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紫精灵的话,落苍大皇等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都是死死拽紧了拳头。

    紫精灵望着三大强者,平静的迈步而上:“你们,一人以万灵精气补充寿元,一人以少女元阴修炼神通,一人更是斩恩师性命夺取道果,我杀你们,不过分。”

    三人脸色铁青,眼中皆有阴光。

    “那些人,都和你没有关系!”

    炎魔道。

    “所以才说是替天行道。”斩神光在紫精灵身畔交织,铿锵作响:“或则,你们也可以认为,我看你们不顺眼。”

    落苍大皇三人眼中的阴光变得更浓,紫精灵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够如何?

    “那就试试看你能不能杀得了我们!”

    浦源道人寒声道。

    轰的一声,他的双眼中幽光大放,仿佛是太阴力一般。瞬间而已,一片浩瀚的虚界被拉开,其中,密密麻麻的阴魂冲了出来,皆是少女模样,面孔狠戾狰狞。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傀儡杀兵,皆由处子的灵魂祭炼而成,我看你如何挡!”

    这人喝道。

    数千少女的魂影交织而出,个个嘶吼,怨气滔天,带着一种可怕的魔性,令的这片空间变得有些血红起来,使得三人一鳄齐齐一颤,心神仿佛要龟裂了一般。

    “王八蛋!”

    林天咬牙。

    这些可都是妙龄少女,看上去,是被这浦源道人活生生抽去了灵魂,以那等纯净的处子魂体祭炼成杀伐傀儡,这太残忍了,简直是毫无人性,连畜生都不如!

    他很愤怒,但也有些担忧,这数千少女的灵魂化作的杀伐傀儡太可怕了,交织着一种湮灭万物的怨力,纵然是四周的大道都在呜鸣,似乎是受到了巨大压迫。

    望着这等画面,连落苍大皇和炎魔这等帝皇级强者都动容,感觉到了大威胁,眼中有异光闪烁。不过很快,两大强者都是过神来,齐齐散发出更强的帝威。

    “一起上!”

    炎魔道。

    两人迈步,各展神术,朝前压去。

    “铿!”

    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斩神光从天而降,以无敌之势劈开,生生将两人逼退。

    紫精灵望着浦源道人,目光显得更清冷了些。

    嗡的一声,一道血色裂缝自其身后浮现,有厉鬼嘶吼声传出,令人头皮发麻。

    “这是,那个时候的术!”

    林天动容。

    这等术,他不是第一次见。当初在第一天域时,紫精灵在他体内留过一缕神识,后来莫伊杀他,在关键时候,紫精灵留下的神识化作神识化身,展过这等术。

    在这同一时间,浦源道人变色,落苍大皇和炎魔也是变色,个个都是一颤,显然皆是感觉到了这等术的可怕。

    血色裂缝横呈于紫精灵身后,她望着浦源道人,声音很清冷:“我不用挡。”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更加惊人的厉鬼啸声从血色裂缝中传出,一股惊人的吸扯力忽而涌现,那些少女的狰狞灵魂仿佛是纸屑一般,转眼间被全部吸纳了进去。

    “你也进去。”

    她盯着浦源道人。

    鬼啸不绝,一只巨大的鬼爪从血色裂缝中伸出,绵延到天际尽头,骇人听闻。

    浦源道人心悸,头皮都凉了,快速后退,阴眼光芒大盛,祭出帝级神通抗衡。

    然而,从血色裂缝中探出的大手太可怕了,无视一切,撕开所有,带着一股压抑到极点的气息,一把将浦源道人拍碎。

    “啊!”

    浦源道人大吼,破碎的血肉蠕动,朝着中间位置聚拢,要重新凝聚出帝皇躯。

    不过,那只鬼爪显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带着一圈血芒,直接将他帝躯破碎后的这团血雾抓住,朝着那血色裂缝中拖去。

    “不!妖皇,住手!”

    浦源道人传出大叫。

    紫精灵面无表情,鬼爪更是无情,生生将浦源道人拖入血色裂缝,只有一道惊恐的惨叫从其中传出,随后,血色裂缝嗤的一声闭合,压抑的气息也瞬间消失。

    白秋,白子祁和五行鳄皆是心颤,眼中满是震骇。

    一个混沌境的帝皇强者,竟被这般轻易的斩掉了!

    “比上次更恐怖了。”

    林天心头狂跳。

    五行鳄则是一个劲的哆嗦:“这是什么法啊!”

    不仅是它,纵然落苍大皇和炎魔这两个帝皇境强者也心颤,为这等术所惊。

    “你你施展的是什么术?!”

    炎魔道。

    这道秘术,泯灭了同为帝皇的浦源道人的可怕神通,随即将浦源道人吞噬,这让它和落苍大皇皆是一阵心颤。

    紫精灵偏头,望向两人:“你们,还是考虑一下自己比较好。”

    “铿!”

    刺耳的兵鸣生出,四周,斩神光压落,以镇压六合八荒之势劈向两大强者。

    两大皆动容,各自撑起大术抗衡。

    只是,他们的抗衡显得有些脆弱,在斩神光之下,万道避退,什么都挡不住。

    随着砰砰的两声,两大强者同时被扫飞,各自大口咳血。

    紫精灵迈步,斩神光环绕在她身边,将她衬托的宛如高傲的公主,落苍大皇和炎魔再一次被扫退,皆是被斩神光杀的四分五裂,连同神魂体都差点被斩碎掉。

    两人咳血,脸色变得更难看,撑起所有手段都不管用,根本抵挡不住紫精灵。

    “妖皇,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落苍大皇脸色铁青。

    紫精灵神色如一,毫无变化:“当初你屠杀万灵,汲取他们的生命精气来延续你的寿元时,粉碎了多少宗门,破灭了多少个家,那个时候,面对向你求饶的一个个生命时,你有没有想过,不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落苍大皇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你”

    “已经将死,至少,保持你作为帝皇的尊严,不好吗。”

    紫精灵道。

    随着她迈步,斩神光坠落,封闭了十方空间,将落苍大皇完全镇压在其中。

    落苍大皇狂啸:“想杀我,你也要付出代价!”

    轰的一声,他开始燃烧生命本源,以之催动至强神通,一连牵扯出十数条完整的大道,令这些大道也跟着燃烧起来,仿佛是要将这整片大世界都给毁灭掉。

    紫精灵抬手,以之催动斩神杀光,璀璨的光芒淹没了一切,粉碎了所有大道。

    “啊!”

    落苍大皇惨叫,帝躯再次被粉碎,一道神魂狼狈的逃了出来,朝远处遁去。

    紫精灵眼中,两道精芒破眼而出,如同两道不朽的天剑斩下,嗤的一声将落苍大皇的神魂体斩的支离破碎。

    “又又一个帝皇”

    五行鳄咽了口唾液。

    林天望着苍穹上的紫精灵,惊讶于紫精灵的强大,同时也在想着,这么小的身体里,怎么会蕴含着那么恐怖的力量,舍九大天尊之外,怕是已经无敌了吧。

    这个地方,三大帝皇压来,转眼间,只剩下了炎魔一个人。

    紫精灵偏头,身畔的斩神光变得更璀璨了些,铿锵作响,如密集的神剑,全部对准了炎魔。

    “妖皇,你别太过分!”

    炎魔咬牙。

    紫精灵很平静:“弑师夺道,我纵杀你万遍,也丝毫不算过分。”

    嗡的一声,密密麻麻的斩神光嘶鸣,齐齐朝着炎魔斩了下去。

    炎魔又惊又怒,直接展现出真身,化作一道超过百丈高的熔岩巨人,有熔浆在体表流淌。顿时间,这片空间的温度瞬间上升,纵然是林天这等强大的人都感觉热了起来,像是身体要被融化了般,而四周的草木更是嗤嗤的响,直接被点燃。

    “纯质魔炎!”

    炎魔大吼。

    它展现出真身后,一下又强大了数倍,一团漆黑的炎芒凝聚而出,生生将密密麻麻的斩神光撑开,朝着紫精灵笼罩而去,扭曲了空间,连大道都受到了干扰。

    “我的魔炎可以焚毁一切,妖皇,你讨不到好!”

    它戾声道。

    纯质魔炎封闭十方,凝聚出数万炎球,封锁在紫精灵四周,禁锢了所有空间。

    对此,紫精灵的表情依旧是没有半点变化,单手结印,第二次并作剑指,平缓斩下。

    “铿!”

    斩神光轰鸣,光芒冲霄。

    嗤嗤嗤的响声迅速传出,四周,密密麻麻的魔炎球全部粉碎。随后,一道足足百丈长的斩神光落下,直接将炎魔立劈,连同神魂体也一并给斩灭在了其中。

    顿时间,这片空间变得安静下来,那炽热的气息消散,空气的温度重新恢复。

    “全全死了。”

    五行鳄缩了缩脖子,三个混沌境强者杀到这里来争夺小艾艾的生死印,随后联袂与紫精灵一战,可却是连一个小风浪都不曾翻起来便被紫精灵斩了个干净。

    林天这时松了口气,紫精灵完胜了三个帝皇强者。

    “小紫。”

    他朝着苍穹上喊了声。

    尽管知道了紫精灵的身份,但是,他的称呼还是没有改变。

    听着他这样的称呼,白秋和白子祁齐刷刷的望向他,五行鳄更是差点一跟头摔倒下去。尽管两人一鳄之前已经听过林天这般称呼妖皇,可此刻却还是心头一跳。

    苍穹上,紫精灵偏头望来,清冷之色散去,没有了半点与三大帝皇战斗时的无上帝姿,真如同个小女孩般踩着虚空来到林天身前,狡黠的笑道:“哥哥大人,好久不见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