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一惊,颜雅儿是仙灵体?!当初他听白秋提起过,仙灵体天生亲近大道,堪称是道的载体,就大道的领悟和掌控一途,比其它任何生灵王体都有优势。且,仙灵体一旦大成,将更恐怖,身与道融,随意挥洒大道,近乎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难怪她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安宁祥和,原来是仙灵体。”

    他自语。

    “怎么样小子,有想法了没?”老酒鬼嘿然一笑,道:“若是你和她结为夫妻,那什么什么后,生命本源会变得更强,神力会更纯净,对道的感知会更敏锐,你和她如果有后代,不用说,后代一定会是超级妖孽,能远远将同代甩在身后。自洪荒时代以来,修行界便是有公认之言,仙灵体女子,是最完美的道吕人选。”

    林天又是一惊,这么厉害?!

    老酒鬼嘿笑:“动心了吧?”

    林天无语:“你这笑的也太猥琐了。”顿了顿,他继续斜视老酒鬼:“另外,我只是稍稍有些惊讶而已,你说的动心,我一点也没有,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

    这轮到老酒鬼斜视他:“你如今已经喜欢了的女娃子,仅只有一个吗?”

    林天:“”

    尴尬!无言以对!

    “修行一途,多几个红颜没什么大不了,很正常。”老酒鬼接着道:“不提这一点,我继续讲,你慢慢听。那个神算子,当是天机子的传人,这一脉的古经不适合战斗,但却真的可推演天机,可知旁人难知之事,能够左右许多事。比如,之前你在被那什么七曜皇朝追杀时,如果神算子真的替七曜皇朝推演你的踪迹,那么,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对方会如同放在你身上的眼睛般知晓你的一切。”

    “不过,推演自己本来不知道的事,化不知为知,总还是要付出些许代价,最多只是随着术和修为的强大,付出的代价会越来越小而已,但是,无论付出的代价多小,就算小到可忽略不计,可总还是有代价,所以,这一脉的人,往往都得不到善终,他们窥视了太多东西,与道不和。”老酒鬼道:“那丫头是神算子的弟子,也是天机一脉的传人,日后,当也会掌控和修行天机神算之道,不过”

    老酒鬼眯着眼,道:“她和天机神算一脉的其它人可就不一样了,仙灵体天生亲近大道,堪称道的载体,是大道的宠儿,她若是掌控了天机神算之道,几乎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一旦她王体临近大成,纵推演古代天尊,也不会有任何事。”

    “不用王体大成,推演古代天尊都不会有任何事?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林天一惊。

    “不用,气血都不会耗费。”

    老酒鬼道。

    林天心头一震,倒是真的惊住了,他自觉神算子的推演之道应该已经很强,可在推演一些事时,也得耗费气血,而对于推演古代天尊,他当初请教过神算子,神算子明言自己做不到,且,就算能做到也不敢做,付出的代价会是死,甚至祸及后人,因为,达到古代天尊那等高度的人,三千大道中都将烙上印记,强行推算与那等人物有关的事,哪怕只是推算微小点滴,也会引的大道不满,招来天难。

    可现在,老酒鬼居然称,颜雅儿只要临近王体大成,便可推演古代天尊的事,且连气血都不会耗费,这是何等鲜明的对比?又是何等的可怕?如此,颜雅儿日后岂不是可随意推演一切事了?这天机神算之道,岂不是为仙灵体量身打造的?

    “惊讶吧?所以我才说,要是你和她结为夫妻,好处多的难以想象,不仅是她的体质能让你受益良多,福泽后代子孙,且,她的天机神算之道可以辅助你更好的修行。”老酒鬼道:“作为道的载体,大道的真正宠儿,可不是说说而已。”

    “简单点讲,将大道比作一方庭院的女主人,其它人推算诸事,等于是进入这方庭院行窃,推演的事越繁奥,便等同于窃走的东西越珍贵,引来的大道怒火自然会越强烈。而仙灵体,作为大道宠儿,相当于是庭院女主人的女儿,仙灵体推算诸事,等于是在自己家里拿走一些东西,等若是使一点小坏,如此,庭院主人尽管会生气,但又如何可能严厉的惩罚她?毕竟,母亲可不会对女儿下死手。”

    老酒鬼道:“我这么作比喻,可还生动形象?容易理解吧?”

    林天点头,老酒鬼这么说,确实很容易让人理解。

    “说起来,那神算子倒是找到了一个好传人,可以让天机神算一道重现昔年辉煌。”老酒鬼一笑,对林天道:“对了,天机神算一道,这一脉的始祖,就是仙灵体。”

    “什么?!”

    林天一惊。

    天机神算一道,是仙灵体开创的?!

    他心中惊讶,不过稍后也就平静下来,由仙灵体创的天机神算一道,倒也是非常贴切,而且,也很容易。

    “怎么样小子,你师傅我说这么多,你现在动心了吧?好处可是很多!”老酒鬼勾着林天的脖子,道:“别说不动心!别否定!努力点,将那女娃娶来!”

    林天:“”

    懒得和这老家伙纠缠这件事。

    “行行行,听您老人家的。”

    他敷衍道。

    老酒鬼点头笑道:“乖哈。”

    林天额上冒黑线:“”

    顿了顿,他想起一些事,问道:“老家伙,你真的杀过大成王体?”涅槃鬼圣就算了,尽管可怕,远超同阶的人类修士,但终究也只是在可怕的范畴内。但是,大成王体,那可真的是恐怖滔天的存在,个个都可横扫八荒,老酒鬼称在一年前斩了一个大成王体,这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了,他到现在想起来还脊背冒寒气。

    老酒鬼点头:“杀过。”

    林天知道老酒鬼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可此刻再听一次,却还是感觉很震撼。

    一个大成王体啊!

    他眨眨眼,问道:“为了什么战起来的?”

    自己的师傅和一个大成王体交锋,他作为弟子,哪里能够不好奇?

    老酒鬼眼中划过一抹淡淡幽光,又露出些许笑意,将手从林天的脖子上移开。

    他伸出右手,一团柔和的光芒显化而出,其间躺着一个女子,容颜娇美,不过却是紧闭着双眼,且躯体显得很虚淡,显然只是魂影,还没有实质的肉身。

    “这是?”

    林天微疑。

    老酒鬼难得的不再懒撒,眼中的光芒非常柔和:“宣儿,我寻到了她的残魂。”

    林天一颤,宣儿?他想起焚阳宗太上长老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其女儿,名为青宣,本该是成为老酒鬼妻子的女子,曾经在四门试炼时,在葬妖谷内香消玉殒。

    如今时隔百余年,老酒鬼寻到了青宣的残魂!

    “恭喜师傅!”

    他露出喜色。

    昔年,老酒鬼因为红颜死去,足足颓废了百余年,终日以酒消愁,如今不仅大仇得报,甚至寻到了红颜的残魂,他如何能不替老酒鬼感到高兴?老酒鬼是他师傅,是他这一生最尊重的人,这个女子,尽管是第一次见到,却是老酒鬼的红颜妻子,是他的师娘,且,如今看来,这个女子应该可以得救,他如何能不惊喜?

    老酒鬼一笑,手心中的光芒缓缓没入体内,小心的收起:“我在极阴殿深处的死亡天宫寻到她的这缕残魂,当时,因为残魂太虚弱,我需要弱水之精蕴养,所以去了弱水河畔。在我取到弱水之精后,有人想要抢走,所以,我杀了他。”

    林天点头,不用想也知道,那时想抢老酒鬼弱水之精的人,应该就是那大成王体了,那一战,原来是因为如此。

    “该杀!”

    他道。

    弱水之精可是老酒鬼寻来蕴养红颜残魂的宝物,这东西,竟也有人胆敢来抢!

    老酒鬼拍了林天一巴掌,又是恢复了平时的模样,道:“小子,我很快还得去做其它一些事,有没有什么修行上的疑惑或则其它疑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做其它事?”

    林天微疑。

    老酒鬼点头:“为了青宣真正来,还得去寻一些其它东西。”

    “我和你一起去。”林天表情正色,道:“我也想为师娘尽一份力!”

    老酒鬼一愣,随即便是大笑,又拍了林天一巴掌:“瞬间觉得你小子变得可爱了。”说着这话,老酒鬼却是摇头,道:“不过,不用了,那些地方,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去得了,太危险。”

    林天张了张嘴,想一想,以他现在的修为,有些可怕的地方,确实不是他能去的了。且,他全力以赴才能做到的事,老酒鬼估计抬抬手指便就可以,如此,他若真的跟着老酒鬼去了,不仅是帮不到什么忙,甚至还可能会拖老酒鬼的后腿。

    “别想太多。”老酒鬼笑道:“来吧,有什么疑惑?”

    林天便也就不再多想,说道:“修行上的疑惑,倒是没有什么,一切都挺顺利。”他稍稍沉吟了下,这才是接着道:“我稍后准备前往第四天域,你和我讲讲第四天域和更上层天域的事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