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林天的话,演武场上,所有人都是一惊。

    林天,居然让羽化门主将他逐出宗门?!

    “小子,你乱说什么呢!”

    凌云跳了过来。

    羽化门主也是变色:“林天,你这是什么话!”

    十二隐世长老,一众普通长老,个个动容。

    “林师兄,你为宗门一战,为我们一战,护住宗门和我们,如何能逐你出去!”

    “我们和无相仙宗拼了就是!”

    “我们不怕死!”

    “对!不怕!”

    “和他们拼了!”

    一众弟子叫道。这些人不笨,很清楚林天为什么这般开口,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整个宗门。

    林天感动,望着凌云,望向其它一众人:“谢谢!谢谢大家在这个时候没有抛弃我,纵死也愿意和无相仙宗一战。”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无相仙宗的强大,大家应该很清楚,以我们的实力,不会有任何抵挡的余地,强行抵挡,只能覆灭。”

    “将我逐出宗门,无相仙宗将只针对我一人,没有理由再动羽化道门。”他偏头望向羽化门主,道:“门主,请相信我,在如今这个时候,这是最好的选择。逐我出羽化门,宗门将无忧,而我,独自一个人,也更加容易抵挡,无惧于他们。”

    羽化道门不会将他交出去,会集体为他一战,哪怕宗门毁灭也在所不惜,这让他很感动,但是,有些事却是得好好考虑。宗门不顾一切愿意为他一战,可真正战起来,却是绝对不可能挡得住无相仙宗,无相仙宗若是压来,他就算再次掌控仙脉也不会有大用,这一脉可是有着八个大道境强者,根本不是羽化道门可以相比的了,也不是他掌控仙脉能敌,而且,半月前一战,十二仙脉已经毁掉一条。

    他留在羽化道门,会引来无相仙宗的大军,到时候,是他和羽化道门一起走向灭亡,而若是他独自一人走出羽化道门,天地之大,哪里是他不能去的?他一个人,可以有很多方法与无相仙宗周旋,无相仙宗想要对付他,并非是那么容易。

    羽化门主跃下中心主擂台,望着林天摇头:“你说的我都懂,在场的人,又有谁不懂?但是,你让我如何逐你出宗门?你为宗门一战,使宗门得以延续,护住诸多弟子们的性命,没有你,宗门早毁了!我们这些人,也早就死了!如今,你让我逐你出宗门,真若这么做了,我柳无为,我羽化道门,如何对得起你?!”

    “是啊林师兄,逐你出宗门,我们如何对得起你?”

    “我们知道你在为我们考虑,为宗门的传承考虑,可是,不可以那样啊!”

    “虽然我们实力低微,没有什么大用,但是,我们愿意一战,死也无悔!”

    一众弟子叫道。

    林天望向这些人,脸上带着笑,心中感动。

    他听到这些人的话语,便算是已经足够了。

    心意,代表了一切。

    “门主,我意已决,请将我逐出宗门,并且昭告天下。我独自一人,无相仙宗想要对付我,没有那么容易。”林天望着羽化门主,表情很认真,随即又望向一旁的少女,柔声道:“而且,我想为她寻个安身之所,宗门,一定要传承下去。”

    “我若是留在宗门,宗门必毁,我和她,也一定会死在羽化道门内。”这个少女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几个月的相处,他也很喜欢这个少女,希望她能过的好好的:“我只希望,我离开后,宗门能够帮我好好照顾她,这就足够了。”

    雪夜一颤,仿佛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马上就要丢失了般,伸手紧紧的拉着林天:“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曾经在小村里,她被村民们无休止的谩骂欺负,在后山被陌生人击伤震飞,却从来没有委屈过,也没有害怕过,可现在,她有些害怕了,不想和林天分开。她孤身一人,林天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林天一笑,轻拂少女的秀发:“你留在这里,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可愿留下?”

    少女轻轻一颤,眼中泪花打转,她知道,林天是担心她的安危才故意这么说,只是想让她留在羽化道门中,这样,对她会很安全。她也知道,她真若是和林天一起走,林天还要耗费精力照顾她,那样,会拖累到林天:“我留下,等你来!”

    林天眼中带着柔光,这个少女,其实懂他在想什么,也懂得怎么去为他考虑。

    他移动目光,落在凌云身上,微微点头。

    随后,他望向羽化门主:“门主,请将我逐出羽化道门,我意已决,我能行。”

    羽化门主紧握双手,眼中有着对无相仙宗的愤怒,同时,也有着深深的无奈。

    “好!”

    最终,羽化门主点头。

    “门主!”

    “门主,不可啊!”

    “不能这样!”

    一众羽化门弟子叫道。

    羽化门主不语,体内有神光冲出,包裹着林天和雪夜,缓缓登临中心擂台上。

    落在主擂台上,这个中年人以神光包裹着林天,面向演武场所有羽化门弟子。

    “门主,你这是?”

    林天略微有些疑惑。

    羽化门主扫向整个演武场,随后将目光落在林天身上:“羽化道门,所有人都在这个地方,正合适,让所有人,做一个见证。”说着,他从右手的中指上取下一枚玉制戒指,其上刻有一个羽字。持着这枚玉戒,他将之递到林天眼前:“这是我羽化道门创派始祖留下的玉戒,为门主的象征之物。如你所说,我逐你出羽化道门,不过,从今日开始,你林天,将是我羽化道门这一代的新门主!”

    林天,在半个月前为宗门一战,护下整个宗门,护住宗门一众弟子,如今,无相仙宗相逼,林天却又是主动请求将自己逐出宗门,以此来维护羽化道门的安宁,如此情义,如此少年,羽化门主只觉得胸口被压上一块大石,有些难以呼吸。

    他愤怒,愤怒无相仙宗太过欺人,明明自己已经放过了除开拓野烈外的所有前来的无相仙宗的通仙修士,不曾杀死一人,可对方却是如此!他自责,自责门派太弱小,无法在这个时候护的了林天,而且这一战,本身也是宗门牵连了林天,林天,是为了宗门斩杀拓野烈,可如今,却是要林天独自来扛下这所有的一切!他更自豪,自豪自己看中了这样一个少年,如此少年,天地间可还有第二个?

    他无法拒绝林天的“心意已决”,因为林天说的确实有理。他不怕无相仙宗,宗门内的其它人也都不怕,纵然宗门毁灭也愿意和无相仙宗一战,可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却根本抵挡不了,反而是会将林天牵制在羽化道门内,使得林天比独自一人走出宗门更危险,更容易死亡,所以,他只得同意,同意将林天逐出羽化道门。不过在那之前,他也要送上宗门的心意,这个少年,当是新的羽化门主!

    林天变色,同一时间,这个地方,演武场上,所有人也都动容,齐齐一震。

    十二隐世长老和一众普通长老亦是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没有说什么。

    林天推辞,道:“门主你正值鼎盛时期,还远不到退位之时,而且,我离开羽化道门,便是没了羽化道门弟子的身份,怎可将羽化门创派始祖留下的门主象征之物带走?再则,我从没有想过要当门主,连核心弟子都没想过要当,而若是我在外面遭遇不测,这东西落到他人之手,宗门也必定会生出很多麻烦。”他是真的有些惊讶,没有想到,羽化门主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将门主的位置传给他。

    羽化门主摇头,定定的望着林天:“我退位,继上代羽化门主成为新的太上长老,你,成为新的门主,尽管后面一段时间,你不在羽化道门,但那没关系,门主,不一定非得待在宗门内。”羽化门主道:“就像你说的那样,我逐你出宗门,然后昭告天下,我们,只是给天下和无相仙宗做一个表相,你林天,无论在什么地方,永远都是我羽化道门的人!”羽化门主一脸正色:“而且,你不会发生不测!”

    林天闻言,心头一颤。

    “林天,收下!”

    “新一代的门主,舍你外,还有何人更具备资格?”

    “收下吧!”

    厉丹延等十二隐世长老道。

    “林师兄,收下吧!”

    “我等,愿意尊林师兄为新门主!”

    “请师兄收下!”

    一众弟子道。

    羽化门主望着林天,眼中蕴着神光:“林天,你说,你意已决,我也一样!”

    林天微震,望着羽化门主,在羽化门主的双眼中,他亦是看到了绝对的坚定。

    他握紧了双手,扫向整个演武场。

    “请师兄继承门主之位!”

    一众羽化门弟子齐声道。

    林天偏头,重新望向羽化门主,胸中有感动,眼中有精芒。

    “好!”

    他沉声道。

    他让羽化门主逐他出宗门,称自己心意已决,羽化门主同意了。如今,在同意逐他出宗门后,羽化门主将门主之位传于他,一样称是心意已决,如此,他还怎么去拒绝?他重重点头,答羽化门主的话一样,也是相同的一个字好!

    羽化门主眼中闪过一抹熠熠精芒,亲自动手,将玉戒戴到林天右手的中指上。

    随后,他后退一步,退到林天身后,望向整个演武场。

    “参见门主!”

    “参见门主!”

    “参见门主!”

    一时间,所有人同时躬身,朝着林天齐齐行大礼。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