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葬神山落中心,林天身负黑色长衫,缓缓升起,踩着虚空,一步步登临而上。

    顿时间,所有人皆惊。

    “他就是林天?好年轻!看上去,似乎才十九岁左右啊!”

    “关注错重点了吧!那林天,他在葬神山落中心,竟然能够御空而行!?”

    “嗯?!这确实!他,他竟然在那中心位置也能御空?!这怎么可能!”

    “这”

    “太古怪了!这个林天”

    人群齐齐动容。

    葬神山落中心位置有奇异力量压制,修士难以飞行,甚至连器御术都无法施展而出,这等事,盛洲的古籍上有一些记载,许多修士都知道,但是此刻,一个御空境的小修士,居然从葬神山落中心位置升起,竟然就那么踩着虚空登临而上!

    无相仙宗数十人脸色一凝,闪过一抹异色,不过很快便是皆变得冰冷下来。

    “蝼蚁!狗胆包天!”

    为首的紫袍老者寒声道,眼中的杀意丝毫也不掩饰。

    林天一笑,踩着虚空,一步步走出葬神山落中心,来到距离无相仙宗数十人百丈远的一座赤山上空,随即降落而下,踩在山巅的地表上。抬头,他望着无相仙宗数十人,望着为首的紫袍老者,第一时间便是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道则波动。

    “大道境强者亲至,倒真是看得起我。”

    他淡笑道。

    事实上,对方有大道强者赶来,他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当初在羽化道门时,他施展葬龙经展现神威,连金炎道门的一些通仙巅峰强者都给斩了,羽化道门放的无相仙宗的数十人,必定会将当时的一幕幕告知给无相仙宗的太上长老们。

    “只是让天下人看看,我无相仙宗不是阿猫阿狗可以招惹,招惹上,便是死!”

    紫袍老者道。

    话落,这人体外,杀意交织,身后更是有人动了起来。

    “急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林天淡漠一笑,移开目光,望向葬神山落外的苍穹上的一众修士,道:“诸位,你们一定很奇怪,我和无相仙宗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使得我会在这里公然叫战这个六大仙宗之一的强大宗门,想知道吗?”

    葬神山落外,人群眼中皆有异光闪现。

    这里,一方是御空境界的小修士,一方是六大仙宗之一的无相仙宗,这两者间的实力本身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可之前,御空境界的林天却竟然称无相仙宗点名要杀自己,而且在葬神山落公然叫战无相仙宗,许多人心中自然很是疑惑。此刻听着林天这般话语,一个个的目光都移到林天身上,只等着林天继续讲下去。

    林天一笑,道:“不久前,我是羽化道门的弟子,也是不久前,无相仙宗,这一脉的宗主拓野烈,带着无相仙宗的三十余通仙境长老,在羽化道门进行大比时,跨入羽化道门中”他讲的很快,将那一日的某些事道出,包括无相仙宗宗主拓野烈曾经是羽化道门弟子,包括拓野烈对那一代羽化门主的忘恩负义,包括无相仙宗前往羽化道门的人,他只杀了拓野烈,最后将其它三十余人全部放走。

    “什么?!”

    “有这等事?无相仙宗这一代的宗主,竟然曾是羽化道门的弟子?这”

    “这样看来,无相仙宗这一代的宗主,那个拓野烈,实在是”

    许多人望向无相仙宗数十人,见着为首的紫袍老者面带寒霜,便是知道林天说的是真的,这使得许多人心头一颤。不少人心中想着,这一代的无相宗主实在太过无耻,应当杀死,但看着前方的无相仙宗一众强者,却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那,现在这又是?”

    有人不解。

    许多人望向林天,很好奇参与那一战的林天,怎么会被逐出宗门出现在这里。

    迎着众人的目光,林天语速很快:“这一代的无相宗主拓野烈忘恩负义,伤透作为其恩师的那一代羽化门主的心,甚至想毁灭对之有大恩的羽化门,携一众强者,残杀羽化道门数百弟子,我不得已,只得借助一些特别手段,将之斩掉”

    “斩掉拓野烈后,我们原本可以将随之而来的无相仙宗的其它三十余人也一个不剩的杀死,但是我们觉得,这只是拓野烈带着私怨而来,不是无相仙宗的本意。我们杀死拓野烈,算是清理门户,斩掉恶源,其它三十余人则当只是被蛊惑而已,所以,我们没有伤他们,没有为难他们,将他们全部放走”说着,林天望向无相仙宗数十人,脸上露出满满的讽刺之色:“只是,他无相仙宗却”

    “够了,闭嘴!”

    无相仙宗数十人前方,紫袍老者寒声道,脸色显得有些铁青,杀意变得更浓。

    望着这人,林天不屑一笑:“怎么,害怕我说出实情?觉得丢人?”嘲讽一笑,他讲的很快,望着葬神山落外一众人接着道:“那一日,我们不曾为难无相仙宗那三十余通仙强者,原本可以杀死他们而不杀,算是足够尊重无相仙宗了吧?可无相仙宗,却是在这之后传话羽化道门,要羽化道门交出我这个杀死拓野烈的人,将我杀死,否则,便踏平羽化道门,这就是他无相仙宗的嘴脸!”

    “羽化道门虽为十二道门之一,实力不弱,但又如何可以和六大仙宗之一的无相仙宗抗衡?尽管门主和长老们愤怒,尽管同门们愤怒,可是又能如何?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只得请求门主将我逐出羽化门,如此,我将和羽化门没有丝毫关系。”林天道:“所以,我现在不是羽化门弟子,所以,我现在站在这个地方。”

    听他说完,葬神山落外,人群齐齐一惊。

    “这”

    “前一段时间,羽化道门逐出真传弟子并昭告天下,原来是这么一事!”

    “如此逼迫这,无相仙宗有些过分了吧?”

    “这不是和那个拓野烈一样,是忘恩负义吗?”

    “就是啊,这实在是”

    不少人低语。

    听着林天的话,见着无相仙宗一众人的表情,这些人便是知道,林天所言没有半点虚假。这使得这些人皆皱眉,许多人忍不住对着无相仙宗数十人指指点点。

    拓野烈罪该万死,随之而去的三十余人,原本也是该死,毕竟是无缘无故去捣毁别人的宗门,杀死不少羽化门弟子,这仇恨太大了!可是,羽化道门却在那个时候放过这三十余人,并没有为难,一个也没有杀,算是给足了无相仙宗面子,用林天的话说,当真算是足够尊重无相仙宗了。因为,于情于理,就算羽化道门杀死那三十余人,无相仙宗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甚至,应该向羽化道门道歉。

    可就是如此,羽化道门在放走无相仙宗三十余人后,无相仙宗却是这般逼迫,要羽化道门交出林天,不交就毁灭羽化道门,简直就和凡俗世界的强盗土匪一样!

    这里的人都是修士,知道修士的世界弱肉强食很正常,谁强大,谁就是道理,可纵然如此,许多人心中依旧是对无相仙宗此举颇有微词,因为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些人的目光,无相仙宗来此的数十人自然能够感觉到,只感觉脸颊突然间变得火辣辣的。尤其是为首的那紫袍老者,盯着林天的眼神变得更加阴森起来。

    对此,林天一点也不在意,盯着这个紫袍老者,脸上只有浓浓的讽刺:“有句话这么说,一个宗门的主人,就代表了这个宗门的形象,这句话,当真是没有一点错。你无相仙宗这一代的宗主低劣无耻不要脸,而你无相仙宗,果然也一样是低劣无耻不要脸,你们这一脉,将忘恩负义这四个字,当真是演绎的淋漓尽致。”

    “羽化道门,我不去了,以你无相仙宗的无耻低劣,我若是去,你们势必压向羽化道门。现在,我林天孑然一身,与羽化道门不再有任何关系,我就是我,只是林天!”盯着无相仙宗数十人,他冷声道:“你无相仙宗带给我林天的种种,我林天不会忘记!未来,你无相仙宗,必当在我手里,一点点走向毁灭!”

    他将一切道出,说给天下人听,称自己不再和羽化道门有丝毫关系,直接羞辱无相仙宗,将一切矛头全部拉向自己,彻底断绝无相仙宗会对羽化道门动歪念头的可能。试问,六大仙宗之一,连他林天一人都对付不了,又有何颜面去找羽化道门的麻烦?那只会让无相仙宗成为第三天域的笑柄,成为十方天域的笑柄。

    无相仙宗来此的数十人,脸色皆是变得无比难看,有些铁青,为首的紫袍老者更是双眼森然,眼中甚至浮现出一丝狞色:“一点点毁灭我无相仙宗?!小畜生,你一个御空境的蝼蚁,竟然也敢说这样的话!给我杀,将他的头颅取过来!”

    “轰!”

    顷刻间,仙威浩荡,紫袍老者身后,有几个通仙强者直接动了,眼中皆是带着刺骨杀意,朝着林天扑去。

    PS:第五更到,希望亲们看的愉快!本来是想着吃完晚饭再来写第五更的,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实在是担心自己敲字速度慢,会拖很久,怕大家久等,想着,还是写完再吃吧,然后,咻的一下,第五更就比龙说的早了一个小时更出。

    这个月就这么完了,感谢诸位亲们这个月的打赏和月票,龙调整几天,继续爆发!嗯,休息五天嘛,接下来的五天,每天两更,然后五月六号和七号,这两天,每天五章更新!然后,咱们下个月继续冲月票榜,恳请大家伙把五月份的月票留给十方神王呀,提前感谢大家伙了,么么哒!再然后,明天的第一更,大概是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哈。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