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如山海般的声音响彻演武场上空,所有羽化道门弟子齐喝,一众普通长老也跟着行礼,皆是表情肃穆,眼中带着发自内心的尊重。

    林天眼中闪烁微光,望了眼右手上的羽化门主玉戒,随即,望向整个演武场。

    “请起。”

    他双手虚抬。

    所有人都站直身躯,一众弟子的目光全部落在林天身上,个个拽紧了双拳。

    望着演武场,望着这些带着无限尊重望着他的一众羽化门弟子,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也也很认真:“我林天,未来或许有很长时间不会待在宗门内,宗门内的大小事我也无法参与,但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会永远记得自己是宗门的一份子,会记得,这里是另一个家,会记得,羽化道门的诸位,都是家人。”

    说着,他眼中交织出一股璀璨的精芒:“我林天,纵独自闯天下,也绝对不会死!我会变得更强,将来,必将羽化道门发扬光大,将宗门,推向更高的领域!”

    演武场一众弟子眼中顿时爆发出相同的精芒,一个个,将双拳握的更加紧。

    “我们相信门主!”

    一众人大吼。

    这些弟子脸上带着崇敬,许多人看着林天的眼神满是炙热。

    声浪一波高过一波,直到过去数十呼吸,众人才安静下来。

    林天偏头,望向羽化门主柳无为:“门主,谢谢你的信任。”

    “你向我道谢,我只会觉得更惭愧,羽化道门的一切,全都让你一人抗下了。”

    柳无为眼神暗淡。

    林天没有说什么,望向雪夜,望向凌云,最终再次望向柳无为:“我今日走。”

    柳无为微微一震,尽管知道林天最终都是要离开羽化道门,却是没有想到,今日就要离开。他知道,现在挽留并没有什么意义,沉声道:“需要什么准备?”

    “不用。”

    林天摇头。

    他偏头望向身边的少女,眼中满是柔光,未来,很长时间会见不到雪夜了。

    孤身一人,他要再次独闯天下。

    “可否,让我收她为徒?”

    柳无为突然道。

    林天动容,望向柳无为:“可以吗?”柳无为是大道境的强者,有这样一个强者收雪夜为徒,对雪夜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未来的修行会非常顺利。

    “我收她为徒,代你悉心教导,羽化道门的资源,将为她倾斜。我相信,这里的一众弟子,不会有任何有意见。”

    柳无为道。

    “没意见!”

    “没意见!”

    “没意见!”

    一众弟子齐声吼道。

    林天眼中闪过一丝感激,望向身旁的少女,柔声道:“雪夜,行见师礼。”

    少女很听话,来到柳无为身前,认真行大礼:“师傅。”

    “好!”

    柳无为亲自动手,将少女扶起。

    少女起身,始终还是望着林天,如今,就要分开了。

    林天拂了下少女的长发,望向柳无为,顿了顿后,传音道:“门主,雪夜,她是天魔体。”

    柳无为一震,脸上顿时露出惊色,不可思议的望向雪夜,这柔弱的少女,竟然是王体?!

    深吸一口气,柳无为的目光从少女身上移开,望向林天,道:“我向你承诺,宗门在,她在,宗门亡,也势必护她周全!”

    “谢谢!”林天认真道谢,轻声道:“那么,门主,还有诸位长老,我走了。”

    柳无为一颤,十二隐世长老一颤,皆是拽紧了拳头,尽管知道林天要离开,可真当林天说出“我走了”三个字时,这些人依旧很难受,眼中浮现出愧疚和自责,浮现出对无相仙宗的仇恨。这样一个少年,却被无相仙宗生生逼出羽化门!

    “林”

    少女哽咽,分别难舍。

    林天轻轻拭去少女眼角的泪花,后退一步,朝人群中的凌云看了眼,送去一个满含兄弟情谊的笑,身体缓缓腾空而起。低头,他望向一众羽化门弟子,望向羽化门主柳无为,望向十二隐世长老,最后,望向眼中带着晶莹看着他的少女。

    没有再说什么,他踩着虚空,一步步朝着羽化道门外走去。

    “恭送门主!”

    “恭送门主!”

    “恭送门主!”

    演武场上响起如海浪般的巨音,一众弟子,一众普通长老,齐齐行大礼。

    林天背对众人,一步步跨向远方,眼中只有满目山河,只有浩瀚世界:“闯皇庭,走无极,孤身一人战八方。掌长剑,傲盛洲,笑看天下谁为王!”

    演武场上,众人齐齐一颤,不由得,一众人感觉体内的血液为之沸腾起来。

    “笑看天下谁为王?”柳无为微微颤抖,眼中精芒连闪:“好!好!好!”

    十二隐世长老亦是发颤,震撼的盯着远去的林天的背影,一个个都拽紧了拳头,这个少年,何等的豪情!

    终于,林天的身影消失在一众人的视野中,彻底离开羽化道门。

    一晃,三日过去。

    浩瀚盛洲,这一天,一道声音自羽化道门内传出羽化道门真传弟子,林天,被逐出羽化道门!

    一时间,盛洲不少人都是露出古怪的表情。

    “逐出个真传弟子而已,怎么还闹个这么大的阵势?”

    “十二道门之一嘛,人家可是大势力,这些大势力的想法做法,谁知道呢。”

    “不过那个叫林天的真传弟子,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吧,要不然,不会如此。”

    “这倒是实话。”

    “不过,没啥大关系,归根结底,只是逐出一个弟子罢了,一件小事而已。”

    “就是,大势力啊,一点小事也搞个这疙瘩出来,无聊!别管了,吃酒吃酒!”

    不少人议论。

    几乎是同一时间,无相仙宗

    “好个羽化道门,和我无相仙宗玩这一出!”

    无相仙殿内,这一脉的八位大道境太上长老皆生出怒,有人直接拍碎一玉凳。

    八人,皆是眸子冷冽。

    羽化道门将林天逐出宗门并且昭告天下,如此,等若是和林天没了丝毫关系,甚至于还算是给了无相仙宗一丝面子,毕竟,羽化道门是因为无相仙宗的怒火才将林天逐出宗门。如此以来,无相仙宗自然便是再难多说什么,更无法做什么。

    “遣出强者,追寻那孽障的踪迹!”

    其中一人道。

    此时,另一边

    十二道门之一,金炎道门

    “林天!”

    金炎道门的太上长老眼神森寒,眼中满是杀意。隐约间,这人能够猜到林天被逐出羽化道门必定和无相仙宗有关,他不知道无相仙宗给羽化道门施了什么压力,只知道,林天现在孤身一人,失去了羽化道门的庇护,他可以轻易杀死林天!

    离开羽化道门,已经三日,一片小林中,林天默默行走,眼中微光闪烁。

    他的步伐很平缓,走过普通青山,沿着小溪流迈步,听着林内兽吼雀鸣。

    转眼,又是数日过去。

    这一天,他来到又一片老山前,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赤红色的连绵山脉,隐约间有一种难言的寒意飘在空气中,给人一种悚然感。

    “葬神山落,我又来了。”

    他低语。

    他眼中带着淡淡幽光,跨入老林,不久后走过数千丈,真正跨入葬神山内。

    放眼望去,如龙脊般的山脉一座连着一座,给人一种震撼,更给人一种荒败,有一种非常沧桑的气息交织在空气中。

    林天第二次跨入葬神山落,显得很平静,一步步跨向其中,穿过一片片山脉。

    脚底龙纹闪烁,他一步步往前走去,脚底龙纹没入葬神山落之下,更认真的探寻这片号称可以葬送神灵的禁忌疆域。以龙纹为眼,地底下,浩瀚的灵能和可怖的煞气交织,如海浪般翻滚,尽管没有凝聚出仙脉等,但是却比仙脉更加可怕。

    数个时辰后,他进入葬神山落很远,在一片枯黄色的大石上盘膝坐了下来。

    “葬龙大阵。”

    他轻声低语,身边龙符跳跃而出。

    葬龙大阵,为葬龙经中记载的一宗神阵,依靠天地大势布阵,可葬送一切。

    他盘膝这块大石上,默默参悟这宗神阵,一道道龙符跳跃而出,如游龙一般。

    “嗡!”

    龙符闪烁,熠熠生辉。

    葬龙大阵不如破妄神眼难修炼,但是参悟起来,难道却也是不小,林天枯坐大石上,默默修行,直到过去半月时间方才是睁开双眼,眼中有一缕缕龙纹之光闪过。

    站起身来,他扫视这片落神山脉,跨开脚步,离开这块大石。

    他走的非常慢,每走出一步,脚底都有奇异龙纹闪过,如光般没入葬神山下。

    同一时间,他抬起右手,淡淡银芒闪烁,灵魂光交织,于虚空上刻印阵纹。

    一晃眼,又是十日过去。

    这一天,他来到葬神山落最中心,来到一片乱石堆前。

    这里,原本是一方巨大的山窟,不过后来却是坍塌了。

    他眼中有淡淡光辉闪烁,右脚踩在地面一震,顿时间,大片漆黑光雾冲起,如同火山喷发了般,将前方的碎石全部击碎,沙尘满天撒。

    “吼!”

    戾吼传出,九具古尸被震出,体外交织着淡淡的道波。

    PS:第三更到,本月最后一天了,求月票啊大家伙,手里有月票的亲们,请都丢给十方神王吧。龙出去吃个午饭,然后来努力写第四更和第五更,争取早一些更出来,谢谢大家的支持!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