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闻言微惊,不曾想到还有这等事发生过,让他觉得那神算子更加不简单了。只是,他也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拒绝?进入强大的皇朝圣地,得到丰厚的待遇,不是比在天机阁要好很多倍吗?两者间,似乎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这就不清楚了,总之,传言当时神算子是直接拒绝了,没有做任何犹豫。”

    夏青风道。

    林天凝眉,越加的好奇起来。

    不过,也没过多久,他便是平静下来,那个神算子,确实是一个很玄的人。

    他顿了顿,又恢复平静,望着夏青风,道:“对了,夏兄你们呢?所为何来?”

    夏青风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道:“家中一位长辈寿元快要干枯了,听闻仙魔古脉深处可能存在着续命的神药,所以来撞撞运气,希望能寻到一株。”说着,夏青风无奈的扫了一眼旁边的夏小羽:“原本我是一个人来的,可这丫头太调皮,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跟在我后面,追了进来。”

    夏小羽朝着夏青风吐了吐舌头,撇嘴说道:“人家也是想着尽一份力嘛。”

    “尽一份力?你不拖我后腿,我就感谢你了。”

    夏青风道。

    夏小羽有些气恼,不过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哥哥说的是实话,只能小翻白眼。

    林天看着夏小羽,不由得一笑,这姑娘和白秋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你笑什么?”

    夏小羽看着林天道。

    林天摇头,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和我的一个朋友非常像。”

    “是吗是吗?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漂亮?”

    夏小羽盯着林天,眼睛扑闪扑闪的。

    林天:“……”

    自恋这一点,这姑娘和白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夏青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对着林天说道:“这丫头被宠坏了,林兄别见怪。”

    三人随意聊着,没过多久,便是更加熟络起来。

    对于夏青风和夏小羽,林天倒是越来越有好感,尤其是夏青风,为人平和,温尔文雅,无论是谈吐还是其它,都难以挑出缺点,相处起来非常的自如亲切。

    渐jiàn的,天色变得暗淡了,空气更加冷了些。

    “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困在这里两个月,两个月呀,我都两个月没洗澡了。”

    夏小羽咕哝。

    夏青风揉了揉夏小羽的脑袋,安慰道:“别急,总能出去的。”

    “出去?哪有那么容易,我想了起来,以前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破林子有讲究,似乎是叫作什么迷虚局来着,一旦走进来,往前一步杀机百现,通仙强者走错一步都会死无葬身之地,而往后却是根本走不出去,五感会受到大干扰。”

    前面有人道。

    这是一个干瘦的中年,靠着一株枯木叹息。

    “这么说,我们岂不是要被困死在这里?”

    “这……”

    “该死!真不该来这里啊!”

    其它十数人都变了颜色。

    世界这么奢华,谁想死?

    夏小羽自然也听到了这话,再想着已经被困在这个地方两个月了,顿时哭丧着脸,道:“真要死在这里啊?不要呀,要是大祖还没寿元干枯死,我们就死掉,以后在地狱里见了面,大祖一定会骂死我的,英年早逝,这得是多么不孝呀。”

    夏青风闻言,忍不住敲了夏小羽一下:“怎么说话的?”

    夏小羽捂着被夏青风敲过的额头,撇着小嘴不再开口了。

    见着这一幕,林天不由得莞尔,这姑娘,当真和白秋一样有意思。

    “不用那么悲观,我有办法。”

    他说道。

    夏小羽顿时亮起双眼:“林兄,哦不,林哥哥,你真有办法让我们离开?真能够破开这里的什么破局?”

    林天:“……”

    林哥哥是个什么鬼?这姑娘的个性太欢脱了。

    夏青风又忍不住敲了夏小羽一下,这才望向林天:“林兄当真能有办法?”

    “应该可以。”

    林天点头道。

    “年轻人可别吹牛皮,这里非同一般,你才多大点,就称能破解开走出去?”

    “就是,别乱说话,若是给了别人希望后又让人失望,那可就是大罪过了。”

    “这样的地方,估计也只有寻龙世家的传人来了,或许才能有破解的希望。”

    前面有人道。

    林天没有在意,而是望向夏青风和夏小羽,问道:“你们是选zé继续往深处走呢?还是退出去,原路返回呢?”

    无论是继续前行往深处去,还是从这里退出去原路返回,他如今都能有办法。

    夏青风略做沉吟,道:“我继续往深处去,寻能续命的宝药,不过,在这之前,林兄可否将我妹妹先送出去?”

    听着夏青风的话,林天一笑,夏青风如此言语,使他对其的好感度再次大增。

    其一,夏青风在听到其它人对他的质疑后,没有第二次问他是否真的能破开这里,而是直接称要去深处,表示夏青风不曾怀疑他,很相信他。其二,被困在这里两个月,夏青风应该很清楚仙魔古脉非常危险,进入深处会更危险,但是为了家中长辈,依旧愿yì冒险,这是孝。其三,夏青风请求他可否先将夏小羽送出去,这是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表明夏青风是个好兄长。这样的人,当真值得结交!

    “可以。”

    他点头道。

    这时,夏小羽不干了:“哥,我不回去,我和你一起去深处,让我去好不好?”

    “你才识海境界,对你而言,再往里面走太危险了,听话,原路回去。”

    夏青风道。

    这个时候,只要林天能够破开这片枯林,夏小羽原路返回,他不会担忧,因为夏小羽体内有着秘宝,从这里返回去,夏小羽体内的秘宝足够护佑她平安无事。

    夏小羽摇头,不愿独自回去:“大祖也是我的亲人,怎么能让哥哥你一个人去冒险。”

    夏青风有些无奈,最终拗不过夏小羽,只得同意夏小羽一起前往古脉深处。

    见着夏青风无奈的样子,林天不由得又是一笑。

    看着这对兄妹,他不由得又想起了白秋和白子祁,尽管夏青风的性格和白子祁一点也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和白子祁一样,那就是,都很疼爱自己的妹妹。

    “让林兄看笑话了。”

    夏青风苦笑。

    林天摇头,道:“那,我们走吧,你们小心的跟在我身后。”

    “好。”

    夏青风认真点头。

    林天一笑,便是朝着前方走去。

    放眼望去,前方枯木一株株,其间交织着迷茫的烟气,如同是清晨的早雾。

    “年轻人,不要自大,都说了,这里非同一般。”

    “就是,自己寻死,不要搭上别人。”

    “别乱来。”

    之前质疑林天的人中,有人再次开口。

    其它也有一些人摇头,对于林天能够破开这个地方的地势,一点也不相信。

    林天没有说什么,朝前跨去,只是提醒夏青风和夏小羽小心的跟在他身后。

    前方迷雾交织,他跨出一步,顿时间,前方的雾霭直接散开了,飘向两边。

    “这是?!”

    “雾散了!”

    “这……怎么可能?!”

    身后,其它十数人皆变色。两个月前也有人靠近那雾霭,一瞬间就被湮灭了,那些雾霭如同是能吃人的厉鬼,非常凶猛,可如今,林天走过的地方,那些凶猛的雾霭,却竟然是自行退散,仿佛是小鬼见了鬼王一般畏惧着,令的一众人大惊。

    夏青风眼中闪过一抹光亮:“林兄果非常人!”

    “就是就是!”

    夏小羽跟着道。

    两人跟在林天身后,所过之处,原本很可怕的雾霭竟是自行散开,使得两人又惊又奇,若非寻龙世家为江姓,他们都以为林天是从寻龙世家走出来的强者。

    “没什么的。”

    林天道。

    如之前的那个干瘦中年所言,这里的确是叫作“迷虚局”,一旦走进来,确实是往前一步杀机百现,往后退难以走出,寻常修士走进来,哪怕是通仙境强者,几乎也拿这里没辙,要么被诡异迷雾杀死,要么被活生生困死,很难破解开来。

    不过,很不巧,他不是寻常修士,而是葬龙天尊所创的完整葬龙经的传承者,这部古经号称可葬尽天地大势,掌控一切世界格局,并不是吹嘘,尽管他修liàn葬龙经的时间不长,但也算是有了几分火候,此时龙纹自他脚底没入地底世界,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这片迷虚诡地的地势分布,如此,便是自然能够轻易的破解开。

    他行在前方,步子平缓,龙纹在地底交错蔓延,所过之处,雾霭自行散开。

    “这……”

    一时间,人群皆动容。

    很快,一行人个个眼中浮现出光亮,全部追了上去,沿着林天走过的路前行。

    继续往古脉深处去,可能会更加危险,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没有任何选zé。跟着林天往里面走,或许还能有生机,而留在原地,那就真的只能等着被困死了。

    林天朝后扫了眼,没有说什么,脚底龙纹蔓延,继续往前走。

    随着他朝前跨步,四周,一缕缕朦胧雾霭消散,很快便是走出了这片枯林。

    夏青风和夏小羽跟在他身后,其它十数人也跟在身后,一并从枯林走了出来。

    “刚才不是还有人质疑的吗,怎么都跟来了?”

    夏小羽望着十数人哼道。

    之前质疑林天的几人显得有些尴尬,有人走上前来,向林天表达歉意:“小哥,刚才是我等有眼无珠,不识庐山真面目,还请小哥不要与我等一般见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