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张了张嘴,身上的冰凉感彻底消失,微有些发愣的盯着眼前这庞大的五行鳄。这堪比涅槃境巅峰的洪荒凶兽,看上去怎么像是一流氓似的?跟痞子一样。

    “小家伙,愣着作甚?还不快快将灵果献出来?”

    五行鳄浑身紫鳞亦是流转着光华,妖威极为强横。

    面对这头五行鳄,林天都不知该怎么评价了,怎么说也是古籍里有浓厚记载的洪荒凶兽,可如今眼前这一头,居然如土匪般,向他一个通仙境修士敲诈灵果。

    “你感觉错了,我身上没有灵果。”

    对着这头强大的五行鳄,他这个时候竟是出奇的没有惊慌感。

    五行鳄双眼眯了起来,俯视林天道:“小家伙,说谎可不好,鳄大爷是在给你机会!乖乖交出灵果,鳄大爷便饶过你,若是不交,哼哼,别怪鳄大爷吞了你!”

    说着,一股淡淡妖威扩散而出,交织这片虚空中。

    林天顿时一颤,道:“好吧,我确实有一枚灵果,可却只是血麟果,只有通仙境内有效,对你没什么用。”他觉得与这五行鳄似乎还能交谈,至少对方不是一上来就像那些妖邪猛兽般要屠杀一切生灵,他希望可以保住石戒中的血麟果。

    “鳄大爷就当香香口,润润喉。”

    五行鳄毫不在意。

    林天于是不再说什么,步子一晃,直接踩着两仪歩,化作一道流光遁向远处。

    “想逃?”

    五行鳄人立着,爪子一挥,一把便是将林天给抓了来。

    顿时间,一股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令的林天感觉自己仿佛要碎了般。

    “小家伙不懂事啊,逼你鳄大爷开杀戒。”五行鳄抓着林天,直接就往口中塞:“连你和灵果一起吞了,不费事。”

    林天一颤,身躯疼痛欲裂,终于有了慌乱感。

    他费力挣扎,双手压着五行鳄的爪子,想要将之撑开。

    “啧啧,小家伙,面对你鳄大爷,居然还想挣扎,实在是有意思,有趣啊。”

    五行鳄啧啧道。

    林天感觉身体更痛,忍不住发出闷哼,躯体一片冰凉。

    五行鳄大笑,老神在在的道:“放弃吧小家伙,你鳄大爷怎么说也是涅”

    “嗡!”

    突然,一圈七彩光芒自林天右手心中扩散而出,其间的剑纹忽而亮了起来。

    噗的一声,血光溅开,五行鳄抓着林天的爪子直接被崩裂,洒下大片血迹。

    “嗷!”

    五行鳄痛呼一声,本能的松开林天,受伤的爪子快速恢复原状。

    “小子,你刚才做了什么?!”

    五行鳄盯着林天,瞪大了一对妖瞳,区区一通仙境的小修士,居然伤到了他!

    林天也是惊讶,手心的剑纹亮了起来,沟通了识海中的那柄神剑。

    五行鳄盯着林天:“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惊世圣宝?!”强大如它,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通仙境小修士伤到?唯一的可能性便是林天身上有强大的神宝!这个时候盯着林天,五行鳄更兴奋了,简直跟见了一**美女的汉子般,再次伸出爪子朝林天抓去:“小子,赶紧的,将你身上的神宝交出来,鳄大爷饶你一命!”

    林天感觉身体又是一颤,像是一方星河压了过来,让他的灵魂都跟着震动。

    几乎是本能的,他挥着右手朝前迎去。

    “嗡!”

    七彩光芒交织,一柄神剑自他右手心飞出,赫然正是识海中的那柄神秘神剑。

    五行鳄整个一颤:“七彩光芒,世间无双!神宝!惊天神宝!”没有丝毫的犹豫,它直接一爪子朝着神剑抓去,狂笑连连:“神缘!神缘啊!这土掘的太值得了,居然碰到这么一宗神宝!得到它,鳄大爷一定很快就能跨入到混沌帝皇境!”

    兽爪横空,转眼抓来,五行鳄的狂笑令的这整片地底空间都不由得震颤起来。

    兽爪很快出现在神剑寸许外,不过却是一顿,抓不下去了。

    “还想抵挡?没用,在鳄大爷面前,这是徒劳!”

    五行鳄连连狂笑,然而下一刻,狂笑声戛然而止,挥出的爪子狠狠一颤,有一圈圈神华从其爪子上流出,朝着神剑内流淌而去。

    “该死!不仅不臣服,竟还想夺取鳄大爷的力量?!”

    五行鳄咆哮,全力控制体内妖力,同时要抽探出去的爪子。但是,这却是并没有什么用,它的身体在这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黏住了,难以挣脱,体内的妖力如同是脱缰的野马,又仿佛是决堤的山洪,疯狂的朝着神剑内流淌而出。

    “吼!”

    五行鳄大吼,拼尽全力抗衡。

    然而,神剑岿然不动,如丰碑般横立虚空上。

    “嗡!”

    一圈圈神华自五行鳄体内流出,涌入神剑内,且,流出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林天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感觉着五行鳄散发出的妖威越来越弱,庞大的妖躯也在飞快缩小,转眼间便是从十丈高变作了九丈高,随即又变作八丈高。

    他有些惊讶,神剑,在夺取五行鳄的妖力修为?

    他定定的盯着前方,看着五行鳄咆哮挣扎,妖威越来越弱,妖躯原来越小,从八丈又变作七丈,从七丈又变作六丈,从六丈变作五丈,从五丈变作四丈。

    很快,近百呼吸过去。

    五行鳄惨嚎,庞大的妖躯生生变得只剩下一米不到,直到这时,神剑才是荡了一下,化作一道光,重新没入到林天体内。

    林天躯体一震,连忙扫视神识海洋,只见神剑已经重,安静的躺在神识海内,剑体上的神秘纹络微微变得更清晰了些。

    “嗷!”

    哀嚎响起,五行鳄落在地上,妖躯变得不足一米,比普通鳄鱼还要小上一号。

    林天张了张嘴,清晰感觉到了如今的五行鳄的实力,似乎只有识海境。

    五行鳄嚎叫,这个时候突然迎上林天的眼睛,不由得一颤。

    林天又微愣了少许,随即反应过来,直接抬腿,一脚踩在五行鳄的尾巴上。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五行鳄,可不是方才的五行鳄了。

    “小子,竟敢踩你鳄大爷的尾巴,想死了吗!”

    五行鳄咆哮。

    林天斜眼盯着这头已经不足一米的洪荒凶兽,微微抬起踩着其尾巴的右腿。

    “这就对”

    “砰!”

    林天一脚又踩了下去。

    “嗷呜!小子,你”

    “砰!”

    林天抬腿,再次踩下。

    “小子你找死!”

    “砰!”

    “我要吞了你!”

    “砰!”

    “该死的人类!”

    “砰!”

    “小子,别踩了,疼啊!”

    “砰!”

    “嗷呜,天杀的小子,快住脚!尾巴要断了!”

    五行鳄惨嚎。

    林天又踩了一脚,这才停下来,眼中微有些惊讶。要知道,他如今的体魄强大得很,可这么几脚狠狠踩下去,却连一点印记都没有在五行鳄身上留下,看来,对方的修为虽然跌落了,但妖躯的强度却还是很坚固,至少还有涅槃初期层次。

    他抓着五行鳄的尾巴,将之倒提起来,斜着眼盯着它:“不是要抢我灵果吗,不是要吞了我吗,怎么突然变成现在这狼狈样了?”

    五行鳄愤怒的盯着林天,随即,转眼间就又变作一副灰不溜秋的模样,哀嚎连连:“贼老天不长眼睛啊,居然这么阴你鳄大爷,居然,居然嗷呜!”

    林天抬手就是一巴掌:“你一洪荒凶兽,学什么狼嚎。”

    五行鳄哀嚎的更伤心了:“鳄大爷已经快要跨入帝皇境了,如今居然被打了识海领域,嗷!”说着,五行鳄凶狂的盯着林天:“小子,你对本大爷做了什么?!那柄剑是什么东西!快把鳄大爷的修为还来,不然,鳄大爷活吞你了!”

    林天提着五行鳄的尾巴,抬手又是一巴掌。

    五行鳄的妖躯一晃一晃的,继续哀嚎起来:“忘记了,修为只有识海境界了。”

    “还要不要吞我?”

    “要!”

    “啪!”

    “咳咳,潜意识的错,不吞了!”五行鳄干咳,随即又哀嚎着补充:“关键是,现在也吞不了啊。”

    林天抬手,又给了这货一巴掌,顿了顿后,这才是一甩手,将之给丢了出去。

    他觉得这五行鳄倒也有些意思,这时候便就懒得杀对方。而且,他估量了一下,这五行鳄如今修为虽然确实是跌落了,但是体魄之强却还是很可怕,一般的手段估计只能让对方感到疼痛,想杀死对方,没有大道境修为,估计很难做的到。

    “你自己走吧。”

    扫了眼不到一米的五行鳄,他迈开脚步,继续往深处走去。

    五行鳄被丢在地上,为自己修为跌到识海层次又是一阵哀呼,真如狼嚎一般。随即,当见着林天要走时,忽而又人立而起,唰的拦在林天身前。

    “做什么?”

    林天皱眉。

    五行鳄沮丧着脸道:“鳄大爷被你搞成现在这样子,只剩下识海境修为了,出去了还怎么混?这世道这般险恶,被人逮住可就完了,你得肩负起责任来。”

    “什么?”

    林天觉得自己听错了。

    五行鳄不足一米长的妖躯快速缩小,很快变得只剩下寸许左右,一跃跳到林天头顶,竟是很快便从修为跌落的沮丧和低落中恢复了过来,对林天道:“在鳄大爷的修为恢复到一定程度前,你得负责起保护鳄大爷,唔,为鳄大爷护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