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个个金炎道门弟子炸开,在黑蛟的煞气乌光下化作碎雾,令活着的金炎门弟子和执事惊恐,只是一击而已,自己宗门大约十分之一的人便就沦为了血雾,这就是半步大道级强者的威势?!

    如今,太上长老消逝,上品道兵也被带了出去,能拿什么去抵挡?

    “啊!”

    金炎门主怒吼,目眦欲裂,恨欲狂。

    十分之一的门徒啊,都是优秀弟子,都是强大执事,可如今,就这么死了!

    “畜生啊!你这该死的魔鬼!”

    这个中年咆哮。

    林天偏头望去,神色一片淡漠:“当初你金炎道门的太上长老带着十二隐世长老和数十普通长老去羽化道门,杀死不少羽化道门弟子,杀死不少羽化道门执事,杀死不少羽化道门普通长老,如今,我不过是学着你金炎道门的行为而已。”

    他手中长剑一震,头顶的仙器石镜仙光大放,轰隆一声,可怖气息浩荡而开。

    “噗!”

    “噗!”

    “噗!”

    血光刺目,不少金炎道门弟子遭难,眨眼间死了数十人。

    这些弟子,大多数只是识海境的修为,以识海境的修为,又如何可能抵挡得住林天以御空八重天修为催动出的上品仙器的威势?这一刻皆是显得脆弱不堪。

    不远处,黑蛟妖瞳冰冷,体内再次荡出一圈暗黑的煞气,朝着四周席卷开去。

    只是简单的动作,却比林天的仙器威势强太多了,转眼间而已,这片空间里,诸多金炎道门门徒无声无息的崩碎,又是十分之一的金炎门徒死亡,形神俱灭。

    “畜生!啊!”

    金炎门主嘶吼咆哮,疯狂挣扎,可却根本撑不开黑蛟施加在其身上的妖力。

    金炎道门一众弟子惊恐,这一刻真正绝望了,连最后剩下的几个核心弟子都不例外。一头半步大道级的黑蛟,在没有上品道兵在的情况下,谁能够抵挡的了?

    有人恐惧,脸色苍白,蹬蹬蹬的后退,随即,发疯一般的朝着金炎门外冲去。

    面临死亡,在无力抗衡的情况下,逃跑才有可能保住性命,没有人愿意死。

    “我我不想死!”

    有人颤声道。

    很快,越来越多的金炎道门弟子朝着外面奔逃,连几个核心弟子也好不例外。

    林天站在原地,根本不去阻拦,唯有嘴角带着冰冷的笑。

    “砰!”

    一道巨响响起,最先跑到金炎道门边缘的子弟遭难,前方的虚空上突然浮现出密集的阵纹,砰的一声将之震飞而,狠狠的撞在一块大石上,咳出一口血来。

    同一时间,其它逃到边缘处的金炎门徒也是一样,不少人都是被震的横飞。

    “怎怎么事?!”

    “这是阵纹?封封住了出去的路!”

    “怎么会?!”

    一瞬间,不少人皆是脸色变得死白。

    如今,连逃跑都不行了?

    “铿!”

    剑鸣刺耳,林天手中长剑一震,焚阳第十式荡开,斩出一片炎剑的火海。

    噗噗噗的声音不停传出,在这等布满炎剑之光的火海中,一个个金炎门弟子遭难,身躯被斩的四分五裂,随后被炽烈的炎火焚烧的焦灼不堪,模样很是凄惨。

    “既是灭门,那么,一个也别想走。”

    他耗费九日的时间,将金炎道门的护宗大阵无声无息的破坏掉,同时,也暗自刻印下了几座封禁大阵,大阵为六阶巅峰层次,足可以困住一般的通仙级强者。

    “你们出不去,同时,外面的人,也感应不到这里面的气息,你们,都得死。”

    他说道。

    如此声音,非常平静,但是却令的所有人头皮发麻,心脏狂跳。

    而后,所有人,脸上露出更加惊恐的表情。

    林天手中的剑再次震动,剑芒再啸,无情的斩向八方,收割掉一条条性命。

    “住手!”

    金炎门主嘶吼,双目通红。

    其它弟子惊恐,瑟瑟发抖,连同一些执事都不例外,脸色皆是变得一片雪白。

    林天很平静,神色淡漠。

    “从我跨入这片天域最开始,你金炎道门的门徒便无缘无故对我的救命恩人动手,欺负她,打伤她,想强行将她带走,只是因为她有些不一般。我和我朋友在枯灵大荒寻到蕴神果,你金炎道门的门徒不仅想要强抢,还想杀我们灭口,在那之后,你金炎道门的长老,明知道是自己门下的人抢夺我们的宝果,却依旧是不分青红皂白,追杀于我和我的朋友,那之后,在葬神山落里,差点将我害死。”

    “随后,你们的太上长老,带着十二隐世长老和一众普通长老赶赴我羽化道门,想着相助拓野烈毁灭我羽化道门,夺取我羽化门的底蕴。你们,残杀我羽化道门一众师兄弟,令我羽化道门的演武场染满师兄弟和执事长老们的鲜红血水。”

    “你们在羽化道门死掉十二隐世长老和一众普通长老,那是活该,我在葬神山落叫战无相仙宗,你们的太上长老自己跳过来找死,也是活该。如今,你们又特意派遣强者出门,将最强底蕴上品道兵都带了出去追杀我,你说,你们一次次的如此,我不灭掉你们,岂能对得起自己?纵然不为对得起我自己,就为死去的羽化道门的师兄弟和执事长老们,灭你们金炎道门,那也是我应该做的事。”

    他话语平静,平静到近乎淡漠,但是,这里所有人都能感应到他话里的杀意。

    所有人瑟瑟发抖,脸色惨白。

    金炎门主的脸色变得铁青,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林天,只得怒声咆哮:“你已经脱离羽化道门,不是羽化道门的人了,与羽化道门没有丝毫瓜葛!羽化道门死了人,我们杀死了羽化道门的人,与你何干?!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林天盯着金炎门主,表情冷漠:“谁告诉你我不是羽化道门的人了?”

    他左手一扬,一枚玉制戒指浮现,被他以真元包裹着飘在空中,其上刻有一个“羽”字。

    顿时间,金炎门主脸色大便:“你”作为十二道门之一的金炎道门的主人,他自然认得林天展现出的这枚玉戒是什么东西,知道这枚玉戒代表着什么。

    “我是不在羽化道门了,但是,我是羽化道门的主人!”他盯着金炎门主,眸子变得一片冰冷:“你金炎道门当日杀我羽化道门一众门徒,想要毁掉我羽化道门以夺取我羽化道门的底蕴,你说,作为新的羽化门主,我该不该灭了你们?”

    “什么?!”

    “他,他是新的羽化门主?!”

    “羽化门主?!”

    四周,一众金炎道门弟子皆颤抖。林天,看上去才十九左右,是那么年轻,却竟然已经是一个道门的主人了?!林天,不是脱离了羽化道门吗!

    金炎门主又惊又怒:“该死的!你们羽化道门竟敢如此,竟然敢这般欺骗无相仙宗!”

    林天眸子冰冷,将羽化门主玉戒收起:“那又怎么样,今日,你金炎道门注定摆脱不了被灭门的结局,而之后,无相仙宗会和你们一样,一样得灭门,只不过,会比你金炎道门迟一些覆灭罢了。”

    “你”

    “铿!”

    刺耳剑芒响起,雷炎交织,朝着四面八方,无情的席卷开去。

    “噗!”

    “噗!”

    “噗!”

    一个个金炎道门弟子遭难,不少人相继炸开。

    林天出手无情,将仙器石镜也召唤了出来,一时间,上品仙器的威势全力爆发,如同是一口蕴着火山的神镜,轻轻一震,当即碾碎大片普通的识海境弟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黑蛟也出手了,一声低吼,浩瀚妖力令的整片空间大动荡。

    相比林天,半步大道级的黑蛟无疑才是真正的毁灭之源,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而已,金炎道门便是有大片的修士炸开,且,有强大的核心弟子死于非命。

    “不!”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放过我,放过我们!”

    “救命!救命啊!”

    惨叫声和求饶声响起一片。

    林天面无表情,出手丝毫也不留情,上品仙器光芒大盛,杀光变得更加可怕。

    来这里前,他原本想过手下留情,想过放普通的金炎道门弟子离开,给予他们生路,可惜,在进入这里后,这些人对他的狰狞和杀意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想法,太幼稚。

    “嗡!”

    石镜放光,杀芒一道道落下,震碎一个个金炎道门修士。

    另一边,黑蛟低吼,凶威变得更加悚人,乌黑煞气如同是真正的毁灭之光般,所过之处,无人能挡,但凡有人被沾染上,无一例外,全部在瞬间化作血雾。

    “畜生!住手!住手啊!”

    金炎门主嘶吼,因为急怒而口中涌血,眼球近乎快要凸出来,脸颊一片狰狞。

    林天只是淡漠的扫了一眼,出手,更强势。

    同一时间,黑蛟自然不会留情,大片乌光将金炎道门覆盖,肆意收割着生命。

    “啊!”

    惨叫,成了这片空间的主旋律,惊恐,成了所有金炎门徒的唯一。

    这些人奔逃,闪避,求饶,可惜,皆没有任何作用。面对冷漠无情的林天和恐怖慑人的黑蛟,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能够躲开死亡,一一在剑光煞气下殒命。

    转眼间,半个时辰过去,半个时辰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地方,金炎道门除却金炎门主外,其余人,全部被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