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宝玉通体晶莹,在血河上游一段的位置闪现,交织着丝丝缕缕的奇异宝光。

    林天略有动容,刚入这片远古遗迹时,血狼族年轻至尊等人就是因为争夺这块宝玉而大打出手,此时再次见到这块宝玉,他没有犹豫,两仪歩一闪,直接跨了过去,毕竟,能够让几个强大的年轻至尊同时出手争夺的东西,绝不会是凡物。

    “嗖!”

    宝玉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到来,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般,快速朝着远处飞遁。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精芒,两仪歩再闪,一步一残影,转眼间便是出现在这宝玉旁边,一把将之抓到手中。

    宝玉嗡嗡的震动,想要挣脱出去,可最终无力,直到过去数个呼吸后,终于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了动静。

    林天近距离观看,宝玉只有拳头般大小,表面缭绕着一缕缕的微光,整个呈现透明色,抓在手中,有一种非常温润的感觉。

    “据说,这东西是打造神兵的神材。”

    他自语。

    神兵,为超脱于道兵之上的武器,威能强的恐怖,可祭炼起来却是相当麻烦,甚至比诞生一个悟真境强者更难,只因为,炼制这种武器的材料非常苛刻和难寻。林天抓着这块宝玉,倒也是微微有些高兴,刚寻得第四块剑魂碎片,又得到这么一块宝玉,当真是不虚此行。一块锻造神兵的神材啊,悟真境的老祖都得眼红!

    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东西充斥着一股灵性,很惊人,凡人若是佩戴,至少可多活十载,而一些通仙境以下的修士佩戴,更是可提高修炼速度和灵觉感应等。

    右手微微一晃,他将这块宝玉收入到石戒中,这才继续朝着血河对面走去。

    似乎因为有了生灵进入这片区域,血河上浪潮迭起,有一种呜呜的阴风呼啸。

    转眼间,一头头鬼婴从血河底部冲出,面目诡异而狰狞,朝着林天扑咬过去。

    林天表情平静,身后隐约间显化一方莲海,黑白色的莲瓣化作密集莲剑卷出。

    “噗!”

    “噗!”

    “噗!”

    冲上前来的鬼婴全部被斩的粉碎,化作一道道血雾,有腥臭味飘在空气中。

    一时间,远处冲起的其它鬼婴个个一颤,都是感觉到了恐惧,不敢再扑向前。

    林天步子平缓,很快跨过血河达到对面,朝着远古遗迹外走去。血河上,一头头鬼婴凶戾的盯着他的背影,最终缓缓又沉入到血河底部,没有再敢上前冒犯。

    很快,林天跨出远古遗迹,出现在来时的那片峡谷外。

    “林兄弟!”

    一道低音响起,远处的一株大木后,一魁梧的青年闪了过来,正是范英雄。之前林天传音让他离开远古遗迹,他便是直接退了出来,一直在这里等着林天。

    “我之前看到血狼族年轻至尊三人浑身是血的狼狈冲出,你没有事吧?”范英雄望着林天,忽而有些发愣:“你这,看上去好像没半点事的样子。”

    激烈一战后,林天在远古遗迹深处便运转太阳心经治愈了大半伤势,且之后从石戒中取了一套干净衣衫换上,此时看上去便是没什么不妥,精气神也都不差。

    “没事。”

    林天笑着摇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见你没有出来,我都担心坏了。”范英雄听林天这么说,挠头憨笑起来。不过很快,他又拽起拳头,问道:“蚁族那人呢?”刚才他见到血狼族年轻至尊,虫族年轻至尊和暗影族年轻至尊三人冲出,唯独没有见到蚁族年轻至尊,此刻林天跨了出来,也是没有见到蚁族年轻至尊,不免忍不住问道。蚁族残忍,之前差点杀死他几个族叔,自然使得他对蚁族格外的记恨。

    “宰了。”

    林天笑道。

    范英雄微微一愣:“什什么?宰宰了?”

    林天点头:“我杀的。”

    范英雄怔怔的盯着林天,随后下一刻便是激动起来:“杀的好!杀的好!太好了!”他拽着拳头,几次想要对着大地来上几拳,随即又是望着林天,兴奋的道:“林兄弟你太厉害了!居然杀了一个年轻至尊!而且,而且,肉身也好强大!”

    这个魁梧青年出身蛮族,时常进入一些深山,与各种凶兽徒手肉搏,体魄非常强横,对自己的肉身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是之前,他见着林天挥出一拳,那等肉身力道竟是比他的体魄还要强大一丝,自然令他惊讶,此刻想来还有些震撼。

    林天只是微笑,没有说什么。

    “里面的东西林兄弟你应该取到了吧?那,我们这就去?”

    范英雄问道。

    这个魁梧青年握着拳头,眼中满是兴奋之光,想赶快冲去,将林天杀死了蚁族年轻至尊的事告诉给小部落里的人们,想来,族人们一定也会非常的高兴。

    林天顿了顿,开口道:“抱歉英雄,我就不去了,有一些其它事要去做。”

    他准备去这片天域更中心一些的地带,再寻一寻白子祁和白秋的踪迹下落。这倒不是他担心兄妹两人的安危,而是当初一别,已经分开了太久,他很想相见。

    “是找你之前提起的那两个朋友?”

    范英雄问道。

    之前林天在蛮族小部落里询问过这等事,范英雄就在旁边,自然都听到了。

    “对。”

    林天点点头。

    范英雄于是就不再在这一点上说什么了,虽然他很想林天一起去,可是,林天如今是要去寻朋友,他自是不能耽搁林天去寻找重要朋友的踪迹。他望着林天,说道:“不管什么时候,都欢迎林兄弟来咱们那里,那个,好吃好喝管够!”

    “好!”

    林天笑道。

    这个蛮族青年话语很简朴,一点都不煽情,但是却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真诚。

    最终,他和范英雄告别,踏空朝着远处而去。

    “林兄弟,欢迎随时来!”

    范英雄扯着嗓子大喊。

    林天于空中对着范英雄挥手,很快消失在天际尽头。

    与范英雄告别后,转眼,时间过去了七日。

    这一天,林天跨过十数大山,来到一座巨大的石城前,步子平缓的迈入其中。

    石城名为风落城,在这片天域不算很出名,但也算是小有名气,以各种巨大的褐色奇石构建而成,并不奢华,带着一种沧桑气息,显然已经存在了很久,每日来往于这其中的修士非常多,各大族的强者都有,当然,整体而言以散修最多。

    这样的城池,每块疆域都有那一座两座,甚至是更多,是诸多修士相互间交易宝物和放松休闲之地,毕竟,不可能所有修士都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修行,那不现实。

    林天如今想要寻找白子祁和白秋的踪迹,来这等人多的地方,自然是首选。

    他走在这风落城中,两边来往的行人很多,宝楼庭阁皆是以石块构建而成。

    “哎哎,听说了吗?蚁族的年轻至尊被人给杀了。”

    “废话,当然听说了!这等事哪能不清楚?两天前我就知道了!”

    “我三天前就知道了,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年轻人,设下各种陷坑,将蚁族的年轻至尊活生生给阴杀了!”

    “对,是这样!”

    “也不知那年轻人是谁,胆子实在太肥了,居然敢行这等事!”

    “听说是为了谋夺蚁族年轻至尊的中品道兵。”

    “为了一件中品道兵便就如此,倒也是狠辣!”

    不少人在议论。

    林天行在城中,听到这等声音,脚步不由得一顿,远古遗迹内发生的事,已经被人传出去了?而且,竟然传成了这样,自己为了夺蚁族年轻至尊的上品道兵,特意设了各种险坑,将对方给阴死了?

    这些人距他不远,他忍不住偏头问道:“朋友,这消息哪里来的?可是真实?”

    “自然是真,这可是暗影族的年轻至尊亲口传出,且还以神识刻画呈现了那人的模样,哪能有假。”一个黄衣青年道:“如今,蚁族近乎疯狂,不少强者都动了,誓要斩杀那人。而且,据暗影族年轻至尊所说,那人不仅杀了蚁族年轻至尊,且还杀死了骨族的几个强者,如今,骨族也有高手走出,要将这人给斩掉。”

    “要说那人,也当真是够狠辣,够胆大包天,连骨族强者都敢招惹。”黄衣青年啧啧摇头,也不知是卖弄自己知道的事情多还是怎么的。不过下一刻,这个黄衣青年盯着林天,忽而稍稍有些动容:“话说兄弟,你这长相,怎么和暗影族年轻至尊以神识刻画所呈现的那人那么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啊。”

    旁边一些人望过来,盯着林天,也都是有些诧异。

    “咦?别说,还真像!”

    “就是啊!太相似了!”

    “这容貌,这体型,这气质,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这些人惊讶。

    不过,仅仅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而已,这些人忽而又齐齐一颤,个个脸色大变,一个个如同见鬼了般,齐刷刷的跳开。

    “你你你你你你”

    有人指着林天,手指哆嗦个不停。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