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颜雅儿被七曜皇朝抓了?神算子被镇进七曜皇朝内,被七曜皇朝以颜雅儿来威胁,以令之推演他的踪迹?听到这等声音,林天顿时止住往紫霄皇朝去的脚步。

    前段时间,他还和师徒两人一起行过一片青林,虽然神算子的话一直都不多,他和神算子没有做过多少实质的交流,但是神算子的为人却令他非常尊重,如今也是,对方是因为不愿意为七曜皇朝推演他的行程踪迹,才被七曜皇朝如此对待。

    颜雅儿,那几日,在青林中一起,他和颜雅儿说的话最多,那几日的时间里,似乎不再是颜雅儿陪着其师傅神算子出来游林养神,反而像是出来陪着他一起似的,神算子倒仿佛只是默默跟在他们旁边。想起来,那女孩很恬静,性格也很好,总是带着令人亲和的笑,行走青林间时,几次采摘一些食材做炖菜给他吃。

    他停下脚步,不由得握了握双手。

    因为他的关系,令这对师徒遭了难,竟然被双双抓了起来。

    “七曜皇朝!”

    他眼中闪烁寒光。

    他肩头,黑蛟头颅微抬,妖瞳中也是划过一抹森光。那几日,颜雅儿对它的称呼不是什么妖兽,而是妖族朋友,尽管对方将它从林天肩头抱过去时,给人一种像是抱宠物的感觉,尽管让它有些受不了被那样“折腾”,但是,它对颜雅儿有好感,是除了对林天外唯一有好感的人类。如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也不会高兴。

    林天抬头,望向前方隐约可见的紫霄皇朝的立族之所,最终没有继续前行,无声后退。

    离开这个地方,他久违的取出一顶黑色斗篷遮住面容,不久后来到墓墉城外。

    如今这个时候,无相仙宗的几个太上长老亲自走了出来,七曜皇朝也是派了一大群强者在追寻他,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一些,不能再如同曾经那般随意了。

    墓墉城为盛洲最出名的一座古城,其间人来人往,他身负黑色斗篷进入这座古城,数十个呼吸后,来到一座朴实但却并不平凡的阁楼前天机阁。这个时候,天机阁内空荡荡的,外面倒是围了不少人,许多人都在朝着其中指指点点。

    来到这里,他隔着黑色斗篷望向天机阁内,内里不仅空荡,原本简单的桌椅也是变得乱七八糟,不少桌椅都断裂破掉了,更深处一点,神算子以前为人推演诸事时的那小屋子,屋子外的竹帘也是被粗鲁的扯了下来,如垃圾般丢在地上。

    他移开目光望向另一边,以前,神算子为人推演诸事时,那女孩总是站在天机阁里,对每个人都笑脸相迎,依稀间似乎还能看到少女站在屋子里的俏丽身影。

    “那位神算子,平日间那般低调,虽然推演一些事时会收取一些酬劳,但算起来,所要的酬劳却是非常少,如今,却是被七曜皇朝这般对待,实在是”

    “真过分。”

    “可不是,以那神算子的能力,随意都可以加入一个大势力,而且得到的待遇绝不会低,可神算子却始终待在天机阁内,为普通人们解决各种问题,为人之正派令人钦佩。七曜皇朝与林天的恩怨,就那林天曾经打出的神识刻画来看,也是七曜皇朝不占理,神算子只是不愿推演那林天的踪迹,却就落得如此下场,唉。”

    “雅儿姑娘人也很好啊,以前来这里求教,雅儿姑娘都有时不时为过来求教的人泡上一杯清茶,虽然茶很普通,但心意却很珍贵,那七曜皇朝实在是可恶!”

    “这些大势力,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人群压低了声音。

    一黄衣青年说道:“遇到这事,也不知道神算子能坚持多久不为七曜皇朝推演那林天的踪迹,想来,应该强硬不了多久,毕竟是自己的弟子被人给抓住了。”

    听着这话,四周不少人皱眉。

    “说什么话呢!神算子前辈为人刚正不阿,要是肯为七曜皇朝推演,早就推演了,哪里会等到现在?!那位前辈绝对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去解决自己的危难!”

    “就是!你别乱说话!”

    “你这是在侮辱那位前辈的人格!”

    一些人不满。

    黄衣青年哼了声,道:“我说的是实话,据说神算子的那位弟子可是生的国色天香,如果七曜皇朝找几个族内的男人来,告诉神算子,如果不为他们推演林天的踪迹,便就让几个男人对其弟子做些房中秘事,那时,神算子会不就范?”

    说着这话,黄衣青年显得很是得意。

    这个地方,一些受过神算子恩惠的人顿时怒目而视:“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林天隐在人群中,眼神冰冷,一步便出现在黄衣青年面前,直接一拳挥出。

    “砰!”

    空中带着点点血迹,黄衣青年横飞十数丈远,撞进一座酒阙内,大口咳血,直接昏了过去,引得酒阙内不少人都是一惊,酒阙的管事更是直接骂骂咧咧起来。

    天机阁外,不少人则都是对着负在黑色斗篷下的林天挑起大拇指,尽管这些修士不知道此刻斗篷下的人是谁,但却个个感觉很爽快,仿佛是出了口恶气一般。

    “朋友,揍的好!”

    “就是!”

    “小王八犊子,就是欠抽!”

    有几人说道。

    林天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应什么,负着斗篷离开这里,不久后跨出墓墉城。

    离开墓墉城,他走在一片林间,一时间竟是不知能做什么,只是眼神很冷。

    不久后,他出现在一座山巅,遥遥望向七曜皇朝的望去,身上带着一股寒气。

    神算子和颜雅儿被七曜皇朝抓去,这一脉以颜雅儿作为威胁,逼迫神算子就范,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他。他相信神算子的为人,对方绝对不会帮七曜皇朝推演他的行程踪迹,而现在,他最怕的,也正是这一点。如果神算子一直不肯就范,他怕七曜皇朝真的会对颜雅儿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来,真若是那样,他这一生,估计一辈子都会难安,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中,一辈子都难以原谅自己。

    “怎么办!”

    他拽紧了双手。

    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七曜皇朝的对手。请紫霄皇朝相助吗?不现实!尽管他对紫霄皇朝有些恩惠,但也不会自大到认为只凭着这一点小恩惠,对方就要为了他和七曜皇朝开战,那会死掉太多太多的人,紫霞皇朝也损失不起。

    他握着双拳,如今,他能怎么办?求救紫霄皇朝去七曜皇朝帮他救人不显示,而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对神算子和颜雅儿放任不管,这不是他的为人之道。

    他望着远方,眺望七曜皇朝的方向,眼中的寒光变得更浓,杀光一缕缕跳跃。

    如今,他就算自爆踪迹显出身形,七曜皇朝想来也不会放掉神算子和颜雅儿,只有在等到真正将他杀死后,估计才会放神算子和颜雅儿自由,甚至于,这一脉有可能会在杀死他后,再直接杀死神算子和颜雅儿。

    毕竟,神算子的能力可不小,如果放走神算子,神算子稍后为其它皇朝推演七曜皇朝的种种,对于七曜皇朝而言,也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为了杜绝这种灾难的发生,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直接斩杀掉神算子师徒。

    这几乎是个死循环!

    “该死的东西!”

    他咬牙,眼神寒光浓烈至极,杀意盎然。

    “啪哒。”

    就在这时,无声无息间,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哟,小子,需要帮助吗。”

    懒散的声音,熟悉的酒味,顷刻间,林天猛的一颤。

    他以最快的速度掀掉黑色斗篷,偏头望去,一个白袍中年勾着他的脖子,容貌俊朗,脸上的表情如同声音那般懒散,淡笑着望着他。

    他心中惊喜到极点,拳头握的更紧了几分:“老家伙!”

    昔年,自葬妖谷一别,已经太久没有相见,这个中年,是他的恩师,是将他送入第二天域的男人,号称老酒鬼,焚阳宗的绝世天骄!

    老酒鬼勾着林天的脖子大笑,又颇有些不满:“小子,真不可爱啊,分别这么久,最亲爱的师傅突然出现,你不应该喜极而泣,扑过来抓着衣角直呼师傅大人的吗?”说着,老酒鬼学着林天以前的动作摸了摸下巴:“唔,我是这么想的。”

    林天原本有些焦急难安,可见着老酒鬼出现后,心中的不安却是瞬间就消失了,此刻听着老酒鬼如此话语,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老酒鬼又是一阵大笑,随后目光稍移,落在林天肩头的黑蛟身上:“啧啧,传说中的蛟啊,不错,争取以后能让这小家伙体内的血脉彻底觉醒,化作一头通天的真龙,那之后,乘着真龙遨游天地,想想就拉风。”

    林天无言,黑蛟却是狠狠一颤,迎着老酒鬼的双眼,浑身鳞甲都刺立了起来。这个时候,老酒鬼身上的气息明明很平常,可它却感觉到了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波动,仿佛是在面对着一口吞天纳地的绝世黑洞。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