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四周雾霭朦胧,听着林天的话,五行鳄一愣:“有东西?鳄大爷怎么没看见。”在这等雾霭中,不仅是目力受阻,神识力也被干扰的很厉害,难以感知四周。

    白秋也不曾看见不曾感觉到,不过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心打量着四周。

    “马上就能见到了。”

    林天道。

    几乎是在他话语落下的一瞬间,四周的雾霭中,一双双碧绿的瞳孔亮起,显得有些妖邪,令的这片空间的温度骤然间降了不少,有一股冰寒冷意席卷开来。

    五行鳄瞪眼:“这都什么玩意?”

    “都是由地脉煞气形成的邪灵。”

    林天道。

    白秋扫视了一下四周,嘀咕道:“还真多啊。”

    绿色的眸子在朦胧雾霭中显得格外刺眼,纵然目力受阻且神识被干扰,但却还是一眼就能看的见。下一刻,这些绿色瞳孔全部靠了过来,发出嗖嗖的声音。

    “小子,来了!”

    五行鳄道了声。

    白秋当即就要撑起白家大术,不过却是被林天止住了。

    “我来。”

    林天道。

    嗡的一声,他直接阴阳莲海撑起,密密麻麻的黑白色莲瓣如同是黑白剑刃一般朝着四周席卷而去,顿时间便是有刺耳的惨叫声响起来。

    他的阴阳莲海异象克制一切妖邪,这些生有绿瞳的生灵是由煞气汇聚而成,自然算是妖邪的一种,在他的识海异象下,很难支撑的了。

    转眼间,绿色眸子全部消失,空气中的冷意也不见了。

    “走。”

    林天道。

    他拉着白秋朝前跨步,平缓安稳,每一步落下,脚底都会有龙纹交织,纵然四周的雾霭非常浓郁,但是却对他没有丝毫影响,龙纹延伸而过,将所有的一切直接呈现在他的神识海洋中。

    很快,空气中的雾霭变得虚淡起来,慢慢消失了,目力和神识都不再受干扰。

    这个时候,放眼望去,四周的土壤变得更加赤红了。

    “呼!”

    一股狂风突兀卷起,从不远处袭来。

    转眼间而已,数十诡异生灵出现在两人一鳄的视野中。它们面部无鼻,只有一张嘴,一只眼,看上去妖邪而渗人,令人头皮发麻。

    这些独眼生灵散发出的气息都很强大,煞气很浓,如同死神般逼向两人一鳄。

    “这可真真能比得上大道强者了,每一头都比之前的六臂怪物强十倍不止!”

    五行鳄瞪眼。

    林天和白秋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皆是动容。

    几乎只是转眼间,数十独眼生灵靠了过来,卷动着满天煞气,杀向两人一鳄。

    “你们都不要攻击,闪过它们就好。”

    林天道。

    这么多强大生灵聚集在一起,正面抗衡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脚底龙纹闪烁,构筑龙纹图,拉着白秋一步一晃,于数十独眼生灵中穿梭。

    他步伐奇异,看上去神秘而梦幻,如同是踩着道痕在前行,又仿佛是在做瞬间移动一般,明明四周的独眼怪很密集,都在疯狂攻击,可却连他衣角都擦不中。

    五行鳄瞪眼:“小子,你这移动速度,突然比悟真强者都快了,怎么做到的?”

    “想做到就做到了。”

    林天随意道。

    这个地方的地势有些特殊,他短暂借助了这里的大势,施展葬龙经,依靠这里的特殊地势移动,速度便就自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转眼间,他绕过这数十独眼生灵,继续往前方去。

    很快,一天时间便是过去,两人一鳄又走出很远。

    “哥哥的气息,我感觉到了!就在前面!”

    白秋惊喜,伸手指向前方的一座大山。

    林天自然也感觉到了白子祁的气息,正是从白秋指着的那座大山内传出来。

    他望向这座大山,双眼中交织龙纹之光,下一刻便是眉头一凝。方才,他以葬龙经探寻,只觉得这座大山仿佛是置身于无穷迷雾中一般,又似乎是置于凶兽群巢内,甚至山体本身就仿佛是一吞天凶兽,要将靠近的一切生灵全部给吞噬掉。

    “你哥真会选地方跳!”

    他一阵无语,无论怎么看,那座大山都是这片造化宝地最核心最凶险的地方。

    白秋偏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吗?”

    “没。”

    林天摇头。

    既然寻到了白子祁的气息,他自然不会犹豫,直接拉着白秋朝那大山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龙纹探寻四周,寻找安全路线,没过多久便是靠近了大山前。

    近距离靠近这座大山,四周的空气显得更加压抑,有一股磅礴大势孕育于空气中,仿佛是九霄上的银河要坠落下来了般。

    “林小子,这个这山体怎么像个怪兽似的,鳄大爷感觉这里很不妙啊。”

    五行鳄嘀咕。

    “不妙就对了。”

    林天说道。

    来到这里,白子祁的气息也更强了些,正是从山内传来,他没有做什么停留,拉着白秋直接跨入到山内。进入山内,这座大山间生有非常稀疏的植被,几乎是每隔数十丈才能看到一株,而且还都是已经枯萎,更多的都是一些赤石和黄土。

    “一看就是个不详的地方。”

    五行鳄嘀咕。

    “小鳄鱼,别啰嗦了,有点男子汉气概行不行,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白秋说道。

    五行鳄:“我@别叫小鳄鱼!”

    林天扫视四周,脚底龙纹蔓延,一缕缕的朝着周边扩散,循着白子祁的气息往前走。行于这其中,他的步伐显得更慢了些,非常谨慎。

    “呼!”

    一股轻风卷来,不远处,一株枯萎的老木随风摇曳。

    枯木上,一片片黄叶落下,随着轻风飘向两人一鳄。

    五行鳄盯着这些黄叶,有些诧异的道:“这些叶子,怎么生的跟人形一样?”

    白秋看过去,赞同道:“是哦,那上面的叶络,好像人体经脉似的。”

    “抓片过来瞅瞅。”

    五行鳄伸出爪子,朝前方探去。

    “停下,别乱动!”

    林天盯着这些叶子看了几眼,下一刻便是动容。

    他步子一晃,以龙纹探路,瞬间横移三丈多远。

    “小子,怎么”

    “嗤!”

    五行鳄的话还没说完,便是有枯叶落在他们之前所处的那片区域的一块赤色大石上,顿时将那大石融化了个彻底。同一时间,其它叶子落下,但凡有东西触及到,都是在转眼间消融,连一点渣滓都没有能够留下来。

    当即,五行鳄和白秋都不由得一惊。

    五行鳄张了张口:“那些叶子”

    林天扫了眼这座山内的那些枯木,道:“这些老木,是湮魂树,叶子是湮魂叶,看上去和普通树叶没什么不同,不过一旦被触及到,直接就会遭难,不说身体会被腐蚀,甚至连神力和灵魂都会在瞬息间被湮灭,大道境的强者也挡不住。”

    “这么凶残?!”

    五行鳄瞪眼。

    林天点头:“这座大山是这片大地势中最凶险的一处,任何东西都不要轻视。”

    他说得很认真,打量了一番四周,继续往前行。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两人一鳄进入这座大山已经有六个多时辰。

    “轰!”

    这一刻,前方传来惊人的神力波动,有雷霆力在涌动。

    “是哥哥!”

    白秋一喜。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精芒,速度当即也是更快了些,很快便是跨过千余丈距离。

    前方是一处凹地,有一块块大石散乱的横在四周,一紫衣青年正和一群生有黑鳞的人形生物血杀。这些人形生物都有丈许高,如同一个个巨人般,力量很强。

    紫衣青年正是白子祁,周身雷芒交织,将一人形生物击杀,洒下满天黑血。放眼望去,地面上还躺着三十多具这等人形生物,都已经是尸体,全部都被杀死。

    “哥!”

    白秋惊喜,过去三个多月,终于找到亲哥哥,她自然很高兴。

    白子祁闻声,连忙偏头望去,看到白秋后,有些刚毅的面容顿时间松缓了许多,显然这段时间里非常担心白秋。不过下一刻,他目光一凝,看到了白秋身边的林天:“是你!”

    林天挥手,笑着打招呼:“哟。”

    白子祁冷哼了声,显然还是看他不顺眼,雷霆电弧交织身畔,与一群丈许高的人形生物缠斗。这些丈许高的人形生物数量很多,而且个个都是很可怕,远远强过一般的半步大道强者,不说大道境下无敌也差不多了。

    五行鳄扫了眼地上的数十头这等人形生物的尸体,有些诧异:“这些人形生物,一头就能抵得上五个半步大道级强者,他一个人同时面对这么多,居然活生生给屠掉了三十多头?而且,似乎还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神力快干枯了而已。”

    林天倒是不怎么惊讶,白子祁天资惊人,且还是雷神体,战力一直就很可怕。

    “帮忙啊!”

    白秋推了他一把。

    “急什么,再等一会儿。”林天撇嘴,同时把白秋也拉住,不让她上前:“你刚才可是看到了,刚见面就对着我冷哼,让他被那些怪物揍上几拳再说。”

    白秋一愣,随即气极:“你说什么呢!”

    “啧啧,林小子,你这妹夫做的可真不厚道,居然想看大舅哥被怪物揍。”五行鳄连连摇头,不过随即便是大笑:“不过,鳄大爷就喜欢你这贱样!”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