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早在金炎道门和无相仙宗杀来的时候,林天就注意到了道袍老者这个七阶控阵师的存在,也猜到羽化道门的护宗大阵有可能被破坏了,甚至想到了对方可能会布下一座可怕的大阵,所以,在十二仙脉解封后,他早就暗中调动仙脉之力,汇聚成一柄龙形大剑,置于这道袍控阵师的最下方,在此刻对方催动大阵结印时,果断祭出下方的龙形大剑。如此时机,他把握的非常好,对方根本抵挡不住。

    说到底,对方的控阵水准虽然很惊人,可终究只是一个通仙四重天修士。

    血水分撒,落在演武场上。

    “该死!你该死!”拓野烈盯着林天咆哮,这个身着道袍的七阶巅峰控阵师,可是他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请来的,可如今,对方刻印下的杀阵还没有真正开启出来,便就被斩了,这让他怒的不行,对着一众人吼道:“杀了他!先将他杀死!”

    演武场上顿时有一道道眸光落在林天身上,眼中都交织着杀机,半点不掩饰。

    一瞬间,金炎道门来此的人中,有五个通仙八重天巅峰修士朝林天跨了过去。

    五人共展大神通,浩荡满天杀光,压向林天。

    “正等你们!”

    林天冷道。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演武场震动,密集的龙形大剑冲起,如剑泉般喷涌而上。

    嗤嗤嗤的声音交织,转眼间,五人祭出的大神通之光全部被龙形大剑斩碎。

    “这是?!”

    几人心悸。

    “铿!”

    剑鸣刺耳,林天脚底,龙纹一缕缕扩散,牵引地底的仙脉之力喷涌而上。这些仙脉之力在他的意念下,凝聚出龙形大剑,足足有上百道,无情的朝五人斩去。

    “噗!”

    转眼间,其中一人被斩的四分五裂,血染苍穹。

    其它几个人皆是头皮一麻,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其中一人大吼道:“退!”

    “你们退的了吗!”

    林天冷道。

    现在,羽化道门下的十二仙脉解封,整个羽化道门都在他的掌控中,可以说,如今,整个羽化道门都是他的领域,大道境之下,他无惧任何人,可灭杀一切。

    “铿!”

    剑鸣刺耳,几人后退的过程中,更多的龙形大剑冲起,这些龙形大剑比斩杀掉七阶控阵师的那柄龙剑要弱了不少,但却胜在数量很多,将四面八方都覆盖了。

    惨叫,顷刻响起,其中一人被贯穿胸口,大口咳血,随后噗的被斩下头颅。

    “你”

    跨上来的最后三人惊惧后退,但是却又如何逃得掉,瞬间被龙形剑林淹没。

    “噗!”

    “噗!”

    “噗!”

    血雾炸开,三人身死。

    “五个通仙八重强者,竟然,转眼就被”

    “林天,他,做了什么?!”

    “不管做了什么,我们得救了,我们的宗门,似乎,似乎不用被毁掉了!”

    “来时就杀了恶少禹少成,杀恶源禹千陵,如今又,他,他是宗门的救世主!”

    “林天!”

    诸多羽化门弟子激动。

    羽化门诸多长老也惊喜,激动不已。

    “畜生!”

    一道怒吼响起,自苍穹上落下,无比可怕的波动突兀间出现在演武场之上。

    高空中,金炎道门的大道境强者怒极,眼睁睁看着林天连续杀死金炎道门十多个通仙境强者,此刻一震道躯,将一梭形金锥给唤了出来。这梭形金锥四周交织着一缕缕红火的火焰,始一出现,凌厉罡气顿时间席卷八方,扭曲一方空间。

    “上品道兵!”

    不少人变色,露出惊容。

    金炎道门的大道境强者,居然将自己宗门的最强底蕴上品道兵给带了出来!

    “死!”

    金炎道门的大道境强者大喝,头顶梭形金锥斩出一道锥光,贯穿向林天头颅。

    “以为只有你金炎道门有道兵?”

    羽化门主冷哼。

    轰的一声,羽化门深处冲起一股强大神威,一九重神塔冲来。这是羽化道门的最强底蕴,起初只有三寸高,但却很快化作丈许,砰的一声撞碎压向林天的道兵锥光。随后,羽化门主双手结印,九重神塔迎面而上,朝着梭形金锥撞过去。

    两宗道兵碰撞,虚空当场崩碎,整个演武场都裂了,如蜘蛛书包网.bookbao2般般延伸开去。

    林天朝着那边望了眼,随即偏头,望向另一个方向。

    那里,站着无相宗主,拓野烈。

    眼神冷冽,他跨步而上,一步就是数丈远。

    “嗷!”

    龙吟惊天地,十二头大龙随着他而上,每一头都足有数十丈长,浩瀚惊人。

    “小辈!”

    拓野烈眼神冰寒,眼中满是怒炎。

    林天一点也不留情,直接出言,一剑朝着对方斩去:“忘恩负义的垃圾东西!”

    听着羽化门主说出曾经的往事,尽管那些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依旧感觉愤怒。

    上代羽化门主那般对拓野烈,付出全部,将之当作亲子一般,当初在拓野烈暗中杀死不少羽化门精英作为修炼材料时,在所有人都要求处死拓野烈时,却是独自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和对死去的精英弟子们的愧疚,只废掉拓野烈修为,将之逐出羽化道门,给予其活下去的机会,而最后却还觉得是自己对不起拓野烈,觉得是自己没有教导好,如此才导致拓野烈最后走上歧途。

    随后,在发现和拓野烈相似的古剑尘时,那位上代门主又倾尽全部,请隐世长老厉丹延走出,收古剑尘为徒,悉心教导,而纵然如此,却依旧还是觉得愧疚难安,最后生出心魔,精气神衰竭而死。如此一个人,对拓野烈是何等恩情?纵然是真正的生父也不过如此吧?

    可就是如此,拓野烈却一点也不感恩,心中只记着自己曾被废掉修为,怨恨上代羽化门主,怨恨整个羽化道门,不仅辱骂如父亲般的上代羽化门主为“老东西”,更是要将上代羽化门主付出全部心血的羽化道门毁灭,这是何其的阴毒?!

    “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你还有脸重新到这里来,就不怕遭天谴吗!”

    林天喝道。

    十二大龙震动,仰天大吼,朝着拓野烈冲去。

    如此恐怖的力量聚集在一起,顿时将拓野烈冲的横飞,还在空中就大口咳血。

    “宗主!”

    无相仙宗有人变色,快速朝着这边冲来。

    这是四个通仙巅峰境强者,神力无双,远远就施展出神通,朝林天斩过去。

    “都给我滚!”

    林天冷道。

    他意念一动,四头大龙横扫,齐齐摆尾,将冲过来的四个强者全部扫飞出去。

    他踩着步子,眼神冰冷,再次压向拓野烈。

    拓野烈祭出上品仙器,为一柄上品仙剑,朝着林天斩杀过去。他的脸色有些铁青,自己堂堂无相仙宗的主人,通仙九重天强者,如今居然被一御空修士击伤!

    “上品仙器,我也有!而且,比你更强!”

    林天话语无情。

    石境显化,他以磅礴仙灵气息催动,顿时间使得这宗石境光芒大盛,其威势强到极点,生生将拓野烈祭出的上品仙剑之威压下,又一次将拓野烈扫的横飞。

    他没有停留,再次跨步,逼向拓野烈。

    他如今只有御空七重天的修为,但是,羽化道门的十二仙脉,他如今尽可掌控,在这里,大道境之下,他无惧任何人,可与大道境下任何人一战,哪怕是通仙巅峰的超级强者,此刻,在这个地方,在这等形势下,对他而言也算不了什么。

    “噗!”

    “砰!”

    “砰!”

    一次又一次,拓野烈连续被击的横飞,血染虚空。

    “该死的东西!”

    稳住身形,拓野烈朝着林天咆哮。这个时候,他浑身染满了血,头发都披散开了,再也没有了最开始称要灭羽化门时的那种从容和得意,脸上写满了狰狞。轰的一声,一股血芒突兀从他体内冲出,其身上的气息滚滚攀升,令所有人皆惊。

    羽化道门不少长老望着这边,顿时变色,此刻拓野烈身上的气息,似乎隐约间超出了通仙层次,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这是你自己找死!”

    盯着林天,拓野烈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里面充满了怒火,有森森火焰翻滚。

    轰的一声,强横神能扩散,震动十方。隐约间,竟然有微弱的道波涌了出来。

    有人变色:“半步大道?!”

    高空上,羽化门主望向下方,脸色也是动容:“林天,他修有可数倍提升战力的禁术,不要和他硬抗!”说着,羽化门主震开金炎道门的大道境强者,朝这边跨来。昔年他和拓野烈战过,自然知道此刻拓野烈为何突然变这么强,也很清楚拓野烈修炼的那等禁术有多可怕,尽管残缺的很厉害,但威势却是非常悚人。

    “不用,我来!”

    林天冷声道。

    他朝前跨步,眼神冷漠,纵然拓野烈此刻堪比半步大道强者,却也丝毫无惧。

    “我生平最恨两种人,第一种,伤及我朋友的人,第二种,大逆不孝的人。”盯着拓野烈,他眸子冷漠:“想毁羽化道门,你带来的人伤我朋友!毫无尊敬,你叫生父般的恩师为老东西!像你这样的渣滓,外表光鲜,却连猪狗都不如!”

    他狠狠一踏地面,顷刻间,更刺耳的龙吟响起。

    这一刻,羽化道门整个震动,一头超过两百丈的仙龙从他身后冲起,硕大的龙头俯视天地,冰冷的望着拓野烈。

    PS:感谢“演员Cnice”兄弟18888纵横币打赏,谢谢啦!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