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海浪翻滚,汹涌而来,所形成的巨大黑影笼罩而下,将整个岛屿都给覆盖了。

    林天抬头,脸色无比凝重。

    大道九重天的强者太过可怕了,这等气势,如何去抵挡?他没有想到,这一脉在这时会有这等级数的存在出世,这几乎能是海族悟真老祖之下的最强者了。

    “试试它!”

    白秋道。

    她体内冲出一抹幽光,化作一枚光珠,赫然是当初在第二天域得到的定水珠。

    林天自然认得,这枚宝珠有非常强横的控水道力,当即也不迟疑,直接朝着其中输入神力:“一起催动它!”

    白子祁,白秋,五行鳄,皆往内里输入神力。

    “轰!”

    定水珠光芒大盛,一时间,周边的汪洋再次沸腾,滚滚大浪涌动而上,并不比海族的大道九重天强者挥出的海浪差多少,浩浩荡荡的迎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两股大浪碰撞在一起,顿时间溅射出更多的水浪,压的虚空扭曲,这方岛屿在瞬间便被汹涌的海水淹了大半。

    三人一鳄都是受了剧烈震荡,体内的血气一阵翻涌,差点齐齐咳血。

    “妈的,这老小子!”

    五行鳄咒骂。

    定水珠的能力不错,不过,他们的修为终究差了许多,勉强挡住了海族大道九重天的这个强者压下的海浪,可却都受了些轻伤。

    海族这干枯老者立身苍穹上,眼神更加残酷了些,森毒无情:“蝼蚁畜生们!”

    嗡的一声,它探出大手,妖芒震动,席卷而过。

    三人一鳄同时出手抗衡,再次被击退,林天和白子祁挡在最前方,五脏六腑一阵痉挛,皆是口中溢出血来。

    “小子,这可不好玩啊,怎么办?”

    五行鳄略急。

    这个时候,这方岛屿已经被一股磅礴的道力给覆盖了,他们连遁走都做不到。

    林天盯着前方的海族强者,眼神阴晴不定,片刻后,眼中闪过一抹森森寒芒。

    “我一个人冲上去,你们暂时别过来,就待在这里!”

    他说道。

    话落,他没有停留,直接朝着海族这个干枯老者而去。

    如此一幕,顿时令的白子祁,白秋和五行鳄皆是变色。

    “小子你疯了?!”

    五行鳄叫道。

    “林天你做什么!”

    白秋花容失色,那可是大道九重天的强者,林天怎么可以这么直接冲过去。

    同一时间,这方岛屿外,海族跟来的一群海族修士也都是动容。

    “他,直接冲向我族的第一太上长老?!”

    “找死!”

    “纵然他战力再强,无敌同代,可这般冲过去,也只能是一死!”

    “明知道必死,想为同伙寻找逃走的机会吗?!”

    “都逃不了!都得死!”

    这些海族修士眼神惊讶,随后变得狰狞和阴毒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林天已经是靠近了海族的干枯老者,体外金芒强盛到极点,直接挥动金色铁拳,砸的虚空坍塌,狠狠一拳压向海族的这个大道九重天强者。

    他的肉身强到极点,这般一拳压下,令的海族一众修士又是变色,齐齐一惊。

    不过,这依旧只是一瞬间,下一刻,这些海族修士的眼神再次变的毒辣起来。

    “没用!只能一死!”

    一个海族修士阴声道。

    海族的干枯老者神色无情,眼神残忍至极:“蝼蚁也敢向天鸣!自寻死路!”

    嗡的一声,它探出大手,大道法则交融,朝着林天压去。

    “死!”

    它声音冰寒,如同从地狱中传来。

    白子祁,白秋和五行鳄齐齐变色,全部往前冲去。大道九重天强者蕴含道则的一掌,林天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挡得下来,毕竟才通仙七重,修为差距太大了。

    迎着这一掌,林天自然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不过,他并不畏惧,眼中寒光更浓。这时候,他强行收拳势,意念一动,将玄青鼎唤出,倒转鼎口朝着海族这个大道九重天强者迎去,一块巨大的仙灵晶水晶柱从里面划出,朝老者落下。

    见着这一幕,五行鳄直接瞪直了双眼,当场止住冲势,同时体内冲出强横的妖力,将白子祁和白秋一起卷了来,传音道:“赶紧的,稳住心神!”它也是没有想到,林天居然将封印着那涅槃境的魔化中年的仙灵晶柱子给取了出来。这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东西,当初在那片地底空间时,它和林天只看了眼就差点遭难。

    几乎也是这个时候,前方,海族的那干枯老者的大手落下,正好压到封印着魔化中年的那块巨大仙灵晶上。

    “啊!”

    惨叫第一时间响起,凄厉悚人,海族这个大道强者压下的大手瞬息间被一股可怕的魔力笼罩,整条手臂变得漆黑如墨,随后径直粉碎,化作满天的沙尘消散。

    “大长老!”

    “长老?!”

    “那个是什么是仙灵晶?!里面有人,有,有”

    岛屿外,海族一众修士盯着封着魔化中年的那块巨大仙灵晶,前一刻还在因为发现仙灵晶而惊喜,不过下一刻,一行人便个个都是齐齐一颤,眼神都是变了,有人变得怔怔出神,有人变得脸色狰狞,甚至有人直接挥动屠刀斩向旁边的族人。

    “杀啊!杀杀杀!”

    这群海族修士中,有强者咆哮,瞬息间迷失了自我。

    他们这些海族修士,最强也才通仙级别而已,如何能够抗衡的了那魔化中年的魔性?要知道,当初连生为轮体的林天都差点遭了难!这个时候,这些海族修士要么怔怔失神,要么疯狂嘶吼,一时间,有人挥动自绝,有人惊恐戾啸,有人则是疯狂杀向旁边的族人,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最仇视的敌人般,出手狠辣无情。

    一瞬息,血水一道道炸开,妖邪刺目。

    “这是?!”

    白子祁和白秋都是一惊,因为有五行鳄的提醒,兄妹两人皆是以王体本源护住了心神,这个时候没有受到影响,看到这一幕后,皆是不由得动容,变了颜色。

    “那那是什么东西啊?!”

    白秋盯着封有魔化中年的仙灵晶水晶柱,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这个时候,她和白子祁以王体本源护住心神,虽然没有受到魔性干扰,可在看着那魔化中年时,却依旧有一种心颤的感觉,脊背都有些发凉。

    “一个魔源!”

    五行鳄嘀咕。

    “啊!”

    惨叫自苍穹上传来,海族的干枯老者惨嚎,一条手臂生生被魔性力量侵蚀粉碎,短时间竟是没有能够凝聚出来。且,在这同一时间,那股魔性力量顺着其断臂进入到了其体内,使得他的气息飞快降低,单手抱着头颅在虚空上凄惨的翻滚。

    林天这时也感觉到了压力,近距离丢出封有魔化中年的仙灵晶碎片,尽管他很早就以阴阳莲海护住了心神,可此时依旧受了大影响,五脏六腑一阵阵剧痛。而那仙灵晶水晶柱外的铁索也是让他心惊,太坚固了,受那海族大道九重天强者一掌,居然没有破碎,完全承受了下来,只是上面的纹络变得稍稍黯淡了些而已。

    盯着这仙灵晶水晶柱,他没有犹豫,紧咬牙关,祭出的玄青鼎压上,重新将之收入其中,合上青鼎的盖子,同时祭出四象封印,将之再次紧紧的关闭起来。

    “啊!”

    惨叫声刺耳,海族那大道九重天强者遭了大难,魔化中年的魔性力量进入它体内,当真不是它如今的修为可以抵挡,在疯狂的侵蚀其心脉,转眼间让它的躯体变得更加干枯了,断臂更是一直无法凝聚,仿佛是连那里的灵魂都给湮灭了般。

    林天盯着这个海族强者,随即,偏头望向白子祁和白秋。

    “护住心神,用最强一击干掉他!”

    他眼中闪烁精芒。

    白子祁眼中划过一抹雷霆光芒,望着前方,点了点头。轰的一声,他体外神光涌动,一方雷海自身后冲了起来,其间交织着一片片殿宇。

    “雷神体,王域神鸣殿?!”

    五行鳄瞪眼。

    它是活了很久的老妖怪,自然能够认出这等王域来。

    不过,白子祁的动作并没有完,体外的气息变得更加强盛,所撑起的神鸣殿中,一尊巨大雷影站了起来,真宛若是雷神一般,缓缓拔出一柄光芒耀眼的雷剑。

    神鸣殿如今的最强姿态,雷神拔剑!

    “嗡!”

    另一边,白秋上前,体外幽光闪烁,一方星空自身后冲起,浩瀚无边,随即,一轮圆月自星空中显化,至神至圣,真宛若是宇宙深处的月亮般,令人心中悸动。

    五行鳄直接张大了嘴巴:“王域,星空明月?!她,她,她太阴王体?!”盯着白秋撑起的王域,它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之前白秋称自己很强大,半步大道强者都不是对手时,它还不信,称白秋在说大话,可现在,它懵了,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强悍,居然是太阴王体!

    “这兄妹两人,一个雷神体,一个太阴体,他们的家族以后是要逆天不成?!”

    它瞪眼。

    “轰!”

    就在这时,更强的神威冲起。

    林天神色肃穆,双手飞快结印,一方神图自身后冲起,始一出现便散发出无语伦比的恐怖威势,令的这方岛屿再一次晃动起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