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走入天机阁,内里的装饰很简单,窗子附近有几盆白兰花,两边有一些简单的绿栽,空气显得非常清新。这里面摆放有普通的桌椅,有不少人坐在这其中,一些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不远处则是排着一竖队,通向一竹帘遮住的屋子。

    林天稍稍扫了眼四周,发现排着竖队的人,都是来这里正等着请教问题的人,而其余一些坐着的人,似乎是已经问完了问题,坐着在思索着什么。而当他在扫视这些人时,也有人注意到了他,一时间,这其中不少人都是一惊,认出了他来。

    “那个林天?!”

    有人忍不住惊呼。

    顿时间,一些人齐齐偏头,皆是盯住了林天,随即,不少人都是狠狠一颤。

    几日前,林天在葬神山落斩杀两个大道境强者和二十余通仙强者,被传掌控有完整的葬龙经,悟出了强大的识海异象,且有可能是一位六阶以上的控阵师,引得整个第三天域沸腾。此刻,这些人在这个地方见到林天,哪里能不心惊?

    这些人盯着林天,个个目光闪烁。

    “请问,您是有事询问?”

    一少女走来。

    少女身着碧绿长裙,面容姣好,带着很恬静的笑。

    林天微微点点头。

    少女指向排着竖队的人群,道:“请您排在这里。”

    林天走向少女指着的位置,默默的站在人群后面。

    他朝着前方望去,自己前面大概还有三十多人在等着,而那竹帘遮住的屋子里,应该就是天机阁的主人神算子,号称知晓天地间的万千事。

    他粗略估算了下,估计得等至少三个时辰,才能轮得到他。

    摇摇头,他平息呼吸,淡望着前方。

    前面,排着的人中,不少人暗自吞咽唾液,尤其是靠着林天最近的一人,双腿微微有些发抖。几日前,林天斩掉两个大道强者和二十余通仙强者,对于这些普通修士而言,简直就是凶魔一个,如今这般和林天同时排队,压力能不大吗?

    “那个,雅儿姑娘,我突然有事,请告知神算子先生,我明天再来求教。”

    “雅儿姑娘,我也有事,明日再来。”

    “等等,我好像正在炼着一柄大刀,怎么跑这里来了?真是糊涂忘事,糊涂忘事啊!那个,雅儿小姐,我这必须得先离开一会,明日再来请教,明日再来!”

    前面排着的三十多人中,先后有人开口。

    很快,三十余人各自寻着理由,全部离开,而那些原本坐在屋子里思索问题的修士,更是一早就散了。一时间,这屋子里,便就只剩下了林天和那少女两人。

    少女盯着林天,上下左右,来扫视。

    林天:“”

    “请问,我能进去请教了吗?”

    他问道。

    “只剩下你一个了,你说呢?”

    少女说道。

    林天哦了声,稍稍表达歉意,这才朝着那竹帘遮住的屋子走去。他不傻,知道这些人突然离开,都是因为他的关系。

    掀开竹帘,里面是一间小屋子,屋里摆放着一檀木桌,对面坐着一中年人。中年人的年龄并不大,可看上去,面色却是略有些苍白,气血显得有些衰弱。

    “神算子?”

    林天皱眉。

    中年人端坐于檀木桌对面,平视着林天,声音很轻:“请坐,有何问题?”

    林天凝眉,这个中年人没有答他的问题,也就是说,这就是神算子了。这倒是与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原本他以为神算子会是一个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人,却不想,竟然是一个中年人,而且看上去有些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羸弱。

    不过,他也没多想便是坐了下来,望着神算子道:“我想请教两个人的踪迹。”

    “姓名,最好能更具体一些。”

    神算子道。

    林天点头:“白秋,白子祁。”

    话落,他又简单提了点兄妹两人的其它,当然,只是容貌等外部特征而已。

    神算子不再开口,十数呼吸后,道:“一百块灵晶,人头大小。”

    林天顿时眸子一凝,眉头再次皱起。

    他肩头,缩小的黑蛟低吼,朝着神算子传出咆哮。

    一百块人头大小的灵晶,这可不简单,十数个普通门派的底蕴加起来,也不见得能够凑到一百块人头大小的灵晶。

    “阁下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林天淡淡道。

    “你提到的两人,都很不凡,你自己应该清楚。推算他们,需要耗费极高的气血,甚至付出一些其它代价。”神算子显得非常平静,脸色略显苍白,没有点滴的情绪波动:“愿意与否,全凭你自己,不强求。如果不愿,还请离开这里。”

    神算子右手微抬,对着竹帘外做了个“请”的动作。

    林天却是动容,他不在意神算子后面的一句话,而是在意神算子前面一句话。

    在来这里前,他有问过其它一些修士关于兄妹两人的踪迹,可他所问到的那些人却是连兄妹两人的点滴都不知,显然,兄妹两人在来到第三天域后一直很低调,不曾闹出过什么大的风波,不为旁人所知,所以他才来了天机阁,希望天机阁的神算子能够推算出一些东西来。

    原本,他对于所谓的天机神算其实持有一些怀疑,毕竟,凭推算而知天下万千事,实在是有些扯,而在神算子提出要一百块人头大小的灵晶时,他更是心中有些不快,觉得对方是狮子大开口,但是,当神算子平静到近乎淡漠的道出兄妹两人很不凡后,他终于有些动容了。

    只是简单的凭着两个名字和一些简单的容貌特征,这中年人便能道出那兄妹两人很不凡,如何能不让他惊讶?要知道,他的神识很强大,且悟出了识海异象,能够清楚的看出来,这个神算子并没有装模作样,而是真的推算出了某些东西。

    他微微凝眉,道:“恕我多问,推算他们两人需要耗费很多气血,甚至其它代价,这是什么意思?”

    神算子抬头,脸色略显苍白,淡淡的望着林天。

    “如果不方便,就算”

    “推算自己本来所不知道的东西,你觉得很玄,也确实很玄。”神算子打断林天的话,平静的说道:“但是,天地间有三千大道,也有因果循环,仅仅只是坐在桌边,便可知道自己原本所不知道的东西,总还是需要付出一些其它东西来替换。推算的事和人越简单,付出的东西越低微,反之,付出的东西,便越沉重。”

    神算子说的很平静,使得林天脸色一凝。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神算子的气血会如此羸弱,原来竟然是这么一事。想来,这些年里,神算子推算了许多事与人,一日日累计,血气才消耗的这般严重。

    顿了顿,他突然有些好奇,问道:“如果是推算九大天尊的踪迹,会如何?”

    神算子眼中闪过一抹微光,随即便是又重新恢复平静:“我没有那个能力。”

    “如果有呢?推算后,会如何?”

    林天确实有些好奇。

    神算子望着林天,表情淡漠:“会死,甚至,祸及后人。”

    林天变色,竟然这么严重,自己死不说,还会祸及后人?

    “达到那等高度的人,三千大道中都将烙上他们的印记,强行推算与那等人物有关的事,只会引的大道不满,招来天难。哪怕,只是推算与他们有关的点滴。”

    神算子道。

    林天心中震惊,暗道九大天尊果真很可怕,达到那等高度,仅仅只是推算与他们有关的点滴,居然就会引来可怕的天难,何其恐怖?他想一想,那等高度的人物当真是无敌了,这一生,能够难到他们的,恐怕也只有两个字了光阴!

    微微深吸一口气,他对着神算子颔首见礼,道:“多谢解惑。”

    这个时候,重新望着神算子,他突然间觉得,这人倒是有一些高深莫测。

    神算子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

    林天道:“一百块人头大小的灵晶,我愿意支付,不过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还请给我一些时间。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持百块人头大的灵晶再来请教。”

    他现在身上连一块人头大的灵晶都没有,不过,他掌控有葬龙经,依靠葬龙经,他相信在这片灵气盎然的盛洲大地上,他很快就能寻到一百块人头大的灵晶。

    神算子微微点头,顿了顿,道:“盛洲有仙魔古脉,古脉深处有诸多灵晶,甚至有灵矿,你可以去那里寻觅。不过,那个地方很危险,进入那里,九死一生。”

    林天眼中闪过一抹异光,仙魔古脉?深处有诸多灵晶?进入那里九死一生?

    顿了顿,他站起身来。

    “多谢!一个月内,必定再来拜访。”

    他对着神算子再次颔首见礼,慢慢退出这个小房间,将竹帘子小心的掩上。

    少女雅儿站在屋子里,林天对着她点头,缓步走出天机阁。

    “仙魔古脉。”

    他眼中闪过一抹精芒,朝墓墉城外走去。

    十数呼吸后,他便是离开了天机阁很远。

    就在这时,前方有数十人迎面走来,个个眼神冷冽,带着冰寒的杀意逼向他。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