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漆黑色的雾霭遮蔽了高天,如同汇聚成了一片海洋,浩浩荡荡的朝着四周扩散,顿时间令的看到这一幕的江家子弟们皆是惊恐,没有一个人犹豫,掉头就跑。

    可惜,面对这样一片滚滚的死亡雾霭,谁能逃得了?

    “轰!”

    整个虚空都轰鸣起来,黑雾如同海浪般冲过,转眼间将一切都给淹没。而居于这其中的江家子弟,一个个皆是在刹那间化作浓水,纵然通仙境的人也不例外。

    转眼间,整个江家都被漆黑雾霭笼罩。

    这里,没有惨叫,因为,活着的人,只是一瞬间就被吞噬了,没有疼痛可言。

    大地在震动,漆黑色雾霭冲出江家所在,一路蔓延,朝着整个山脉扩散而去。

    林天站在极远的地方,遥遥的望着江家所在的方向,只见着充满不详和死亡的漆黑雾霭汹涌着翻滚,从江家所在的山脉最中心朝着四周蔓延,所过之处,原本葱郁充满生机的植被,在一瞬间便是枯萎下来,绿叶整个脱落,青木化作枯枝。

    他眼神闪烁,尽管知道青石内蕴有无比恐怖的魔煞气息,但是此刻,亲眼见着这一幕时,却依旧心悸,纵然是他肩头的黑蛟也是不由得颤了一下,妖瞳剧震。

    “轰!”

    漆黑色雾霭如浪潮扩散,如火山爆发,飞快的朝着四周蔓延,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迹象,这之后,直到过去数十个呼吸后,这等充满不详和死亡的雾霭方才是终于停止了朝外延伸。这个时候,江家所在的整个山脉,全部被黑雾笼罩了。

    林天远远的望去,江家坐在的山脉,其空间变得有些昏暗,原本是一片霞光交织的灵土,可如今,整片山脉都缭绕着不详的黑雾,近乎整个成了一座鬼山。

    林天深吸一口气,变得平静下来。

    他眼中划过一抹幽光,嘴角蕴着一丝冷笑,从老树上跃下,一步步朝着江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来到江家山脉边缘,处在这个地方,前方雾霭交织,已经是毁灭后的余波,可纵然是如此,以他的修为,却依旧觉得身体有些发凉。

    他运转起葬龙经,以龙纹护体,将自己和黑蛟整个笼罩,这才是跨入其中。

    踩着地面,原本正常的土地变得漆黑,像是被墨水染过的般。他沿途往内走,两边,本是枝叶繁茂的大木,如今也是只剩下了干枯的树干和枝干,苍凉荒败。

    走过大约百丈远,他微微驻足,望向旁边的一株枯木,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

    嗤的一声,枯萎的老木直接粉碎,化作一片黑色的灰尘落在地上。

    这让林天又是微微一震,那漆黑色的雾霭涌动而过,真的是将一切都吞噬了。

    粉碎所有生机!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这才是继续朝着江家所在的大殿走去。

    很快,他来到江家大殿,于正门前停下。

    “寻龙江家。”

    他嘴角微扬。

    放眼望去,大殿残破,原本充满光泽的殿宇,这个时候,变成了一片漆黑色。

    如同,被碳给熏过的般。

    没有一具尸体,地面上只有一滩滩漆黑色的浓血,他稍稍停顿了一下,便是跨过江家正门,朝着江家内部走去。迈步江家中,他发现,整个江家格局非凡,凉亭,走廊,假山等,它们所处的位置都很巧妙精良,构成了一种种祥瑞之局。

    他冷冷一笑,格局是不错,可惜,终究还是毁了。

    他踩在江家族地内,一步步往深处走去。

    很快,他走过了许多地方,每一处都是充满了死亡气息,给人一种冰冷之感。

    也是这个时候,前方有沙哑的痛呼声传出,七个老者躺在地上,躯体破败,许多地方都被腐蚀了,森森白骨可见,五脏六腑亦是可见,几乎已经是没有了人样,凄惨到极点,身上的气息也是无比衰弱,最多可以比的上神脉三重天的修士。

    “居然还有人活着。”

    林天淡笑。

    他一步步走向七人,不用想也知道,这七人,绝对是江家的几个老祖宗,巅峰时应该都是大道境的修为。

    七人闻声侧头,见着林天时,个个变色,又惊又怒,如同厉鬼般盯着林天。

    “畜畜生,这,是你做的!?”

    七人个个目眦欲裂,双目通红。

    林天出现在这里,再想着青石上的一道道龙纹,七人中,又有谁会不明白这是怎么一事?

    “是我。”林天随意道:“你们不是四处激我出现吗,我如今出现了,你们不高兴?”盯着七人,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另外,我送你们的礼物,满意吗?”

    “你”

    “畜畜生!你你竟然做出,做出这等事?!”

    “我我整,整个江家,全全毁了,你你好狠的心!”

    七人声音虚弱,口中涌血,有人眼中甚至有老泪在纵横。

    他们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惜却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青石炸开时,它们就居于中心位置,那等死亡黑雾将他们伤的太重了,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狠心?”

    林天冷笑。

    他手中出现上品杀剑,抬手一剑,七道剑光飞斩而至。

    “噗!”

    “噗!”

    “噗!”

    血光溅开,七人在刹那间全部被腰斩。

    “为了从我这里夺取完整的葬龙经,你江家一次次派遣族内高手追杀我,以整个家族之力压我,现在,却和我提狠心?”他一脸冰冷,且带着讽刺:“别说我狠心,你江家走到这一歩,要怨的不是我,是你们自己,自己作孽,怪别人?”

    七人模样凄惨,身躯断裂,蠕动着要重聚,可如今,血气近乎干枯,已经无法再重聚破败的肉身,只能发出沙哑的惨叫。

    有人含着血水嘶吼:“该,该死的你你不会,不会有好下场的!”

    七人个个面目狰狞,有人老泪纵横,但却是如同厉鬼般,怨毒的盯着林天。

    “这种表情,还真是让人心生愉悦。”

    林天冷笑。

    他手中的剑再次扬起,噗的一声将诅咒他不会有好下场的那老者的头颅斩碎。随即,他撑起识海异象,莲海席卷而过,当场将这人的残缺神魂也给磨灭。

    “你”

    “啊!”

    “小畜生,老夫恨啊!恨啊!”

    其它人嘶吼。

    几人很想冲上去撕咬林天,可惜,如今却是没有了一点气力,根本无能无力。

    “恨吧,你们越是仇恨,我就越高兴。”

    林天道。

    他手中仙剑再扬,如同切西瓜般,将开口的三人斩碎,随后以识海异象压下,将几人的神魂崩碎,使三人彻底形神俱灭。

    他提着仙剑,望着最后三人:“可有什么遗言?”

    三人一颤,盯着林天的眼神,更加愤怒。

    “我我等做鬼,也,也不会放过你!”

    三人老泪纵横,声音沙哑,老脸上满是仇恨。

    “做鬼?”林天不屑:“你们做的了吗?”

    他平静出手,仙剑横劈而过,将最后三人斩的四分五裂,随后再次以识海异象压下,将三人的神魂无情碾碎。

    至此,江家居于族内的人,全部死亡。

    “呼!”

    丝丝轻风飘着,很是冰冷,卷起一缕缕黑雾。

    林天以龙纹护体,包裹着他和黑蛟,随意朝四周看了眼,朝着江家深处走去。

    江家内里很大,但是如今,却是基本破败了,各个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跨进江家深处,他最先看到的是江家置放神通宝术的阁楼,阁楼残破了不少,他走入其中,发现所有的神通秘本都被煞气给腐蚀了,已经是看不见秘本的内容。

    他退出这方阁楼,又先后走过置放宝兵和灵丹的地方,结果和置放神通秘本的阁楼相差无几,几乎九成九的宝兵失去了灵性,九成九的灵丹宝药失去了丹效。

    “可惜了。”

    他略有惋惜。

    走过神通阁,宝兵阁,灵丹阁,他最终只得到了一宗上品仙器和百余枚的宝丹,其它的一些药材等,更是一株都没有,全部在漆黑色雾霭下化作了废品残渣。

    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往深处走,不久后来到江家最重要的一处殿宇,殿宇以一方浑厚石门封闭,上刻有四个大字,灵晶宝库!

    他推开石门步入其中,石门后的空间非常大,堆砌着如山一般的灵晶。然而,此时此刻,灵晶原本所具有的璀璨灵光没有了,如今,这里面的灵晶几乎是一片漆黑,如同是一块块的煤石般。

    林天顿时觉得有些肉疼,他粗略估计了下,这里面的灵晶,绝对超过了百万斤,可是现在,入目所见,一块块灵晶全部都是乌漆墨黑。

    “看看能挖出多少可以使用的灵晶。”

    他运转起葬龙经,龙纹闪烁,清理这方宝库。

    大约一个时辰后,他停了下来,挖出大约四万斤左右可以正常使用的灵晶。

    超过百万斤的灵晶,最终只有这么点还能用,林天顿时间觉得更加肉痛了。

    “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最终,他只是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要毁江家,只能靠着青石之威,而以青石内所聚集的魔煞气息,几乎能腐蚀一切,如今能有四万斤的灵晶保存下来,已经是很不错了。

    他跨出这方宝库,望着破败的江家,眼中忽而有冷芒闪现,微微眯起双眼:“这一脉,似乎还有一个大道境老祖居于外面等着杀我,想来,还会到这里来。”望着这片破败的江家族地,他脸上再次浮出冰冷的笑。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