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抬手,以刚刚取到的上品道兵级的精金剑挥洒凌天剑诀,一时间,凌厉的剑罡慑人心魄,足足有丈长,直逼那邪尸的眉心而去。

    “夺阳地,汲取一切进入其中的生灵的阳气,凭空拉走,所以我们进入这里面后会感觉困乏,已经在暗中被夺走了许多阳气,此时术与法都变得弱了下来。”

    他说道。

    听着这话,白家兄妹皱眉,五行鳄瞪眼。

    “什么玩意!一块破地还吞阳气!”

    五行鳄骂道。

    “有解决的办法吗?”

    白秋比较关心这一点。

    这个时候,居于这样的地势里,阳气被不断拉走,且还在面对着一头可怕的邪尸,状况真的是很糟糕。

    “有,马上。”

    林天道。

    夺阳地并非是什么惊人的大势,算是比较普通,难不到他。他脚底龙纹闪烁,先后没入两人一鳄体内,直接隔绝了这片夺阳地,体内的阳气不再朝外流逝。

    一瞬间而已,白家兄妹和五行鳄都是感觉好了不少。

    “困乏感没有再加重了。”

    五行鳄道。

    它这么说着,可神色间却还是很不好看,因为邪尸在不停的扑向他们,这玩意儿可比这里的夺阳地危险多了,不可同日而语。

    “打退它,从这里出去!”

    林天道。

    他将凌天剑诀施展到当前的极限,识海异象也是光芒大盛,阴阳光无比浓郁。

    白子祁和白秋将王域收了起来,共同施展白家的奥义大术,以上品道兵催动,顿时间展现出满天神影,从不同的角度朝着那邪尸压去。

    五行鳄自然也是撑起妖族的大神通,以上品道兵催动,令的空间喀喀的响。

    “轰!”

    四股恐怖的大力融合在一起,简直如同是惊涛骇浪一般,卷动向十方空间。

    “桀桀!”

    邪尸怪笑,这个时候似乎变得更强了,在这等狂猛的攻击下,竟是没有被震退,在那毁灭性的神通秘术海洋中朝着三人一鳄慢慢跨去,指甲和筷子一样长。

    “我去!”

    五行鳄瞪眼,鳞甲都竖了起来。

    同一时间,这个地方的打斗自然是惊动了石室深处的其它修士,一些修士闻声望来,个个都是变了颜色。

    “这是?!”

    “那具尸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那几人,居然被压制了!”

    这些人惊讶。

    之前在上面的时候,林天,白子祁,白秋的神威,这些人可都是见识过的,杀半步大道级强者和斩草一样,可是如今,几人合力,却竟然敌不过一具诡尸。

    “这是一具邪尸!有有些可怕!”

    “这,大道境界的强者来了估计都收不了它!”

    “趁着那几人拖住了它,赶紧离开,要不然,之后会遭难!”

    这些修士心悸。

    这个时候,从那巨大棺椁中掉落出的宝物几乎都已经被一些强大的修士夺了过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争抢的了,还活着的修士几乎都有所得,在如今这个时候出现这么一头可怕的邪尸,这些人自然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直接朝石室外冲。

    “哎哟我去,这群小王八蛋,感情是真把咱们当成清理阻碍的免费劳力了!”

    五行鳄骂道。

    说着这话,它却是又打出一道妖族大神通,背后的五色羽翼更是震动了起来,有一道五色飓风席卷而出,强的惊人。

    “桀桀!”

    邪尸怪笑,干枯的爪子一抬,生生将五色飓风给撕的粉碎。

    也是这时,见着其它修士冲出石室外,它忽而戾吼,探出另一只爪子,一把将冲在最前的一人抓了过去,直接捏碎其头颅,一口咬住喉咙,吸纳血肉腑脏。

    朝外冲来的一群修士都是一惊,被这一幕吓的面无人色,要知道,刚才冲在最前方的可是一个通仙七重天的强者,可居然这么一瞬间便是被邪尸给杀死了。

    “真他妈血腥!”

    五行鳄咒骂。

    “趁这机会,走!”

    林天沉声道。

    三人一鳄速度很快,直接化作四道闪电冲向石室外。

    “桀!”

    邪尸抬头,显然发现了三人一鳄的动作,又是发出一声低吼,出手杀去。而这个时候,这方石室忽而大震动,有一圈圈的阵纹显化而出,遍布在地底上和四周的土壁上,皆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直接将这方石室给封闭了。同一时间,邪尸的尸躯上亦是有一道道阵纹亮起,散发出的光芒比这石室里的阵纹更加明亮。

    一时间,诸多修士齐齐一震,随后各自都是脸色狂变。

    “我我的气力和神力,怎么在自己倒流出体外?!”

    “我我的也是!”

    “我也是!这这是怎么事?!”

    一众修士皆变色。

    “啊!不”

    很快,有人惨叫,身体迅速干瘪了下去,转眼成为一具干尸。

    同一时间,白家兄妹和五行鳄也都是动容,五行鳄快速道:“林小子,阳气又开始流失了!而且,流失的比之前还快,鳄大爷的妖力都在朝外流,怎么事!”

    林天眼中交织丝丝精芒,他是六阶层次的控阵师,这个时候认出了石室里的这等阵纹和邪尸身上的阵纹,沉道:“这里被刻印下了子母噬阳阵。”

    “子母噬阳阵?”五行鳄瞪眼:“又是什么鬼玩意!”

    林天快速解释,道:“吞噬阳气,生命精气和神力的七阶大阵,是一种邪阵。这座石室里布下的是噬阳阵的子阵,那邪尸身上刻印下的是噬阳阵的母阵,噬阳阵的子阵布置在夺阳地上,相互间配合,会疯狂掠夺进入其中的生灵的生命气息和神力等,然后再进入到噬阳阵的母阵中,供给刻印噬阳阵母阵的载体所利用。”

    听着他这等话,白家兄妹和五行鳄不由得微微变色。

    “等等!”五行鳄瞪着前方的邪尸:“这座石室里刻下了噬阳阵的子阵,那头邪尸体内刻印了噬阳阵的母阵,那岂不是就是说,这死货生前还是个强大的控阵师,而且是这里的墓主?!”

    它这么一说,白子祁和白秋都动容。

    林天点头,道:“很明显的事,这里刻印下了噬阳阵的子阵,它若不是墓主,体内怎么会有噬阳阵的母阵。”

    “它不是从上面那藤蔓处的棺材里跳出来的吗?难道咱们之前推测错了?”

    白秋道。

    “应该是生前在这夺阳地上刻下噬阳阵子阵,将宝藏葬在子阵之内,自己在死前的最后一刻进入藤蔓处的那口棺材里,那里应该也布下了阵纹,用以让自己化作鬼魅。随后,宝藏吸引来修士争夺,夺阳地吞取这些修士的阳气,当吞取到一定量时,便会激活刻于其上的噬阳阵子阵,相互配合着疯狂掠夺这其中的生灵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随后再使得这些吞噬去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进入它体内。”

    白子祁开口,接着道:“至于为什么不将自己葬在这个地方,估计是不知道自己化作鬼魅需要多少时间,如果在化作鬼魅前被人寻到这里毁掉,那就什么都没了,不仅宝藏被夺去,自己也会连鬼魅都做不成。而躺在上面的普通棺材里则无疑很安全,毕竟,正常人不可能会去开一排普通棺材,那并没有什么意义。它身具噬阳阵的母阵,距离子阵不远,纵然处于上面,子阵夺取的精气也能渡给它。”

    林天点头:“应该就是这样!”

    “妈的,这死货,死了还在这里设下这么一个大坑,还想靠此活过来不成?!”

    五行鳄咒骂。

    这个时候,邪尸横在石室门口,疯狂厮杀其它修士,噬阳子阵则是配合着夺阳地,璀璨的光芒笼罩了四周。随后,只是转眼间而已,足足数十个修士死于非命,被噬阳大阵配合着夺阳地夺走所有生命精气和神力等,皆是化作了一具尸骸。

    对比于此,邪尸的躯体却是变得更高大了些,本来苍白干褶的皮肤也是变得充盈起来,凹陷的瞳孔更是好了不少,甚至于,其体内有一缕缕生气在慢慢浮现。

    “我们的生命精气等也都在飞快流逝,比刚才又快了几分,那死货又拦在前方,闯不过去,怎么办啊怎么办!”五行鳄嗷嗷直叫:“难道这次真要栽在这里?”

    “急什么。”白子祁不咸不淡的道了句,扫了眼旁边的林天:“总会有办法。”

    “嗯?”

    五行鳄和白秋都偏头望向白子祁,随后又顺着白子祁的目光望向林天,只见林天此时眼中隐约间交织着淡淡的龙纹光辉,一点也不着急,显得平静而专注。

    这让五行鳄眼前一亮:“林小子,有办法?”

    林天点头,随后下一刻开口,道:“好了!”

    “好了,什么好了?鳄大爷的生命精气和妖力还是在往”

    “嗡!”

    五行鳄的话还不曾说完,石室内便顿时有一缕缕龙纹亮起,转眼间遍布四周。

    几乎是这些龙纹亮起的一瞬间,白秋,白子祁和五行鳄都是微微一震,体内的生命精气和神力等皆是不再朝外流逝,同时,有一股磅礴力量在自外面朝着他们体内涌来,使得他们之前流逝掉的阳气和神力妖力等开始飞快的恢复。

    PS:明天三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