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三天域分为盛洲和蛮地两片疆土,因一条浩瀚无垠的天河隔开,这条天河,被称作是第三天域真正意义上的死亡禁地,靠入其中,大道境的强者都难以活命。

    “轰隆!”

    海浪翻滚,一道接着一道,皆是冲起百余丈,那等场景,简直是骇人听闻。

    林天的目光稍稍收,十丈外,天河边缘不远处有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切勿靠近。这四个字朴素简单,形体苍劲,尽管看上去已经存在了非常悠久的岁月,可却依旧有着淡淡的道蕴在流淌,显然,至少也是悟真强者所留。

    “昔年,有老辈强者留下这四个字,用以警示后人,莫要靠到这个地方来。”

    林天心中道。

    他神色凝重,直接后退远离,前方的那条无垠天河,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悚然。

    这个地方,绝不能待!

    另一边,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也在后退,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的可怕。

    不过就在下一刻,三人齐齐变色,四周的空间仿佛被隔断了,他们退不出去。

    “怎么事?!”

    青袍中年低喝。

    黑袍中年也在打量四周,几次试图远离天河的位置,可却都是没有任何用,根本退不了,后方的空间被一股无形而可怕的大力封禁了。

    林天自然也心悸,想起盛洲流传着的一句话:“天河百丈,有进无出。”这八个字,意思清晰明了,天河百丈范围内的空间,可以进去,但是,无法再走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盛洲大地上,许多修士愿意前往葬神山落和仙魔古脉等三大凶域冒险寻宝,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靠到天河附近来,纵大道强者也不例外。

    “该死!”

    林天咒骂。

    那空间隧道,怎么将他给卷到这里来了!这个地方,可是真正的生命禁区啊!

    另一边,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咬牙,几次难以退出去后,终于重新将目光落在了林天身上,朝前逼来。青袍中年沉声道:“立刻将永恒杀阵交出来,我二人皆是七阶控阵师,领悟永恒杀阵后,打破这里一起离开,到时候,我们不杀你!”

    这个时候,两人也是担忧焦急,这个地方的空气当真太过冰冷,他们感觉到了大威胁,总觉得再多停留一会儿,他们都会死在这里,这个时候,在他们看来,前方的那条天河简直就像是一头狰狞的盖世死神,仿佛随时会收割他们的性命。

    林天尽管也着急,可听着青袍中年的话,却还是忍不住冷笑起来。交出永恒杀阵,打破这里一起离开,不杀他?当自己白痴吗!

    他以神火炉挡在胸前,神芒流转,有炎火冲出。

    如此动作,无疑是让黑袍中年两人脸色皆一沉。

    “不识抬举!”

    青袍中年寒声道,直接动手抓向林天。

    同一时间,黑袍中年亦是动手,有微弱的道则波动交织而出。

    林天咬牙,催动神火炉迎上。之前,他引爆十二仙脉,虽然令的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重伤垂死,可他自己也受了大波及,此刻,两人的实力依旧远比他强。

    他一边祭出神火炉,一边思考对策。

    “轰隆!”

    海浪的轰鸣声再次响起,一道道百余丈的海浪似要奔腾上高天,震的大地摇颤,令的林天三人站都有些站不稳,打出的攻击皆是被生生崩开,消失于无形。

    放眼望去,十数丈外,天河仿佛是一头沉睡着的洪荒凶兽突然苏醒了般,一股极为悚人的气息交织而出,百余丈高的海浪密集的冲起,仿佛天河要升入苍穹。

    见着如此场景,林天不由得觉得头皮都麻了下,实在是这画面太过骇人了。

    而不仅是他,纵是大道境界的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也是变了颜色,脊背发寒。

    “轰隆!”

    又是一阵轰鸣,骇浪百丈,震动天穹。

    随后,有十数道海浪竟是直接朝着这个地方压了过来,令三人齐齐脸色大变。

    “该死!”

    青袍中年忍不住怒骂。

    可惜,怒骂并没有任何用,滔天的海浪落下,覆盖了方圆百丈内的所有空间。

    咚的一声,海浪真正落下,令的大地都发出一声巨响。

    转眼间,三人同时被淹没在浪潮中。

    林天以神火炉护在身前,饶是如此,却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寒,这天河的水,仿佛是来自地狱一般,冰凉的吓人。且,同一时间,更加令他心寒的是,天河骇浪落下后,水源滚滚,有一股大力孕育在其中,生生将他朝天河内卷去。

    这让他顿时心脏狂跳,那个地方可是天河啊,那里面,蕴育着无数的危机!

    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支撑起所有手段抗衡,抵挡这股无形的大力,然而,让他更加心寒的是,海浪中所蕴含的大力太过可怕了,他根本抗衡不了,挡不住。

    只是一瞬间而已,他被直接拖入到了天河的范围内,置身于滚滚海浪之中。

    这让他心都跟着凉了,真的想破口大骂。

    “该死!”

    怒吼响起。

    不远处,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咆哮挣扎,亦是被海浪给席卷到了天河内部。

    这个时候,两人都是显得非常狼狈。

    林天见着两人如此焦急狼狈焦躁的模样,原本想大笑,可惜,却当真笑不出来。这个时候,他震动出神力,以神火炉做攻,朝着天河边缘冲去,试着脱离。

    “轰隆!”

    天河震动,一道道海浪冲起,震的苍穹都为之摇颤,压迫十方。

    林天变色,连忙将神火炉改攻为守,随即下一刻,便是被一股大力卷过,将他震出去又不知多远,等着他稳住身形再抬头望去时,天河边缘已经看不到了。

    熟悉的怒吼声从他旁边再次响起,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如同他一般,也是被卷到了这个地方,在空中连连闪避,躲闪从海底冲起的其它浪潮。这些浪潮很可怕,若是被卷中,可能会被直接拖入到天河底部去,那时候,可就真的是死定了。

    “蚂蚁,交出永恒杀阵和上品道兵!”

    “直接镇压他,夺过来!”

    黑袍中年和青袍中年道。

    两人作为大道境强者,灵觉非凡,此刻被卷入天河之内,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远比之前在天河岸上的那种不安感要强烈,让他们的灵魂都有些战栗。他们再次动手,祭出强大非凡的控阵之术,朝着林天逼去。

    这个时候,他们的想法和之前在天河岸边时一样,镇压林天,夺过永恒杀阵和上品道兵,以他们的实力,或许可以依靠这两者离开这个地方。

    “轰!”

    就在这时,一头遍体生红鳞的蟒状凶兽突兀自滚滚的水底冲出,单单只是一颗头颅便足有房屋般巨大,交织着一股极为悚人的寒煞气息。这蟒状凶兽冲出的位置正好靠着黑袍中年,直接便是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吞向黑袍中年。

    黑袍中年惊恐,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幕,连闪避都来不及。

    “噗!”

    凶兽俯冲而过,直接将黑袍中年的身躯咬碎,随后吭哧两口给吞下腹中。

    青袍中年大惊失色:“穆洛寒!”穆洛寒是黑袍中年的名字,青袍中年这一刻脸色变得雪白,喊出这三个大字后,连忙颤抖着后退,远远躲开那头蟒状凶兽。

    不远处,林天也是感觉头皮一凉,黑袍中年虽然受了重伤,可毕竟也是大道境的强者啊,可是如今,居然瞬间就被一口给吞掉了!他忽而想起凌云和他说过的话,盛洲和蛮地交界的天河内,生有诸多凶兽,可以轻易吞噬掉大道境强者。

    “轰隆!”

    天河滚滚,直接打断他的心悸。

    天河的海面变得更加沸腾了,一道道大浪冲起,这一刻都是十数丈高左右。

    相比起来,这些十数高的海浪远没有之前那些百余丈高的海浪惊人,可是,当这些十数丈高的海浪落下时,林天却是感觉整个人直接坠到了万年冰窖中般。因为,这些大浪中皆有着一头面目狰狞的天河凶兽,或生鳞甲,或生鱼鳍,或生独角,每一头都散发着极为凶狂的煞气,如同是从远古魔域中冲出的毁灭大凶。

    足足,有着一百多头!

    “怎么会!”

    青袍中年直接惊恐了。

    “吼!”

    百余头凶兽咆哮,再次卷起一道道惊天海浪。

    它们妖瞳或妖红,或碧绿,或深蓝,皆是交织着凶狂之色,气息悚人听闻。

    “小蚂蚁,快,快把神火炉和永恒杀阵给我,我来催动施展!”

    青袍中年大喊,朝着林天冲过来。

    这一动,顿时遭难!

    四周,百余头凶兽偏头,仿佛是见到了活生生跳跃着的口粮,齐齐压了过去。

    这个场景,当场吓破了青袍中年的胆。

    “不,住”

    “啊!”

    惨叫传出,转眼间而已,青袍中年被撕成碎片,刺目的血水染红大片海面。

    林天只感觉躯体冰寒,趁着百余凶兽争食青袍中年,他直接以神火炉护体,踩着两仪歩朝着远处逃走。这个时候,处在这片茫茫天河内,他已经是连方向感都没有了,现在,他只是随意循着一个位置逃遁,只想着要脱离这些凶兽的视线。

    “吼!”

    狰狞的嘶吼响起,有凶兽偏头盯住了他,直接冲了过去,带起一方滔天巨浪。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