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奇异的气息冲天而起,带着一种非常特别的波动,令的林天动容。这不仅是因为这等气息非常特殊,更因为这股气息冲起的方向,赫然是他为那个朴素小村的村民们孩子们修建的那片小坟的位置,他记得很清楚,确确实实就是那个方向。

    “那里,发生了什么?”

    他脸色微变。

    这时候,他所感觉到的这等气息太古怪了,连同他识海内的神剑都动了一下。

    而不仅是他,白秋和白子祁也是变色,自然辨出了这气息冲起的方向的位置。

    “那里”

    白子祁皱眉,为这等气息所惊。

    纵然是五行鳄这个曾经登临涅槃绝巅的老妖怪都为之动容,眼中满是惊色。

    “走!”

    林天吐出这么一个字,体外金色神光沸腾,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青山位置冲去。

    白子祁和白秋点头,一步跨出,紧跟在林天身后。

    耳边的风呼呼的响,五行鳄趴在林天头顶,林天三人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青山浮现在三人一鳄视野中,那等特殊的气息更浓了,从那青山中不断传出来。

    林天眼中交织精芒,和白秋白子祁一起,转眼间跨入青山,顺着那等气息,一路来到一片空旷的小墓群外。

    “那是?!”

    来到这里的一瞬间,三人同时止步,仙躯皆是一震。

    平凡的青山,一座座小坟墓横呈,一个衣衫破破烂烂的小女孩站在一群小坟墓前,一动也不动,身上沾染着泥土,那股特殊的气息正从小女孩身上源源不断的传出。小女孩脚边有着一个小坟,坟墓破开了,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小坟前的墓碑还完好的立着,其上也沾染着沙尘,上面有三个字小艾艾。

    “小小艾艾?!”

    林天和白秋齐齐变色,又是微震了一下,小女孩的背影,他们实在太熟悉了。

    白子祁动容,自然也认得小女孩。

    “小艾艾?不是,不是已经”

    五行鳄闻言顿时间瞪眼,它听林天提起过这个小女孩,明明是已经死了才对。

    前方,小女孩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这个时候,小女孩曾经可爱的羊角辫已经不在了,头发披散着,胸口挂着一块晶莹宝玉,脸颊依旧稚嫩,可瞳仁却是一片血红,其额头上,眉心处,一轮莲花般的印记是那么的显眼。

    盯着三人一鳄,小女孩稚嫩的小脸显得有些麻木,目光最终落在林天和白秋身上,小小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两行血泪缓缓流下:“漂亮姐姐大哥哥”小女孩此时的模样有些古怪,但却显然还认得林天和白秋,发出哽咽的声音。

    林天一颤,只感觉胸口被什么击了下。

    小女孩的衣衫破破烂烂,瞳仁血红,流淌着血泪,那等画面太让人心痛了,比他当初看着小女孩死亡的时候还要难受。

    “小艾!是小艾艾!”

    白秋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又惊又喜,直接朝小女孩冲过去。

    白子祁抬手,一把将她拉住。

    “哥!你做什么?放开我!”

    白秋急道。

    白子祁皱眉,道:“这不正常。”他见过小女孩,自然知道小女孩是小艾艾,只是,小女孩现在的情况太古怪了,明明已经死去,却又这般从坟墓里站了起来,而且,那血红色的瞳仁有些渗人,眉心处的那轮莲花般的印记更是让人心神震颤。

    白秋挣扎:“你在说什么啊,是她!是小艾艾,是小艾啊!放开我!放开!”

    这时,林天迈步,一步便跨了过去。

    白子祁见此,眉头皱的更深,终究还是松手,将白秋放了开来。

    顿时,白秋如同林天一般冲了过去,转眼间便是来到小女孩身边:“小艾,真是小艾艾!”当初得知小艾艾已经死去的时候,她无比伤心,而如今又是重新见着小艾艾站在眼前,尽管有些古怪,但这依旧让她惊喜,这是失而复得的感动。

    “小艾。”

    一旁,林天也小声唤道。

    小女孩的身子很单薄,衣衫破烂,见着林天和白秋出现在身边,流淌下的血泪更多了,像是流浪已久的孩子见到久别的亲人般哭泣,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她的目光落在林天身上:“大哥哥,爷爷爷爷不在了,大家都不在了”

    林天只感觉心头一痛,说不出一个字来。

    小女孩偏着头,望向身后的一片小坟,单薄的身子发颤,眼中不停有血泪流下。曾经的记忆,她都还有,记得爷爷被虫族杀害的场景,记得自己和村里的其它人被抓走的场景,记得自己被虫族幼虫撕咬的场景,记得林天来救她的场景。

    “大家都不在了小艾醒过来就只剩下小艾一个人了”

    小女孩哭泣。

    五岁大的小女孩,流淌着血泪说出这样的话,让人更加心痛,纵然是林天这样坚强的人,也有一种将要掉泪的感觉。

    白秋蹲着身子,掉着眼泪将小女孩搂在怀里:“小艾不怕,还有我们在身边。”

    小女孩幼小的身子颤抖,伏在白秋怀中大哭,伤心欲绝。

    听着小女孩的哭泣声,林天握紧了拳头,真想将虫族那群人拉出来再杀一遍。

    这个时候,饶是一边的白子祁也是微微做了个深呼吸,显然也是深受触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秋搂着小女孩安慰,才终于使得小女孩止住了哭泣。

    “还有我们,以后,小艾艾跟着我们,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

    白秋道。

    林天亦是出声安慰,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以神识认真扫视过小女孩,发现小女孩现在的模样虽然有些古怪,但是体内却的的确确有了生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是有了,这代表着,小女孩是活了过来,如今,是一个活着的人。

    这是一件无比惊喜的事,是一场奇迹,以至于这个时候,他没有去想为什么明明已经死去的小艾艾会重新具备生的气息,没有去想小女孩为何会是现在这么一副古怪模样,甚至没有去想小女孩为什么会散发出那等令人震颤的特殊气息。

    “小,小,小,小,小子”五行鳄趴在林天头上,从来到这里后便一直盯着小艾艾眉心处的莲花印记,这个时候似乎终于看出了什么,顿时间瞪大了双眼,差点没从林天头上摔倒下去,伸出一只爪子指着小艾艾眉心处的那轮莲花般的印记,爪子都有些微微哆嗦起来:“那东西看那东西那个,那个是”

    林天顺着五行鳄的指向望过去,自然是早就注意到了小女孩额头上的这轮印记。这轮印记太奇特了,小女该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等奇异气息,便就是从这轮莲花般的印记上流转出来。他声音微沉,认真问五行鳄:“这是什么?你知道?”

    五行鳄爪子哆嗦,声音也是哆嗦着,双眼瞪的滚圆:“是那个,是,是那”

    林天一把将它从头上抓下来:“你哆嗦个什么!这印记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五行鳄气的不行,连连爆粗口:“看不出来你鳄大爷被惊到了么?!我%给你家鳄大爷一点喘息的时间行不?!我%”

    林天松开它,安静等着。

    同一时间,白秋和白子祁也都望向它。

    五行鳄一连做了十数个深呼吸,在林天已经忍不住想要揍它的时候,终于是开口,盯着小艾艾眉心处的那轮莲花般的印记道:“鳄大爷以前在一个混沌境老家伙的墓里看到过有关这等印记的记载,这是”它一字一顿,道:“生死印!”

    “生死印?”

    林天皱眉。

    白秋和白子祁也露出疑色,显然都不知道五行鳄所谓的生死印是什么东西。

    “生灵由生而死,肉身保持不朽,再由死而生,这个过程的交替,有极小的几率会生出这等印记,被称作是生死印。”五行鳄道,盯着小艾艾眉心处的那轮莲花般的印记,忍不住狠狠咽了口唾液:“就鳄大爷在那座墓里看到的关于生死印的记载,这等东西,历史上仅仅只出现过三次,因为,实在是太难出现了!”

    “要知道,生灵一旦死亡,一般是绝不可能再活过来,而纵然是能够奇迹般的由死而生,可这个过程中能够凝聚出生死印的几率,却也是连亿亿万分之一都不到!”盯着只有五岁的小艾艾,五行鳄瞪直了眼,跟见鬼了般:“这个小女孩不仅从死亡中活了过来,竟然竟然还凝聚出了这等古印!这,这简直”

    “由生而死,由死而生,生死印”林天自语,这时候,他依旧没有去想小女孩为什么能在已经身亡的情况下重新具备生命气息而活过来,顿了顿后望向五行鳄,继续问道:“这个生死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不好的影响?!”听着林天的话,五行鳄的眼睛瞪的更直了,如同是一对铜铃般:“我鳄大爷喷你一脸花露水!这东西,连一些混沌境的老不死都曾拼着形神俱灭的风险想要凝聚出来,你居然问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