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一惊,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画面有些模糊,但是却挥之不去,一道道闪现。他看到一座宫殿跨越长空,寻到一条如仙龙般的源脉,有密密麻麻的修士从其中冲出,整个宫殿也压了下去,随后,画面变得血腥一片,那仙龙般的源脉咆哮翻腾,使得一道道血雾炸开,阵纹密布也对之没有什么大用,一个个修士先后死亡。

    转眼间,尸体一具又一具的坠落,血水染红了地表长空,随即,下一刻,狂吼自画面中传来,他看到一个中年人体外的神力生生变得漆黑,气息暴涨,双眼中流淌血泪,一击打碎凶狂源脉,随后撕开虚空裂缝,将十数个修士丢了进去。随即,地面崩碎,一具具尸骸随着宫殿开始下沉,中年人则是狂吼着冲入宫殿内。

    画面瞬息而过,到这里便是直接消失,令的林天整个动容。

    虽然只是那么一刹那,但是他却看清楚了许多,那座宫殿的主体名为“赤恒”,画面中的中年人则是赤恒之主,也是他在宫殿内那座石室中收起来的那个人。

    “当年,镇压源脉失败,眼看着一个个门徒身死,他在那时自主入魔,强行从悟真九重突破到涅槃境界,打碎那条源脉,救下还活着的门徒。因为压制不住魔性,他撕开虚空裂缝,将活着的门徒丢中,随后让宫殿沉入地底,在宫殿内将自己封印?”

    他心中微惊。

    从那一幅幅画面中,他得到了这些东西。

    他望向结界外密密麻麻的尸骸:“这些,是当初赤恒圣地的门徒的尸骸”自语间,他的目光又落在结界内的源脉精气上:“这是那个中年人当初打碎成精源脉后所残留下的源脉灵气,因为宫殿内万玄八卦阵的原因被禁锢在了这里。”

    “原来是这样。”

    他心中动容。

    他微微沉吟,脑海中之所以出现那一幅幅画面,应该是当初那中年人入魔时打碎成精源脉的同时残存的念力,随着他吸纳这里的源脉灵气而浮现在他脑海中。他想一想,当初那赤恒圣地,真的很强了,可最终却是那般结局,令人惋惜。

    “当时赤恒圣地的主战力都去捕捉源脉了,主宫殿崩碎,一众强者毁灭,整个传承自然而然也就毁掉了。”他心中自语,随即连忙又摇了摇头:“算了,静心修炼。”

    曾经的事已经过去,而且,和他的关系终究不大,他让自己变得宁静下来,认认真真的运转太阳心经,投入到修行中。

    “嗡!”

    金芒交织在他体外,渐渐变得强盛起来。

    他运转这等功法吸纳这里面的源脉精气,以之淬炼神力,锻造体魄血肉,使的己身的气息一点点的攀升,朝着更高层次迈入。如今,这里虽然只剩下了一些源脉精气,但是,这毕竟是成精源脉被打碎后所留,所具备的灵气依旧很强盛。

    他默默修炼,转眼间便是半个时辰过去。

    “轰!”

    这一刻,一股强横气息从他体内冲出,他所散发出的气息顿时间强了许多。

    他睁开双眼,双瞳都染上了一层金色,交织着一种威严。

    五行鳄望过去:“这么快就到通仙五重天了,成精源脉的灵气还真是不一般!按照这么算来,炼化掉这里的所有精气,你小子至少可以跨入通仙六重。”说着,它又是一脸不忿:“奶奶的,鳄大爷只能看不能用,什么世道啊,我@”

    林天斜了它一眼,重新闭上眼睛,太阳心经运转的更快。跨入通仙五重天,这个时候,这里的源脉精气还有着不少,他没有停下,继续投入到修炼之中。

    “嗡!”

    金色神光一缕缕的交织着,他身上的气息继续往上提升。

    同一时间,他的生命本源旁边,那枚神蛋欢鸣,表面的纹络明显变得更加明亮了,有一缕缕的源脉精气透过林天的身体被吸纳到蛋体内,使得纹络越加光亮。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很快,三个时辰过去。

    “轰!”

    这一次,一股飓风席卷而出,以林天为中心荡开。

    “通仙六重天。”

    五行鳄嘀咕。

    林天在这时睁开双眼,两道精芒一闪而逝,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自己如今的境界。他握了握拳头,肉身变得更坚固,神念变得更晶莹,神力也变得更加的浑厚。

    “好!”

    他心中自语。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又变强了许多。

    想一想,这一次来这个地方真是来对了,没有耗费太久的时间,他从通仙三重天跨入通仙四重,如今又是从通仙四重直接跨入了通仙六重,收获堪称惊人。

    他吐出一口浊气,默默运转太阳心经,借助这里还残存的微量灵气巩固修为。

    “嗡!”

    随着他不再修炼,他体外的金色神光也是变得柔和了不少,不过却更纯净。

    他心神宁静,太阳心经的运转慢慢变得平缓下来。

    “咚!”

    就在这时,一道巨响突然响起,有碎石砾落下,这片空间整个都晃动了起来。

    喀的一声,他身外,万玄八卦阵所形成的结界自行崩碎,空间晃动的更厉害,有一块块大石从上面落下。

    林天睁开眼,脸色一变:“上面之前发生过剧烈大战,现在,这里要塌了!”

    “鳄大爷知道!快走!”

    五行鳄磨牙,快速缩小妖躯,落到林天的头顶,紧紧拽着林天的头发。

    “喀!”

    又是一道脆响,这个地方的地面崩碎,直接下沉,出现一片暗黑深渊。

    林天体外金芒闪烁,直接往上冲,同时祭出凌天剑经,斩出密集的剑芒,要打出一条通路,然而,结局并未如他所愿,上方的地面坍塌,落下的石块土层太厚实了,如同天空压落般,他的剑芒虽然强横,但却无法一瞬间斩碎那么厚的土层,他感觉着,更上方的大地似乎也在坍塌,以他如今的修为,难以斩开通路。

    “妈妈呀,不会要被活埋吧?!”

    五行鳄自然也发现了这等事,眼珠子差点没有给瞪出来。

    林天扫视四周,望向地底碎开后的暗黑深渊,有一缕鳞光自下方一闪而过。

    “鳞光?下面有暗河!”

    他眼前一亮。

    没有犹豫,他体外金色神光沸腾,化作一道闪电冲入更下方的暗黑深渊,不久后随着坠落着砂石头砾落到更下方,听到了噗通噗通的声音,果然有水流居于下方!又过去数个呼吸,他的脚落在水面上,地底有条大的暗河,水流潺潺而过。

    “循着水流的方向,能从这里走出去。”

    他说道。

    “那还废话什么,还不快走,再过一会,这里就得被土层大石全部淹没了!”

    五行鳄叫道。

    上方,巨大的石块和土层不停的落下,溅起一道道水花。

    林天没有说什么,金色神芒交织体表,循着水流的方向,一步便是数十丈远。

    这片地下的暗黑深渊非常大,暗河如同是一汪大流般,越是往前走便越是宽阔,令的一人一鳄都是有些诧异,这般大的暗河,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吖!”

    一道怪叫声响起,有诡异的东西从暗河底部冲起,血芒一闪,袭向林天。

    林天略微动容,随即抬手,一巴掌扬起一道金色掌印。

    金色神光映射出从暗河里冲出的怪物,为一全身生满鳞甲的奇怪生灵,周身交织着阴暗的死气,直接被一巴掌拍成碎片。

    “这下方的暗河当也是受了上面的死气影响,渐渐生出了一些诡异的邪灵。”

    五行鳄道。

    林天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踩着水面,循着水流的方向继续前行。

    这之后,暗河变得更宽阔了些,底部又有不少凶灵冲起,气息阴冷,不过却都被林天轻易抹杀。随后,渐渐的,因为远离了那片空间,水里没有凶灵再冲起。

    时间一晃,林天迈步暗河上,转眼便是半月过去。

    “我@他奶奶的,什么玩意儿!走了半个月了,还没走出去!”

    五行鳄咒骂。

    “急什么,又没什么损失。”

    林天道。

    “怎么不急,你鳄大爷马上要渡通仙劫,要跨入通仙境,能不急吗?”

    五行鳄道。

    林天不说什么了,默默迈步,循着暗河而行。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一天,暗河的水流变得湍急起来,水面则是突兀狭窄了许多,且,在这同一时间,前方有淡淡的光亮生出,出现一个缺口。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微光,步子稍稍变得快了一些,很快便是跨到那缺口处,从这条暗河彻底走了出去。放眼望去,眼前是一方广袤无垠的大洋,随着一道道风吹过,水面生出一缕缕涟漪,朝远处荡了开去。

    “这里是?”

    林天移动视野打量四周,一时间有些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五行鳄扯了下他的头发,道:“先别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感觉着也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赶紧寻个空旷些的地方,鳄大爷准备一下,要渡通仙劫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