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林天的话,白秋脸上的兴奋之色顿时间全部消失,整个人都怔住了,脸上的笑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你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都死了,别说这种话,这可一点都不好。”

    林天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子祁皱眉,望向林天:“你确定?”

    林天点头。

    “所以,我接连屠掉虫族二十余个分支部族,杀了他们的年轻至尊,杀了他们三个太上长老,夺了他们的最强道兵。”

    他低声道。

    白子祁眉头拧的更紧,偏头望向旁边的自己的妹妹。

    “那那些孩子呢?”

    白秋问林天。

    林天沉默,能说什么?

    白秋声音微颤了些:“小艾艾呢?”

    林天的脸色更是黯然,拽紧了双手。

    正如白秋提起的那般,小艾艾最是可爱,当初他在小村子的时候,小家伙也总是粘着他,可是,他最后却是没能保住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小女孩,才五岁。

    白秋身子微颤,显然懂得林天的沉默,眼眶一下就湿了。

    白子祁想安慰白秋,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很喜欢村子里的那群小家伙,更喜欢那个叫小艾艾的小女孩,分别时将自己贴身佩戴了十数载的宝玉都送给了小女孩,可如今,那群小家伙不在了,小艾艾,也死了。

    林天也不好受,感觉胸口很压抑。

    “我将村民们都安葬在村子外的大山里,小艾艾,也在。”

    他说道。

    第四天域很广袤,这一天,天气略有昏沉,稀薄的云层遮住了炎阳,如同林天等人如今的心情,并不好。

    这一天,三人一鳄,出现在一座青山老林中。

    青山很普通,空气清晰,灵气却并不浓厚,前方,一片小墓横呈,萧瑟凄凉。

    这些小墓,都是小村的村民们的墓,是林天当初所立,如今,重了这里。

    白秋蹲在前方,望着小艾艾的小坟,眼泪止不住的掉落。她最喜欢那个小女孩了,还想着等自己修为变强后,等小女孩长大些后,就亲自教她修行真正的大术,甚至带家族也没有问题,可如今,小艾艾却不在了,仅仅只是才五岁大。

    “怎么会这样。”

    她哽咽。

    林天站在旁边,白子祁与他并肩而立。

    “这事没完!”

    白子祁道。他向来沉稳,此刻说出这样四个字,足可见已经非常生气。这个时候,见着这群小坟,见着自己的妹妹这般伤心落泪,他心里自是有杀意交织。

    “完个屁,屠了这群狗日的!”

    五行鳄咒骂。

    林天深吸一口气,眼中有杀芒闪烁,沉声道:“之前,我连续斩了这一脉二十几个分支部族,如今,他们所有的分支部族都聚在了一起,迁移到了中心主族,那里有悟真级强者坐镇,以我们如今的实力,无法直接杀到中心主族内去。”

    白子祁眼中有冷芒:“从长计议。”

    三人一鳄在这个地方停留许久,随即才是离开,不久后出现在一条大道上。

    白秋情绪很低落,林天和白子祁想要安慰,却最终都没有开口。

    这条大道很宽阔,远处有修士走过,气血也是不弱。

    “太血腥了,两百多人啊,全部都被杀了,血肉都被啃食了个干净,真是”

    “虫族真是疯了,为了逼出那个狠人,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年轻至尊被宰,三个太上长老被杀,最强道兵被夺,二十余个分支部族被屠,前段时间又是有四个大道强者死掉,不疯才怪。”

    “活该!这一脉恶心透顶,死光了最好!”

    “不过,说起来,这一脉为什么会突然杀到那个蛮族小部族去?那里和那个狠人有什么关系?”

    “听说那个小部族里有个蛮子青年,这蛮子青年曾经和那个狠人一起同行过,似乎是那个狠人的朋友,虫族显然是想抓住这蛮子青年来威胁那狠人就范。”

    “那里可是蛮族的一个小分族啊,虫族这么做,不怕蛮族主族与之开战吗?”

    “两百多口人,七十多户人家,远远偏离了蛮族主族,实力非常一般,这其实远不能算是合格的分支部族,更像是一个普通村落,太过微乎其微了,蛮族主族应该不会为了这么一个普通小分族和虫族杠上,毕竟,大族间开战可不是开玩笑,那会死更多的人。而且,蛮族的实力在几个大族里稍弱一些,几个大族里,如今似乎也就这一脉没有年轻至尊。虫族应该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直接屠了那里。”

    “唉。”

    这群修士小声议论,有人叹息。

    林天等人这时候距离这群修士还有挺远,不过,一行人的修为都很强,这群修士的声音便是自然全部被听了去,一字不落。顿时间,林天的脸色直接变了。

    “小子,这和你有关?”

    五行鳄微怔。

    白子祁动容,纵然是一边情绪低落的白秋也是变色,皆望向林天。

    林天又惊又急,这时候一个字也没有,一步跨出,瞬间便出现在远处的那群修士眼前,直接将其中一人抓了过来:“你们刚才说什么!那个蛮族分族发生了什么!”他当初刚来这片天域时,在一个蛮族小分族里待过一晚,在那里结识了范英雄,对方朴实憨厚,他们一起闯过一片遗迹,此刻听到这等声音,哪能不急?

    “你你,你是”

    这群修士自然是认出了林天就是最近传闻中的狠人,皆是变了颜色,尤其是被林天抓过来的那个年轻修士,脸颊这时候变得一片苍白,差点没直接昏厥过去。

    “说!”

    林天低吼。

    这个年轻修士战战兢兢,将蛮族那小分族被虫族屠杀的事道出,略带惶恐。

    “什么时候的事!”

    这个年轻修士不停的哆嗦:“没有,没有多久就,五,五个时辰前”

    “范英雄,那个蛮子青年呢!”

    “不,我不清楚好像,好像在其它族人的掩护下保住了性命,不,不知道去了哪里,有虫族强者追杀了下去”

    这个年轻修士颤抖。

    林天心中惊极怒极,一把将这年轻修士推开,来不及和白子祁和白秋说什么,金色神光透体而出,如同一道金色闪电般划破长空,朝着那个蛮族小分族冲去。

    白子祁脸色微沉,和白秋一起跨出,追在林天身后。

    林天速度很快,白子祁和白秋也没差多少,一路极速而行,翻越过十数座大山老林后,出现在一片比较偏远的山脉间,这里灵气也算比较足,植株充裕,隐约间可以听到兽吼声,空气中飘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林天一步数十丈,不久后停了下来。前方是一个非常微小的分支部落,原本坐落着数十石屋,可此刻,一座座石屋却是皆已经破败不堪,地面上满是鲜红的血迹,有着一具具森森白骨,血肉都是被啃食掉了,触目惊心,令人望而生寒。

    林天眼中升起一股戾气,杀意如海。他在这里待过一晚,这里的蛮族人热情招待过他,虽然是因为他救了这小分族的几条人命在先,但这里的人却是个个都很豪迈,本能的让他很有好感。可如今,因为他的关系,这个蛮族小分族被这般屠戮殆尽,死状凄惨,憨厚的范英雄更是不知所踪,生死不明,这让他又惊又怒。

    白子祁望着前方皱眉,白秋也是脸色很不好看,那里的平凡小村被虫族毁掉,而如今,和林天有关的这个蛮族小分族,又被虫族这般屠害,让她又难受又愤怒。

    “轰隆!”

    这时,远空突然传来惊人的神能波动,数十道人影冲来,或是持着石棒,或是持着狼锤,皆是杀气腾腾,气息很强。尤其是最前方的三人,尽管生有胡须,为老者模样,但血气波动却是很惊人,如同是蛮兽一般,转眼便是跨到这个地方。

    三人一鳄同时偏头,望向来人,生出戒备。

    这群人影中,不少人都是围着兽皮,赤露着胳膊,肌肉显的很强劲,很惊人。

    林天眼中的戾气散去,望向来人,目光落在最前方的三人身上:“蛮族前辈?”

    这数十道人影确实是蛮族修士,冲到这里见着林天后,都是瞬息间个个动容。如今,林天早已经是名扬第四天域,这些蛮族修士自然都认出了林天,且,他们是因为听到这里的小分族遭难后飞速赶来,也都知晓了林天和这里有些关系。

    “是你!”

    为首的三个老者盯住林天,皆是散发着道则波动,赫然为三个大道境强者。

    林天能够感觉到三人的强大,张了张口,道:“对不起,因为我的关系,这里”如果不是因为他,蛮族这里的分支部族,不会这般遭难。

    三个老者扫视这里血迹遍地的小分族,脸色自然都不好看,目光最终落在林天身上:“英雄那孩子几次和我们几个老家伙提起过你,当初你救过这里的几条人命,我们也都知道,发生这等事,不能怪你。”

    三个老者身后,数十人影环视这里的小分族,个个都是杀意冲天,无比愤怒。

    “该死的虫子们!”

    所有人皆怒极。

    随即,下一刻,这其中有通仙七重天的壮汉突然反应过来,望向三个老者急声道:“族长,两位长老,快,我们快些去找英雄!听说英雄还活着,绝不能让英雄有损!那孩子可是我们蛮族这一代的希望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