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的声音很冷,眼神更是不带丝毫感情,有的,只是淡漠到极致的杀意。

    他平伸右手,体外,阴阳莲瓣交织,快速于他身前凝聚出一柄四尺长的莲花大剑,被他握在手中平缓的斩下。

    嗤的一声,七曜老祖的左手臂魂体崩开,碎成星光消散。

    “啊!”

    惨叫刺耳,无比凄厉。

    左手臂和右手臂的魂体都被斩碎,七曜老祖被钉在地面,剧烈挣扎,可惜却是没有丝毫用。数十年里,他的魂体本身就遭了大创,随后又在林天的本源之中受伤,又在黑蛟的杀伐力下被击,如今更是在失去肉身的情况下处在这洞府内,精气在快速流逝,魂体已经是衰弱到了极限,根本无力挣扎出阴阳莲剑的禁锢。

    “住手!”

    九皇老怒吼。

    林天冷哼,手中莲花大剑再次斩下,这一次将七曜老祖的左腿魂体击的粉碎。

    七曜老祖惨叫,魂体被接连斩碎,又惊又恐:“住住手我,老夫错了,老夫错了!放过老夫!放过老夫!”

    神魂体一次次崩碎,这比被一刀刀切割下血肉还要痛苦,非常人可以忍受。

    “放过你?”

    林天冷笑。

    他手中的莲花大剑再次斩下,这一次将其曜老祖的右腿魂体击碎。

    “啊!”

    刺耳的惨叫响彻洞府内,如同厉鬼之音般。

    洞府外,七曜皇朝的几人个个惊怒,九皇老大吼:“畜生!还不住手!”林天,竟然当着他的面,一剑剑斩碎他们一族的悟真老祖宗的魂体,让他眼睛都红了。

    对此,林天毫无情绪波动,体外交织着密集龙纹,脸上带着冷冽至极的表情。

    望着被钉在地面上的七曜老祖,他手中莲剑扬起,这一次,对准了头颅所在。

    顿时,所有人皆变色。

    “年,年轻人,住手,住手!放过老夫,老夫答应你所有要求!绝对不食言!”

    七曜老祖求饶。

    林天淡漠的俯视对方,只有四个字:“送你上路。”

    话落,他手中的四尺莲剑阴阳光芒大盛,狠狠压向七曜老祖。

    “噗!”

    这一次,阴阳莲剑的威势被催动到极致,直接碾碎了七曜老祖的所有魂体。

    形神俱灭!

    一时间,这个地方,空间变得死寂一片。

    洞府外,江落安心头狂跳,林天,竟然将七曜皇朝的一个老祖宗给杀死了!

    “林天!”怒吼响起,九皇老目眦欲裂,双目中近乎快要滴出血来:“畜生啊!该死的畜生!你竟敢如此!”耗费大量精力人力,终于寻到悟真境的老祖宗踪迹,可如今,却是被林天给斩杀掉了:“我七曜皇朝和你不共戴天!与你不死不休!”

    这人立身洞府外戾吼咆哮,双目血红,可却是什么也做不了。他想冲过去撕碎了林天,可洞府外却是有着杀局禁制,强行往前闯,最后只能是落个形神俱灭。

    林天朝外扫了眼,随即偏头,开始打量这方洞府。

    杀死七曜老祖后,他现在得考虑如何离开这座洞府了,处在这其中,尽管他在体外遍布下了密集的龙纹,可体内的精气却依旧是在不断朝外流逝。如今,他必须尽快带着黑蛟离开这个地方,否则,精气流逝太多,他和黑蛟都会死在这里。

    青石已经被他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此时,他右手中龙纹交织,朝四周蔓延。

    从洞府内解出一条往外的通路,与从洞府外解出一条往内的通路,两者看上去似乎差不多,但在天地大势一道上,却终究有些不一样,由内往外解出通路,难度要比由外往内高出许多。毕竟,这是困局,所谓困局,便是进去容易出去难。

    “哼!”洞府外传出冷笑,江落安盯着林天:“七曜皇朝的老前辈处在悟真境,当初都被困在这洞府里长达数十年,你虽然掌控有完整的葬龙经,但想突破出去,那也得耗费很久!而以你的低级修为,觉得可以在这方洞府中坚持多长时间!”

    江落安看出来了,处在洞府内,会被不断吞噬生命精气,所以之前的七曜老祖才会变得那般消瘦干枯。一个悟真境强者尚且如此,林天如今只是处在御空境界,在这等情况下,体内的生命精气能够支撑他多长时间?远无法和悟真强者比!

    “我能坚持多长时间,不用你担心,也用不着你担心,既然我敢进来,就自然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闯出去。”林天眸子淡漠而冷冽,扫视江落安等人:“倒是你们,如今没有了我,看看你们如何走出这片盘龙地,又如何走出这片真荒道窟。”

    他这话一出,洞府外的几人皆变色。

    想着走来时所遇到的各种凶局,有几人都是脊背一凉,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下。

    江落安寒声道:“小辈,别以为只有你能解各种天地大势,老夫也擅长!沿着来时的路走去,老夫足可以应对,用不着你!”

    “是吗,江大师!”林天冷笑,将江大师三个字咬的很响亮:“我们拭目以待!”

    江落安自然能听出林天话语中的讽刺和不屑,脸色顿时间变得铁青:“你!”

    林天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洞府外的人。

    他蹲下身子,黑蛟则缩小妖躯重新落到他肩头,而因为缩小了妖躯,体积变得小了,它的精气流逝速度也变得慢了些。

    林天蹲在地上,脚底龙纹蔓延,右手贴到洞府里的壁墙上,也是有龙纹扩散。

    他认真感悟这方洞府内的地脉走向,一晃眼便是七日过去。

    七日间,他的精气在不断流逝,同时,因为运转葬龙经,也是在不断耗费精气神,所以,他直接取了一大堆灵晶出来堆在身边,以之不断补充自己的消耗。

    这个过程中,九皇老等人也是一直站在洞府外,死盯着林天,尤其是九皇老和七曜皇朝的其它几个通仙修士,个个带着仇恨之色,拽紧了双拳。他们没有离去,一心想看着林天破解洞府大局失败,想看着林天一点点被耗死在那洞府中。

    如此,一转眼,又是七日过去。

    “嗡!”

    洞府内,龙纹交织,光芒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耀眼。

    随后,林天手中出现一柄长剑,以龙纹交织在手臂和剑身,径直朝前斩去。

    嗤的一声,洞府的壁墙被他斩裂少许,有土石跌落而下。

    林天屏住呼吸,紧凝视前方,直到什么也没有出现,方才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好!”

    他眼中交织出一缕精芒。

    花费半月时间,耗费大约一千斤灵晶,他以密集的龙纹烙印向地底和洞府石壁内,将交织于石壁内的地脉杀局隔绝,形成一片安全地带。如今,他试着以长剑击向龙纹交织出的石壁内的安全之所,内里并没有杀气溢出,预示着非常安全。

    接下来,他没有了顾虑,长剑连连晃动,一道道剑气朝着前方的石壁斩去。

    “嗤!”

    “嗤!”

    “嗤!”

    脆响一道道,一方石洞渐渐出现在洞府一端,一片漆黑,通向洞府的另一侧。

    因为洞府的石壁很厚,林天并不知道他现在掘出的石洞究竟是通向哪里,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耗费半月的时间,他终于打出了一条向外的生路。

    洞府外,江落安等人个个变色。林天,在半月内从洞府内打出了一条通路!

    “你怎么会这么快!”

    江落安忍不住出声。

    九皇老等人更是带着怒容,他们一族的悟真境老祖宗被困在洞府里足足数十年都出不去,可林天,却是在半个月内就从洞府里打出了一条通往外面的生路!

    “该死的葬龙经!”

    这一刻,九皇老突然痛恨起葬龙经来,如果不是葬龙经,林天怎么可能以区区御空境界的修为在半个月内就从这恐怖的洞府内脱困,如果不是葬龙经,林天一定会被困死在这其中。这个时候,他倒是忘记了,如果林天不是会完整的葬龙经,他又怎么会请林天来此,又怎么可能在真荒道窟内活着走到这里来。

    洞府内,林天走到掘出的洞穴前,头望向九皇老等人:“我期待你们全部葬身在真荒道窟内,当然,如果你们没有死尽,那更好,我寻到某些东西后,亲自送你们上路。”这个时候,在这里,他杀不了对方,但是稍后,那就不一定了。

    最后冷笑着扫了几人一眼,他沿着自己掘出的洞穴,很快离开洞府的范围。

    转眼,他的身影消失在江落安等人的视野中。

    “畜生!该死啊!”

    九皇老咆哮。

    离开洞府所在,林天微低着身子沿着掘出的石洞前行,时不时朝前打出剑气。

    如此,直到过去大约两个时辰,石壁终于彻底被打通,有暗光从前方传来。

    林天以左手臂撑着身体,微微用力,便是脱离石洞,重新踩在了地面上。

    “呼!”

    几乎是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一缕寒风不知从什么地方飘过,使得他脖子一凉。

    “这里,有风?”

    他疑惑的望向四周,顿时间,脸色猛的大变。

    这里的空间地形类似于出水的海口,黑漆漆的,有一缕缕微风卷着,空气显得很潮湿,而在更前方些,竟赫然有三口石棺材靠着石壁竖立着。三口棺材很普通,没有带着阴气,其上布满了尘土,但是,林天却是浑身鸡皮疙瘩都飘了起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