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虽然没有将盛洲的每一个角落都走遍,但是过去这么久,对于盛洲的大致情况却还是挺了解的,这样的地方,盛洲似乎并没有。看上去,那一座座高山那般惊人,那些植被也是那般特殊,如果盛洲有这样的地方,应该很早就流传出来了。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顿时微微一震,眼中露出惊色:“难道是”

    远处,有十数个修士经过,他连忙朝着那边跨去,转眼即至。

    “朋友,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来到一个黄衣青年身前。

    黄衣青年修为不弱,不过看着林天的表情却有些奇怪:“落月峰,你不知道?”

    “落月峰?”林天眼中划过异光,盛洲绝对没有这等地方,他顿了顿,再次向黄衣青年请教,道:“请问,我们现在所处的大地域是?”

    “大地域?不就是蛮地吗?”黄衣青年的表情更怪异了,也不待林天再问什么,直接错身走开,远远的传来嘀咕声:“脑子你有病吧。”

    林天张了张口:“果然是蛮地。”之前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个地方可能是蛮地,但是当听到黄衣青年的答时,却还是忍不住哑然,他居然横渡了那条连大道境强者都无法通过的交界天河,而且,这前后仅仅只是花了十来天的时间。

    “神剑溢出的七彩光包裹着我时,看来,移动速度当真有些悚人,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了无数倍,那团剑魂碎片,则当是位于天河靠着蛮地的这一边了。”

    他心中想道。

    想着,他不由得生出苦笑,这等事,还真的是让人难以预料。

    不过,这是好事,倒也是省去了他到紫霄皇朝借助传送阵这等事。

    他没有在这个地方逗留,也没有再多想,直接腾空而起,朝着远处跨步而去。

    御空苍穹上,他望着这片蛮地,发现蛮地相比盛洲要荒凉了不少,没有盛洲那般灵秀,许多地方的土地都是很贫瘠,植被树木等的覆盖面积也远比盛洲差。

    “蛮地,这名字倒也是挺贴切。”

    他自语。

    踩着虚空,他不久后寻到其它修士,打听到由蛮地通往第四天域的时空门户具体处于什么位置,随后没有犹豫,直接御空而行,朝着时空门户的立足点跨去。

    蛮地这片疆域,他才初来,但是现在,他是来这里寻时空门户跨入第四重天,自然不会在这片土地上耽搁什么。

    大约过去五日后,他来到一片枯山石林前,踩着干燥的地面径直跨了进去。

    又一个时辰后,他将这片石林走到尽头,前方坐落着一方巨大的石台,石台不知是以何种石材打造而成,其最中间有着一道高足有三丈左右的紫色光束,交织着神秘和威严,同时,四周的空气中则是蕴育着一股如同洪荒般的沧桑气息。

    通往第四天域的时空门户!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精芒,随意跨出几歩,便就来到时空门户边缘。

    近距离来到时空门户前,空气中的沧桑感觉更浓了,神秘与威严感亦是更浓。

    林天深吸一口气,迈步登上石台,来到那紫色光束旁。如今,他的修为处在通仙第二重天,只要一步跨入紫色光束内,便可离开这片天域,进入第四天域去。

    他转过身,隔着茫茫虚空,望向盛洲所在,脑海中浮现出一道道身影,雪夜,黑蛟,凌云,柳无为,神算子,颜雅儿,夏青风,夏小羽。这些,是他的朋友,伙伴,长辈。

    顿了顿,他抬头望向茫茫苍穹,眼中闪过寒芒。

    “荒古神殿,总有一天,我会跨上第九天域去!”

    他的声音有些冰冷。

    顿了顿,最后偏头望了眼盛洲的方向,他不再停留,一步跨入时空门户中。

    熟悉的黑暗,熟悉的死寂,他的视野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

    置身这片空间中,他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不过却并没有慌乱什么,毕竟,他已经穿行过几次空间了。

    他显得非常安静,一动也不动,只是默默的等待。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忽而出现点点光亮,四周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下一刻,嗖的一声,他从虚空中落出。

    这个时候,他站在一方石台边缘,和蛮地的那座传送阵一般无二,不过周边的环境却是不一样,相比起来,这个地方充满了勃勃生机,附近有着不少奇异植株。

    “第四天域,终于到了。”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精芒。

    他朝后望了一眼时空门户,紫色光束始终如一,石头周围依旧交织着沧桑的岁月感,仿若恒古长存。他没有犹豫和停留,直接跨出这个地方,消失在远处。

    不久后,他彻底远离了时空门户的所在,真正看到了这第四天域。入目,巨山一座座,似蕴着磅礴伟力,大川流淌,灵气斐然,整片疆域,广袤的一望无垠。

    “比第三天域的灵气强,比第三天域的山川更加灵秀!”

    林天眼中闪烁神芒。

    他掌控有葬龙经,能够明显感觉立身所在的大地脉动,比第三天域强了不少。

    “果然,越是到上层天域,大环境便越是适合修行。”

    他自语。

    初到第四天域,他并不急着修行,随意跨着步子,准备先看看这片广袤河山。

    大约数个时辰后,他走出更远,前方忽而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抬头望去,数十人在前方死斗,一方是几个身材健硕的壮汉,身着着兽皮和布衣,出手大开大合,看上去气势很足。而另一方则是二十余身着黑甲的干瘦修士,这些修士皆是脸生黑色印记,动起手来刁钻的很,每每总是让人防不胜防。

    也正是因此,几个壮汉虽然血气很浓,可却是处在下方。他微微望了眼,又发现,二十余黑甲修士明显有着不属于人类的气息,而是皆带着妖气一类的波动。

    顿了顿,他没有再多想,更没有管什么闲事,沿着自己的路,朝远处走去。

    “铿!”

    就在这时,一道乌光朝他斩来,速度极快。

    林天侧头偏过,乌光落在远方,将一块千斤大石斩的粉碎。

    他微微凝眉,偏头朝乌光斩来的方向望去。

    “躲的挺快!”

    阴笑声响起,三个黑甲修士朝着他逼过来,身上带着阴森而寒冷的妖气。

    林天望向三个黑甲修士:“什么意思。”

    “杀你而已!”

    “刚才看到我等和那几个蛮子的战斗了吧?嘿,我等截杀他们,若是被你通风报信给蛮族去,那可就不好了。”

    “废话什么,宰了他,等会多些肉食!”

    三个黑甲修士面带阴笑。

    “轰!”

    三股冰寒妖光席卷而过,封锁四周,朝着林天斩来。

    林天跨步,神色平淡,避开所有杀光。

    “你们做着什么,我不想干预,也懒得去干预,所以,你们也最好别打扰我。”

    他声音淡漠,继续朝远处走去。

    “嗯?”

    “速度不错!”

    “倒是有些实力,我们也提提速好了。”

    三个黑甲修士声音阴冷。

    话落,三个黑甲修士的速度果真都快了许多,如同三道乌光在缠着林天移动,忽而间一道道杀光落下,如同在下雨一般,将林天所处的数丈范围完全笼罩了。

    一时间,沙尘扬起,地面被斩出一条条裂痕。

    十数个呼吸后,三个黑甲修士停下动手,沙尘也是渐渐散去,林天站在最中间,毫法无损,甚至连衣角都不曾破掉,身上没有一点沙尘。

    “这是?!”

    三个黑甲修士露出惊容。

    “够了吗?”林天的表情依旧淡漠:“再说一次,我没空干预你们的事,你们也别打扰我!”话落,他继续跨步,朝着远处走去。

    三个黑甲修士盯着林天,眼神变得更是阴森。

    “你说不干预就不干预?”

    “纵然不干预又如何,既然走过这里,那就算你运气差。”

    “成为我等的肉食,比你死后化作尘土好。”

    三个黑甲修士再次压来。

    它们体外交织着黑色妖光,出手非常歹毒,分别逼向林天的喉咙,心脏和头颅。

    林天的脸色冷了下来,他本不愿惹事,一再退让,可对方却是越来越过分。

    他随意抬手,直接对着逼来的一个黑甲修士拍去,喀的一声崩碎对方手中的兵器,随后手掌落在对方的身上,噗的一声将其震的四分五裂。

    “你”

    另外两个黑甲修士大惊,自己的同伴,居然一巴掌就被眼前这人给拍死了?!

    “找死!”

    “剁碎他!”

    很快,两个黑甲修士脸上的惊色消失,眼神皆变得狠戾起来,齐齐冲向林天。

    林天神色冷漠,动作很简单,依旧是一巴掌拍出。

    “噗!”

    冲的最近的一人直接被拍碎了脑袋,脑浆混合着血水溅在地面上,触目惊心。

    最后一个黑甲修士变色,正要后退,可林天挥出的右手却是已经反抽了过来。

    “噗!”

    血光溅开,这最后一个黑甲修士被拍烂,血水染红一片土地。

    远处,其它的黑甲修士和几个壮汉厮杀,偏头朝这边望来,顿时间皆动容。

    “敢杀我等族人?!”为首的一个黑甲修士声音冰寒,下令旁边的另外五个黑甲修士:“你们去将他的头颅割下,然后,剁成肉酱!”

    五个黑甲修士低吼,口部位置竟是忽而朝着左右裂开,如同昆虫的口器一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