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五行鳄的絮叨,林天有些无言,说起来,行在暗河上的这段时间里,五行鳄总是念叨着渡劫的事,他耳朵都快生茧了。

    “知道了,马上找。”

    他道了句。

    他朝前望去,汪洋对面似乎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岛屿,植被并不怎么茂密。

    “就去那里渡劫吧。”

    他说道。

    看上去,那岛屿似乎生灵不多,寻一个空旷的地方渡劫,应该不成问题。

    他的速度很快,毕竟已经达到通仙六重天,各方面能力都有大幅度提升,转眼间便是御空来到岛屿之上。真正临近这座岛屿,他发现上面的植被比远距离看着时更要稀疏,空气中交织着一股荒凉气息,只是偶然间可以听到野兽的咆哮声。

    他腾空于这座小岛上,放开神识四下探索,不久后寻到一处非常空旷的谷地。

    “行了,就这里。”

    这片谷地的地面很是贫瘠,比沙漠的环境都好不了多少了,用来渡劫很合适。

    五行鳄自他头顶跃下,一晃爪子取出各种东西在地上摆弄着,倒是显得谨慎而认真。且,在这同一时间,林天也在这里为它刻印了一座座庞大的防御大阵。

    “小子,离这里远一点,你鳄大爷妖体血脉无双,当初的通仙天劫就很不一般,而如今是第二次渡通仙劫,更会是非同小可,要是被牵连进去,当心你小命不保,到时候,鳄大爷还得腾出手来照顾你。”

    五行鳄道。

    林天扫了它一眼,懒得和它说什么,自顾自的朝后退去。

    见林天走远,五行鳄便是放开气息,一瞬间,这片天空直接变得漆黑如墨。

    “咚!”

    雷霆滚滚而动,一道道紫色闪电交织而出,令的这小岛附近的一众生灵皆是战战兢兢,震撼的朝着这边望来。

    “轰!”

    “轰!”

    “轰!”

    雷霆轰鸣,坠落,眨眼间便将那片谷地淹没。

    五行鳄大嚎,抗衡雷霆,各种妖道大术齐出。

    林天站在远处的一株老木的顶部,远远的望去,紫色闪电笼罩了那片谷地,密密麻麻的闪电劫光不停劈落,令的虚空扭曲,大地沉陷,他以通仙六重天修为刻下的防御大阵,也是没有能够支撑多久,转眼间便是被紫色闪电劈了个粉碎。

    “虽然比起我的通仙天劫要弱了许多,不过也算很可怕了,远非一般人的通仙大劫可以相比。”

    他自语。

    前方,五行鳄力抗天劫,有神光自体内冲出,为一口巨大宝壶,道芒交织。

    林天略有诧异:“上品道兵。”

    “咚!”

    苍穹在震颤,天劫之光不断劈落,令的这片谷地的大地转眼间变得焦灼不堪。

    五行鳄实力不弱,加之有一宗上品道兵在手,很快便是扛过了这场天劫,有七彩祥云飞来,仙光垂落而下,令它身上因为天劫留下的伤转眼间好了个彻底。

    “又到通仙境了。”五行鳄略有惊讶:“竟比上次跨入通仙境时强了一倍多!”

    这个时候,它的妖躯延伸到了三丈多长,通体鳞甲缭绕神芒,显得很是不凡。

    “哇哈哈哈哈”它狂笑起来:“这般重修一次,好处还不小啊!等鳄大爷日后重新达到涅槃巅峰,混沌境下,还有谁是鳄大爷的对手?这一次,重走修行路,鳄大爷一定能很快跨入混沌领域,天下称尊,说不定能打入第十天域呢!”

    林天站在远处,盯着五行鳄这时的模样,当真有种想狠狠给它一巴掌的感觉。

    五行鳄通体闪烁淡淡妖光,紫色的鳞甲变得更晶莹了些,背后羽翼有五色光泽交织,轻轻一震便是荡开一股强大罡风,朝着四周席卷开去,威势强大的惊人。

    “小子,怎么样?”

    五行鳄得意道。

    “实力和卖相都不错。”林天顿了顿,盯住五行鳄背后的羽翼,商量道:“要不,以后你载着我飞?”

    他说的非常隐晦,不过五行鳄可是老油条了,哪里能听不懂他话语中的意思,当即便是黑了脸:“我@想让你鳄大爷当你坐骑?你姥爷的,想都别想!”

    “我的意思是你偶尔载着我飞一下,和坐骑没有丝毫关系,你想的太多了。”

    林天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五行鳄盯着他,微微哼了声,妖躯快速变小,重新飞,落在他头顶。

    林天扫了四周一眼,没有在这个地方停留,腾空而起,朝着远处迈去。

    “小子,鳄大爷想起来了,这里靠近海王岛,处在海族领地的外边缘位置。”

    五行鳄说道。它去过十方天域不少地方,之前忙着渡天劫,没有在意四周,这时候渡过天劫,打量了四周一眼,自然是记了起来,以前来过这个地方一次。

    “海王岛,海族。”林天倒是有些诧异,这个地方原来是靠着海族的领地,和骨族巫族一个层次的大族,他记得,老酒鬼对这一脉的评价很不好。他摇摇头,也没在意,只要海族不招惹他就好。他问五行鳄,道:“这附近有历练的地方吗?”

    “这个你可就问对鳄了,鳄大爷以前在这片天域修行过,正好知道这附近有一处很不错的修行之地,非常适合通仙境的修士历练。”

    五行鳄道,给林天指了个具体位置。

    林天点点头,照着五行鳄给的位置,直接迈步而去,步子不快,也不算慢。

    他迈步苍穹上,不久后看到远处有几个海族修士经过,散发出的气息都不弱。

    “圣子殿下也真是的,这都过去一年时间了,那对兄妹怎么可能还活着?”

    “就是啊,那里可是无归峡,历代以来,我海族里的大道强者都在里面死掉不少,那对兄妹怎么可能还活着?那个女子是很娇美,令人惊艳,可是我族里的第一海女也不比她差多少啊,圣子殿下怎么这么执着,非得要抢到她,这一年的时间,每日都遣出一群族人去无归峡外镇守着,好像那个女子还能走出来似的。”

    “不。”一身负蓝甲的海族修士突然道:“不全是因为那个女子,还因为其它。”

    “其它,什么其它?”

    身负蓝色铠甲的海族修士道:“我听说,那对兄妹很不简单,当初圣子殿下偶然遇到那女子,为其娇艳所动,想将之纳为己有,却是差点被那女子的兄长当场击杀,若非有我族的一位大道境太上长老赶到,圣子殿下可就危险了。后来,我族那位长老追击那对兄妹,竟是没能成功镇压,被那对兄妹逃入了无归峡。”

    这个海族修士接着道:“当时,在追击过程中,那位长老发现,那个人类女子的兄长竟然是雷神王体。如今,圣子殿下不仅仅是想夺到那个娇美的人类女子,更多是想夺到那女子的兄长的生命本源,族里的大人物们也对此予以绝对支持。”

    “什么?差点杀死我族的圣子殿下?!是雷神王体?!”

    有海族修士惊呼。

    身负蓝甲的海族修士一惊,连忙道:“小声点!这等事是我偶然间远远的从我族一个大人物那听来的,一直被我族封锁着消息,没有几个人知道圣子殿下差点被杀的事,更没几人知道雷神王体的事,要是被外族人得知,会引起大麻烦的!”

    林天距离这群海族修士很远,但他修为强大,几个海族修士的声音依旧还是落在了他的耳中,顿时令他脚步一顿,豁的望了过去,眼中射出两道骇人的神光。

    五行鳄疑惑:“怎么了?”

    林天不语,盯着远处的那群海族修士,一步就跨了过去。

    那对兄妹!雷神王体!除了白子祁和白秋外,还能有谁!

    只是瞬间而已,他便是来到这群海族修士眼前。

    “谁?!”

    “人类?”

    “这般冲到我等身前,挑衅我族吗!”

    几个海族修士先是一惊,随即生怒,眼中都有寒光交织。

    林天没有一句话,一巴掌将一众海族修士扫飞,只留下那身负蓝色铠甲的海族修士,直接将之抓过来搜寻其神识海洋。片刻之后,他从这个海族修士的神识海中搜寻出这群海族修士口中的“那对兄妹”的真实容颜,果然是白子祁和白秋。

    这个身负蓝色铠甲的海族修士惊恐:“你,你竟然”

    林天眼中有寒光交织,直接抬手,一巴掌将这个海族修士抽飞,滚落大洋中。

    他立身苍穹上,径直转身望向西南方向,金色神芒透体而出,脚步一晃,如同闪电般冲向那里。

    “小子,突然间这是怎么了?你倒是吱个声啊!”

    五行鳄扯他的头发。

    “我很重要的两个朋友被海族的大道强者逼进了一处绝地,已经过去一年了!”

    林天沉声道。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从那蓝甲海族修士的识海中,他寻到它们口中那对兄妹的容颜,确实就是白子祁和白秋,兄妹两人被逼入一处叫作无归峡的所在,而那无归峡,从那海族修士的识海中,他得知那是一处绝地,号称入则无归,曾有不少大道境强者死在了里面。

    他自打来这片天域后,就一直在寻找兄妹两人的踪迹,如今真正得知两人所在,却不想是如此,竟然被逼入一绝地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