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有些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货居然还有心情去忆以前。

    他踩着两仪歩,速度非常快,和白秋白子祁一起朝着这条岔道的深处冲去。

    “轰!”

    身后,血煞的气息汹涌,吞尸兽低吼,三只妖瞳凶毒渗人,飞快追向三人一鳄。它的速度亦是很快,不比三人慢,那血腥的煞气令的林天等人皆是脊背微凉。

    林天朝后看了眼,催动凌天剑诀,右手震动,朝后斩出一道璀璨的凌天剑罡。

    “铿!”

    剑罡速度很快,落在吞尸兽身上,溅射出一道道星火之光,只斩出一道微痕。

    五行鳄当即便是瞪眼,道:“小子你干什么?!”

    “干扰它追击我们,稍稍减缓它追来的速度。”

    林天道。

    五行鳄直接翻起白眼:“干扰你姥爷啊,你这样攻击它,它会发狂的!这玩意儿要是发起狂来,速度会变得更快,直接就会提升一倍有余,减缓个屁的速度。”

    林天顿时想揍它,气道:“你不早说!”

    “轰!”

    后方,血煞的气息明显变得更加强盛了,吞尸兽三只妖眼盯着林天,凶毒的光变得更浓,速度果真提升了一倍多,如同一道血色的闪电朝着林天扑了过来。

    林天只感觉脊背更凉了,像是一块万年寒冰压了过来,心脏都不由又颤了下。

    “跑啊跑啊跑啊!”

    五行鳄叫道。

    这自然用不着它催促,林天的速度变得更快,白家兄妹也随着他一起提速。

    不过,吞尸兽发狂后,速度明显更加惊人,比他们三人要快多了,距离越来越拉拢,那血腥的煞气压来,像是一汪血的海洋在沸腾,似乎要将一切都吞噬掉。

    三人沿着这条岔道狂奔,越是往前,岔道就变得越加宽阔。

    “轰!”

    身后,吞尸兽浑身血鳞发光,血煞气息又强了几分,速度也是变得更快了。

    林天朝后望了眼,指尖剑芒吞吐,随即便是想到,这可能会让这凶兽变得更凶,最终只得无奈散去剑光,只快速往前冲。

    渐渐的,随着岔道变得越来越宽,空气也是变得越来越冰冷,腐臭味亦是更浓了。前方出现一处山窟般的地方,有一条条藤蔓缠绕着,让三人一鳄皆是意外。

    “好多骷髅骨!”

    白秋道。

    藤蔓呈现碧绿色,四周有着一具具的枯骨,有一些黑色的甲虫在地上爬动着。

    身后,吞尸兽追来,这时候竟是忽而止住了脚步,三只妖眼盯着前方,闪烁着一阵忌惮的光芒,没有再靠前。

    “它这是在害怕前方?”

    林天动容。

    “是这样。”

    白子祁看了眼吞尸兽,自然也是察觉到了。

    吞尸兽盯着前方,随即又是偏过头去,目光只落在林天身上,眸光凶狠至极。

    “小子,它这是惦记上你了。”

    五行鳄幸灾乐祸的道。

    林天额上冒黑线,当即就想将它抓下来朝吞尸兽丢过去。

    三人一鳄盯着前方,虽然也是觉得前方有些不详,不过此刻吞尸兽在后面,他们自然不可能返后退,只得继续朝着这岔道更前方行去。

    吞尸兽盯着三人一鳄,盯着林天,低吼了一声,渐渐引入到后面的黑暗之中。

    “走了?”

    白秋问道。

    林天朝后望去,神识一扫:“走了。”

    对方的气息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很远。

    “悲催啊,自从遇到林小子,就没什么好事,先是修为丢了,然后被神鬼追,再然后被邪尸追,现在又被吞尸兽追,真是倒霉到扫把星上去了。”

    五行鳄抱怨。

    “再废话,揍你了!”

    林天道。

    五行鳄撇嘴,不过也是懒得说什么了。

    前方,山窟很大,交织的藤蔓非常多,角落里有着一具具枯骨,有些早已经碎掉了,只剩下骷髅头滚落在地上,有黑色蜈蚣等东西在骷髅头骨里爬进爬出。

    白秋缩了缩脖子,不由得拽着林天的衣袖。

    虽然她为王体,修为战力很强,不过终究还是女孩子,对这些东西很有抵触。

    三人一鳄往前行,不久后脚步微顿,在绿色藤蔓间发现一排棺材,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棺盖上已经是堆积了不少尘土。

    “这里怎么这么多棺材?”

    白秋问道。

    “小姑娘,这个地方可是墓,墓里面有再多的棺材,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五行鳄道。

    白秋斜了它一眼,没有说什么。

    几人往前行,这排陈列在此处的棺材不少,足足有数十口,直到他们走到更前方的时候,突然止住了脚步。前方有一口棺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里面有一些红色的毛发,且棺材两边还有着漆黑的爪痕,交织着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

    三人一鳄顿时间皆是动容,个个感觉脊背一凉。

    五行鳄嘀咕:“棺材里的尸体,好像跑出去了。”

    它这么说,无疑是让这里的空气忽而更冷了些。他们盯着这口棺材,从棺材里的那爪痕上的寒意感觉上去,带着这等寒意的东西绝对不简单,实力很可怕。

    “不管它,赶紧离开这里。”

    林天道。

    这个地方的空气非常腐朽,带着一股恶臭,令人很不舒服。几人没有在这个地方逗留,继续往前,脚步变得更快了些,随后竟是安然无恙的走过了这个地方。

    “古怪啊。”五行鳄嘀咕:“走过藤蔓处完全没事啊,那吞尸兽在忌惮什么?”

    林天三人都没有搭理他,继续往前走去。

    岔道两边更加宽阔了,不久后,他们走出了岔道的范围,前方的空间更大了些,有一处石台横在前方,宏伟而高大,有许多雾气在缭绕。放眼望去,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高大的身影盘坐其上,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有一股冰寒之意。

    “这是?!”

    几人都吃惊。

    “没有生命波动,而且,这股气息”林天眼中交织一缕缕金色神光,随后变色:“和之前那口打开的棺材里的爪痕上交织的气息一模一样!”

    听他这么一说,白家兄妹和五行鳄都是动容。

    “嘎巴!”

    “嘎巴!”

    “嘎巴!”

    这时,前方传出这样的声音,像是野兽在啃食骨头般。

    高台上,那道高大的身影转过了身来,体外交织着灰茫茫的雾霭,手中正捧着一条活人的手臂,嘴角边满是血迹,冲着三人一鳄咧嘴。

    五行鳄当即破口大骂:“我干!又一头变态的死老货!”

    “桀!”

    高台上,高大身影发出一声怪笑,扔掉捧着的手臂,如同鬼魅般朝几人扑来。

    这高大身影显然是一具邪尸,正是从之前那口破开的棺材里跑出,头发枯黄,瞳孔凹陷,牙齿参差不齐但却是很锋利,像是镶嵌上去的刀子一般,令人心悸。

    它的速度非常快,比吞尸兽有过之而无不及,转眼间便是来到三人一鳄近前。

    三人变色,齐齐出手。

    嗡的一声,白秋直接将太阴王域撑了起来,影响前方。

    “轰隆!”

    雷霆交织,白子祁撑起神鸣殿,笼罩而下。

    林天也是没有迟疑,果断祭出轮图,朝着前方压下。

    一时间,三大王域纵横,令的这个地方的空间一寸寸的扭曲,如纸糊的一般。

    “桀桀!桀桀!”

    邪尸森森怪笑,三大王域压下,却竟是不曾伤到它一分一毫,只是令它的行动稍稍变的迟缓了了下来,但却也是没有迟缓太多,如一道阴风般扑杀了过来。

    林天变色,他们三人修为不差,如今共展王域,却居然完全无法奈何这邪尸。

    “走!”

    他说道。

    他和白秋白子祁合力打出最强一击,随后直接避开邪尸,朝着更远处遁去。

    “妈的,这玩意儿妥妥的比那头吞尸兽要厉害!难怪那吞尸兽之前忌惮。”

    五行鳄嘀咕。

    林天三人遁向前方,渐渐的,当不知道行出多远后,前方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他们飞快跨过一个转角,只见着前方阴兵阴将成群,厉鬼级妖邪也是不少,正在疯狂厮杀闯入到这个地方的修士。在这其中,一头浑身遍布血鳞的三眼妖兽在横冲,气息凶狂至极,不仅在攻杀活着的修士,更是在吞噬一些阴兵和厉鬼。

    “啊!”

    惨叫声刺耳,一个通仙三重天的修士直接被这三眼妖兽直接咬掉半边身子。

    “是刚才的吞尸兽!居然窜到这个地方来了!”

    五行鳄瞪眼。

    林天三人自然也是动容,这东西可是很可怕,他们纵然合力也不可能挡得住。

    也是这时,正在冲锋的吞尸兽似乎也是发现了三人一鳄,忽而抬头望了过来,三只妖眼中当即射出三道渗人的光芒。它盯着三人,目光落在林天身上,发出一声低吼,化作一道血色大浪朝林天扑了过来,中途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修士阴兵。

    “妈的,后有猛鬼,前有恶兽,真是倒霉催的!”

    五行鳄咒骂。

    林天眼中却是忽而生出一缕精芒,道:“现在这样正好,让它们俩去对打!”

    五行鳄趴在他头顶,他传音白子祁和白秋,三人随即便皆是立着不动,这之后,在邪尸和吞尸兽扑到近前的一瞬间,以极速而动,化作三道闪电横移向两侧。

    “砰!”

    一声惊响,邪尸和吞尸兽径直撞在一起。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