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道道柳条席卷而过,延伸极远,将前路完全拦住了,同时劈杀向三人一鳄。

    “小子些,千万不要被碰到!”

    五行鳄沉声道。

    白子祁体外雷霆交织,紫色雷光击向前去,将几道柳条笼罩,一时间劈啪作响。然而,结局令人惊讶,这些可杀半步大道强者的紫雷,竟没有伤到柳条分毫。

    “这食人柳很坚韧,甚至能够吸纳少量的外来神力,一般神通无法劈碎它。”

    五行鳄又开口。

    “死鳄鱼,一次性说完行不行!”

    白秋气道。

    她撑起白家大术,也是无法奈何这些柳条,连连闪避,担心被这些柳条擦中。

    “纯粹体魄的杀伤效果如何?”

    林天问它。

    五行鳄翻白眼,道:“小子,鳄大爷知道你肉身很变态,而事实上,以你当前的体魄强度来说,近距离靠前,应该是可以砸碎它的,但是,你忘记鳄大爷说的了吗,这玩意通体都是剧毒,这种剧毒非常可怕,纵然是大道修士都抗不”

    “嗖!”

    它的话还不曾说完,林天已经是冲了过去,不展神力神术,徒手朝前抓去。

    五行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小子你疯了?!”林天居然徒手抓向食人柳柳条!

    白子祁也是动容,微微变色。

    也是这个时候,林天已经靠到前方,直接抓住一道柳条,狠狠一扯,当场拉断,一时间,这些断开的柳条喷洒出一道道绿色液体,全部溅在了他的手背上。

    五行鳄鳞甲都倒竖起来:“妈的,小子,都说了这毒很可怕,大道强者沾染上都会被转眼间侵入血液中,你这简直额”它说着,突然怔住了,只见着那些落在林天手背上的绿色剧毒液体直接滑落了下去,林天的手臂半点事也没有,而且,在这个间隙里,林天踩着两仪歩,又是生生震段了十数道食人柳柳条。

    “见鬼了!”

    它瞪眼。

    连大道强者都扛不住的剧毒,林天竟依靠通仙八重的修为生生挡了下来,不,确切的说,它见着林天根本就没有去抵挡这些毒液,完全将这些毒液给无视了。而后,这些毒液也是半点伤不到林天,如同是普通的水源般,丝毫作用也没有。

    后方,纵然是白子祁都为之动容。

    “这家伙,身体抗毒性真强大!”

    白秋惊讶。

    她知道林天对毒物有强大的抵抗力,曾经见识过,却是不想,能毒杀大道强者的剧毒,林天如今也是完全能无视。

    “喀!”

    “喀!”

    “喀!”

    这个时候,林天可谓是神通无比,踩着第五重的两仪歩而动,避开一道道柳条,随后徒手将一道道柳条扯断,在这连大道境强者都要忌惮的食人柳面前,强势的一塌糊涂,转眼间将食人柳的柳条给全部拔了光,随后一拳朝着其主干砸去。

    “轰!”

    食人柳显然有自己的意识,这时喷洒出满天毒液,遮蔽了高天,吓的林天头上的五行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小子!退啊退啊退啊!这么多毒液,悟真强者来了都要倒霉,会被毒死的!”

    它大叫道。

    林天将其从头上抓下,直接甩到后方的白秋旁边,随后趋势不减的跨向前方,在满天的毒液中前行,右拳发出璀璨的金芒,狠狠一拳砸在食人柳的枝干上。

    “轰!”

    一声巨响,大地轰鸣,毒液飞溅。

    隐约间,一道惨叫声传出,当即吓的白秋花容失色,纵然白子祁也是一惊。

    不过下一刻,一道光从前方闪过,林天毫发无损,那食人柳则是被砸的四分五裂,绿色的毒液淌的一地都是。

    “吓死我了!”

    白秋拍了拍胸脯,还以为惨叫声是林天发出的。

    五行鳄瞪直了双眼:“这他妈真是个变态,通仙八重天而已,居然近距离用拳头砸碎了浑身是剧毒的食人柳,真是”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好了,走吧。”

    林天转身说道。

    白子祁当先走上前去。

    白秋和五行鳄连忙跟上,三人一鳄小心翼翼的往深处赶去。

    随着他们一路往深处去,大墓里走出诸多邪物,鬼王级别的都有不少。不过,这对于三人一鳄显然并不算什么,但凡有邪物出现,都是被干净利落的斩杀掉。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间,三人一鳄斩掉更多的邪灵,前行的更远,墓中的空气也是变得更冷,当又斩掉一头鬼王后,眼前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放眼望去,前方已经没有路,黑洞就是尽头,径直大约能有十丈左右,笔直通往这大墓的地底下。

    见着这一幕,三人一鳄面面相觑,略有诧异,这墓的走向还真是有些古怪。

    “嗖!嗖!嗖!”

    身后传来破空的声音,三人一鳄一路走来,几乎是将所有的邪灵鬼物全部给斩掉了,扫除了所有阻碍,之后的修士畅行无阻,在这个时候有人赶到了这里。

    “这”

    “还要通往地底?!”

    “这种墓”

    显然,这些人也是觉得这等情况有些诡异。

    “咚!”

    这时,之前的钟鸣再次响起,震动这座古墓,有一缕神光自黑洞下一闪而逝。

    顿时间,冲到这个地方的所有修士皆露出兴奋之色。

    “宝光!”

    “重宝,在这下面!”

    “一定是墓主的棺椁被葬在这黑洞之下!”

    一些修士道。

    林天眼中交织精芒,一缕强横的神念探入下方,片刻后便是微微皱眉。他的这缕神识没入下方后,如同小流入海般,什么也没探寻到,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了。

    “很古怪。”

    他传音白家兄妹和五行鳄,将这等事说了下。

    “吞掉了你探出去的神识?”

    五行鳄诧异。

    林天点头:“是这样。”

    听他这么说,白子祁也探出一缕神识下去,随后也是皱眉,如林天一般,探下去的一缕神念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下面,不简单。”

    他话语简单。

    三人一鳄盯着下方,在洞口边缘处停了下来。

    “咚!”

    这时,钟鸣声再次响起,黑洞之下又有神芒闪过,且比刚才更加的璀璨了些。

    顿时,走到这里的修士变得更是兴奋。

    “绝对是重宝!”

    有人大叫道。

    随即,一些修士没有忍住,小心翼翼的绕开三人一鳄,直接冲入了黑洞之下。

    有了第一批人冲向前,后面的修士见着林天等人没有什么动作,没有为难冲过去的第一批修士,胆子便是都大了起来,个个开始往前冲,齐齐跃入那黑洞中。

    转眼间,走到这个地方的一群修士全部跳了下去,眨眼间便就失去了踪影。

    “下去吗?”

    林天问道。

    五行鳄翻白眼:“都走到这里了,不下去哪里对得起这一路走来斩掉的厉鬼和鬼王们?这么斩完它们,然后掉头去,简直成了为别人开路的免费劳力了。”

    “这话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白秋点头。

    白子祁没有什么反应,显然是随便,进退都无所谓。

    “那就下去。”

    林天道。

    这次,他也是觉得五行鳄说的有道理,尽管下面有古怪,可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来了,自然就没有空手而的道理,那会显得太尴尬。

    三人一鳄朝下看了眼,微微跃起,也朝黑洞下而去。

    “呼!”

    耳边的风呼呼的,略有些冰凉。

    三人一鳄一路往下降,很快便是数十呼吸过去,已经是看不到洞口了。而这个时候,空气中的凉意也是变得更浓,像是进入到了一座万丈雪渊之下一般。

    这时候,四周一片漆黑,纵然以三人一鳄如今的修为,可见度也是非常低,只能看到大约丈许内的东西,而神识在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用,探出去就不见了。

    四周静悄悄的,五行鳄突然开口,气道:“小子,没事别拽你鳄大爷尾巴!”

    林天:“我拽你姥爷!”

    “是白家丫头?”

    “呸!谁拽你!”

    “那一定是大舅哥干的!”

    “滚。”

    四周昏暗一片,五行鳄气愤不已:“你们太欺负鳄了,你哎哟我去,还敢拍你鳄大爷脑袋!”五行鳄这次速度比较快,一把探出爪子,抓住一只手,直接扯到近前:“让鳄大爷看看,是你们三个中的哪额”他盯着前方,拉到近前的是一具高大的尸体,头发枯黄,瞳孔凹陷,嘴边挂着血,正冲着它咧嘴。

    “妈呀!”

    五行鳄吓的浑身鳞甲都倒竖了起来,另一只爪子伸出,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同一时间,林天等人闻声望去,也是隐约间看到了五行鳄抓住的影迹,顿时间皆变了颜色。

    “是之前的那头邪尸!”

    白秋惊道。

    林天第一时间撑起轮图,白子祁撑起神鸣殿,齐齐朝着前方镇压而下。

    砰的一声,两大王域隔开五行鳄,直接将邪尸给击飞了出去。

    “走!”

    林天道。

    几人的速度徒然暴增,化作几道光朝着黑洞下方射去,一晃眼便是数十丈。

    “我去,那鬼东西居然跟了上来,难道说,吞尸兽被那货给吞了?”

    五行鳄缩了缩脖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