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见着这一幕的修士都被吓到了,个个白了脸颊。这其中,有人认出了林天就是不久前传闻中杀了蚁族年轻至尊和暗影族年轻至尊的男人,是正在被蚁族,暗影族和骨族共同追杀的男人,顿时间又是一阵发颤。

    “这,虫族这里的分支部族全灭了,是被,被他”

    有人哆嗦。

    随即,很快,这群人便是又想到了其它。

    “最近,虫族连续几个分支部族被屠杀,是是他做的?!”

    一众人惶恐。

    远远的望着林天,这群修士不由得发抖,脚步都迈不动了,只感觉双腿发软。

    林天没有在意这群人,步伐不变,离开这里,朝着虫族下一个分支部族走去。

    “他”

    这群修士盯着林天离开的背影,一个个皆是心颤,直到林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天际尽头,这些人才是感觉好了些,可双腿却依旧有些发抖,半天迈不开脚步。

    离开虫族第十分支部族,林天提着仙剑,没过多久便是临近虫族第十一分族。

    他手中的仙剑托在地上,剑上染着血,在地面上带起一条长长的染血剑痕。

    “什么人?!”

    虫族这个分支部族外有人镇守,见之冷喝。

    不过很快,这几个虫族修士顿时想到了自己一族连续被屠掉的分支部族的事,顿时间齐齐变了颜色。

    “那凶手来了!”

    这些虫族修士飞快跑族中,同时大叫,通知族里的高手。

    顿时间,这个分支部族内的虫族强者全部冲了出来,包括一个半步大道强者和数个通仙六重天强者,皆是表情森然,同时也带着一些忌惮,朝着前方望去,而这一看,这几个强者顿时间都变色,认出了林天就是最近传闻中的那个男人。

    “是你?!”

    虫族这里的半步强者动容。

    “你好大的胆子,招惹蚁族,暗影族和骨族不够,竟又招惹我族!”

    “你竟敢如此?!”

    有其它通仙六重修士怒道。

    林天提着染血的仙剑,一步步跨入虫族这个分支部族,没有任何一句多余的话,直接出手,仙剑一震,剑芒顿时间席卷这片天地。

    “噗!”

    “噗!”

    “噗!”

    转眼,大片虫族修士遭难,被一道道剑芒贯穿,死于非命。

    “该死!”

    “碾碎他!”

    “杀!”

    虫族这里的半步大道强者怒吼,一起出手祭出一面神光绚烂的宝旗,赫然是一宗稍有破损的下品道兵,交织着无穷的毁灭力,浩浩荡荡的朝着林天压了过去。

    喀的一声,宝旗威势惊人,随着移动,崩碎一片片空间。

    林天朝前跨步,直接将神火炉唤出,上品道兵之威压迫十方,当场便是将虫族几个强者祭出的宝旗给震的四分五裂,同时无情的朝着这几个虫族强者镇下。

    “不!”

    几个强者大叫,祭出全力抗衡。

    然而,上品道兵的威势岂是那么容易抵挡,只是稍稍一震就荡碎了空间,直接将这几个虫族强者全部淹没在下方,齐齐震的粉碎,只剩下血水染红一片地表。

    顿时,其它虫族修士惊恐,它们这里的几个最强者,只一瞬间就被全部斩灭。

    林天没有半点留情,右手挥动,仙剑铮铮而鸣,无情的斩向四方,荡出一片片血光。同一时间,已经祭出的神火炉大放光芒,上品道兵之威震动空间,压碎大地,一个个虫族修士在其下化作血雾,连惨叫都没有传出便是直接消失天地间。

    很快,半刻钟过去,这里安静下来,血水遍地,残尸遍地,宛若修罗地狱场。

    林天提着染血的仙剑,转身走出这里。

    这之后,没过去多久,被他屠掉的这虫族第十一个分支部族便是被发现,再结合着之前被连续屠掉的十个虫族分支部族,顿时间在这第四天域掀起又一番狂潮。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强大的虫族竟连续有十一个分支部族被人屠杀殆尽!

    且,在这同一时间,有声音传出,屠掉虫族十一分支部族的人,就是最近传闻中的那个杀死蚁族年轻至尊和暗影族年轻至尊的男人,令诸多修士又是一惊。

    “是那个男人?!”

    “他已经连续得罪了蚁族,暗影族和骨族,如今正在被三族的强者追杀,为什么却又这般对虫族出手,这是疯了不成?”

    “搞不明白。”

    “连续屠掉虫族十一个分支部族,这是什么深仇大恨啊?没听说过那男人和虫族还有什么大的仇怨啊?”

    “是啊,奇怪。”

    许多人又惊又疑。

    随即,也是这个时候,有人传出声音,虫族不久前扫荡了一个平凡小村,杀了村子里气血衰弱的老人,将其它的壮年和小孩子们拉去做了虫床,那时候,林天一脸焦急的出现在小村中,随后带着一身杀意冲向附近的一个虫族分支部落。

    顿时间,真相直接明了,许多人瞬息间猜到了许多。

    “那个男人,和那个小村子有关系?难道是从那小村子走出来的人?”

    “是不是从那小村走出来的人无法确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那个男人一定和那小村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虫族荡平那小村,杀死村里气血衰弱的老人,带走其它人去做虫床,必定是因此而触怒了那人。”

    “应该是这样!”

    “这”

    “当真算是深仇大恨了!”

    不少修士议论。

    “虫族估计已经气疯了,连续十一个分支部族被屠杀殆尽,最近几千年来,这片天域可还不曾发生过这等事。”

    “可不是。”

    “气疯?气死最好!”有修士低骂:“这狗日的族群,总是以活人精血喂食刚出世的幼虫,全都都该凌迟杀死!就该灭了它们!应当将这一族彻底铲平掉!”

    “嘘!小点声!”

    “就是,别被虫族的修士听了去,我们可招惹不起。”

    旁边的修士沉声提醒。

    虫族,中心主族

    “找死!当诛九族!”

    一道怒吼响起。

    虫族中心主族内,一方大殿中,这一脉如今的族主怒极,短短半月时间不到,他虫族竟然被生生屠掉十一个分支部族!

    这方大殿里还有其它一群虫族强者,此刻个个都是脸色铁青难看,面带杀意。

    “必须尽快将之寻出来斩杀掉,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更多的分支部族会遭大难,行于族外的族人也会非常危险。”

    “是该如此,可关键是如何寻到这畜生,这畜生行踪飘忽不定,这片天域又这么大,要找到并抓住他,不容易!蚁族,暗影族,骨族,三大族追杀他这么久,却是都不见成效,足以说明这其中的难度!”

    “那畜生必定还会前往其它分支部族,朝我等族人挥动屠刀,我等派遣主族的强者,去各个分支部族坐镇,等那畜生前往,然后将之斩掉!”

    “分支部族足有近百,主族没有那么多强者均分到各个分支部族,只有少半的分支部族能派遣主族强者去镇守,可这等同于是在碰运气,不是良策,不好!”

    “那,如今便就只有让各个分支部族的族人聚集到一起,如此,不用再担心那畜生各个击破。”

    “不行!为了他区区一人,我族便就如此大规模的迁移,将各个分支部族聚集到一起来做应对,这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族?会让我族丢尽颜面!”

    “那怎么办?!”

    这群虫族强者都是脸色铁青,脸上的杀意变得更浓。

    “我有一计,可让他自行来到我等眼前。”

    一绿发青年走入这方大殿,赫然是虫族这一代的年轻至尊。

    一时间,这方大殿内,所有虫族强者动容,皆是望了过去。

    “什么计谋?真能让那畜生主动来到我等眼前?”

    一众虫族强者惊疑不定。

    虫族年轻至尊阴森森一笑:“放心,我和他战过一次,也算比较了解他,他这人很强势!所以,稍后他会自行出现的。”

    林天连续屠掉虫族十一个分支部族,令的虫族一个个分支部族慌乱,令这第四天域沸腾震撼,掀起了又一场巨大波澜,这片世界各个角落都在谈论这等事。

    而这个时候,林天已然提着仙剑走入虫族第十二个分支部族,无情出手,半个时辰内将虫族这个分支部族屠灭干净。

    “这”

    “好可怕!”

    “连续屠掉十二个分支部族,这是要将虫族所有分支部族屠完?”

    诸多修士震骇。

    当然,在震骇的同时,许多修士也觉得异常解气,因为虫族确实很残忍,这些年来残害了太多无辜生命,许多修士都对之很不满。

    随后,也是这一天,一则消息突然传出,虫族的年轻至尊将要前往裂金山脉附近的虫族分支部族取某样东西,且,要停留一段时间。

    “这虫族连续被屠掉十二个分支部族,然后,这一脉的年轻至尊突然要前往裂金山的分支部族取东西,这怎么听着有些古怪?”

    “是挺古怪,感觉像是陷阱。”

    “什么叫像陷阱?这分明就是陷阱!这消息必定是虫族故意放出,传出自己一脉的年轻至尊要去裂金山附近的分支部族,以此消息引那个男人前往,去杀虫族的年轻至尊,毕竟,杀死一个年轻至尊,可比屠掉二三十个分支部族更有价值。而那里,必定已经是布下了重重手段,只要那男人去了,绝对便会被留在那里!”

    “但是,我等都能轻易察觉到这是陷阱,那个男人一定也可以,如此,那男人还会去?”

    “应该不会吧?谁会那么傻,明知道是陷阱还往里面跳。”

    “不见得,我倒是觉得,那男人一定会去!”有人摇头,道:“从最近的传闻中可以看出,那个男人非常强势,而且,现在似乎是因为那小村被荡平的事无比愤怒,我想,就算那男人知道这是陷阱,也一定会前往,要力斩虫族年轻至尊。”

    “这好像,这个可能性很大啊!”

    “这是一场阳谋!”

    许多人变色。

    同一时间,林天自然也听到了这等消息,眼中顿时划出森森杀芒,残忍,冷酷,冰寒。他手中的仙剑染着血,正在前往虫族第十三个分支部族的路上,听到这等消息后,直接改变方向,前往裂金山脉。

    他能清晰的猜到这是虫族为他布下的陷阱,但是,他无惧!

    如今,他只想泄愤!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