺过去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夺取过来,打入他和白家兄妹以及五行鳄体内。甚至于,他运转葬龙经后,以夺阳地之势将已经进入邪尸体内的死去的那些修士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也掠夺了过来。

    “咦?生命精气和神力等没有继续流逝了!”

    “这好像是真的!”

    “确实没有再流逝了!”

    许多修士惊喜。

    噬阳大阵是邪尸生前所刻,是邪尸的东西,可如今,邪尸灵智不全,魂力微弱,自然敌不过掌控有阵道至高古经的林天,噬阳大阵被林天以天一魂诀强行镇压了下去,使得其它修士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自然不再外流。而他以葬龙经主掌夺阳地之势,也仅只是夺取邪尸体内的阳气等,亦是不会干扰到这里的其它修士。

    石室门口边缘,邪尸的鬼躯忽而猛烈颤抖,原本渐渐充盈起来的肌肤瞬间又干瘪了下去,且比之最开始更加的褶皱干枯。

    “吼!”

    它发出怒吼,虽然灵智不全,但是却也能感觉到重要的东西被别人给夺走了,一双鬼眼顷刻间变得血红一片。

    随后,它径直盯住了林天,感觉上似乎是被林天给夺了过去。

    盯着林天,它浑身散发着惊人的阴气,戾啸一声,真如猛鬼般朝着林天扑去。

    “这死货发狂了!”

    五行鳄缩了缩脖子,快速震动背后的五色羽翼,扫出一股五色飓风,其中交织着丝丝缕缕的微弱道则。

    “轰!”

    另一边,白子祁和白秋也一起动手,同时祭出白家奥义神术,阻止邪尸靠近。

    两人一鳄的攻杀力都很惊人,非常强大,不过对于邪尸的作用却是并不大。放眼望去,这邪尸在两人一鳄的神通秘术中迈步扑来,鬼眼血红,凶戾的吓人。

    “我来!”

    林天上前一步。

    噬阳大阵之前夺走了诸多修士的阳气和神力等,此刻大阵还蕴有许多这等阳气和神力,此刻,他运转葬龙经,借助夺阳地大势将其中的阳气和神力等全部牵引出来,化作一头十丈长的火红色神龙,一声咆哮,狠狠的朝着邪尸撞了上去。

    转眼间,神龙俯冲而过,直接将邪尸笼罩。

    顿时,凄厉的惨叫从邪尸口中传出,如同两块玻璃在摩擦般,令人耳膜生疼。

    “这”

    五行鳄瞪眼。

    刚才他们对这邪尸狠命死攻了半天都无济于事,可如今,林天一击就奏效了,竟然让这头可轻易厮杀大道强者的邪尸发出了这样的凄厉惨叫。

    “刚才,这座石室里至少有数十个强大修士被夺走去浑身精气和神力,如今,我将这些精气和神力融合化作为一道攻击,自然杀伤力十足。”

    林天道。

    石室门口,邪尸凄厉惨叫,被林天牵引出的神龙淹没,竟是直接燃烧了起来。

    一时间,石室外口火浪滚滚。

    “趁这机会,赶紧走!”

    林天道。

    白家兄妹和五行鳄自然很珍惜这个机会,快速从角落里朝石室外极速冲去。

    同一时间,石室里的其它修士亦是不敢停留,随在林天等人身后一起往外冲。

    “吼!”

    邪尸大吼,体外火焰翻滚,阴邪气息狂暴,有一缕缕微弱的魂力交织了出来。

    与此同时,咚的一声,一道惊人的钟鸣响起,顿时间令的人群皆是狠狠一颤,有人生生被这道钟声掀翻在地,直接咳血死去。

    三人一鳄也是一颤,各自后退,体内血气一震动荡,差点齐齐咳出一口血来。

    “咚!”

    又是一阵钟鸣响起,有修士再次跌倒,口鼻都在溢血,模样分外凄惨。

    且,不仅如此,这整个石室都开始晃动起来,有一块块碎石砾从上方坠落下来,似乎下一刻这个地方就要坍塌了般。

    三人一鳄在听到第一道钟鸣后,便是以各自的古经护住了心脉,可此刻却依旧受了些震荡,头颅内发出嗡嗡的声响。

    “妈的,什么东西!”

    五行鳄心颤。

    前方,邪尸在火焰中大吼,荡出的魂力更多,第三道钟鸣响了起来。

    这道钟鸣声格外的响亮,一时间,这个地方如同是有千军万马横冲而过,强如林天等人,也有着将要吐血的感觉,五脏六腑都是一阵疼痛。而在他们身后,其它修士更是凄惨,顿时间死了大片,其中甚至有几个通仙七重天的强大存在。

    “是之前的钟鸣!这这”

    侥幸活下来的修士皆是脸色发白。

    前方,邪尸的戾吼声始终不断,在又过去三个呼吸后,喀的一声,石室外的一处顶壁破开,一口铜钟落了下来,交织着一缕缕神光。放眼望去,铜钟上刻印有一座座山河图画,有鸟兽图纹在其上,也有云朵等东西,稍稍显得有些模糊。

    嗡的一声,这口铜钟落下,自主悬到邪尸头顶,散发出一股极为悚人的波动。

    顿时间,人群皆变色。

    “这是?!”

    林天瞳孔一凝,白家兄妹也是动容。

    “妈的,一宗准神兵!”

    五行鳄破口大骂,同时双眼在发光,就差流口水了,几乎是想一口给它吞下。

    准神兵,尽管还不是真正的神兵,可带了一个“准”字,那也即是说离神兵的距离已经无限接近,只差那么一丝,是远远超出了上品道兵的武器,神威莫测!

    “咚!”

    铜钟再次发出一声轰鸣,是自然在响,并未有人刻意催动,可纵然如此,它所散发出的威势依旧恐怖惊人,强大如林天等人都被逼的后退,躯体都在生疼。

    他们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它修士,又是有人死去,血水残尸淌的一地都是。

    许多人盯着邪尸头顶的铜钟,眼中满是恐惧。

    “吼!”

    邪尸如同野兽般戾吼,体外的火焰渐渐变得暗弱了起来。

    三人一鳄往后退,那口铜钟的威势太过于恐怖了,简直令人心寒。

    “这口大钟应该是这邪尸生前的兵器,可是,它奶奶的,这等级数的兵器虽然可怕,但内里并没有兵魂这等东西,如今主人都已经死翘翘了,且过去了这么悠久的岁月,它居然还跑出来自动护主?真它娘的欺负鳄,简直是没天理啊!”

    五行鳄咒骂。

    它有些想哭了,林天刚以葬龙经打开一条生路,却不想突然又冒出一宗准神兵来!这玩意悬在邪尸头顶,简直就是必死的局面,他们这里真没有人能挡得了。

    这个时候,连白子祁这样沉稳的男人也不由得深深皱眉,感觉到了大威胁。

    白秋盯着前方,也是一副无力感,邪尸加准神兵,这等阵容,如何去抵挡?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唯有林天眼中交织精芒,紧紧盯着邪尸头顶的铜钟。

    “我去把它抢过来!”

    他说道。

    白家兄妹和五行鳄都是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林天傻了。

    “做梦呢小子?抢什么抢?你现在冲过去,那就是热包子打狗,有去无。”

    五行鳄忍不住翻白眼。

    “那可不一定。”林天盯着前方,传音道:“你们忘记了,我还掌控有控兵术!”

    他这话一出,白家兄妹和五行鳄都是眼前一亮,对啊,林天还修有控兵术,传言中,这等宝术修到一定境界后,可以徒手夺走他人的宝兵!

    “小子,你已经将这等术修炼到可徒手夺他人宝兵的地步了?!”

    五行鳄激动而惊讶。

    “没有,想要完全做到那一步,至少也得是大道九重天的修为,我现在只是勉强掌控了一丝这等能力而已,真要以这术徒手夺他人宝兵,难度还比较大。”林天传音道:“不过,这个时候的情况不一样,这口神钟确实是属于邪尸生前所有没错,可如今却只是靠着这邪尸生前以特殊手段留在其内的精神烙印与其残余的魂力共鸣在主导,这等情况下,以我当前掌控的控兵术,再配合我以葬龙经主掌这里的夺阳地,两者合二为一,应该可以将它夺过来!”

    他盯着邪尸头顶的大钟,眼中满是精芒。

    一口准神兵,价值可是惊人得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